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激战鸡公岛


本站公告

    就在曹宁的眼睛和脑子都陷入混乱的十几秒时间里,那些特殊的“人”,已经在那圆锥体的不远处对立起来。



    “我们是华夏守护者军团第一军第116团第713队,上尉队长洪涛。这里是属于华夏守护的地盘,严禁外国军团闯入。”



    那个将曹宁摔出三十多米的人,对着从山上冲下来的人喊道。



    “我们是越男守护者军团第一军第18团第123队,上尉队长阮小二。就在十小时前,两个外星人降落在我们越男。我们牺牲了一千战土,这才杀了两个外星人。但外星人死前,启动了飞行器自动驾驶功能。于是,这个外星飞行器,从我国的花枝山飞过华夏来。所以我们一路追了过来。”山上下来的人群中,一个矮瘦的人说。



    “你说飞行器是从越男飞来的,拿出证据来。”华夏有人说。



    越男人拿不出证据,飞行器是超强隐身的,卫星发现不了它们。而且那两个外星人所乘坐的飞行器也被越男守护者军团缴获了。这个飞行器是在那外星人降落越男后,从越男上空飞过的,被他们发现了,他们奉命追过来的。



    在那个矮瘦的人的边上,一个人说:“我们死去了一千战士。这事联盟知道。”



    “那又怎样?你们杀死了外星人,他们的东西你们肯定到手了。但这飞行器与那两个外星人不是一起的。”洪涛问。



    “这东西,应该属于我们。”阮小二说。



    洪涛冷笑道:“这东西现在躺在我们的地盘上。不要一副‘进别人家抢东西,却象是进自家菜园门’的嘴脸。马上给我退出去,否则我就消灭你们。”



    阮小二:“最先接触者即拥有。”



    洪涛边上的一个华夏军团的人笑道:“你妈最先睡的是别个男人,不是你爹,那么,你应该属于那个野男人。你是野种。”



    “哈哈哈哈!”场上响起了笑声。



    “你找死!杀了你们,东西就是我们的了。全体都有,杀光华国人。”阮小二向着洪涛扑来。



    洪涛的身上亮光一闪,随后,他举起手中的刀:“兄弟们,拒敌于国门之外,杀!”



    “杀!”四十多个华夏军团人的身上都闪出了亮光,他们向着越男人冲了过去。



    双方撕杀起来,场面太让人震惊了!吓得曹宁不敢大声呼吸。他害怕被人发现,一刀下来,砍了自己的头。



    大家不都是地球守护者联盟的人吗?有话为什么不能好好说?为什么要砍人的脑袋?曹宁不理解。



    对了,现在已经是公历2088年了,不是1818年,现在的热武器很厉害了,谁还老土到用刀砍人?



    好象那些黑社会、混混才会用刀砍人吧。



    曹宁思考的每分钟内,场上都有人倒下去。



    没有谈判,没有缓冲,战斗在双方接触伊始就已经直接爆发。如同一个狼群与另一个狼群的正面遭遇,迅速而猛烈的对撞……



    冲锋的人群背后,暗金属匣子从内部渗透出来一抹抹晶蓝幽光,连片闪动……伴随这光,人群冲击的速度陡然再次提升。



    没有喊声,没有求饶声,只有被鞋底掀起飞溅的碎石在空气中嗖嗖作响。



    越男人死伤了一小半,华夏人太凶猛了。也是,就是身高方面,华夏人就有优势。



    看到自己的人不敌,阮小二吹响了一个哨声,哨声一响,山上又冲下来了四十人,他们冲向了力衰的华夏人。



    洪涛见到此情况,喊了声:“布阵。”



    马上,在洪涛的身边,聚集了十四个华夏人,他们各自站好了位置,后者的手搭在前者的肩上,最前者是洪涛。



    洪涛的脸胀的通红,他的左手在身前向下,右手在身前由下向上,很快,洪涛的身前出现了一个大蓝球。



    阮小二看后,马上惊喊道:“他们启用了能量球,快退。”



    就在阮小二喊的时候,华夏方对战的人乘着越男人放弃战斗的机会,都抽声退到了洪涛的两侧,护卫着洪涛十四人。



    越男人在退,他们跑的很快。但是,他们是下山容易上山难。上山的路,将他们的速度降低了一大半。于是,在他们爬到半山腰时,洪涛手上的大蓝球一分为五,飞了出去。



    气爆一般的冲击面,震感沿着地面蔓延,尘土升腾,碎石飞溅。



    这一击,跑在最前面的一拨越男人几乎全被阻滞,更有一部分被震得飞退,倒地。



    当场炸死炸伤的有二十人左右。就是没有死伤的人,也暂时被炸的头晕耳晕,不辩方向。



    但是,越男人的状态,正是华夏人希望的,二十多华夏军团的人飞上了半山腰,屠杀起来。



    对,就是屠杀,一边砍腿,一边砍头。



    半山腰在撕杀,越南人终于有人哭着向山顶跑。



    而在山脚,洪涛等人都坐在了地上。他们的脸很白,一点血色都没有。但是他们带着微笑看着战友们战斗。



    这时,一个躺在洪涛不远处的越男伤兵站了起来。他的胸口有一个刀口,血在向外流。但是他没有去管伤口,而是拿着刀,向着洪涛走来。



    他要杀洪涛。他知道自己的小队完蛋了,他也活不成了。所以,他要在死前,赚回一点本钱。杀一个华夏军团的小队长,最少抵越男人三条命。



    那个越男人的行为,洪涛十四人都见到了,也都猜到了他要干什么。



    但是,由于那个能量球,耗尽了洪涛小队十四个人的能量,所以,这十四人,现在是动都动不了,身体象一团泥。



    而受伤的那个越男人已经启动了身上的能量,他的战力还在。最起码杀洪涛他们没问题。



    急切中,洪涛身边的十三个人,向着山上高声喊道:“回撤!救队长。”



    半山的华夏军团的人听到了喊声,有人挣脱越男人,马上有人向山下飞来。



    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在他们还没有飞下来时,越男人已经到了洪涛的身边,举起了刀……



    从战斗开始后,曹宁一声不吭地在一个地坑中趴着,看着那些人战斗。这些战斗,是超出了曹宁的认知范围的。



    他们是仙人?修仙者?这是仙魔战吗?



    特别是他们手上的刀,砍人的时候,就象切菜一样。曹宁可是看到,一个华夏军团的人的刀砍偏了,砍在曹宁曾经坐过的那块大石,结果,那大石竟然被劈成了两半。



    “嗖…噗。”



    就在曹宁想着时,山上飞下来一块刀片,其实就是刀身被震碎了弹飞的铁片,突然间从他的头顶上方斜飞而过,而后扎实地嵌进地面的泥土里。



    强劲的破风声代表着速度和力道,若是铁片再低一些,现在或已经将他削去一截。



    只一瞬,曹宁冷汗满身。



    铁和血把曹宁从之前那种懵了的和无知好奇的旁观状态中一把拎了出来。



    生死面前,高考失利原来只是那么小的事情。



    这个十八岁的渔村少年终于开始意识到生死了,那一股真实的令人颤栗的恐惧,让他感到了活着的意义。意识到自己到底遭遇了怎样特殊的事件和危险的处境。



    现场的战况越来越激烈,碰撞的声音意外地并不尖锐,带着闷响不绝于耳。



    曹宁看不下去了,他想逃出这片地,逃离鸡公岛。



    现在跑,不被发现的几率太小了。凭这些人的能力,就是方园一里的狗翘屁股都能清楚,自己这么近,动一动都会被发现。



    不能跑,那就做贴面砖。



    紧贴地面,埋身在土坑里,曹宁抱着最后一丝侥幸,一边无法控制地微微颤抖,一边祈祷战斗能打到远处去,或赶快结束,无人发现自己。



    但是,他听到了一声巨响,这响声马上震晕了他。于是,他幸运地晕了过去,眼不见为净。你打你的,我晕我的。



    可是,倒霉的他又被弄醒了……战场中突然“扑”的一声。一块小石头从山上飞下来,击在他身边一米处,将他给震醒过来。



    醒来后,他便看到了那个伤兵越男人站起来,向洪涛走去。



    而洪涛象一个傻子一样不动,等着那越南人过来。



    为什么不起来打,你不是很厉害吗,弄出了那个炸弹,将老子给炸晕了吗?



    等到华夏这边喊回救,山上有人飞下来时,曹宁知道,洪涛这十四个人就是一头等宰的猪。



    不对,他们不是猪,他们是华夏人,是自已的同胞!



    我要救他们!太远了,救不了啊!



    曹宁不知不觉中,抓到了一块小石头,就在那越男人带着狰狞的笑容举刀砍向洪涛时,他不由自主地投出了那块小石头。



    石头带着风声扑向了那个越男人。



    “呯!”



    刀在向下砍的过程中,石头击中了刀身。



    受到了石头的冲击影响,那刀偏了,力度也小了许多。



    刀还是砍到了洪涛的左肩,不是砍,是拍。因为那刀在石头的作用下,转了一个身。本来刀刃向下,结果是刀背向下,击在了洪涛的左肩上。



    洪涛的左肩骨断了,而他的人则是在刀的惯性下,被劈飞了出去。劈飞的方向正是曹宁爬坑的地方。



    就这样,一个身影陡然倒飞十几米,扑棱棱,像一只被踢飞的皮球,落在了曹宁身边不足一米远的一丛杂草里……



    山上山下的人都看到了刚才的情况,华夏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而那个砍杀洪涛的越男人则是被从山上回援的华夏人给劈成了两半。



    曹宁看到了那个越男人临死前的脸上露出来的惋惜……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