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7 整顿府事,颍川忍让


本站公告

    李潼坐在堂中,听属下们汇报工作,时间不知不觉便到了傍晚。

    或许是因为毕竟南衙卫府、纪律要更加严明一些,又或者是早打听到这位新任大将军有抓人早退的毛病,李潼坐衙大半天,卫府中罕有人敢于早退。哪怕本身已经没有工作在身,窝在各自直厅中玩投壶,也都不敢提前下班。

    只是,左千牛卫将军武载德与中郎将司马珙始终没有露面。千牛卫本就特殊,除了入卫朝堂、拱从仪驾之外,日常的宿卫工作其实并不多,这两人分明是不愿回衙面对李潼。

    对于这一点,李潼也挺奇怪,真是走到哪里都不缺头铁的人。他旧在鸾台担任一个给事中,已经那么能搞事了,如今都已经做了南衙大将军,还有刺头觉得自己收拾不了他们?

    他抬眼见天色已经不早,便举手说道:“诸位暂停案事,安排一下封衙直堂事宜。”

    听到这话,自长史许景以下诸府员们都停下手边事务,返回堂中恭立。但是兵曹参军,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名为丘忠,闻言后则诧异道:“卫府旧俗,望朔编直,这件事月中已经……”

    李潼只是坐在席中,微笑望着那个兵曹丘忠,而丘忠在话讲到一半之后才蓦地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忙不迭守住口,默然片刻后才又拱手道:“南衙值事,旨在谨慎克勤,卑职一时失警、妄作懒散、贪图旧宜之言,请大将军恕罪。”

    李潼并不接这话头,只是举手道:“且将旧直单拿来。”

    直单分为两部分,值宿与值衙。

    千牛卫甲众本就不多,值宿的话并不像其他诸卫那样动辄出动成百上千的兵士,安排起来倒也简单,一名千牛备身带领二十名备身、二十名仗内,主要值宿东西朝堂,夜中若有急情需要召入留直臣子议事,随行入卫。同时衙中也留数量相等人数,将领分别坐衙入直。

    由于所涉人员并不多,安排起来倒也方便。时下二月下旬,距离月尾还有五天,这一份直单月中编写、鸾台批行。李潼看到直单上,今日留衙的正是武载德。

    对于诸官佐,李潼还了解不够详细,眼下也无作大改,只是把他自己加进了入直的名单中,且排在了今天,其他两名将官顺序依次后延。

    “就这样,且奏抄鸾台。”

    编完值班表,李潼便推出案外,示意兵曹赶紧送往鸾台。

    兵曹丘忠入前接过名单后,还是忍不住低声道:“现在已经近夜,鸾台怕是不能及时署行……”

    “不行再归衙禀告。”

    李潼摆摆手说道,鸾台是他旧单位,现在的纳言还是他老大哥,办事官员们当然不会没眼色。

    打发走了兵曹,他又望向其他几人,说道:“检点印符、库物,封衙锁库,今日且休案。”

    这些琐事自然不需官长亲劳,自有胥员检点该要入库的符印、器杖、文物之类。过了约莫大半刻钟,便有令史匆匆登堂,将今日一份名单呈放于案头。

    李潼接过名单一看,果然不出他的所料,那两员躲藏在外的将官甲械、符印之类统统都没有入库。

    本来今天应该是武载德值衙,封衙勾检诸事自然也该由他来主持,但李潼却改了直单,这两家伙还游魂一样不知游荡何方,当然不知此事了。

    “入簿吧。”

    看完之后,李潼便指了指录事参军说道。

    录事参军名为屈贞义,闻言后面露难色,嗫嚅道:“直令还未得审批……”

    听到这话,李潼也不多说,转向长史许景说道:“请长史录簿。”

    此言一出,长史许景与录事屈贞义脸色都是一变,李潼又等了片刻,见许景不敢上前,便举手道:“取笔墨、簿书来。”

    “案牍琐细,怎敢有劳大将军,卑职即刻入录!”

    许景见状,不敢再作犹豫,连忙举手说道,一个箭步冲到案前来,抓住那份清单便退回了自己案前,伏案疾书。

    眼见这一幕,李潼脸上才又有笑意,并看了一眼脸色已经非常难看的屈贞义,又对许景说道:“录事拒录府事,一并录入簿中!”

    “卑职无错!大将军所命、本就悖于事例……”

    那录事参军屈贞义听到这话后,脸色顿时又是一变,气急败坏的吼叫起来。

    这一次,不需李潼再发声指示,另一侧伏案疾书的长史许景已经停下手中笔,抬头请示道:“录事参军屈贞义、咆哮衙堂、面忤大将军,是否录入堂簿?”

    李潼还没来得及回答,此前往鸾台去的兵曹丘忠已经趋行登堂,抱拳道:“禀告大将军,鸾台得见奏抄,即刻署行。”

    听到这话,李潼满意的点点头,还是老部下们做事贴心啊,他又转头对许景笑道:“不是面忤上将,是包隐恶迹、循情失职,录入。”

    “卑职知罪、卑职……”

    屈贞义听到这话,满腔怒火顿时泄出,忙不迭深拜在地哀声求饶。

    “除了袍带,下堂执刑,刑鞭之后,夺其官身,逐出卫府!”

    南衙诸卫虽然要受到政事堂的节制,但也并不是全无自主权,犯错之人下堂用刑、包括斥退不用,都在本卫大将军职责之内。

    当然,相关案事还是要经过鸾台与刑部秋官复核,但那都是事后,起码眼下,这个出头鸟李潼是揍定了。武载德都躲着不敢露面,你个录事还跟我瞪眼来劲,凡在老子视野之内,武家爪牙别想落好!

    衙堂外自有诸备身们探头探脑的窥望,眼见录事屈贞义被几名仗内壮卒叉出,直在堂外廊下施加鞭刑,那一道道鞭子抽落下来,伴随着屈贞义的惨叫声,一个个脸色也都不是很好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算是初步了解了这位大将军的做事风格。

    “直单下发,不在直者退衙吧。明日早归,不可误事!”

    李潼坐在衙堂中,望着那些探出来的头颅说道。

    众人这会儿也都是各自凛然,不敢逗留此中,认真扫了一眼今日留直名单,然后便各自散去。与此同时,衙门也徐徐关闭,在直者各自披甲就位,本就空阔的衙门显得更加冷清。

    李潼也退出了衙堂,来到留直的宿舍里,让杨思勖领着几员王府亲事在外把守。他亲王入事,是有资格携带亲事随员入衙的。新官立威是正常操作,可不要被暗中怀忿者冲进来殴打一番,那就乐极生悲了。

    房间里,李潼美滋滋的把那身锦绣绢甲往身上套,这就是他们左千牛卫日常工作装,至于其他的甲胄也都是特事特用,譬如出城郊祭或者一些君王亲自出席的军礼之类,才会穿戴明光铠等真正的战甲。

    “怎么样?”

    一身锦绣绢甲穿戴完毕,李潼站在房间中,一脸兴奋的望着乐高问道。

    乐高一脸认真道:“大王本就风采出众,戎衣加身,更加英武绝伦!”

    听到这话,李潼很是认同,这身绢甲虽然只是样子货,穿在身上感觉像是裹了一件棉袄,但不得不说是真好看,将肩背修衬得更加挺拔,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英气外露。

    他这里还没显摆完毕,房间外又响起杨思勖的声音:“禀大王,左千牛卫中郎将司马珙求见?”

    “他终于敢露面?此时已经封衙,既不在职,也无授命,私闯衙堂?卸甲夺印,暂监衙内,明日奏论其罪!”

    李潼行出房间,站在廊下叉腰说道:“还有颍川王,归衙后一并如此处置。”

    “颍川王回不来了。”

    杨思勖闻言后便咧嘴笑道:“许长史禀告,颍川王归衙之际、马惊失足,归邸休养,符印诸物,已经着人送归衙堂。”

    “算他识趣!”

    李潼听到这话后也乐了,他还想给武载德来个误入节堂,没想到这家伙挺机灵,自己先退了。

    他也并不换下绣甲,返回直堂后召来长史许景说道:“颍川王伤情如何?记住明天要着员入探,量其伤情病况,药食诸用,卫府公给。”

    许景闻言后点头应是,心里暗暗一叹,代王入事、再搞这么一手,颍川王怕是难归了。卫府供给药食,只要多给一些走了账,如果转天颍川王就活蹦乱跳回来,便可参其渎职、贪赃等诸罪。

    不过看样子颍川王大概也不想跟代王在卫府争斗,否则不至于搞出这样一个伤病告退的借口。

    本来他们这些属员暗地里也在讨论,两王并在卫府,究竟哪个能技高一筹、架空乃至于挤走对方。却没想到颍川王这么能忍让,根本没有露面就直接退避了。

    至于跟武家关系密切的卫府员佐,一个中郎将被监,一个录事参军直接被褫夺官身、连打带罚,而且都是在一天之内完成。这个代王,行事真是雷厉风行、肆无忌惮。

    吩咐完许景之后,李潼回房安心入睡,等着明天朝参入卫。如果武家还想就左千牛卫事务继续纠缠,他也不怕,正好可以趁着风波闹大,继续看一看究竟谁是朋友、谁是敌人。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