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南原遗梦(八)


本站公告

    起风了。



    今冬首场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过早地光临到本属海洋性气候的朝鲜南部。



    小分队员们本以为可以按照李如珠的打算,顺着右侧脚下河岸边的那条小路一直走,天黑前走到河的尽头,然后,在河尽头的一座山间村庄内过夜。



    可是,大家刚刚按预定的路程走了一半,伴随着呼啸而至的西北风,天地间顿时一片灰蒙,一场暴雪突然降临。鹅毛大雪夹杂着雪粒不断打在人的脸上,针刺般的疼痛。



    小分队员们只得眯起眼睛,裹紧身上的冬衣,艰难地向前行走。



    不到短短半小时的时间,山野间已是白茫茫的一片。远处的山峰和近处的脚下,全都被皑皑的白雪所覆盖。



    小分队员们走在雪地上,脚下不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越来越厚的积雪延缓了小分队员们前行的步伐。看来按照预定的计划,于天黑前走到小河尽头,是不可能实现了。



    “哎哟,俺的脚都抬不动了。这都一天没吃东西了!”施天济边走边抱怨。



    的确,大家一天来光忙着救人了,至今还滴米未进呢!



    天色逐渐黯淡下来,远处的山峦树木在密集的大雪中完全隐藏了踪影。



    右边脚下冰冻的小河,也早已被厚重积雪掩盖住身影,让前行的小分队员失去了唯一可依赖的前行参照物。



    骆石印举目四望,四周除了白茫茫的雪野,看不到任何村庄茅舍。随着夜幕的将要来临,现在首要的问题是解决小分队员们吃和住的问题。



    骆石印示意大家停下来,然后,自己走上一处地势较高的土坡,再一次四下观望。这一次,骆石印终于发现了能够解决小分队员食物问题的东西,他看到从前方小河的岸边上,走来一大群麋鹿,鹿群在头鹿的率领下,正从前方小河的下游向这边走来。



    “石朗,把你的绳子取出来,借我一用?”骆石印走下高坡,对石朗说道。



    石朗的背囊中有用于攀爬所用的绳索。



    “大人,借它何用?”石朗解下背包取出绳子,随口问道。



    “用它给大家找吃的。”骆石印接过绳子,将绳子的一端在岸边的一刻枯树上系牢,将另一端系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环形套扣,放在雪地上。



    “走,大家跟着我隐蔽起来。”骆石印站起身,示意大家跟他一起躲到刚才他站立的高坡后面。



    大家虽然弄不清指挥使在干什么,但还是跟着指挥使上到高坡上,趴在雪地里。



    “大人,俺快饿晕了,还让俺趴在这冰天雪地里。”趴在高坡上的施天济弄不清指挥使这是唱得哪一处,他开始抱怨。



    “嘘,再耐心等一等,就有肉吃了。”骆石印示意大家不要出声,同时小声安慰施天济。



    一群麋鹿冒着大雪向这边走来。小分队员终于明白了指挥使设套扣的目的。



    近了,近了。大家屏住呼气。终于,一只体态匀称的母鹿被绳套套住,它想挣脱掉套住一条后腿的绳索,无奈,越是挣脱,腿上的套子扣得越紧,它只得拼命地原地挣扎。鹿群发出一阵骚动,麋鹿们纷纷从高坡下设套的地方惊慌地四散逃命。



    “冲啊,有鹿肉吃了!”施天济第一个从雪地上爬起,欢快地蹦跳着,向那只被套的麋鹿跑去。



    其他人等也纷纷站起身跑向麋鹿。



    被套的麋鹿见有人向自己跑来,立刻向东侧方向奋力一冲,这一下,它终于挣脱带了绳套,但付出的代价是自己那条被套住的后腿的骨头从膝关节处折断,只留下皮毛相连。麋鹿忍着疼痛,一瘸一拐地拖着一条伤腿,向北面的山坡上逃去。雪地上留下斑斑血迹。



    石朗赶紧解下绳子,随着其他小分队员在麋鹿身后紧追不舍。



    大家循着血迹登上一座小山。最后,血迹消失在一座小院的后墙上。此时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看来麋鹿是跳进院子里去了。”施天济指着墙上的血迹对大家说道。



    “走,到院子前门看看。”骆石印催促道。



    大家顺着院子西侧围墙来到位于南面的院门前。



    “咚咚咚!”施天济急不可耐地上前猛敲院门。



    随着开门的声响,从门里走出一位身着僧衣的年长尼姑。



    “各位施主,雪夜造访敝庵,不知有何贵干?”老尼双手合十,目色祥和。



    直到这时,大家才忽然明白眼前的小院是一座尼姑庵,只见门楣上写着“原书庵”三个大字。



    “俺们抓住一只受伤的麋鹿,结果让它跑了。俺们追到这里,发现它逃到里面去了。俺们要进去抓它,吃它的肉。俺们都饿了一天了。”施天济急着进去抓鹿,便急嗤嗤地说道。



    “阿弥陀佛,几位施主何必对一只小小的麋鹿苦苦相逼呢!”老尼面露悲色。



    “可俺们……”施天济还想发话,被骆石印开口打断,“法师,我等途经此地,偶遇大雪,山路难行。此时天色已晚,不知可否借贵庵暂宿一夜,明早即可离开。”



    “几位施主,请进。”老尼观察一眼眼前的众人,见有两名女子随行,便示意小分队进门。



    小分队员刚一进门,就发现了那只受伤的麋鹿,此时它正安静地趴在院子西面那座房子里的地面上,慢慢地咀嚼着两位年轻尼姑递过来的青草,它的伤腿已经被包扎好。借着房内的灯光,可以清晰地看到麋鹿伤腿包扎处殷红的血迹。



    “各位施主,世间万物皆有灵性,比方这麋鹿,我们对它伤腿的简单救护,就立刻打消了它对人的敌意。你们看它是那么地安详可爱。不知几位施主看了这一幕,有何感想?”老尼停在西屋的房门外,指着里面吃草的麋鹿,对身旁的小分队员们问道。



    “法师,我等也知道佛门讲究众生平等,方才追杀它,实是出于无奈。”骆石印望着老尼的目光,面露愧色。



    “各位施主有没有想一想,在这荒山野岭,大雪肆虐,如果不是它将你们引致这原书庵,你们即便是将这麋鹿吃掉,虽能一饱肚腹,却也难逃冻死荒山雪地的下场。



    “每当众生遇到磨难,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就会前往化身救助。对于身陷荒山雪地的各位施主来说,这只麋鹿难道不是观音菩萨的化身吗?”老尼慈眉善目,对小分队员们一番说教。



    “法师,你刚才的一番话有如醍醐灌顶,令石印倍受启发。”骆石印这是自入朝以来第一次以石印自称,老尼的话让他的内心产生一种清凉舒适的感觉,他禁不住双手合十,对老尼恭敬地施礼。



    “施主能够参懂佛理,令老尼深感欣慰。诸位请跟我来。”老尼说着,将大家领至东侧的斋堂。



    “几位施主请坐,我叫她们给几位端些饭菜来。”老尼说完,走出房门。



    斋堂面积不大,里面摆放着几张简易的木质桌凳,是庵内尼姑用来吃饭的。斋堂内那唯一的木质廊柱上,刻着一对楹联:“试问世上人,有几个知道饭是米煮?请看座上佛,也不过认得田自心来”。



    小分队员们各自坐下。



    不一会儿,三名年轻的尼姑为大家端来饭菜,摆放在每位小分队员面前。



    虽是粗食淡饭,饿了一天的大家还是吃得津津有味。



    当小分队员吃饭的时候,老尼已经让庵内尼姑专门为诸位男士腾出一个房间。



    饭后,骆石印、石朗等人就在老尼的引领下,前往收拾好的房间内休息。叶茹柳和竹青则被安排和庵内尼姑同睡一个房间。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当小分队员们准备吃早饭时,却不见了竹青的影子。



    李如珠急忙去找庵内老尼。



    在西偏殿的诵经房内,李如珠发现了竹青的身影。此时的竹青已经身穿僧衣,双腿跪地,一头秀发刚刚被庵内老尼剃度完毕。



    “竹青,不要啊!”李如珠高喊一声,就要冲入经房,却被立在门口的两位尼姑拦住。他只得呆呆地立在原地,望着房内的竹青顺利完成剃度仪式。



    过了一会儿,老尼走出门来。



    “法师,为何要给她剃度?”李如珠不解地问道。



    “妙尘昨夜找到我,向我诉说了她之前所遇的苦难,并且执意削发为尼。看来她与佛有缘。”老尼说道。妙尘是老尼刚给竹青起的法号。



    “可……法师,他怎么也得跟我商量商量呀!”李如珠还想挽回这一切。



    “施主,你就是妙尘所说的她的珠子哥吧。昨晚他也向我诉说了关于你俩的过去。她说她的心已经随着第一次遭受倭国兵凌辱的那一刻起,彻底死去了。她想完全忘掉过去的一切。”老尼淡然说道。



    “那我怎么办?”李如珠有些焦躁。



    “施主,万事皆由缘起,亦由缘灭。妙尘能够断除过去的一切烦恼,潜心修行,说明她已下定决心灭断过往的一切尘缘。施主又何必为一己之执念而去打扰她的清净呢?”老尼稳站原地,如老僧入定般安详。



    “法师,难道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李如珠感到此事已经无法挽回,禁不住潸然泪下。



    “阿弥陀佛,妙尘既已遁入佛门,自然尘缘已了。”老尼双手合十,垂下双目。



    “那我能不能看她最后一眼?”李如珠用近乎恳求的语气对老尼说道。



    老尼没有发话,只是将身体挪向一边,为李如珠让开道路。



    李如珠稳定一下情绪,走到诵经房门前。



    在一片诵经声中,李如珠看到了双手合十,虔诚地跪在一群尼姑中的竹青。



    竹青虽然双眼微闭,但她似乎感知到了门口站立的李如珠那一双失落无助的眼神儿,她的双肩禁不住轻微抖动一下,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缓缓滴落。



    站在雪花飘落的门前雪地上,李如珠心如刀割,竹青的悲惨遭遇与自己不无瓜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自己出走后的长期不归,造成了竹青随后的一系列痛苦经历,而如今这一切已经无可挽回,它将会永久留自己的心底,成为自己心底永远抹不去的痛。



    一夜的大雪将整个原书庵淹没在厚重的积雪中,院子里的积雪已经没过膝盖。



    吃过早饭,骆石印除向庵内老尼致谢道别外,还向她询问如何才能尽快走出这大雪封山的小白山脉,他十分清楚,在这种茫茫雪野中行进,不熟悉路况而贸然行进是非常危险的。



    “在这茫茫雪山之中行路,不但困难重重,而且还会险象环生,各位施主不妨在这原书庵中多住些时日,待山内积雪融化后再走会更保险些。”听完骆石印的询问,老尼建议道。



    “我等承蒙法师昨晚热情款待,已是感激不尽,哪能再在庵中逗留相扰。再说,我等确有急事必须立刻起身,还望法师指点一二。”骆石印对老尼虔心说道。



    “既然这样,我也不便强留。各位施主要想在这茫茫雪野中顺利走出这小白山脉,须得一人做向导,方可确保安全。”老尼说道。



    “法师请讲。”骆石印洗耳恭听。



    “几位施主从此处下行,一路往南走,天黑时可到达一个叫黑风口的山谷,谷内有一村庄名叫岩坪里,村内有一猎户名叫铁壶头,大家都称其为活地图。如若求得此人做向导,各位施主就可安然走出雪山。只是……据说这铁壶头生性狡黠,不知他肯不肯出手相帮。”



    “多谢法师提醒,我等这就上路。”听完老尼的介绍,骆石印开口致谢。



    “多谢法师款待!”石朗、叶茹柳等人也纷纷向老尼致谢道别。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