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老夫拼了


本站公告

    侍劫59老夫拼了咔嚓!



    忽地,在场众人好似听到一个莫名的声音,相阴眼见丹胚就要凝聚成功,心中咯噔一声,心头浮现起一丝不安。



    这声音,在万年之前似乎有些熟悉。



    细一回想,顿时一抹惊色蔓延开来,涌入细长的梭形瞳孔。



    “不可能,天意为何会在这里开眼降劫?”想到这里,呼吸间有些粗重,再看向秦川,目光中多了浓郁的火热。“莫非...这丹药是逆天之物,不被天地认可?”



    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身怀如此宝物!



    心中砰砰直跳,此人,此丹,莫说一柄法剑或是天劫了,便是浩劫降临,老夫保下了!



    天地间的气机忽然一变,一股悸然涌上心头,像是冥冥中被饿得眼红的猛虎盯上了。



    天意开眼,降劫于这天地不容的道丹。



    咔嚓声越发密集,最后连成一片!每多一声,相阴面色越白一分。



    “瓜娃子,这到底是什么劫!莫非真是浩劫?”



    天殛雷劫这一法术,多了一个‘劫’字,但并非真正的雷劫,但其云涡早已汇聚凝实,反倒省了灾劫聚云的步骤。



    “咔嚓。”



    “咔嚓,咔嚓!...”



    原先的青雷之中,忽然多出了一抹紫色,真是众人最为熟悉的“青雷紫电”。



    这雷电便是寻常筑基,准备充足便能抗下。相阴见此,忽然送了一口气。



    便在青雷紫电落在秦川头上的刹那,双手成印,向着大地猛地一拍!



    秦川周身忽然升起乌黑至极致,头发丝粗细的丝线,交缠编织成一张大网,笼罩在他头顶。



    青雷紫电状若少阳三叉戟,一道落下,便如江河倒灌,不过一个呼吸间,青光紫光照的眼前白茫茫一片睁不开眼。



    轰鸣声连绵不断,脑海嗡鸣,头皮发麻,大地震颤之下失去了平衡。



    一个呼吸间,便劈下了不止万道!



    起初相阴神色还算随意,但见到这架势,哪里还敢怠慢,连续掐印拍地,竟将地面拍出了一个大坑。



    等青雷紫电稍微缓和,他来不及稍微松口气,忽见云涡处又分离出八个漩涡!



    心中咯噔一声,完了...



    这并非浩劫,而是难以捉摸的九劫。威能可上可下,最强的甚至能够摧毁一个大洲!而最弱的,甚至能被寻常凡人拿把扫帚打跑。



    相阴悲呼一声,笑容苦涩。这天劫威能越大,说明那枚道丹越发玄奇。



    他不知道的是,秦川曾经祈问天地,问仙前路,入了天意的眼,便是天地的门生。而如今的道丹,却又不被天地容忍,相当于叛出师门,自然降下煌煌天威。



    那八个飞速旋转的漩涡,分列八极,边缘向着四周迅速扩张。连同第一个云涡,遮蔽了天空,蔓延至天边视线之外。



    每一道漆黑漩涡中,都伸出一只巨大凤爪,慢慢凝聚形态。



    一共九只凤爪,血红如火,爪尖锐利处,藏锋无影,长达十丈余。



    凤爪蓄势待发,强烈的危机感从相阴的心头升起。



    “绝不能让九只凤爪一同轰击!到时候恐怕连我都抵挡不住...必须提前出击!”



    虽说相阴万年之间未与人斗法,但姜还是老的辣,依旧保留了战时的敏锐与决绝,选择果断出击。



    他毫不犹豫,十指连弹,十股气息眨眼间分化出十条鳞骨峥嵘,通体漆黑的乌蟒!呼啸盘旋,悍勇无俦,其中九尾直冲九劫而去,最后一尾盘旋在秦川上空。



    而他本体,则盘膝而坐,沉下心神,身子不停颤抖。显然,一心十用,绝非简单。



    “噗,噗!...”



    接连吐了四口浊血,其中四条乌蟒折损下来,残破巨大的尸身坠落下来,在半空中便化作烟丝,重新回到相阴身上,这才使得面容多了一些红润。



    而其余六只凤爪显然并未完全凝实,直接被乌蟒绞碎。



    回过头来,双方多有损伤,不过凤爪显然处于下风,被一一击破。



    这些漩涡极难纠缠,幸存下的三只乌蟒,不包括秦川上空的那一尾,齐齐轰击,都未有建树,只是稍微迟滞了漩涡的运转罢了。



    乌蟒针对的那处漩涡一阵摇晃,迟滞片刻,又复原过来。甚至轰鸣间,比之先前又快了三分!仿佛是对相阴的嘲讽。



    相阴气恼,怒喝。“可恨,可恶!”



    随即平复下心态,看向秦川那里的目光越发坚定。自己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这道丹,势在必得!



    这时候,漩涡又发生了变化,漆黑愈发深邃,其中隐约间好似有些“滋滋”的响声来回传荡。



    “这是,青瞑鬼蝠!”



    相阴神魂俱颤,小退半步,以示尊重。



    “拼了拼了!”他忽然躺倒在地,来回蠕动起来。片刻过后,当他站起身来,手中多了一块蛇皮,上头甚至还隐约间带着血丝!



    “这具还要再过百年,才能完全脱落的蛇皮,只能提前蜕下了!”



    轻咬指尖,以内气逼出血来,在上头画出一枚枚血光符文。最后大喝一声。“去!”



    蛇皮血甲忽地笼罩在秦川上空,其上冒出一丈的血红火光!直接照亮了这片天地。



    在狂烈的呼声与尖刺的啸声中,八个漩涡,一个云涡,共九条“长龙”齐发。



    若是目力极佳,定会发现这九条青龙之中,密密麻麻的竟然都是尖牙足有三寸长,通体一尺的鬼蝠!



    相阴早就做足了心理准备,等候多时。



    覆盖在秦川上方的蛇皮血甲,其上的血光忽然暴涨,达到了三丈的程度!



    就连一旁的大腰子几人,都被照的面色火热,感觉视线都要被融化了。



    相阴为了保护道丹成形,自然退无可退,拼死抵抗。反观秦川这里,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两枚丹胚几乎将周遭千里范围内,万年时间沉淀下的尘气,全数吞噬。好似错觉般,秦川听到了打饱嗝的声音。



    黑气好似天然的炉火,包裹着丹胚剧烈燃烧,甚至就连秦川都无法控制。



    但其心头猛震,目露喜色,这当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若是将这道丹成形的过程全数记下,哪怕不是融会贯通,自己的丹道都铁定往上迈上一大步台阶!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