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火烧龙山仓(七)


本站公告

    锦衣月明第一百六十八章火烧龙山仓以石朗的身手,攀登中道峰悬崖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在于如何从上面下来。



    如果是城墙,石朗完全可以充分利用城墙上的砖缝,借助随身携带的苦无这一攀登工具下到城墙下。



    但面对眼下的峭壁,苦无却难有用武之地,因为峭壁之上,很难有像城墙上面所具有的,如此密集的缝隙,可供苦无插入。



    当然,石朗随身携带的攀爬工具还有飞虎爪。可石朗没有在这洞口处,找到飞虎爪抓扣的着力点,飞虎爪同样派不上用场。



    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对于当下的石朗来说,随身携带的攀爬工具用不上,要想在这暗夜中徒手爬下峭壁,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然,石朗不会想不到现场那根粗壮的绳子,可问题就在这根绳子上。



    顺着这根绳子下到下面是很容易的,问题在于人下去后,绳子却难以恢复原位,这就等于自曝行踪。



    石朗思量再三,确实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下去。



    “哎,罢了。还是下去再说吧。”石朗自叹一声,然后,将那根绳子抛下悬崖。



    借助绳索的帮助,石朗很快下到峭壁下。



    “石朗哥,还好吧。”见石朗稳稳地落到岸石上面,叶茹柳来到石朗跟前,小声地问道。



    “还好。”石朗轻声说道。



    骆石印等人也围过来。



    “大人,侦查完毕。行动还算圆满。只是这绳子……”石朗对骆石印说道。



    骆石印及现场其他人员立刻明白了石朗的担心之处。



    “对呀,当初忽略了这一细节,这可怎么办?”骆石印也一时难以想起更好的办法让这根绳子恢复原位。



    “这个好办。交给我兄弟解决好了。”听完骆石印的话,巴乌说道。



    “能行吗?”石朗有些担心跳跳不能完成任务,便问道。



    “瞧好吧。来,兄弟。把绳子送回去。”巴乌对跳跳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抚摸一下跳跳的脖颈,示意跳跳开始行动。



    跳跳用前爪抓住绳索,纵身跳上峭壁,两条粗壮的后腿用力蹬住峭壁岩缝,整个身形在暗夜中沿着峭壁快速上行。没用多少时间,已经攀到洞口处。



    跳跳停顿一下,听一听洞内动静,然后,纵身跃入洞内。



    跳跳立在洞口处的平台上,将绳子快速拉到洞内,盘好后,扔在那处放着木桶的圆形石柱下面。



    在确认无误后,跳跳又转身爬到洞外,用四肢紧抓峭壁,整个身形灵巧地在峭壁之上腾挪跳跃,转眼之间,跳至小分队员们所在的岸石上面。



    “撤!”见跳跳顺利完成任务,骆石印低声命令道。



    此时已近丑时。汉江两岸山色静幽,就连那些习惯在夜间行动觅食的鸟兽们似乎也都疲倦了。



    清凉的江面上,黑姑和她丈夫撑篙推动竹筏的声音显得分外明显。



    由于是逆流返回,竹筏行驶的速度比来时缓慢了许多。



    竹筏缓慢地逆流而上。



    石朗借此机会,向骆石印详细汇报了方才在中道峰上侦察到的情报。



    “好,辛苦了。我们回去后,和李大人好好合计合计。只要毁了他们的粮仓,估计倭国人该乱套了。”听完石朗的汇报,骆石印说道。



    回到黑姑家后,大家利用剩下的短暂的夜晚时间,休息了一下。



    翌日,小分队员们在黑姑家吃过早饭,便同黑姑夫妇告别,准备返回位于北椭山的明军大营。



    黑姑夫妇将小分队员们送到家门外很远的距离后,才



    依依不舍地挥手道别。



    圆满地完成侦查任务,小分队员回程的脚步轻快了许多。沿着幽灵谷内来时的道路,中午时分,大家便走到了幽灵谷西侧的出口。



    从幽灵谷向西走了约半公里的路程,小分队员们来到那条通往龙山外大路的羊肠小道。



    小道被两侧的大树隐在绿荫之中,道路两旁密林中,鸟声唧啾、水声潺潺。



    “真是个好地方呀!要是我能在此地建一处小院,整天过着悠然见南山的小日子,该多好呀!”谢元被四周美景折服,慨然说道。



    “是啊,再叫上你的柳滢滢,你们俩在此地男耕女织、夫唱妇随,那将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呀!”叶茹柳说道。



    “要真那样,我一定给我们家滢滢准备一间乐室,让她尽情地在其中享受弹筝抚琴的乐趣。”谢元无限向往地说道。



    “哎,水蛇腰,你说你那老丈人,那天跳进临津江里,还有活着的可能吗?”施天济显然是指那次在临津江边夺宝时,小西行长被倭国忍者拉着跳江那件事。



    “你这个老施,怎们哪壶不开提哪壶。小西行长虽然是倭国人,可再怎着,也是人家谢元的老丈人。你提这事,这不给谢元老弟心里添堵吗。”石朗对施天济不合时宜的话题提出批评。



    “就是,我也觉着你这句话说得不合时宜。”很少发话的巴乌也附和道。



    “唉,不管他是死是活,反正我全当没发生过。我只要全心对滢滢好就行了。至于今后如何面对这位老丈人,我还要看滢滢对他的态度如何。



    “当然,我是不会不清楚身为锦衣卫的我,该如何面对作为敌对方的小西行长的。大原则跟小情调,我还是分得清的。”谢元幽幽地说道。



    显然,施天济挑起的这个话题,多多少少地还是影响了谢元方才的好兴致。



    “行了,老弟。咱们不谈这个话题。还是谈谈你的柳滢滢吧。你说柳滢滢现在会干什么呢?”叶茹柳见谢元一副霜打茄子的蔫儿样,便将话题重新转回到柳滢滢身上。



    “还能干什么,弹弹琴、浇浇花,悠然自得呗。”谢元脸上现出一副幽怨的表情。



    “哎哟,老弟,怎么一副怨妇的表情。人家柳滢滢说不定此时正在独自一人对窗遥望,思念远在天边的那位大明才子呢。”叶茹柳故意扭头紧盯着谢元的脸,调侃道。



    “大妹子,要说还是你会说话,不像俺。俺刚才猛不丁地冒出一句话,让谢元老弟顿时没了好心情。可你的几句话,让人家不偷着乐都不行。大伙快看,谢元老弟已经快憋不住要笑了。”施天济说道。



    “哈哈哈……”谢元不知是故意还是确实想笑,在大家一起看向自己的同时,仰天大笑。



    “看来谢元真的是被叶姑娘说得憋不住想笑了。”骆石印也被大家的情绪感染,禁不住插嘴说道。



    “谢元的笑点就在‘柳滢滢’三个字上,只要一提这三个字,人家一切烦恼忧愁就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柳滢滢’这三个字对于谢元来说,那可是解得千年愁、消得万年忧啊。”石朗说道。



    “你也别光说我。我姐在你身边,那也是解得了忧愁、送得了温暖,而且关键时候,还可来点亲热的举动,真是羡煞我等了。”谢元对石朗说道。



    “老弟,姐一心向着你说话,你却拿姐调侃起来了。姐可要生气了。”叶茹柳冲谢元显出一副嗔怪的表情。



    “我的好姐姐,我知道你一向向着我。这次我本想调侃一下那个人,哪成想误伤着你了。别生气,姐,纯属误伤,误伤。小



    弟以后一定注意。”谢元对叶茹柳夸张地摆出一副极力讨好的表情。



    叶茹柳被谢元夸张的表情逗得“噗嗤”一笑,说道:“逗你玩呢,姐根本没生你的气。”



    说笑间,小分队员们已经走出那条羊肠小道,来至大路上。



    大家刚刚踏上大路,准备向北行走,石朗忽然发现,从北面的路上,迎面走来一队倭国士兵。看对方的人数,少说也有二十几人。他赶忙对骆石印说道:“大人,前面有敌人。”



    大家向北望去。果然,在距离大家将近百米的地方,迎面走来一队倭国士兵。



    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骆石印低声命令道:“大家不要轻举妄动!一切看我眼色行事。”



    “什么人?站住,不要动!”对面的敌人看来也发现了迎面走来的小分队员,其中一人高声喊道。



    “是汉奸部队。”休能方丈从对方所用的朝鲜语中判断出对方的身份,便低声提醒大家。



    眨眼间,对面的敌人已跑至眼前。对方有十几人手中所握着清一色的短柄长剑,这是朝鲜士兵标准配备的短兵器。另外,还有三人身着倭国武士服装,手持倭国武士长刀。



    “看来,这是一支倭国人和朝鲜汉奸混编在一起的部队。”骆石印暗想。



    “长官,我们是当地的百姓。”骆石印高声向对方说道。



    “百姓?我怎们看着你们不像老百姓……”对方人群中,一位尖嘴猴腮的汉奸阴阳改气地边说边走到小分队员们面前。



    “长官,他们真的是附近的百姓,是到我的庙里请我去他们村子消灾祈福的。”休能方丈对那位尖嘴猴腮的汉奸说道。



    “哦消灾祈福?我看你们是来找死的!”那名尖嘴猴腮的汉奸猛地将手中的长剑架在休能方丈的脖子上,继续说道:“休能方丈,别以为我不认识你。你的大名我早有耳闻。听说你早就投奔了朝廷,成了大明军队的帮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其他各位一定是你的同党吧。都别动!将身上的背囊取下来,放到地上,否则,我就杀了这老秃驴!”



    “将背囊放到地上。”骆石印对石朗和施天济说道。



    石朗的背囊内,装着他此次侦查所用的工具和叶茹柳的夺命玫瑰刺。施天济的背囊内,则装着他的双锏和大家路上的吃食。



    听到骆石印的命令,石朗和施天济故意放慢解下背囊的速度,因为两人从指挥使的眼中,看到了另一种命令准备战斗。



    “巴格!别磨蹭,快点!”两位身穿武士服的倭国士兵中的一人看到石朗和施天济磨磨蹭蹭的样子,气急地高声喊道。



    “别耍花样!否则,我就宰了他。”那位尖嘴猴腮的汉奸将剑紧紧地抵住休能方丈的脖子,嚷道。



    石朗和施天济慢慢地将背囊放在眼前的地面上,同时,两人的眼睛机警地注视着眼前敌人的一举一动,希望能够觅得合适的战机。



    “弟兄们,过去搜一搜,看他们身上还有没有别的凶器。”那位尖嘴猴腮的汉奸得意地命令道。



    十几名汉奸持刀来到小分队员们面前。



    “哟,刚才没注意。还有一位漂亮姑娘。看来今晚咱们要好好享受一番了。”那位走到叶茹柳身边的汉奸一边色眯眯地望着眼前的美人,一边走上前来,伸手想摸叶茹柳的脸颊。



    就在这危及时刻,从路边的一颗大树上,腾空跃起一个身影,那身影在空中轻舒手臂,一支袖箭从他的袖中飞啸而出,准确地射中那位持剑挟持休能方丈的汉奸的后心。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