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美惠子委身受辱


本站公告

    听完吉野对行动过程的汇报后,杉谷一郎并未动怒。他对自己的计划已经反复思量了多遍,自己的计划没有任何漏洞。吉野等手下的执行力度也没有任何问题。这次对城内大明锦衣卫的围剿行动之所以失败,完全是由于对方拥有比自己先进多倍的的火器。



    想到这里,杉谷一郎冲吉野和加藤美惠子挥一挥手,说道:“你们先退下吧。美智子留下。”



    “是,会长。”吉野和加藤美惠子转身退出。



    “美智子,对于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行动,说一说你的看法。”吉野和加藤美惠子退出房门后,杉谷一郎看着加藤美智子问道。



    “会长,美智子认为,当下之际,应当知会宇喜多秀家总督,请求他派出城内守军,对大明锦衣卫展开全城大搜捕,或可能够抓获他们。”加藤美智子挺胸站立,开口说道。



    “说得没错,昨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想必已经惊动总督阁下了,如果再瞒着他,那是说不过去的。不过,城内守军大量出动,未必就能抓到这伙人。偌大一个王京城,难道还藏不下几十个锦衣卫?



    “要想依靠大张旗鼓的搜捕找到他们,可以说难度相当大。但是,搜捕还是要进行的,这样做,即便是抓不到他们,也可起到打草惊蛇的作用。这蛇一旦惊了,我们甲贺忍者的机会也就来了。”杉谷一郎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方步说道。



    “是,会长英明。”加藤美智子似乎听明白了杉谷一郎话中的意思。



    “美智子呀,还记不记得,你们刚到王京时,我给你们说过的牛田舟。据可靠消息,这位大名派驻朝鲜的锦衣卫知朝鲜事已经多日不见了,这只能说明,他们内部可能出现了什么问题。



    “所以,当下之际,我们要快速找到这位牛田舟,并将其拿下,为我所用。一旦他这个缺口打开了,城内锦衣卫不愁抓不到。我看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去完成。”



    “是,会长。美智子一定不负会长重托。”加藤美智子肃然答道。



    “好,你先下去吧。我已派人四处搜寻牛田舟,一有消息,我会立刻通知你。”杉谷一郎说完,冲加藤美智子挥一挥手。



    加藤美智子施礼退下。



    就在杉谷一郎向加藤美智子分配任务的同时,吉野悄悄地跟随加藤美惠子,闯进了她的寓所。



    “你要干什么,给我出去!”见到吉野趁自己没注意强行闯进,独自在寓所内的加藤美惠子,预感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她望着吉野那一双因yyu火中烧而充血的双眼,身不由己地向后退去。



    “惠子,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干嘛老是对我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你知道我是多么喜欢你吗!”吉野一步步逼近加藤美惠子。



    “滚开,看到你那副德行,我就恶心!”加藤美惠子此时已经退到床边,在无处可退的情况下,她的内心深处掠过一丝绝望,她太了解眼前这位曾经强行夺去自己处女贞操的可恶男人了。



    “惠子,我可想死你了!”吉野并未在意美惠子难听的话语,他一把将近在眼前的女人抱住,强行将其按倒在床上,呼气紧促地将嘴凑向对方的唇部。



    吉野粗重的呼吸喷到加藤美惠子的脸上,一股浓重的口臭直熏得美惠子恶心欲呕,她用力扭动身躯,力图避开身上男人那臭气熏天、口水横流的厚嘴唇,同时,口中骂道:“你这个伪君子,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



    见身下女人不停地辱骂自己,吉野恼羞成怒,他腾出一只手,重重地扇了加藤美惠子两个耳光,嘴里骂道:“臭婊子,别给脸不要脸。不要以为昨晚自己的伎俩有多高明,你以为你和那位锦衣卫演一出双簧,我就看不出来。我刚才要是将你昨晚的精彩表演汇报给会长,你的脑袋恐怕早就搬家了。别他妈的不识抬举,识相的话,就让老子好好玩玩,否则,会长那里,有你的好看!”



    两行清泪顺着加藤美惠子的眼角流了下来,她不得不放弃了反抗,由着身上的男人强行将自己的衣服撕扯掉,由着对方……



    在吉野的下体粗野地进入自己身体的一瞬间,加藤美惠子仿佛猛然坠入无底的深渊,她只觉着自己的身体在不停地向下坠落。满天的星斗随着自己身体的坠落,变得越来越远、遥不可及。身上男人那赤裸的,不停弓起的野蛮身体,就如一把弯刀,一次又一次地划割着她的身体。她的心在流血。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身体上方那剧烈的喘息终于消失了。那男人无限满足地哼着小曲,穿好衣服,向门外走去。随后,就是一声厚重的关门声。



    加藤美惠子赤裸着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上一只慢慢爬行的不知名的小虫。她忽然想到了石朗,想到了那张阳光帅气的大明锦衣卫的脸庞。



    仿佛间,石朗正用一双鄙夷的眼睛望着她,望得她无地自容,望得她悔恨交加。难道自己真是一个像吉野所说的臭婊子吗?在刚才的那一刻,自己为什么不激烈反抗?难道就是因为害怕吉野将自己告发而招致杀身之祸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有什么资格去喜欢自己喜欢的人呢?想到这里,加藤美惠子随手扯过被子,将自己深深埋在被窝中嚎啕大哭。



    一场声势浩大的全城大搜捕开始了。



    侵朝倭军总督宇喜多秀家一声令下,驻王京城内的倭军几乎出动了所有的武士、足轻,挨家挨户地盘查。一旦发现可疑人员,立刻予以逮捕。大量无辜的平民百姓因此惨遭缉捕杀害,但最终却没能发现城内锦衣卫的任何踪影。



    骆石印他们自从撤离王京城内锦衣卫的六号联络站后,便被方柄安全地转移到另一处联络站。这处联络站对外打着的旗号,是一家名叫百草堂的药铺,它处于王京城慕华坊内一处较繁华的街道上,是一栋两层小楼,小楼颇具大明建筑风格,一楼是店面,二楼是假扮成店员的锦衣卫的饮食起居地。



    这栋两层楼房原本是城内锦衣卫所雇用的一位线人的宅院。(注:因当时王京城内锦衣卫人手较少,为完成搜集情报、监视相关人员等任务,锦衣卫驻朝鲜指挥衙门曾一度雇佣了一批社会人员充当线人协助完成任务。)倭军进城后,这位线人不幸染病死亡。锦衣卫便派人扮作药商,从这位线人唯一的一位远房亲戚手中,盘下此处楼房,开起药铺。以经营药材买卖的名义为掩护,秘密从事侦查活动。



    锦衣卫进驻百草堂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一名扮作跑堂伙计的锦衣卫,在打扫卫生时,发现这一楼下面竟然有一处地下室,而且地下室的面积,几乎是和一楼的面积是同样的。



    负责百草堂的一位锦衣卫小旗统领立刻将此情况报告给总旗统领方柄。方柄赶过来查看后,大喜过望。



    自从倭军占领王京后,锦衣卫指挥衙门已经不可能再正常运转下去。从衙门内转移出的各种重要物资、档案材料等,一直没有找到一处较安全的存放点。百草堂下发现的这处巨大的地下隐蔽空间,正好可以用来存放这些东西。



    这样,在严格保密的情况下,百草堂下面的地下室,就成了城内锦衣卫最为秘密的一处重要物资存放点。



    骆石印一行六人就被方柄秘密安排在百草堂。正常情况下,他们居住在二楼的房间内,如遇倭军搜捕,则快速躲进地下室内。



    这段时间,骆石印已将入朝以来侦查到的,有关平壤、王京等重要地点倭军军力部署情况写成奏折,交给方柄,通过城内锦衣卫建立的秘密渠道,投送出去,正在以最快的速度送往北京。



    方柄呈送给他的国内送来的书信,骆石印已看过,这书信竟然是神宗皇帝写给他的御笔书信,在信中,神宗皇帝告诉他,朝廷已经下诏任命兵部右侍郎宋应昌为经略,陕西总督李如松为东征提督,着手准备入朝事宜。但眼下李如松正率军在宁夏平定哱拜叛乱,一时难以抽身。估计要等到年底才能率军入朝。



    神宗在信中还嘱咐骆石印,在完成侦察任务的同时,择机破坏敌人后方的战略部署,以最大限度地延缓倭军前行的步伐,以免倭军过早地将战火燃至大明境内。



    本来骆石印是想在完成王京城内的侦察任务后,火速离开,但既然离朝廷大军进驻朝鲜,还有一段较长的日子,而且皇上给他另行增加了新的任务。他也就不再急着离开。



    眼下城内倭军正在展开全城大搜捕,各个城门均将强了戒备,出城的难度加大,而且石朗、施天济的伤口还未完全愈合。所以,骆石印干脆决定待下来,静观城内形势的变化,择机完成皇上的嘱托。



    当然,此时的骆石印心中,还有另外一件事情始终让他无法放下,那就是锦衣卫知朝鲜事牛田舟为何迟迟没有现身。身为锦衣卫驻朝鲜指挥衙门的最高统领,正常情况下,应该早已知道自己已经来到王京城,也早就应该前来拜见自己,可他却始终不曾露面。



    难道他和驻朝鲜锦衣卫的其他成员间,发生了什么事情?骆石印百思不得其解。此人如果真像方柄所说的那样,已经几天不见踪影,那事情就严重了。身为衙门内的最高统领,大敌当前,擅离职守之责,权却不说,更为严重的是,他一旦落入敌手,将会给城内锦衣卫和自己率领的小分队,带来不可估量的威胁。



    骆石印已经命令方柄通知城内所有锦衣卫成员,一旦发现牛田舟,立刻秘密带来见他。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