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虎口营救(二)


本站公告

    锦衣月明第一百八十四章虎口营救接连两天的西北风给初春的王京城增添了许多寒意。上街的人们不得不重新找出已经锁进箱子内的厚衣服穿在身上,以抵御有些寒凉的来自西伯利亚的这股寒流。



    自从被侵朝倭国第二军统帅加藤清正俘虏后,朝鲜两位王子临海君、顺和君一直过着被软禁的生活。



    虽然倭国人在生活饮食上没有过多地为难两位王子,但失去人身自由,还是让两位王子终日郁郁寡欢,身体状况每况愈下。特别是顺和君,本来体质就较弱,自从被软禁后,更是三天两头感冒发烧。



    两位王子来到王京后,被倭国人囚禁于列馆内。这列馆本就年久失修,再加上侵朝倭军攻占王京后对王京城内宫殿馆所等建筑的大肆破坏,更使得列馆内的房屋建筑受损严重,许多房屋的门窗早已破损透风。



    寒冷的西北风透过破损的窗子,吹进两位王子居住的房子内,致使顺和君再一次发起高烧。



    “快请黄太医来!”看到顺和君痛苦地躺在床上,临海君赶紧用力拍打被反锁着的房门,对外面喊道。



    “听到了。”从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随着房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三位身穿忍者服装的倭国人。走在最前面的就是甲贺女忍者加藤美惠子。



    自从倭国主动向大明提出乞和后,甲贺忍者吉野和加藤美智子被派往大明刺探情报。加藤美惠子则被杉谷一郎派来负责协助加藤清正部队完成看护两位王子和王妃及一众陪臣的任务。



    “又怎么了?”走进门来的加藤美惠子有些不耐烦地问临海君。



    自从来到这列馆内,在负责看护两位王子等人的过程中,加藤美惠子对两位有些磨磨唧唧的朝鲜王子很是看不起。她觉着身为王子的两人身上有一种令人讨厌的骄娇之气。



    虽然身为囚徒,但两位王子时常会按耐不住地流露出自身那种长期养尊处优所形成的优越感,仿佛这列馆内的倭国忍者不是负责监管他们看守者,而是一批负责侍候他们的宫廷侍者。



    要不是会长杉谷一郎一再叮嘱加藤美惠子一定要善待这些被俘的朝鲜王室成员,她早就给两位王子一点颜色看看了。



    “顺和君又发烧了。快请黄太医来给他看看。”临海君指着床上的顺和君对加藤美惠子说道。



    加藤美惠子走到顺和君床前,用手试了一下顺和君的额头,然后转身对跟在身后的两位倭国忍者说道:“是烧得不轻。去,把黄太医叫来。”



    两位忍者应诺一声,转身离去。



    黄太医是朝鲜王廷的首席医官,曾任朝鲜太医馆馆长。倭国人攻占王京时,太医馆的医官们纷纷随着外逃的王室成员及文武百官逃离王京城。



    黄太医当时偶染风寒,再加上本就年老体弱,他担心自己的身体经不起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活,所以,干脆留在了王京城。



    倭国人占领王京后,躲进一所破旧民宅内避难的黄太医被倭国人发现。在倭国人的胁迫下,黄太医不得不重回太医馆,平日里的工作就是负责为王京城内的倭军高官诊病医疾。



    两位王子被押解回王京后,黄太医自然担负起为两位王子服务的任务。



    太医馆离两位王子被关押的列馆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很快,黄太医被请来了。



    “无妨、无妨。王子殿下是偶感风寒所致的感冒发烧。待老朽开几服药让他定期服下,症状自然会消退。”看过顺和君的病情后,黄太医说道。



    “黄太医,你可不能马虎。平日里我父王可没亏待你。”临海君见黄太医只是简单地把了一下顺和君的脉就立刻开药方,有些不满地说道。



    “王子殿下尽管放心。老朽从医多年,这点小病还是不难诊断的。只要按方取药,我保管不出两日,他就会烧退症除。”黄太医一边伏在案几上开药方,一边对临海君说道。



    “这我就放心了。”临



    海君昂首说道。



    黄太医开完药方,将方子交给身边的一位倭国忍者,然后,向两位王子告退离去。



    在两位倭国忍者的随行下,黄太医回到太医馆。



    两位倭国忍者见黄太医已经进到太医馆门内,转身返回。



    就在黄太医从列馆内走出时,他和两位倭国忍者的身后,有四名商人打扮的神秘人物悄悄地跟随他们来到太医馆。两名忍者离开后,四人瞧一瞧四下无人,便纵身一跃,身形越过太医馆高大的围墙,轻轻落在太医馆院内的草地上。



    “你们……”还未走进房门的黄太医见从院外凌空跃进四位陌生人,惊讶地问道。



    “黄太医。我乃前平壤城守军参将李如珠。你可能不认识我。但你的大名我早有耳闻。这三位是我的朋友。”四人中的其中一人走到黄太医身前小声说道。



    “你们找我有何贵干?”黄太医对来人身份将信将疑。



    “外面不便讲话,咱们还是到屋里为好。”自称李如珠的那位再一次小声说道。



    “那……好。”黄太医犹豫一下,说道。



    来人中的一人走到院门处,将院门从里面栓住,然后跟进屋来。



    “黄太医。你虽然不认识我,但你总认识它吧。”那位自称李如珠的人见黄太医对自己心存疑虑,便从腰间取出一块玉质腰牌举到对方面前。



    “王上。老臣罪该万死,不能随身侍候您。想必您一切安好!”一见到腰牌,黄太医立刻就认出这是朝鲜国王李的随身之物,他禁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伏在地上痛哭流涕。



    “黄太医,不要过于激动。快快请起。我等此次前来,是有要事相求。”手持玉质腰牌的李如珠躬身扶起地上的黄太医。



    不错,手持腰牌之人正是曾经同骆石印率领的小分队驰骋朝鲜南北大地的李如珠。随行的其余三人分别是石朗、叶茹柳和方柄。



    那日,骆石印在北椭山做出出手营救两位王子的决定后,作为属下的石朗和方柄自然是绝对地服从。不过,石朗提议,身为指挥使的骆石印不能亲自参与此次行动,因为此次行动风险巨大。石朗的提议也得到了方柄的极力赞同。



    骆石印不想看着自己的属下身赴险境,自己却置身险外,坚持同大家一块执行此次危险任务。



    石朗只得再次提议由身在北椭山的小分队成员及方柄通过举手表决的方式,来决定是否同意指挥使骆石印参与此次行动。



    表决的结果,自然是二比一,石朗和方柄不同意骆石印亲临王京冒险。



    骆石印明白属下的一片好意,只得放弃自己亲临的念头。



    为保证此次任务顺利完成,骆石印决定此次营救任务主要由王京城内锦衣卫来完成。石朗随方柄进王京城,协助方柄实施此次营救任务。



    叶茹柳主动请缨随石朗一同前往,骆石印最终同意了她的请求。



    朝鲜方面,得到大明锦衣卫同意出手营救两位王子的消息后,立刻派出同入朝小分队很是熟悉的李如珠携朝鲜国王的随身玉质腰牌,前来协助执行此次营救行动。



    在黄太医进列馆为顺和君诊病之前,李如珠、石朗、叶茹柳和方柄四人,已经连续两天在列馆外围的楼房房顶之上,秘密观察列馆内外的环境及敌兵布放情况。



    见到一位医生打扮的老年人被倭国忍者请进列馆,李如珠立刻认出同自己曾经有过一面之交的黄太医。



    隐在房顶的四人正愁没办法进到列馆内刺探情况,见黄太医不一会儿从列馆内出来,四人于是决定跟随黄太医,打算通过黄太医了解列馆内的情况。



    李如珠将情绪有些激动的黄太医扶到椅子上坐下。



    黄太医稳一稳神,勉强从方才见到国王腰牌后的剧烈反应中平定下来。想当年,他以精湛的医术博得宣祖李的尊敬器重,被委任为太医馆馆长



    包括李在内的所有王室成员身体有恙时,全都是由黄太医诊治。朝中百官对黄太医无不尊重有加。



    现如今,王京被倭国人侵占,整个太医馆内只剩下黄太医一人。



    每当夜晚来临之时,黄太医独自望着清冷的太医馆,想起往日太医馆的繁忙热闹,他的内心充满无限伤感。



    宣祖李的音容笑貌时常出现在黄太医的梦中。



    现如今见到王上的随身腰牌,黄太医仿佛见到宣祖本人一般激动万分。



    “王上一切可好?”坐下来后,黄太医问李如珠。



    “王上现安居平壤城内。一切还好。你不用担心。”李如珠说道。



    “这就好。王上在京城待惯了,我是怕他受不了外面的风寒。方才你是不是说有事有求于我?”坐下来安定了一会儿,黄太医忽然想起刚才李如珠的话。



    “对。不满黄太医你老人家,我们此次前来,是为营救两位王子而来。方才我们看到您从列馆内出来,想向您了解一下列馆内的情况。”李如珠说道。



    “要说这列馆内的情况,我是了解的。自从两位王子和王妃朴氏及那些陪臣被关押进列馆后,我已经数次被叫去给他们诊治疾病。”黄太医说道。



    “那您赶紧给我们说一说。”李如珠说道。



    “这个……咳、咳……该从哪里说起呢?包括两位王子在内的所有的人员,均被关押在列馆北面的那排正房内。具体来说,两位王子被关在正房中间的那间屋子内,王妃朴氏和陪臣则被分别关在两位王子所在房间的东、西两侧的另外两间房屋内。”黄太医说道。



    “您可清楚里面的警卫情况?”方柄禁不住对黄太医问道。



    “我每次前去,里面的倭国人都要对我进行搜身。在整个诊疗过程中,始终有倭国人紧随我左右,不允许我跟里面的所有被关押的人说一些与诊病无关的话。



    “里面的那些倭国人全都身穿黑色紧身服,身后背着长刀,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让人觉着浑身不舒服。



    “平日里,他们分布在列馆院内的各个角落里,密切监视列馆内的任何风吹草动。晚间,他们会轮流在东厢房内休息。



    “至于院子外面的情况,想必你们也看到了,每天都手持刀枪的倭国士兵围着列馆巡逻警卫。”黄太医说道。



    “是啊。这列馆内外戒备森严。我们正愁着该如何营救两位王子呢。”李如珠听完黄太医的话,感叹道。



    “要我说呀,你们还是放弃这个打算吧。就算你们能够顺利地两位王子从列馆内救出,恐怕也很难将它们救出这重兵把守的王京城。弄不好,不但救不成王子,反倒会害了他们。”黄太医说道。



    “老伯,事在人为。我们既然来了,总得试一试。”石朗对黄太医说道。



    “你看,我光顾着跟你说话了。这三位是……”黄太医这才注意到站在李如珠身边的石朗、叶茹柳和方柄三人,赶紧向李如珠问道。



    “这三位是从大明来的朋友,是特地前来帮助我们营救王子的。”李如珠向黄太医介绍道。



    “失敬失敬!原来是三位大明英雄光临。老朽失礼了。”黄太医听到是大明友军前来,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施礼。



    “老伯,不用客气。”叶茹柳赶紧将颤颤巍巍的黄太医扶坐在椅子上。



    黄太医从叶茹柳的口音中听出她的女儿之身,禁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女扮男装的叶茹柳。



    “老伯,你坐下来好好想想,看还有什么地方能够帮到我们。”见黄太医看向自己,叶茹柳微微一笑,说道。



    “看来老朽真的老了,凡事总往坏处想。怎么就不相信你们能够救出王子呢?对了,我想起来了,如果你们能够将两位王子从列馆内救出,我倒是知道一个地方可以帮助你们快速撤离到城外。”黄太医说道。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