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牙山惊魂(二)


本站公告

    “我再问一句,到底有没有人肯说出草溪卞氏的下落,如果再不说,我就砍下他的脑袋。”那名倭国军官高举手中武士刀,高声威吓。



    站在一旁的那名汉奸赶紧将倭国军官的话翻译给场内的民众听。



    那汉奸的话音刚落,人群一阵骚动。



    可恨的倭国人,竟然连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也要杀!



    大家群情激奋,情不自禁地紧握双拳,准备一起向前冲,试图同倭国兵拼命。



    “巴格,想造反!”倭国军官一见情势不妙,叫骂一声,冲手下用力一挥手。



    在场的几十名倭国兵立刻挺枪向前,一条条闪着寒光的倭国长枪,直刺刺地挡在众人面前。



    人群被迫停下前行的脚步。一双双愤怒的眼睛直视着面前的倭寇。



    “我最后再问一遍,到底有没有人交代!”倭国军官手提军刀,气急败坏地嚷道。



    地上的孩子无力地哭喊着。



    “巴格!”见人群中仍然无人应答,倭国军官恼羞成怒,猛地举起手中那把滴着鲜血的武士刀,准备砍向地上的孩子。



    骆石印举起右手,准备发出“射击”的命令。



    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从大街北面的山坡上,快速驶来十几匹战马,马背上是十几名身穿各色朝鲜族服装的勇士,他们手中的刀、枪、剑、戟等各色兵器,在午后的阳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在这十几名勇士中,其中一人手持丈八蛇矛枪,身穿一身黄色战服。李如珠立刻认出此人正是刚进街时遇到的那位疯癫老人,而且他也立刻想起此人不是别人,是自己的被人们称为“醉金刚”的大伯父大虎。虽然时隔这么多年不曾见面,但他手中那把寒光四射的丈八蛇矛,还是让李如珠立刻将他认出。



    这队人马风驰电掣一般驰到近前。为首一人于马上弯弓搭箭,只听“嗖”的一声,一支利箭呼啸而出,正中那名持刀的倭国军官的咽喉。



    中箭的倭国军官应声栽倒在地,与此同时,“当啷”一声,他手中的军刀也随身体的倒下而落在地上。



    “是双刀阿玛尼,她老人家来救我们了!”人群中发出一阵欢呼。



    骆石印、石朗等六人这才看清楚,方才射箭那人竟然是一名年近六旬的女长者。只见骑在马上的她头戴倒缨盔,身披黑色战袍,外罩锁子连环甲,脚蹬灰色兽面靴,肋下斜挂两把柳叶弯刀,身后斜背弓箭筒。



    见倭国军军官中箭倒地,那位女长者麻利地收起弓箭,抽出腰间的两把弯刀,大吼一声:“弟兄们,冲过去,杀倭贼,救乡亲!”



    女长者挥刀率领身边人马杀向敌阵。



    “是我三奶奶!”看到骑马冲向敌阵的那位女长者,李如珠禁不住脱口说道。



    “这就是李舜臣的母亲?”骆石印听到李如珠的惊呼,惊讶地问李如珠。



    “对,就是她。我听说,自从倭国人占领牙山后,她就网罗一批好汉,组织了一支义军,上山和倭国人打起游击。当地老百姓都亲切地称她‘双刀阿玛尼’。”李如珠面露兴奋地说道。



    “都说虎父无犬子,拥有一位骁勇善战、深谙民族大义的母亲的子女,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骆石印深有感慨,他内心深处禁不住对李舜臣的母亲充满敬意。



    广场上的倭国兵见有人来袭,仓皇持枪迎战。



    李舜臣的母亲率先杀入敌阵,只见她面对来敌,左右开弓,手起刀落,将两名冲到近前的敌兵砍翻在地。他身后的弟兄们也都纷纷手持兵器,杀了过去。



    十几人只用一个冲杀波次,便将十几名敌兵撂倒在地。剩余的倭国兵见大事不妙,纷纷扔掉手中的兵器,跪地求饶。



    那名被倭国军官夺去孩子的妇女赶紧跑过来,将在地上啼哭的孩子抱走。



    “三婶,可把你盼来了。你看乡亲们都盼着你来搭救他们呢。”那位汉奸满脸堆笑,主动走过来为李舜臣的母亲牵马坠蹬。



    “杀了这个狗汉奸!”



    “倭国人的一条狗!”



    人群中爆发出一片叫骂声。



    “二虎,婶子早就劝过你,不要为倭国人做事,这会遭报应的。这次要不是大虎及时上山报信,还不知道要死多少百姓呢!你这样为虎作伥,以后珠儿回来了,我看你还有没有脸见他。”骑在马上的李舜臣母亲对着那名被她称作二虎的汉奸说道。



    “二弟,难道家里那份产业就这么值得你留恋,为此你宁肯做汉奸也不愿和我们一起干?”手提丈八蛇矛枪的被称作大虎的汉子,用鄙夷的目光望着自己甘做汉奸的二弟,说道。



    听到广场上李舜臣母亲和大伯的话,李如珠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那就是我父亲,他是这个小镇的保长,在为倭国人做事。我之所以不愿提及我的家乡,原因就在于此。手持蛇矛枪的人是我的大伯父,名叫大虎。”李如珠指着广场上那名被李舜臣母亲称作“二虎”的男子向骆石印介绍道。



    “哦……”听了李如珠的介绍,骆石印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他将目光从李如珠的脸上移开,看向外面不远处的小广场。



    “不好,此地有诈!”骆石印见广场上的几十名倭国兵乖乖地跪在地上,面对人数上少于自己的对手,竟然毫无反抗之意。依骆石印这几个月来同倭国人打交道的感受,他感觉这有些不正常。



    骆石印心生疑惑,他心急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果然不出骆石印所料,他发现,不远处的一处房顶上,突然闪出一名手握螺号的倭国武士,这名倭国武士站在房顶之上,用力吹响手中的螺号。



    随着几声刺耳的螺号声,从街道南北两侧同时涌来大批倭国武士,他们个个身穿黑色羽织服,手持东洋武士刀,以整齐的队形快速地向这边的广场逼过来。



    广场上,跪在地上倭国兵见救兵赶到,立刻捡起地上的兵器,向李舜臣的母亲等人逼过来。



    现场的民众见大批的倭国武士杀过来,被吓得纷纷四散逃命。



    “三婶,请你老人家原谅侄儿不孝。这次倭国人的目标是你。只要你老人家主动放下武器,他们就不会伤及镇里的百姓。求求你了,三婶。”李如珠的父亲看来事先知道倭国人行动的目的和计划,他苦苦哀求李舜臣的母亲。



    “放屁,我看你现在混得连个畜生都不如,你怎能劝三婶主动送死呢?要不是看在我侄子珠儿的份上,我早就一枪扎死你,免得祸害乡里。”大虎气愤地冲自己的二弟挥一挥手中的丈八蛇矛枪。



    “二虎,看来你是铁了心和倭国人串通一气来对付我,是不是?”李舜臣母亲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目光逼人。



    “不……不是,三婶,我也是迫不得已呀!”



    “还在狡辩,你明明知道倭国人设下圈套诱我上当,却瞒着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枉费婶子我在你小的时候对你的细心照料。早知道你今天甘做倭国人的走狗,当初我就该掐死你。”



    “三婶……”李如珠的父亲二虎还想说些什么,可还未等他说完,身子早被李舜臣母亲身旁一位手持流星锤的勇士一脚踹开。



    “头领,别听这条狗乱叫。兄弟们齐心协力,保证保你杀出重围。”持流星锤的勇士对李舜臣的母亲说道。



    这时,南北两侧的倭国武士已经围到近前,将李舜臣的母亲和其他的十几人围在中间。



    “老太太,只要你下马投降。我们保证不伤害无辜。”一位胸前佩着家族纹章装饰的倭国武士操着并不十分流利的朝鲜话喊道。



    “看来倭国人只针对我一人而来,要不我……”李舜臣的母亲不想因为自己而使镇上的人们惨遭涂炭,她想主动下马受擒,以换取大家的安全。



    可李舜臣母亲的话还未说完,身旁手持流星锤的那位手下立刻高声反对:“头领,不要听倭国人胡说八道。只要兄弟们还有一口气在,倭国人就甭想伤害到你。兄弟们,咱们齐心协力,誓保大头领冲出去。杀!”他一边高喊着,一边将手中的流星锤击向敌人。



    “杀……”大虎也大吼一声,挺手中的丈八蛇矛刺向敌人。



    李舜臣的母亲身不由己地被自己的十几名手下护在中间,奋力向街道的北面冲杀过去。



    “不要伤着老太太,要抓活的!”方才喊话的那名倭国人高声命令道。



    近二百名倭国武士手挥东洋武士刀和长枪,死死地缠住李舜臣母亲率领的十几名勇士。



    大虎身先士卒,一条丈八蛇矛枪在他手中上下翻飞,虎虎生风。挑、刺、抡、砸、扫,伴随着他的一招一式,身前的倭国兵非死即伤。



    其他的勇士也各施所长,将手中的兵器杀向涌到近前的敌人。



    李舜臣的母亲手挥两把柳叶弯刀,将靠近自己的敌人一一砍翻在地。



    十几匹战马嘶声震天,驮着背上的主人奋力地向大街的北面冲刺。



    但是,由于此处是一条不太宽阔的街道,骑兵所具有大回旋的冲击力很难得到施展。四周的倭国兵如蚂蚁般密密麻麻,始终将李舜臣母亲等人围在中间,不得脱身。



    十几匹战马在主人的拼死搏杀下,费了很大的劲儿才勉强向北前进了十几米远的距离,来到骆石印他们藏身的房屋前。



    “大人……”施天济有些沉不住气,他抽出背上的两把镔铁八棱锏,想请示骆石印是否出手相助。可他还未将话说完,骆石印挥手制止了他。



    “大家戴上头套,准备好万胜佛朗机,咱们从背后杀倭国人个措手不及。”骆石印一边命令,一边示意施天济将双锏收好。



    听到命令,石朗等人赶紧将随身携带的面罩罩在脸上,并将手中的万胜佛朗机准备好。



    “出击!发射!”眼见大街上交战的双方已经涌到门前,骆石印猛然大声命令道。



    “砰、砰、砰……”随着六声沉闷的枪响,堵在北面的倭国武士被撂倒六人。其他的倭国兵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响惊得乱了阵脚。



    枪响过后,骆石印、石朗等六人旋即从屋内杀出,如六位天兵天将般冲入敌方阵中。六人硬生生杀开一条血路,来到李舜臣母亲等人的马前。



    缓过神来的倭国人立刻围将过来,将骆石印六人和李舜臣母亲等人死死缠住。



    一名倭国武士瞅准机会,挥起武士刀砍向李舜臣母亲坐骑的前腿。叶茹柳手疾眼快,挥起手中夺命玫瑰刺,刺中那名倭国武士的咽喉。



    “三奶奶,我是珠儿,你的孙子李如珠啊!”李如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拼杀到李舜臣母亲马前。



    “珠儿……嗯,是你,三奶奶我看出你来了。那他们……?”



    “他们是……我的朋友。”



    “既然是朋友,那就赶紧上马,我们一块向北拼杀出去。”李舜臣的母亲一边拼杀一边高声向李如珠、骆石印等六人高声喊道。



    骆石印、石朗、施天济、谢元、李如珠分别就近跳上一匹战马,和马上之人合力抵挡敌人的攻击。



    “来,姑娘,上我的马!”李舜臣的母亲冲身旁帮自己杀敌的叶茹柳喊道。



    叶茹柳轻身一纵,坐在李舜臣母亲的身后。



    “发射佛郎机!”骑在大虎马上的骆石印高声命令道。



    “砰、砰、砰……”随着一通枪响,挡在面前的十几名倭国兵被击得应声倒地。



    迫于强大火器的威力,其他未中枪的倭国兵眼中露出胆怯之色,个个手举武士刀,犹豫着不敢向前。



    “杀出去!”大虎大吼一声,拍马挺枪冲向面前的敌人。其他人马纷纷紧随其后。



    十几匹战马马蹄腾飞。人喊马嘶之间,面前的倭国兵被冲得七零八落、东倒西歪。



    随着最后一匹战马冲出敌阵,骆石印、李舜臣母亲等人总算摆脱了倭国人的围攻。



    十几匹战马奋蹄疾进,转眼之间已经消失在倭国人的视野之外,向着牙山北麓奔去。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