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欢颜(9)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猫胎呢?”

    “天作孽,犹可活。人作孽,不可活。”黄桂香恨恨的说着:“你以为,她这猫胎是我塞进去的吗?”

    “不是吗?”

    “自然不是。”黄桂香盯着地上的猫尸:“我才不会这么便宜了那个老毒妇。哦,对了,你知道刘家二郎是怎么没的吗?”

    刑如意摇摇头。

    “那你知道欢颜吗?”

    欢颜,是一种胭脂的名字,且这种胭脂只有刑如意的如意胭脂铺里才有。但此时,她不确定黄桂香口中的欢颜是不是她铺子里的那个。

    “欢颜,是一种野花的名字,只有郊外的野林子里才有。”黄桂香轻飘飘地落到屋顶上,“那种野花原本是没有名字的,可是后来有人给它取了个名字。欢颜,欢颜,多好听啊。可夫人若是知道这名字背后的故事,只怕会觉得这两个字有些恶心。”

    刑如意蹙眉,心说,这欢颜还是我店里一款胭脂的名字呢,且这名字是她费尽心思才想出来的。

    “你知道这老毒妇原本的名字是什么吗?她叫袁招娣,是袁家过继的孩子。袁家之所以过继她,是因为城中那个算命的老瞎子对袁家人说,她命里带子,能让袁家香火不熄。在她之前,袁家已经连着生了三个女儿。袁夫人是个悍妇,不允许自个儿的丈夫纳妾。袁老爷惧内,对于夫人的话自是不敢不从。

    而在过继她之前,袁夫人刚刚发现自己又有了身孕。那时候,袁夫人已经三十多岁了,若是生下之后又是个女儿,这袁家的香火就要断在她这里。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袁夫人虽是个悍妇,却也不想袁家因她断了香火,多方打听,才打听到那个算命的老瞎子,让袁老爷拿了重金前去算命。

    也不知道是这老毒妇真改了袁家的子孙运道,还是袁夫人那胎怀着的本就是个男孩儿,总之袁家如愿了。

    这千辛万苦才求来的男丁,袁家自是疼爱的紧。可这惯子犹如杀子,袁家这唯一的香火,不仅性子乖戾,且行为不端,到处惹祸生非。他的几个姐姐,除了继续宠着,惯着,也没有别的办法。就在老毒妇出阁之前,这袁家的香火做了一件特别难看的事情。他故意借着酒醉,欺负了他这四个姐姐里头唯一一个与他没有血缘关系的人。”

    “刘阿婆?”

    “对,就是她。”黄桂香不屑的朝着井口瞟了眼:“这袁家也曾是大户人家,身为袁家的女儿,就算是过继来的,也不至于下嫁给一个打铁的匠人。”

    “这件事刘阿公知道吗?”

    “他原本是不知道的,若是知道,也不会娶这老毒妇过门。”说完,黄桂香自个儿先笑了:“他就算一早知道又能怎样呢。依着他的性子,只怕还会娶她过门。况且,当时袁家给的嫁妆丰厚,对他们刘家而言,这是一桩十分划算的买卖。”

    “买卖?”刑如意叹了口气。

    在这个大多数人都还在盲婚哑嫁的年代,婚姻有的时候真的就只是一桩买卖。

    “那件事之后,袁家为了掩盖丑闻,匆匆将这老毒妇许了刘家,将他们那唯一的香火送到了远房亲戚家。老毒妇入门之后,为刘家生下了刘家大郎,就在大郎满三岁那年,袁老爷与袁夫人意外身亡,他们唯一的儿子回到了京城。作为袁家的女儿,老毒妇自然也要回袁家发丧,没多久她就有了刘家二郎。这刘家二郎不管是长相还是秉性都与大郎不同,外间传言,他是袁家的种。”

    “这种事情若无实证不可随意传说。”

    “哼!”黄桂香冷哼一声,将脸转到了别处。

    “夫人去过郊外的那处野林子吗?”

    “郊外到处都是野树林,不知道你说的又是哪一处。”

    “就是那边,有着一个小山坡的野林子。那地方,除了一些打猎的和采药的人之外,很少有人会去。除了树木高耸入云,荆棘丛生外,还因为那林子里夹杂着无数的野坟堆。那些野坟里葬着的大多数是孤苦无依的,亦或者是像我这样的人。”

    “我知道你说是哪个地方了。”

    那个野林子,刑如意曾随狐狸去过。不过,不是去观赏风景,而是去帮一个小东西渡劫。

    因为坟堆交错,又没有人打理,所以那个地方即便白天也是阴森森的。加之树木较高,枝叶茂盛,即便是盛夏的阳光也无法穿透枝叶,显得越发阴寒。这种地方,不适合活人待着,却是阴魂和一些修行的小动物们乐意去的地方。

    刘阿婆与她那个袁家弟弟为何会去那种地方?

    刑如意没问,因为她知道,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黄桂香会将一切都告诉她。

    “就在袁老爷与袁夫人过一周年的那天,黄桂香随着她那个弟弟去了野林子。没人知道他们在林子里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只知道,黄桂香是一个人离开的,而且回家时,神色慌张,并且将当日所穿的衣裳尽数烧毁了。那烧衣裳的地方不在别处,就在他们刘家那个打铁的铺子,就在烧死刘家大郎的那个熔炉里。

    又过了几日,几个去野林子里采药的农户发现了一具尸体。那尸体不是别人,正是袁家失踪的那个儿子。

    事后,袁家那三个亲生的女儿也曾到刘家找过老毒妇,问她当日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不光闭口不言,还让家中下人将其给赶了出去。袁家那三个女儿也曾向府衙递过状子,说是老毒妇谋杀了她们的弟弟,可由于证据不足,府衙连传召都没有就将状子给退了回去。

    这件事,只闹腾了一阵儿,也就平息了。可若是夫人有心,也不难打听。毕竟事关刘家,这京城里留心此事的人也不少。”

    “说了半天,也都是些前尘往事。”

    “时间还早,夫人怎的也是个急性子。”黄桂香晃悠悠坐在了屋顶上。

    “老毒妇虽赶走了袁家的那三个女儿,却私下找了人来,在袁家那个香火的坟堆上做了手脚。她埋了一只猫进去。”

    “猫?”

    “对,一只花狸猫。据说,还是一只差点成了精的花狸猫。至于她找的那个人,我是十分熟悉的。”黄桂香恨恨地看着那一圈儿院墙:“就是那个人,在这墙上画了符咒,囚禁了我这许多年。”

    “这刘家的故事,还真是一个接着一个,十分的精彩有趣。”

    “夫人也觉得有趣是吧?”黄桂香斜了一下眼睛:“这俗话说的好,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这经,若是自家人念了,会觉得枯燥乏味,苦不堪言。若是别人念了,就会如同夫人这般,觉得相当有趣。”

    “后来呢?”刑如意站得累了,干脆寻了个地方坐下来。

    “就在刘家二郎出事那天,袁家祖坟也出了一件事情。”

    “与那只猫有关?”

    “算是吧。”黄桂香点头:“刘家二郎出事的前一天夜里,京城下了一场难得的暴雨。那场暴雨冲垮了袁家年久失修的祖坟,冲毁了袁家那个香火的坟堆,也将埋在坟堆里的那只花狸猫的尸骨也给冲了出来。更巧的是,那天晚上的暴雨还伴着雷电。雷劈了花狸猫的尸骨,闪电则化成明火,将那劈碎的尸骨给点燃了。”

    “这花狸猫也真够倒霉的。”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一顿雷劈电闪,倒是劈出了另外一个结果。”

    “传言,猫有九条命。这差一点就修成精怪的花狸猫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就给劈死的。”刑如意摸了摸下巴,忽得想到她与狐狸曾帮过的那个小东西。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