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火烧龙山仓(五)


本站公告

    锦衣月明第一百六十六章火烧龙山仓到达黑姑现在的家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一行人刚一靠近黑姑的院门,就听到院子里响起一阵猎犬的狂吠声。



    “大壮、二壮,住声,有客人来了。”黑姑一边推开木质栅栏门,一边冲堵在门内狂吠的两条高大凶猛的猎犬呵斥道。



    两条猎犬立刻停止吠叫,亲切欢快地围着进门的众人嗅来嗅去。



    张在根听到声响,推门从屋内走出来,高兴地邀请大家进到屋内。



    晚饭刚刚准备好。一条不大的木桌上,摆满了山野内各种野味山肴。满屋的肉香惹得大家食欲大增。



    张在根还特意拿出一瓶珍藏的老酒招待大家。



    大家围坐在木桌旁,边吃边聊,气氛十分融洽。



    从张在根的口中得知,中道峰东侧悬崖上的那处山洞,处于悬崖的中上方,距离其下的汉江水面约有二十几丈高,平日里,经常看到中道峰上的倭国人从洞口顺下绳子取水。



    “从下面能不能爬上这处洞口?”听完张在根的讲述,骆石印问道。



    “难度很大。这处峭壁几乎是直上直下,没有一点坡度。我还从没听说有人能够在这种悬崖峭壁上攀爬。”张在根面露难色,说道。



    “大人,要不我去试一试,毕竟这是一个能够登上中道峰侦查的,值得考虑的途径。”石朗主动请缨。



    “这位英雄,千万不可冒险,这高达几十丈的悬崖峭壁,一旦失手,可不是闹着玩的。”还没等骆石印发话,张在根抢先对石朗说道。



    “是啊,石朗哥,还是谨慎点好。”叶茹柳显然不愿让石朗冒这个险,劝说道。



    骆石印没有发话,他在考虑各个方面的利弊得失。



    骆石印倒不是担心石朗出马会出什么危险,依他对石朗的了解,爬上这种悬崖峭壁,对于身手敏捷的石朗来说,其实算不上什么难事。



    骆石印考虑的是,石朗一旦在行动中被敌人发现,那就会打草惊蛇,为后续的侦查行动带来困难。



    “巴乌兄弟,要不让咱猴弟上去得了,它可是最擅长这个的。”施天济见无人说话,便说了一句半是玩笑的话。



    “让它上去干嘛?去给倭国人挠痒痒?”巴乌以为施天济想拿跳跳开玩笑,没好气地说道。



    “要不,让我这两位弟子辛苦一下,他们的轻功及攀爬能力还算可以。”休能方丈看来觉着此法可行,便对骆石印推荐自己的两位弟子。



    “方丈,还是我上去吧。虽然我不怀疑两位弟兄的功夫,但上去后,近敌侦查恐怕不是他们的强项。”石朗不甘人后,对休能方丈说道。



    “你觉着有多大的把握?”骆石印明明知道自己的问话纯属多此一举,而且他内心已经决定同意石朗的请求,但碍于方才叶茹柳表达的对石朗的担心,他还是觉着不便直接答应石朗的请缨。



    “大人,你还不了解我吗攀爬这种悬崖峭壁,总不比高达数丈且无任何抓手的城墙困难吧。只要我多加小心,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大家不用为我担心。”石朗明白骆石印问话的良苦用心,他把说最后一句话时的目光,特



    地落在叶茹柳的脸上。



    叶茹柳当然明白指挥使心内所想,便冲石朗微微颔首,不再说什么。



    “好,那就这样定了。明天我们就开始行动。”骆石印见各方面的情绪都已照顾到,便命令道。



    “白天行动恐怕不行,因为那个洞口的下方,就是汉江水面,没有任何遮蔽物,很容易被上面的倭国人发现。



    “你们看这样可不可以,明天我和黑姑领着大家到北面后山的竹林去捆扎一具竹筏,然后于晚间乘竹筏漂过去。从此地去往中道峰悬崖处,只能从北面后山的汉江顺流而下才能到达。”张在根说道。



    “那我们如何让竹筏安稳地停在山洞下方的江面上呢?”叶茹柳问道。



    “这悬崖并不是直接立于水中,他们之间有一条宽不到一米的河岸。我们在竹筏上栓一根长绳,到时候,我把竹筏撑到岸边,上去几个人将竹筏拉住就可以。”张在根答道。



    “好,大家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就按此计划行动。”骆石印见计划基本考虑周翔,便说道。



    翌日子时,小分队乘着张在根捆扎的竹筏,到达中道峰下面的江面上。



    考虑到竹筏的承重能力和实际需要,施天济和谢元没有同行,两人待在黑姑的家中待命。



    此时的夜空,月色迷蒙。南流的汉江水轻轻拍打着岸边的岩石,发出微弱的声响。



    抬头望去,中道峰傲然屹立在江面的西侧。借着微弱的月光,可以隐约看到位于中道峰峭壁上的那处山洞。



    洞口呈规则的圆形结构,由于此时弯月偏西,洞口显得黑洞洞的,整个中道峰如同一只雄踞江边的独眼巨兽。



    张在根手握一根长竹,将竹筏撑到靠近中道峰的江岸边。黑姑、叶茹柳、骆石印、石朗等人依次登上岸边的岩石。



    见黑姑已经将系在竹筏右侧的绳子,牢牢地栓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张在根才最后登上岸来。



    在叶如柳的帮助下,石朗简单整理了一下随身携带的攀爬用品和用来防身及侦查的武器工具。



    “上去后,尽量不要打草惊蛇,完成任务后,立刻撤离。我们在下面接应你。”见石朗收拾妥当,骆石印轻声对石朗说道。



    “放心吧,大人。”石朗说道。



    “一旦被敌人发现,安全第一,迅速撤回。”骆石印再一次对石朗叮嘱道。



    “好的。”石朗应诺一声。



    “好,行动。”骆石印低声命令道。



    “石朗哥,加油。”叶茹柳迎着石朗向自己伸出的右手轻轻击掌,低声说道。



    石朗找到一处岩石的凸起处,双手紧扣凸出的岩石,纵身向上攀爬。



    这种悬崖峭壁看似峭立险峻,但由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其上往往布满各种各样的岩缝尖石,这对于能够徒手攀爬城墙的石朗来说,攀爬难度不是太大。



    唯一让石朗担心的,是这峭壁上会不会有鸟窝,如果有,一旦惊扰了其中的野鸟,就有可能弄出声响来,惊到上面的倭国人。



    石朗谨慎地向上攀爬,尽量不弄出任何声音。



    还算走运,直到石朗爬到接近那处山洞下沿的地方,一直没有出现被惊起的鸟,看来,这处峭壁之上没有适合鸟儿们筑巢之处。



    当然,也有可能是上面倭国人每天的取水活动,惊扰了曾经在此筑巢的鸟儿们,使它们不得不另觅他处筑巢。



    爬到山洞下沿处,石朗将整个身体紧紧贴在石壁上,仔细聆听身体上方的洞内动静。



    过了好一会儿,在确认洞内没有声响的情况下,石朗才手攀石壁,向洞内探出半个脑袋。



    山洞内黑漆漆的。石朗凝神静气,向内观望。石朗看到,洞内洞壁下方约一米处,是一处人工开凿的平台。根据平台距离洞壁下沿的高度判断,它显然是为了洞内之人站在上面取水方便而开凿的。平台的下方是一处约有五六级石阶的石阶路。



    石阶路的底端通到一处拥有阔大空间的洞厅。洞厅内横向摆放着几十张长条木桌,每张木桌的两侧,各摆放一张长条木凳。从木桌的数量和长度估算,这处洞厅内可同时容纳数百人就坐。



    洞厅南北两侧石壁均被开凿成石壁壁橱,可以隐约看到壁橱内摞放着瓷碗、瓷盆之类的饮食用具。



    石朗初步判断,这处洞厅极有可能是峰上倭国人的餐厅。他再一次仔细观望一遍洞内各个角落,在确认无人的情况下,纵身跃入洞内,轻轻落在洞壁下的那处平台上。



    石朗隐住身形,环顾四周。洞厅内寂静无声。



    石朗放轻脚步,顺台阶下到洞厅内,然后,一个前滚翻,飞速闪到就近的,洞厅东侧的,一处放着木桶的圆形石台后。



    石台上面拴着一根粗壮的绳索,从散乱地盘在地面上的绳索的长度判断,它应当足以将水桶顺到下面的江面取水。



    木桶的西面是一处人公开凿出的大大的水池,里面储满了清水。



    石朗屏住呼吸,再一次仔细观察洞内情况。从洞厅的顶部可以明显看出人工雕凿的痕迹。



    难道这处洞厅不是天然形成,而是完全由倭国人开凿出来的?石朗来不及考虑这类事情,他见洞内确实没有倭国人,便站起身形向内行走。



    走出大约十几步远,洞厅的右侧石壁上,忽然现出一处不起眼的洞口。石朗闪身贴到洞口东侧的石壁上,仔细聆听洞内动静。



    洞内鸦雀无声,异常寂静。



    石朗不敢贸然进入,他捡起地上的一块小石子,轻轻抛进洞内。除了石子落地的轻响,洞内依然听不到任何动静。



    石朗贴着洞口石壁,挪进洞内。



    洞内的空间大约不到外面洞厅的五分之一。洞内空无一人。



    在洞内西侧的洞壁处,安放着几只大锅,每一只大锅的一侧,都有一座锅台。



    锅台上面,杂乱地摆放着各种厨具和一些尚未用完的野菜兽肉等。



    看来此处是倭国人的厨房。石朗不想在此处耽搁太多时间,他转身向刚才的洞厅内走去。



    就在石朗转身的一霎那,目光敏锐的石朗突然发现,在最南面那处锅台南侧的石壁上,有一处关闭着的木质小门。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