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仰天微笑只为泪回眼!


本站公告

    拿了灵石和宗门细则,慕白便匆匆回到自己的破落院子,吞下陈师兄送的辟谷丹便又坐下依法吐纳,一夜未睡,等到黎明破晓之时,慕白才站起身子活动了下略微有些僵硬的身体。



    简单的洗漱之后出门找了一处开阔之处,坐在山涯的大石头上平静的呼吸着。这个习惯自从在爷爷收留他之后,便一直坚持着,从未更改,只有下雨天除外!只因这些天一直在宗门测试,未曾打坐。



    爷爷曾说这破晓之时会有紫气东来,也不知是真是假。若是我将这凝气诀在此时吐纳,会不会有什么特殊效果。



    想到这里,慕白说做就做,慢慢的随着呼吸之间,身体竟然真的产生了蚁爬之感,随着太阳渐渐升起,这感觉也随着消散了。



    “果然有些奇效,爷爷诚不欺我啊!这可比静修一夜作用大多了!”慕白一脸惊喜的自语道。



    知道了黎明之时吐纳效果极佳,慕白也不再急着吐纳修行,取出便宜师傅送的三枚下品灵石看了起来,这灵石有拇指大小,长条形状,带着些淡淡的青色,根据那夜南宫师尊所言,这应该是木属性的灵石。



    当然除了木灵石,还有水灵石,火灵石,土灵石,以及金灵石,而宗门考察的灵气契合度便是这五种属性灵气,师尊说只有达到凝气一层,查看了一个人的灵力才能清楚究竟是什么属性。



    也不知自己究竟是何属性,希望是一种单一属性的好,师尊说属性越单一修行也就越快,而若是拥有两种或者多种灵根属性,吸收灵气时会相互制约,争夺灵气,以至于身体中灵气驳杂,且极为阻碍修行进程。



    惆怅良久,慕白才收回心神,掏出从那便宜师傅的得来的宗门细则看了起来,直到日行中天,才放下书籍继续打坐。



    日复一日,转眼已过八日,在这些天里除了睡觉休息,慕白的时间都用在吐纳修行,怎奈天不遂人愿,一直只有气感却无法引气入体。



    第九日黎明破晓之际,慕白已在大石头上盘坐多时,他昨夜一直守在此处,就等黎明破晓。



    望着天边渐红的云霞,慕白的拳头不由得撰的更紧了,已经九日了,他实在是等不急了,久久不能引气入体已经令他癫狂。



    喃喃自语道:“难道我就真的不适合修炼嘛,难道我就终此一生了嘛?”



    看着太远天阳的光芒若隐若现,慕白连忙坐好吐纳,此刻的慕白已经不需要调整状态了,这九日时间都用在了吐纳之上,就连他睡觉之时也不由自主的运用着吐纳之法,可以说他把十五年的呼吸习惯都改了过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此刻他的体内已然产生了蚁爬之感,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慢慢的慕白只感觉“十二正经”中的一条脉络出现了刺痛之感。



    又过片刻,这痛感顿时消失,转而感受到的却是一种无与伦比的舒适,就好比当日测试,被增强神魂之力时的那种清醒和舒适,而此刻这舒适感不是来自脑袋,而是自身的肺腑之中。



    站起身子握了握拳头,他只觉得自己现在力量都增加了不少了,他已经两日未曾休息洗漱了,这个时候终于松了口气,满脸的喜悦挂在脸上,配合他枯槁的面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个疯子。



    半晌后,兴奋过后的慕白再也阻挡不住袭来的困意,躺在门口便睡了起来,幸亏是在宗门里,要是在深山之中怕是要丧命虎狼之口。



    一日半后,实在挡不住太阳刺眼的光芒,这才缓缓坐上,从屋后的山泉眼取来些水一番洗漱后,站在院中。



    此刻,他的心神极为忐忑,他借着早晨的东来紫气吐纳,依旧耗时九日才引气入体,他怕自己的灵根属性过于驳杂。若是自己拥有三种或者四种的灵根属性,那么他今后的修行之路将极为坎坷!



    带着压抑的情绪,他一边驱动着《凝气决》外放灵力,一边观察自己的手心,时间缓慢的流淌着,片刻后,紧皱着眉头,盯着手心的白色灵力,此刻好像天地都为之一静。果然还是让他言中了,不过不是三灵根,也非四灵根,而是更差的全灵根,全能也意味着全不能,就好比一个人普通学会了许多门技艺,那么也意味着,他都不精通。



    这样的情况好似晴天霹雳打在他的身上,慕白此刻坐在地上,双眼呆滞,片刻后,回过神来的他双眼微红,泪珠不停的在眼眶中打转,随即又抬头看向天空,硬生生将那泪水憋了回去。



    向着天空喃喃自语道:“这难道就是老天安排给我的命嘛?”



    让我通过了那么多考验,得到连那南宫师尊都在意的机缘,却只给我这么差的资质!



    “为何这苍天给我开了一双洞察世界的眼睛,却又折断我前进的脚步?”



    此刻慕白抬手指着天空喊道:“我不信我命该如此,我的命运就该是翱翔在这天空之上。”



    “既然你让我通过了这么磨难与考验,让我有了这机会,那我便证明给你看,我不比任何人差!”



    “你给我这全灵根,让我灵根资质皆平庸,我便证明给你看,我慕白,本就该是全能!”



    喊完这一切,慕白好似放下了什么,心中更加坚定了努力修行的决心,望着那湛蓝的天空,倔犟的少年面上难得露出一抹笑容。



    “仰天微笑只为泪回眼”!



    沉默良久,慕白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整理好心神,便直奔藏经阁而去。不为别的,只因宗门细则上说,达到凝气一层后便可去藏经阁领取三本基础术法学习。



    木屋后方的山上,站在飞剑上的黑袍身影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慕白的师尊,宗门的宗主!



    少年已然渐渐远去,南宫破晓深深的凝望着他的背影,沉默良久。



    他不曾想到他收的这个小徒弟资质这般的差,更不曾想到他竟也这般坚毅,此刻他已被这少年所震撼,若是当年,他也能有此信念,此刻也会有更高的成就吧!



    本来他是想让大弟子给慕白送来修行资源的,但他怕这小弟子灵根太杂,灰心丧气,顺便给他些建议,选择一种灵根属性修行,让他少走些弯路。



    只是没想到的是,他的弟子是全灵根,而且这也不曾令他为之退缩,甚至于,他竟然有灵根全修的打算。



    这个时候竟然让他这个宗主师尊有些不知所措,他从未听说有人能够同修五种灵根还有所成就的,更不曾见过资质这般差劲却悟性非凡的人,况且这个人的意志力还极为顽强,遇到挫折很快就能缓过劲来,坚定信念继续前进。



    宗门的那个魂钟就连开宗祖师也仅仅过了三关,而这样一个人却能连过七关,按照宗门所记载,他这弟子该是大气运加身。



    他越来越看不透他这个弟子了罢了!既然看不透也就不想了,随他去吧,既然他要修行全灵根属性,我这个做师傅的只管支持便是。想到这里,南宫破晓随即御剑去了一趟宗门宝库,又匆匆回来,将一个储物袋放在慕白屋里的床上,留下一张纸便御剑离开。



    此刻,赶往藏经阁的慕白,已经忍耐不住,凝气成功的他急着去学习一门法术,好实验一下如何使用他的灵力。



    走到藏经阁门口便被一中年人拦住:“可有宗门藏经令?”



    “藏经令?”慕白一脸茫然,向着那中年道人拱手一礼:“弟子不知啊,宗门细则上不是说达到凝气一层可来此挑选三门基础术法嘛?”



    中年人闻言脸色渐冷,不耐烦的说道:“去宗门的功劳殿,领取了藏经令再来!”



    随即一甩衣袖转身离开。



    碰了一脸灰的慕白只好前往去功劳殿,一经询问才知,这达到修行境界也算是为强盛宗门做贡献,而这挑选基础术法也是达到贡献的奖励,不过都需要来功劳殿报备,领取了相应的凭证才可领取奖赏,看着走来的慕白,那功劳殿的执事弟子一脸戏谑的问道:“师弟可是来领取藏书令的?”



    慕白一愣,随即好奇的问道:“是,师兄是如何看出来的?”



    随即那人带着略有鄙夷的神色说道:“这宗门弟子都需要穿着统一服饰,而只有你们这些未曾打开储物袋的新晋弟子才穿着不一,至于为何猜中你是来领取藏书令嘛?”



    “呵呵,今次新入门弟子二百一十九人,已经有二百一十八人领取过藏书令了,只剩你一人,师兄我接了这个任务本来以为五天就能结束,现在已经在此多等四天了。”



    听闻这话,慕白心底一沉,不由的眉头紧皱,沉默片刻后抬起头看着那人露出一丝微笑来,清淡的说:“只怪师弟资质愚钝,误了师兄好事,烦请师兄给我报备,我领取藏书令后便离开此处。”



    看着慕白听完自己的嘲弄并没有生气,那人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也不再多说什么。



    慕白领取藏书令后刚要走,只听背后传来刚才那人的一道声音:“过几日就是宗门领取月奉的时候,看你,看你小子识相,告诉你一件事,领取月奉那天同层次内的弟子可以相互挑战,赢者可拿走输者的一半灵石。你小子刚达到凝气一层,要是遇到强劲的人,还是直接送出灵石的好,以免到时候挨了打还得掏资源。”



    慕白闻言一顿,也不回头继续走着,只答道:“师兄好意我心领了。”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