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同归于尽(二)


本站公告

    “想当初,要不是自己在执行缉拿贪官的行动中见色起意,将那贪官的女儿强行奸污,进而耽搁了抓捕的最佳时机,导致贪官逃跑,自己也不会落得个被轮换到偏邦朝鲜的下场。



    “两天前,自己在明明发现那女子有诸多可疑之处的情况下,仍然未能把控住自己的欲望,与那女子发生关系,最终导致身中剧毒。哎!一个色字,让自己一步步由堂堂北京城锦衣卫千户统领,沦落到如今丧家犬一般的下场。不,现在的自己,连一只丧家犬也不如!难道自己就甘心这样窝窝囊囊地死去吗?”牛田舟躺在床上,思绪万千。



    “不行。作为堂堂大明锦衣卫参知朝鲜事千户统领,我牛田舟岂能受制于倭国蛮夷!”想到此,牛田舟穿好衣服,从房间的一处隐蔽处,摸出一枚他一直珍藏的梨形震天雷,藏于衣内,然后推开房门,向那晚加藤美智子引诱他的那处院落走去。



    牛田舟的身后,方柄率领三名乔装的锦衣卫偷偷地跟踪着。



    “欢迎牛大人大驾光临,我们已在此恭候多时了。”正如牛田舟所料,上一次自己在此见到的几名倭国忍者正在房内等他,坐在椅子上的正是吉野。他的旁边站着加藤美智子和几名忍者。见牛田舟进门,吉野故意装腔作势。



    牛田舟此时手部的局部疼痛已经变为全身刺痛。他强忍剧痛,随手悄悄地将房门反插,然后淡定地环顾房内众人。



    加腾美智子用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望着牛田舟,用充满鄙夷的口气问道:“怎么样,我们七色樱花散的滋味还好受吧?”



    “你这个骚狐狸,怪都怪我牛田舟一时糊涂,中了你的圈套。老子当初就该在这张床上gan死你。怎么样,老子的床上功夫还让你满意吧?要不,老子再干你一回,好让你在老子的身下浪得死去活来。怎么样?”牛田舟瞪着眼前的加藤美智子,两眼射出两道愤怒的光。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看我不挖掉你的舌头。”加腾美智子说着,从背后抽出忍者刀。



    “哎,不得对牛大人无理!”吉野挥手制止了加藤美智子,然后将头转向牛田舟:“怎么样牛大人,可否同意跟我们合作?只要你答应我们,解药就在这里。”吉野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冲牛田舟晃一晃。



    “休想,我乃堂堂大明锦衣卫千户统领,岂能与尔等倭国蛮夷为伍!”牛田舟凛然说道。



    “牛大人,我劝你还是好好想一想,好死不如赖活着。不错,你跟我们合作,名声上是有些不好听,可也总比死了强呀。”吉野仍然想说服牛田舟。



    “尔等蛮夷,侵犯他国领土,屠杀他国子民。如果我和你们合作,岂不是助纣为虐。”



    “牛大人,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也不看看这朝鲜上上下下,朝廷腐败无能,民众迂腐不化。我们来到这里,是帮助他们摆脱愚蒙落后的。我们关白大人英明果敢,肯定会将这朝鲜地界治理得井井有条,让这里的百姓过上好日子。”吉野说道。



    “呸。一派胡言。”牛田舟对吉野所言不屑一听。



    “牛大人,我不用看也知道,此时你的全身恐怕已经变黑,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肝肠断裂,这滋味是非常不好受的。你又是何苦呢?只要你答应和我们合作,解药就在眼前。”吉野举起手中小瓶,又一次在牛田舟眼前晃动几下。



    “倭国蛮夷,想跟我斗,你们还嫩点。我不妨先把解药弄到手再说。”望着吉野手中解药,牛田舟心中忽然改变了刚才的想法。他开口对吉野说道:“我可以跟你们合作,但你们必须现在将解药给我。否则,一切免谈。”



    听到牛田舟的话,吉野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没问题,只要牛大人答应跟我们合作,现在就可你把解药给你。”



    “好。只要你们帮我解了毒,我答应你们,三天之内,协助你们将王京城内大明锦衣卫一网打尽。”



    “牛大人爽快!我就喜欢和爽快的人打交道。美智子,去,将解药给牛大人拿过去。”



    “是。”加藤美智子从吉野手中接过解药,送到牛田舟面前:“将药全部喝下,就可解毒。”



    牛田舟迫不及待地一把夺过加藤美智子手中的小瓶,拧开瓶盖,一股脑地将瓶中解药全部喝下。



    “怎们样?牛大人,感觉如何?”吉野眼睛盯着牛田舟,问道。



    喝下解药后,牛田舟顿时感觉到身上的疼痛在快速地减弱,他抬起手看一看自己的手指,手指处的皮肤似乎也在快速回归正常颜色。



    “看来这解药真地很神奇!”牛田舟心中暗喜。



    “牛大人,这解药的神奇功效,你也看到了。接下来,咱们是不是该谈一谈合作事宜?”牛田舟正在思量着接下来自己的行动,吉野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合作?跟你们?哈哈哈……就凭你们这几个蛮夷,还想和我斗?我看在你们给我解药的份上,这次暂且放过你们。不过,要是再让我遇见你们,小心你们的狗头。告辞!”牛田舟自以为药毒已解,顿时有恃无恐。



    “哈哈哈……牛大人且留步。你以为我们就那么傻,轻易将解药给你。”牛田舟刚刚转身,身后传来吉野的话。



    “那……你们刚才……”牛田舟转过身来,一脸疑惑。



    “告诉你吧,我们刚才给你的,只是一种延缓毒性发作的药液,虽然你看起来没什么事了,但你喝下的这种药,只能延缓药性的发作,三天后,你同样还会毒发身亡。真正的解药在这儿呢。”吉野说着,从兜内摸出一个瓷瓶。



    “你们……”牛田舟被骗,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别急呀,牛大人。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嘛。我们又怎能知道你是不是真心和我们合作呢?”



    “狡猾的蛮夷!”



    “谢谢牛大人夸奖。”面对牛田舟的叱骂,吉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嘴脸。



    “厚颜无耻!”



    “行了,牛大人。气大伤身。还是考虑考虑是不是跟我们合作吧。”



    “休想。身为堂堂大明锦衣卫千户统领,我牛田舟就是死,也不会跟你们这群未开化的蛮夷同流合污。”



    “那好,你就等死吧。”吉野说着站起身来,示意手下跟他离开。



    “想走,没门!”牛田舟大吼一声,从怀中掏出那枚梨形震天雷,呵道:“快将解药给老子,要不然,同归于尽。快!”



    吉野等人望着牛田舟手中的震天雷和火镰,顿时被惊得目瞪口呆。这震天雷的强大威力他们全都见识领教过。



    “有话好说,千万别激动!”吉野强装镇定。



    “少废话,快将解药扔过来!”牛田舟恐吓性地将火镰凑近震天雷的引线。



    “好好,给你。”吉野说着,将手中的瓷瓶抛向面前的牛田舟。



    牛田舟腾出一只手将吉野扔来的解药接住。



    可就在这一瞬间,吉野和加藤美智子的刀锋几乎同时呼啸而至,猛地刺入牛田舟的胸腔。两把忍刀同时贯入牛田舟的胸部,然后透背而出,刀锋刺入牛田舟身后的房门上。



    牛田舟被两把忍者刀生生地钉在房门上。



    “嘿嘿,有你们陪葬,老子也够本了!”牛田舟强忍剧痛,将手中的震天雷点燃。



    “不好,快走!”吉野大呼一声,和加藤美智子一起,双双破窗而出,滚落在院内的地面上。



    “轰——”伴随着一声巨响,牛田舟和房内几名没来得及逃出的倭国忍者一起葬身废墟。



    吉野和加藤美智子站起身来,望着已被炸成一片废墟的房屋,惊出一身冷汗。



    不远处房顶之上,隐蔽监视的方柄等人目睹了方才所发生的一切。



    “撤!”方柄一声令下,率手下撤离现场。



    方柄独自一人赶到百草堂,向骆石印汇报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他最后向骆石印说道:“牛大人在身中剧毒的情况下,大义凛然,与现场的倭国忍者同归于尽。我等在深感悲痛的同时,禁不住对牛大人肃然起敬。”



    骆石印听完方柄的汇报,沉思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对方柄说道:“从即日起,锦衣卫参知朝鲜事千户统领一职,由你担任。”



    “方炳叩谢大人提携重用之恩。卑职定当鞠躬尽瘁,不负大人重望!”听到骆石印宣布自己为牛田舟的继任者,方柄几乎是感激涕零,赶紧跪地谢恩。



    自从方柄串通几位总旗统领架空牛田舟的那一刻起,他就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取代牛田舟,成为锦衣卫驻朝鲜指挥衙门的最高统领。如今,他梦寐以求的理想终于实现了。



    其实,从骆石印内心来讲,方柄此人并不是他喜用的那种人。虽然从能力上说,通过进城后这段日子,方柄已经显示出他果敢稳健的指挥能力,堪当重用。



    可骆石印总觉着方柄这人在某些方面让他觉着不可靠。方柄不像石朗,让人一眼就能看透。在方柄那双透着彪悍的眼神后面,总有些让人看不透的东西。



    骆石印从得知牛田舟失踪后的那一刻开始,就想尽快确定一名继任者取代牛田舟,以便城内锦衣卫能够尽快步入正轨,正常运转。



    方柄只是骆石印重点考虑的继任者之一,对于是否让方柄成为牛田舟的继任者,他迟迟没有下定决心。



    现在,牛田舟已死,确定继任者迫在眉睫。



    刚才方柄称赞牛田舟的一番话,让骆石印打消了疑虑。方柄能够客观公正地向他汇报已经涉嫌犯罪的牛田舟临死前的悔罪表现,说明此人还是敢于仗义执言值得信任的。于是,他当即宣布,由方柄继任牛田舟的锦衣卫参知朝鲜事千户统领一职。



    当然,从某种程度上讲,方柄能够得到骆石印的提拔,也是形势所迫。眼下的王京城,危机四伏,深处敌人心脏地带的城内锦衣卫,迫切需要一名强力果敢的人物指挥领导。方柄无疑是骆石印目前能够想到的唯一人选。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