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火烧龙山仓(九)


本站公告

    锦衣月明第一百七十章火烧龙山仓坡下的密林中,骆石印率领小分队员以及从王京城调来的近二十名锦衣卫,正密切注视着马岭坡上化装成牛车夫的锦衣卫们的一举一动。



    见方柄已经顺利将自己赶驾的牛车,撞向前面另一位锦衣卫赶驾的牛车,导致两车侧翻,车上粮袋滚入密林中,骆石印立刻率领密林中的二十几名锦衣卫冲到滚下的粮袋前,解开其中的十几袋粮食袋,将其中的粮食倒出一部分,将事先准备好的,十几桶装有燃油的圆形密封铁桶,分别塞入其中,然后,再把倒出的粮食收进粮袋中,将铁通包在粮食中间,最后,重新将粮袋系好,并在上面做好不易察觉的记号。



    马岭坡上,化装成车夫的方柄见顺利按照事先的计划,将两车上的粮食弄翻,滚落进指定的密林中,立刻按计划开始下一步的表演,只见他怒气冲冲地冲到前车的那名锦衣卫面前,挥起拳头打向对方,同时嘴中骂道:“你他妈是怎么赶车的?挡了老子的路。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被打的那位锦衣卫也不示弱,口中回敬道:“是你的车撞了我的车。你这人怎么不讲理呢?”



    “老子就是不讲理。你敢咋的?”方柄一副胡搅蛮缠的样子。



    双方互不示弱,扭打在一起。



    扮作车夫的其他十几名锦衣卫赶紧过来拉架。



    “他娘的,想找死呀!咋回事?车上的粮食呢?”那位汉奸头目本来是在车队前面引路,听到后面的打斗吵闹声,赶紧赶过来,冲地上扭打在一起的方柄两人嚷道。



    “长官,不知咋回事,他俩的车撞在一起。可能是牛惊着了。里车上的粮食全都翻进下面的林子中去了。”一位锦衣卫回答道。



    “巴格,怎么回事?乱糟糟地。”一位倭军头目率领十几名倭军士兵走了过来,见有人打架,便高声骂道。



    “行了,行了,别打了。倭国人来了。”一名锦衣卫假惺惺地对方柄两人劝说道。



    “不行,今天老子非要制服他。”方柄做出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继续和对方扭打。



    “将军,发生一点小误会,两个车夫打起来了。”那位汉奸头目见倭国士兵走了过来,顾不得拉架,来到那位发话的倭军头目面前,解释道。



    “车上的粮食呢?”倭军头目见侧翻的两辆车上的粮食不见了,便问道。



    “掉进坡下的林子中去了。”汉奸头目回答道。



    “巴格,少一粒粮食,拿你是问。赶紧让他们下去,把粮食弄回来。”倭军头目挥手扇了汉奸头目一个耳光并且命令道。



    “是,长官。我这就去办。”汉奸头目捂着火辣辣的脸应答道。



    “他娘的,快点别打了。起来、起来!全都下去,把粮食给我扛回来。要是少了一粒粮食,看我不杀了你们。快去!”汉奸头目对现场的锦衣卫们命令道。



    方柄见时机已到,便用力推开压在身上的那名锦衣卫,然后骂骂咧咧地站起身,极不情愿地跟着其他锦衣卫向坡下的密林中赶去。



    “大人,都弄好了吗?”来到密林中,方柄一见到骆石印,就低声问道。



    “都弄好了。你们按计划扛上去,就可以了。”骆石印同样低声答道。



    “好。弟兄们,麻利点,把粮袋扛上去后,记住先把这十几袋放在车厢的下面。”方柄对和他一起下来的化装成车夫锦衣卫低声吩咐道。



    十几名锦衣卫不敢怠慢,每人扛起一袋粮袋向坡上走去。



    骆石印命令手下将剩余的粮袋用刀划破几袋,将其中的粮食散乱地洒在林地上。骆石印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十几个油桶装进粮袋后,导致现场有一部分粮食未能装进粮袋中。骆石印用划破粮袋故意撒粮的办法,掩人耳目,防止敌人下来查看时,看出破绽。



    计划完成,骆石印率领手下消失在密林深处。



    来到坡上,按照方柄的吩咐,锦衣卫们将粮食袋装在已经正过来的那两辆牛车上。



    “咦?我怎么看着这车上的粮食少了些呢?”汉奸头目盯着重新装好的两车粮食发问道。



    “长官,下面还有几袋没弄上来,我们这就下去扛,”方柄回答道。



    “不是你们想私吞粮食,把那几袋藏起来了吧?”汉奸头目对方柄的话将信将疑。



    “不信,你跟着下去看看。”方柄说道。



    “你,跟他们一起下去查看查看。”现场的那位倭军头目看来能够听懂朝鲜语,听到方柄和汉奸头目的对话,对汉奸头目命令道。



    “是,长官。”汉奸头目应诺一声,率领两名手下向坡下走去。



    “你几个,跟我下去,把剩余的粮袋扛上来。”方柄叫上几名锦衣卫,跟着那三位汉奸向坡下走去。



    刚才滚下去的粮袋确实有几袋被林子中的树枝划破,再加上被锦衣卫划破的几袋粮袋,林子中满地都是洒落的粮食。



    “划了这么大的口子,这也没法扛上去了。算了,你们几个,把那几袋完好无损的粮袋扛上去就行了。”汉奸头目查看完现场后,见那几袋划破的粮食袋确实难以收拾,便对方柄等人命令道。



    “是,大人。”方柄应诺一声,和几名锦衣卫一起,扛起粮袋,向坡上走去。



    “走,回去吧。”汉奸头目随手捡起那几个破损的空粮袋,率领属下转身准备返回,可他刚一转身,左脸被树上的枯枝划出一道血口。



    “他娘的,真是倒霉透顶。”汉奸头目左手捂着脸,骂骂咧咧地赶回到马岭坡上。



    “长官,坡下确实有几袋粮袋被树枝划破,里面的粮食全都撒在地上难以收拾。你看。”汉奸头目说着,将手中的破损粮袋举到那名倭军头目面前。



    倭军头目将破损的粮袋拿到手中仔细看一看,然后把它扔到地上,他发现汉奸头目用左手捂着脸,便问道:“你的脸怎么了?”



    “没事,长官。被树枝划了一下。”汉奸头目回答道。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倭军头目检查一遍刚刚装好的两车粮食,没有发现什么破绽,便命令各就各位。车队继续向龙山粮仓进发。



    将近辰时时分,车队顺利赶到龙山粮仓。



    按照计划,方柄率领锦衣卫顺利将做有记号的十袋粮袋,搬进三号粮仓内一处不显眼的地方。



    车夫们将所有牛车上的粮食全都搬进粮仓内后,依次从倭国人手中领到赏钱。然后,在倭国人的监督下,驱车走出粮仓西边的大



    门,下山而去。



    是夜子时刚到。骆石印率领石朗、叶茹柳、施天济、巴乌和休能方丈及其两位弟子,乘竹筏来到中道峰峭壁下的汉江江面上。这次由于乘伐的人员比上次多,所以骆石印已经提前通知黑姑姑夫妇捆扎了一条较大的竹筏。



    峭壁对岸的乱石后面,方柄早已率领二十名身穿紧身夜行服的锦衣卫等在那里。见搭乘骆石印等人竹筏到达,方柄便率领属下下到江水中,向西岸中道峰下的岸石上游去。



    黑姑夫妇将竹筏撑到西侧岸边,将筏子系在岸石上。竹筏上的所有人登上岸石。



    “行动。”骆石印低声命令道。



    听到命令,石朗和休能方丈的两位弟子各自身背一捆麻绳,向着峭壁上方爬去。



    就在石朗三人向上攀爬时,方柄率领二十名锦衣卫游了过来。



    由于岸石上可站人的地方太小,难以容纳所有在水中的锦衣卫上岸,所以,有十几名锦衣卫只得待在水中静候。



    石朗三人很快爬到峭壁上的洞口下,在确认洞内没人后,三人先后爬进洞内。



    石朗示意大家先将身形隐在隐蔽之处,再一次确认一下洞内是否有倭国士兵。还好,洞内的确没人。



    石朗命令两位同行者中的一人去到洞厅西侧通往下面粮仓处的那处门前,负责监视外面倭国人的举动,自己和另一位一起,先后将三人带上来的绳子牢牢地系在洞口下不远处的那根石柱上,然后,两人将洞内拴在石柱上的四根绳索抛向下面。



    “上。”下面的骆石印见绳索抛下,低声命令道。



    施天济、叶茹柳、巴乌和休能方丈作为第一批攀爬者,各自抓住一根绳索向上爬去。



    其他的锦衣卫也先后抓住绳子,向上爬去。



    大约用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下面所有的锦衣卫均顺利攀到洞厅内。



    骆石印不敢在洞厅内停留,率领大家来至通往粮仓的门前。



    现场所有人聚精凝神,等待骆石印发出指令。



    骆石印也不发话,抬手做出几个指向性的手势,锦衣卫们立刻明白指挥使的指挥意图,开始分别行动。



    石朗率领叶茹柳、施天济、巴乌和休能方丈的两位弟子前去粮仓西面的角楼下,负责干掉上面的六名站岗执勤的倭国士兵。



    方柄则率领其余的锦衣卫,前往粮仓南面的那六栋储粮仓。



    骆石印和休能方丈待在原处纵览全局。



    石朗率领自己的人员巧妙借助已经熟悉的粮仓内地形,避开危险地带,贴身来至木门南面的角楼下。



    石朗做出几个手势,施天济心领神会,率领休能方丈的两位弟子,摸向北面的角楼。



    石朗、叶茹柳和巴乌则顺着南侧角楼下的阶梯向上摸去。



    等六人全都摸到角楼上靠近敌人的最佳位置时,石朗向对面角楼上的施天济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顷刻间,六人几乎同时扑向各自的目标。角楼内的六名倭国士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拧断脖子。六人的动作可谓一气呵成,迅捷利索。



    石朗将角楼内悬挂的一盏马灯取下来,对着峰下的小路晃了三下。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