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刺杀九鬼嘉隆(一)


本站公告

    锦衣月明第二百五十四章刺杀九鬼嘉隆沈惟敬和内藤如安从北京城离开后,明神宗立刻调动兵马,兵发朝鲜。



    此次入朝作战,明神宗任命麻贵为提督兼御倭总兵官,邢玠为辽东总督兼朝鲜经略。



    第一次率军入朝作战的李如松回到国内后,由于受到某些大臣参劾,早已经被明神宗削去兵权,降职为中军都督府左都督这一闲职,再加上李如松从朝鲜回国后,身体一直不好,所以,第二次抗倭援朝,明神宗没有启用李如松,而是任命同样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麻贵为征倭提督兼御倭总兵官。



    明军以极快的速度火速进入朝鲜。麻贵先是率队赶到王京,命朝鲜方面派兵固守庆州、鸟岭、宜宁等战略要地,然后,率队南下,准备趁倭军不备,直取釜山。



    明神宗在派兵入朝的同时,秘密召见锦衣卫指挥使骆石印,命令骆石印密令驻朝锦衣卫刺杀倭军主要将领,以配合入朝明军的军事行动。



    远在釜山的石朗接到华先祖送来的指挥使密令,立刻对釜山境内倭军几个主要将领展开调查摸排,在详细掌握他们日常行动轨迹后,同华先祖和叶茹柳一起,秘密登上绝影岛,同入朝锦衣卫其他成员商讨刺杀行动事宜。



    经过协商,大家决定,首先拿倭国人的水军将领开刀,小分队刺杀的首位人选,是倭国入朝水军重要将领九鬼嘉隆。



    九鬼嘉隆,侵朝倭军水军总指挥,丰臣秀吉家臣,是倭国九鬼家族水军第八代当主。



    九鬼嘉隆不但作战勇猛,而且还是一位造船能工巧匠。侵朝倭军水军所使用的战船中的船身坚固的铁甲船,就是九鬼嘉隆所造。



    远在侵朝战争爆发前,九鬼嘉隆吸取倭国旧式军船的优点,借鉴明朝船只以及欧洲船只的长处,设计制造了一种全新的军船。这种军船宽七间,全长十二间,相对于当时其他的军船来说,可谓是庞然大物。



    巨大的船体是用最好的木材构筑而成,船的最外层覆盖铁板,用于加固和阻燃。船上配备了火器,每艘船上都装备了三门当时倭国国内非常稀少的大炮。



    这种倭国战国时期著名的铁甲船,在侵朝战争中发挥了巨大威力。



    “根据前期侦查得到的情报,除九鬼嘉隆以外的其他倭国水军将领,晚间一般是回到釜山市内的水军营地就寝休息,而九鬼嘉隆似乎是对他的铁甲船别有一番感情,他晚间在停泊在釜山浦内的,一艘名为‘九鬼丸’的铁甲船上过夜。”在确定了刺杀目标后,石朗向大家介绍九鬼嘉隆的情况。



    “这不就简单了。咱们晚间偷偷泅渡过去,然后攀上他的‘九鬼丸’,将九鬼嘉隆宰了不就是了。”杜衡发言道。



    “没那么简单。这铁甲船体型庞大,结构复杂。我们即便是偷偷登上战船,在不清楚九鬼嘉隆处在何处的情况下,很容易打草惊蛇。在这艘铁甲船上,有近五百名倭国水军。一旦惊动他们,行动很难成功。”石朗说道。



    “石统领说得对,还是谨慎一些为好。我们这次刺杀行动,不但要将九鬼嘉隆置于死地,而且还要尽量不暴露我们自己。我们还要继续潜伏下来,完成后面更为艰巨的任务。”华先祖说道。



    “这近五百名倭国水军晚间是不是和九鬼嘉隆一起住在船上?”巴乌问道。



    “是。这九鬼嘉隆在长期的国内战争中,形成一种习惯,他自己和手下的士兵必须时刻待在船上,随时待命出战。”石朗答道。



    “从我们日常观察来看,这釜山浦内共有三艘铁甲船,他们日常停泊的位置处在所有倭国水军战船的中央部位。要想接



    近这三艘铁甲船,必须避免惊扰它四周倭军战船上的士兵。我们刺杀得手后,也存在一个会不会惊扰到他们的问题。这次刺杀行动,必须规划好每一个环节。”杜衡说道。



    “嗨,想那么复杂干嘛?让华统领从王京搞几颗水底龙王炮来,俺偷偷游过去,安放在他的‘九鬼丸’铁甲船上,不就送他们上西天了。”施天济说道。



    “老施这办法值得一试。”巴乌说道。



    “不行,这铁甲船外包铁甲,异常坚固。且不说水底龙王炮能不能将船炸沉,即便是将船炸沉了,能否将九鬼嘉隆炸死,也不好说。再说,水底龙王炮这东西动静太大,极易让我们暴露。”石朗开口否定了施天济和巴乌的建议。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要想刺杀九鬼嘉隆,首先应当弄清他的真面貌,他的船上有几百人,手下将领恐怕也不在少数。到底哪一个才是他,我觉着这一点应当搞清楚。”杜衡说道。



    “这一点不用担心。我和石朗哥在前期的侦查中,见过他两次,我们认识他。”叶茹柳接着杜衡的话说道。



    “此君身材高大,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很容易被认出。”石朗说道。



    “另外,九鬼嘉隆还有一个嗜好,喜欢倭国弓道,是一位弓道高手。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于晚间在他的铁甲船上举办一次弓道比赛。在比赛时,他还会邀请釜山市内的妓生登船表演助兴。”石朗继续说道。



    “这弓道是一种什么东西呀?”施天济好奇地问道。



    “这个我知道。我在东南沿海就职时,曾经多次偷偷潜入倭寇所在的老巢,有一次见过他们的弓道表演。说白了,弓道比赛就是一种射箭比赛,只不过比赛形式和射箭姿势上有些独特罢了。”华先祖说道。



    “石朗哥,既然九鬼嘉隆在举办弓道比赛时,喜欢邀请妓生登船助兴,我们何不从这方面想想办法。我有个初步的建议,不知能否行得通。我们在九鬼嘉隆下一次举办弓道比赛时,由我和竹青假扮被邀请的妓生混上船去,寻找机会刺杀九鬼嘉隆。”



    “不行。这样太危险。再说,这样做有可能危及紫薇阁的安全。”考虑到叶茹柳的安全,石朗当即否决了叶茹柳的建议。



    “可是……正因为我们是女人,倭国人才会放松警惕,才更有机会实施我们的刺杀计划。只要我们精心策划好行动的每一个细节,我想我们会全身而退并且不会危及到紫薇阁的安全。”叶茹柳明白石朗是因为担心她才极力反对她的建议的,便进一步说道。



    “我看叶姑娘的建议值得考虑。在他们举办弓道比赛时,现场肯定热闹异常,这个时候的倭国人最容易放松警惕。我看能不能这样,叶姑娘和竹青登船后,只负责寻找机会将我们锦衣卫的剧毒枯骨散下到他们的酒水中。在座的其他人事先潜游到‘九鬼丸’铁甲船四周水下,准备随时接应叶姑娘她们。”华先祖说道。



    “大妹子,你尽管放心。只要有俺在,倭国人甭想欺负你。”施天济说道。



    “谢谢施大哥!”叶茹柳感激地看一眼施天济。



    “既然这样,那我们好好合计合计,力求使我们的刺杀计划万无一失。”石朗见华先祖对叶茹柳的计划表示同意,也就不便再继续反对,再说,他其实也觉着叶茹柳的计划具有很大的可行性。



    大家经过周密协商,决定五天后,在九鬼嘉隆再一次在他的铁甲船上举办弓道比赛时,实施对他的刺杀行动。



    五日后戌时三刻。釜山浦。



    ‘九鬼丸’铁甲船第一层的船面上,站满了船上的水军士兵。一



    场热闹的弓道比赛即将开始。



    九鬼嘉隆负责建造的铁甲船,船体庞大,四周环绕的屋形船体高达数丈。船体外包厚厚的铁皮。环绕的船身上面的高处,密布两排平行排列的射击孔。靠近天守阁的船体右侧,配置了三门火力强大的大炮。



    这种铁甲船其实属于安宅船的一种加强版,其高大的屋形船体,使外面其他倭国战船上的士兵,根本看不到其内部发生的事情。



    弓道比赛的场地就设在‘九鬼丸’铁甲船内部船体的第一层船面上。船体的第一层是一个大房间,是船上的士兵们吃饭的地方,此处空间较大,所以九鬼嘉隆将它作为弓道比赛的场地。



    房间内靠近船尾的的木质墙面上,横挂着一条长长的青色布条,布条上面写着白色字体的“正鹄”两个大字。布条下面摆放着两个圆形的木质靶子。



    靶子正前方约三十米的地方,划着一条红色横线,这是射箭者站立的地方。



    红色横线两侧各摆放着两排长条形的桌子,它们是供包括九鬼嘉隆在内的船上将官就坐的。红色横线后面,是部分参赛者和围观者就坐的地方。



    “锵、锵、锵。”随着三声刺耳的锣声响过,现场一位留着光头的倭国水军将领手提铜锣,高声喊道:“大家静一静。弓道比赛即将开始。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总指挥闪亮登场!”



    伴随着一阵热烈的掌声,身穿黑色和服的九鬼嘉隆在一众将官的簇拥下,从铁甲船二层的楼梯上走了下来的。



    身材高大魁梧的九鬼嘉隆虽然是海盗出身,但他除了外表上看起来有些粗野外,形体姿势倒也有几分稳重。他款步走到自己的座位前,见其他将官全都走到自己的座位前站稳后,才抬起双手,然后将双手压一压,示意大家就坐。



    等九鬼嘉隆就坐后,其他人等才各自坐下。



    “下面有请总指挥讲话!”那位敲锣的将领见九鬼嘉隆安坐在座位上,便高声喊道。



    一阵热烈的掌声过后,九鬼嘉隆站起身来。他先是环顾一下现场自己的手下,然后朗声说道:“大家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每隔一段时间举办一次弓道比赛?有哪位想回答一下我的问题?”



    “报告总指挥,您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提醒我们,时刻不忘磨练技艺,不断提高作战能力,时刻准备跟着您打胜仗。”一位身材高挑的士兵从座位上站起身,高声对九鬼嘉隆回答道。



    “好,说得好!身为军人,要时刻不忘自己的职责,那就是打仗,打胜仗。要打胜仗,没有过硬的本领肯定是不行的。我再问大家第二个问题,这弓道比赛讲究什么?”九鬼嘉隆对那位属下的回答甚是满意。



    “总指挥,我来回答您的问题。”一位矮胖子士兵霍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抢先回答道:“弓道讲究精准,务求箭箭中靶。”



    “好,请坐下。刚才这位兵士说了,弓道射箭,讲究精准。他说得没错。但是,精准只是弓道的基本要求。我们习练弓道,是要把运弓射箭、射中标靶这一基本要求上升到道的境界。射中标靶并不是终极追求,而是要达到身、心、弓箭这三者的高度和谐统一,这才算是达到了弓道的较高境界。练习射箭的目的不仅仅要提高技术,更重要的是通过‘术’的练习,以达到‘心’的磨炼,逐步领悟弓道之‘道’。”



    “总指挥讲得精彩!”那位敲锣的光头将领听完九鬼嘉隆的讲话,率先鼓掌。



    其他的将官、士兵也都纷纷鼓掌。



    等掌声停了下来,九鬼嘉隆高声宣布:“弓道比赛现在开始!”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