1172 白若求情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时,白常德的心口像是被压了上千斤的巨石一般,心情沉重的根本就喘不动气,两条抖若筛糠的腿更是不受控制的发软了起来,望着向自己缓缓走来的叶小凡,眼中充满了无法掩饰的恐惧。

    叶小凡手中的金色匕首上滴着新鲜的血液,阴沉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温度。

    “白常德,碍眼的人都走了,到咱俩之间做个了断的时候了。”

    叶小凡望着白常德,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一字一句的说道。

    白常德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向身后退去,同时满脸惊恐的哀求道“叶,叶先生,你不能杀我,只要你说句话,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千万不要杀我!”

    叶小凡冷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那么在乎那些臭钱吗?在你找杀手暗杀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白常德的身子猛地一软,眼神变得异常绝望起来。

    忽然,他的目光转向一旁不愿意现身的白若,像是一条丧家之犬一样向着白若的身边爬去,嘴里不断的哭喊哀求道“女儿,你要救我,你一定要救我,你跟叶小凡说,叫他不要杀了我,我是你爸,我可是你爸爸呀!”

    不得不说,白常德嘴脸变化的也太快了,就在二十几分钟之前,他还想要用白若来威胁叶小凡,甚至还摆出一副跟白若不共戴天的嘴脸来,谁成想现在竟然又恬不知耻的哀求着白若出面替自己说情。

    白若看着面前的这一切,眼中满是愁容。

    其实眼前的这一幕,曾经不止一次的出现在过她的梦境之中,她一直都在惧怕,逃避着的事情,如今真的眼睁睁的在眼前发生了。

    这个风光无限,好似得到了上天独宠的明珠般的女人,被每一个局外人所羡慕嫉妒着,但是谁又能真正知道此刻她内心无尽的苦楚呢!

    白若的目光转向跪在地上的白常德,她的欣赏那把匕首仿佛又被向前狠狠的推进了一寸,令她心如刀绞。

    “爸,你为什么不能早点放下这段恩怨,其实我们白家跟他之间,原本哪有如此的水火不容呢,为什么你跟妈妈要这么宠溺我弟弟,为了他的任性非要赶尽杀绝?你们把一切都做绝了,为什么不早点听我的劝告呢!”

    白若说着,早已泣不成声。

    其实白若自始至终都没有真正的怪罪过白常德,哪怕是今天白常德父子用她作为人质来要挟叶小凡也是如此。

    生养之恩大于天,白若已经是欠着白家的,她又怎能忍心看着自己的父亲落得如此的地步。

    只见白若的两弯柳眉微微的蹙起,雾蒙蒙的目光让人见了不由得心里一阵心疼,一步一步,极其艰难的向着叶小凡的方向走去。

    “白家所做的一切错事,可否让我代为受过,我愿意用我自己的命,去换回他们的命。”白若小声的说道,她甚至都不敢去看叶小凡的眼睛。

    她低着头,目光扫向地上的白常德和白渊身上,一颗本就破碎的心仿佛在滴着鲜血一般。

    叶小凡望着眼前的这一切,他的眼神异常的平静,这样的一幕,早已是他曾经预料到的了。

    “白常德今天必须死!”叶小凡语气坚定的说道,并没有因为白若的求情而动摇分毫。

    白若闻言,身形一个恍惚,眼中的余光瞥向了叶小凡那张凌厉的脸上,在他那双深邃的目光中,只是看到了深深的决绝。

    “若是我,铁了心的要拦着你呢?”

    白若的嘴唇已经被她咬破,血丝慢慢的茵出来,染红了她的薄唇,同时她张开自己柔弱的臂膀,挡在了叶小凡的面前。

    如果说,这个世上有绝望二字的话,那么现在的白若,她的心里便是透骨的绝望了。

    叶小凡的心猛地一颤,他渐渐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在这一个瞬间,他甚至开始有些动摇了。

    但是叶小凡是个嫉恶如仇的人,白常德父子已经突破了太多他的底线,绝对不是白若一个求情便能够随意消解的。

    “那就对不起了,白若姑娘,我已经决定了,今日我便做个坏人吧!”

    随着叶小凡的话音落下,他的身影猛地一闪,从白若的身前闪过之后,手中的金色匕首毫不迟疑的向着白常德脖颈而去......

    白若的身子猛地一颤,望着那个从自己身前飞过的身影,无能为力的大声喊道“不要!”

    锋利的匕首闪着寒芒,冰凉而刺骨。

    白常德只觉得自己的脖子处传来一阵让他眩晕的凉意,让他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白常德下意识的低头望去,只见那柄利刃生生的停在他的喉咙处,只要再近一分,便足以取走他的性命。

    白常德活了六十年,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面对死亡,在这一刻,他清楚的嗅到了死亡的味道,眼中的恐惧渐渐化成了一丝空洞和彻骨的绝望。

    “等等,容我说句话!”

    白常德颤抖着身子,近乎乞求的说道。

    叶小凡沉着脸,匕首抵在白常德喉咙上,冷声说道“怎么,这是要交代遗言吗?”

    白常德扬起一只手,向着自己的脸上扇去,同时涕泪俱下的说道“叶小凡,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将白家所有的财产都给你,只要你能放了我白家一条生路!”

    “现在才知道告饶,是不是有点晚了?当初你找人暗杀我的时候,为何没有想过要放我一条生路?”

    叶小凡的眸子一片黯淡,周身散发着令人倍感压抑的气息。

    “我已经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请你,求你,求你了!”白常德将自己的脑袋使劲的撞向面前的土地,像是小鸡在啄米一般。

    “小凡,我也求你,放过他吧!”

    就在这个时候,白若缓缓来到叶小凡的面前,“噗通”一声,双腿一弯,给叶小凡跪了下来。

    叶小凡见状,攥着匕首的手终于缓缓的垂了下来,他长叹一口气,说道“好吧,从今日起,我不希望在燕城再看到你,包括白渊,否则下一次,我绝对不会再留情面!”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