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牙山惊魂(一)


本站公告

    秋末的牙山掩映在一片红黄交映的浓密植被之中。从山间那条蜿蜒的小路上向远处望去,秋高气爽,晴空万里。



    插桥川与安城川两条河流从远处的大山深处流经牙山脚下,形成两处美丽的湖泊——插桥湖和牙山湖。



    牙山镇就位于两湖之间。这座位于忠清南道北面的山间小镇,是从王京城去往朝鲜南部全罗北道的一条重要交通要道。



    作为一处较为重要的农产品集散地,牙山镇是附近村民同外界进行农副产产品交易的主要地点。在牙山镇的那条主要街道上,每天都会有来自四面八方的客商前来购买当地村民出售的山货、农产品等。



    “李参将,好像以前听你说过,你的家乡不就是面前这牙山镇吗?”快要走进牙山镇那条南北走向的主街道时,骆石印忽然想起李如珠之前说过的话。



    “……哦……是,我……是说过。”李如珠语气吱吱唔唔,似有难言之隐。



    骆石印发现李如珠脸上现出躲躲闪闪的表情,便不再细问。



    “李参将,原来是到了你家门口了,你看你是不是得请俺们好好搓一顿。俺可是饿得肚子咕咕叫了。”施天济看不出眉眼高低,不管不顾地冲李如珠叫喊着。



    “施大哥……”叶茹柳也发现了李如珠脸上极不自然的表情,她赶忙偷偷用手戳了一下身边施天济的腰部,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哦……今天……天气不错……哈哈哈。”施天济似乎明白了叶茹柳的意思,赶紧自找自话打哈哈。



    “其实我之所以不愿提及……”李如珠见气氛有些尴尬,开口想解释。可他的话还未说完,只见从前面的街道深处,跌跌撞撞跑过一人,此人衣衫褴褛,神情惊慌,完全不顾骆石印等人挡在面前,径直对着几人踉踉跄跄撞了过来,口中念念有词:“杀人了,杀人了。跑不掉的……”



    大家赶紧闪到路边,为来人让开道路。



    “你……你,我认识你,你是山间老妖,老妖啊,还不快跑!”来人已经跑出两三步远的距离,忽然停了下来,两眼惊恐地望着站在路边的李如珠,疯言疯语道。



    “你是……”李如珠觉着眼前这位蓬头垢面的老者有些面熟,可是又想不起来他到底是谁。



    “我是山神庙里的哈巴狗,手持丈八蛇矛枪,锵锵、锵锵,我要把你们全都消灭光。锵锵……”那人边说边双手做出握枪疾行的样子,迈着滑稽的步伐向前走去。



    “一个疯子。”谢元毫不在意地说道。



    “李参将,平时这街道上可是人来人往?”骆石印一边机警地扫视着眼前的街道,一边问李如珠。



    “这地方一直是附近的一处货物集散地,这大街上经常是人流不断,不知今天为何……”看着骆石印脸上惊疑的表情,李如珠也发现了眼前曾经熟悉的街道冷清得有些异常,他禁不住放慢了脚步。



    “大家小心!”骆石印低声命令道。



    此时,几人已经走进眼前街道的北端。



    大家注意到,街道两旁鳞次栉比的商铺全都店门紧闭。



    一阵秋风吹来,卷起街道上三三两两的废布碎屑。



    一只毛发厚重的老狗无力地蜷缩在街旁一辆破旧的牛车下面,慵懒地闭眼小憩,即便听到街上走来陌生人的脚步声,它也懒得吠叫几声。



    叶茹柳紧挨着石朗,小心地随大家向前走去。凭着敏锐的感官,她可以明显感觉到,在一张张紧闭的大门后面,正有一双双眼睛向外窥探。她轻轻地将右手按在腰间那把夺命玫瑰刺的剑柄上。



    一阵嘈杂声从街道的南端传来。远远望去,几只受惊的杂毛公鸡和一只灰色的野猫,正从街道南段向这边惊慌地奔过来。在它们的身后,一群手持长枪的倭国人正挨家挨户地踹开紧闭的房门,强行把屋内的人们拖到大街上。倭国人的叫骂声和孩子们的哭喊声清晰地传过来。



    “大家先隐蔽起来!”骆石印命令道。



    六人快速地躲进街旁一处废弃的库房内,将身形隐藏在房内横七竖八凌乱摆放的废弃家具后面。然后,透过房上那扇破旧的窗子,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街上的哭喊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人们被破门而入的倭国人强行拉到街道中央的那处开阔地上。



    几个倭国人来到骆石印、石朗等六人躲藏的地方,探头向内窥望。



    “他妈的,臭死了,是处没人住的破房子。正好老子在此撒泡尿。”其中的一名倭国兵一边骂着,一边解开裤子,撒起尿来。



    这名倭国兵撒尿的地方正好靠近施天济躲藏在下面的那张破旧八仙桌,尿液泚落在桌面上,透过桌上的缝隙,不停地滴落在施天济的脸上。



    施天济强忍愤怒,不敢声张。身旁的谢元幸灾乐祸,强忍笑声。



    “快点,他妈的,你一泡尿尿到天边了。赶紧到广场集合!”撒尿的倭国兵听到外面长官的叫骂,赶紧提上裤子,向外跑去。



    听到倭国兵渐渐走远,施天济赶紧用手将脸上的尿液抹净,狠狠地骂道:“晦气晦气,狗日的倭国人,竟敢往老子脸上撒尿,看俺有机会不撕了你们!”



    “老施,这可是童子尿,专门降阴虚之火。”谢元打趣道。



    “滚你个水蛇腰,降什么火。它不但不降火,反而将俺的无名火勾起来了。”施天济气愤地推了一下谢元。



    “大家听着,今天将大家召集起来,是因为倭军朋友想让你们交出一个人,此人便是草溪卞氏,也就是李舜臣的母亲。只要你们乖乖地将她叫出来,这些倭国朋友是不会难为大家的。”窗外不远处的小广场上,清晰地传来叫喊声。



    大家抬头望去,广场上面,一大群男女老幼正被一群倭国士兵围在中间。一位五十多岁的朝鲜男子,正声嘶力竭地对被围的人群喊话,他显然是一位为倭国人做事的汉奸。



    “狗汉奸,倭国人的走狗。看老子一会不出去杀了你。”听到喊声,施天济咬牙切齿地骂道。



    听到施天济的辱骂,李如珠脸上旋即泛出尴尬的表情,他感到有些无地自容,只得掩饰性地将头低下。



    “大人,外面的倭国人在威胁民众交出草溪卞氏,也就是李舜臣的母亲。”谢元赶紧将听到的喊话翻译给骆石印听。



    其实,即便是谢元不翻译,骆石印也已经大体听明白外面那人喊话的大体意思。入朝几个月来,他已经能够基本听懂朝鲜话。



    “李参将,李舜臣的母亲果真生活在此地吗?”骆石印问李如珠。



    “对,这就是李舜臣和我的故乡。不瞒大人,李舜臣是我同族的叔叔,我李叔的母亲卞氏的确生活在此。李叔的父亲和我爷爷是亲兄弟,排行第三。我们这些孙辈都称李叔的母亲为三奶奶。”李如珠回答道。



    “哦,怎么先前没听李参将说起过此事?”骆石印若有所思。



    “唉,一言难尽,羞于启齿啊!谁让我摊上个不争气的父亲呢!”李如珠似有难言之隐。



    “哦……”骆石印本想再问些问题,见李如珠不愿多说,便停止问话。



    “大人,看来倭国人极有可能要用李舜臣的母亲要挟李舜臣将军。”石朗分析道。



    “不错,有这个可能。自从朝鲜壬辰卫国战争以来,李舜臣率领朝鲜水军屡克倭国水军。李将军已经成了倭军的噩梦。看来,这次他们是想对李将军玩阴的。”骆石印说道。



    “那我们……”叶茹柳试探性地问道。



    “先别急,观察一会儿再说。”骆石印说道。



    这时,广场上传来一名倭国军官的叫喊,紧接着是方才那位汉奸的翻译声:“乡亲们,倭军朋友说了。谁要是说出李舜臣母亲的藏身地,将会得到赏银三百两。不过,你们要是隐瞒不说,倭军朋友可就对你们不客气了。从现在开始,你们要是拒不交代,每隔一刻钟,就会有一人被拉出砍头。你们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人群中依然没有人主动出来交代李舜臣母亲的下落。



    那名倭国军官显然被激怒,只见他抽出腰间的武士刀,叫骂一声,将站在人群前列的一位老者拉出人群,强行按倒在地,然后,手起刀落,那名老者立刻身首异处。一股殷红的血柱从死者的颈腔中喷射而出。



    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呼。带小孩的妇女赶忙用手捂住孩子的眼睛。



    “我看你们还是尽早交代,免得还会有人身首异处。”那名汉奸再一次高声叫喊道。



    人群静了下来,依然没有人主动站出来。



    那名倭国军官再一次走到人群面前,他先是巡视一番,然后来到一名抱小孩的妇女身旁,阴险地盯着那妇女怀中的小男孩。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那妇女惊恐地向后退去。



    倭国军官步步紧逼,他瞅准机会,一把将那妇女怀中的小男孩掠过来,单手提着小孩走回众人面前。



    受到惊吓的小男孩大声啼哭着,拼命地在那名倭军军官的手中挣扎着。



    那妇女冲上来,想夺回自己的孩子,却被两名持长枪的倭国兵用枪拦住。



    “还我的孩子,你们这帮畜生!”那名妇女拼命地想冲上前去,无奈力不从心。最后,只能无力地摊倒在地上。



    那名倭军军官将手中不停哭闹的孩子一把扔在地上。



    “准备行动!”此时的骆石印已经忍无可忍,他狠声命令道。



    听到骆石印的命令,大家同时抽出腰间的万胜佛朗机,六把万胜佛朗机那黑洞洞的枪口,瞄向那名持刀的倭国军官。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