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好想当个吃瓜群众


本站公告

    里院各处,四散着五六个西域女子,皆是人间美色,原本叽叽喳喳,看见黄昏进来,默契的安静下来,不知道这位大官人来做甚。

    乌尔莎上前几步,在娑秋娜耳畔低声说了几句。

    娑秋娜点头让乌尔莎倒茶。

    她也没去披外衣,就这么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发,一边请黄昏到树荫旁的石桌上就坐,旋即她也坐下,一点也没有因为穿着裸露而不好意思。

    许是故意的。

    谁知道呢。

    西域女子本就开放,比之当年唐宋民风有过之而无不及。

    黄昏眼睛不知道放哪里。

    直视娑秋娜,眼神总是会忍不住溜下去。

    不看……又不尊重人。

    话说,看也不尊重人。

    娑秋娜看在心里,心里暗乐,忽然起了捉狭心理,于是侧弯着头,双手裹住长发,一阵发力的摩擦,要把湿发擦干净。

    于是整个身躯都在抖。

    于是很颤。

    颤得人心慌的颤。

    黄昏急忙看向端着茶水过来的乌尔莎,在他身后不远的绯春和徐家四妹异口同声的低啐道:“不要脸!”竟然明目长胆的勾引人。

    果然,她们都是妖精。

    娑秋娜呵呵笑着,明知故问,说:“大官人今日来,是要见乌尔莎呢,还是有事?”

    如果是见乌尔莎,大抵傍晚时分来。

    然后去往鸡笼山。

    这些事娑秋娜不是不知道,假装不知道而已。

    只是大多时候她都在心疼乌尔莎。

    明明你黄昏那么有钱,为何偏生要带乌尔莎去山上,太抠门了,乌尔莎这得多委屈啊。

    其实她倒是错怪黄昏了。

    去鸡笼山,不是因为钱的问题。

    而是因为……男人都懂的。

    黄昏喝了口凉茶,把心中的邪火压了下去,咳嗽道:“近些日子城中的流言你听过了罢,现在这事闹大了,一个不慎,你我都得掉脑袋。”

    娑秋娜哦了一声,“听过,我好像本该是皇子侧妃,结果被人截胡了。”

    来到大明,看书之余,娑秋娜喜欢上了另外一个娱乐。

    马吊。

    也就是麻将的前身。

    这玩意儿玩过的人都知道,会上瘾,尤其是蜀中那边,风气冠绝全国。

    黄昏还是不敢看娑秋娜,咳嗽道:“这不是你在离开我家时,请我做的事情么,我倒是做好了,但是现在麻烦来了,倒也是不怕,不过现在有个问题,我需要从你这得到答案。”

    娑秋娜一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

    于是有点尴尬。

    笑了笑化解尴尬,道:“说吧,需要什么答案?”

    黄昏索性直说,“这个流言因为涉及到二皇子朱高煦,也就是说涉及到了天家皇室的颜面,这里面的曲折我三言两语给你说不清楚,但可以肯定,在有心人的煽风点火之下,我们的陛下肯定会彻查,所以到时候应该会查到你身上来,而我会辩解,但辩解的关键点在于你是不是清白之身,我和你并不熟稔,我也不知道你在西域的作风如何,有没有相好之类的,所以我就想问一句,你的瓜还在否?”

    够直白。

    不过娑秋娜不懂瓜的意思啊。

    她还以为是指胸前一斤雪花肉,低头看了一眼,茫然,“你眼睛瞎吗?”

    不在还能叫女人?

    黄昏一脸尴尬,回头向绯春和徐家四妹求救,徐家四妹理所当然的一脸茫然,她还小,加上徐杨氏和徐李氏把她保护的好,自己都搞不明白什么是瓜。

    绯春本来也想拒绝。

    转念一想,这事姑爷来问确实不太好,何况发生了这个状况,如果不是姑爷和娑秋娜在演戏的话,基本可以确定了,自己回去后就可以愉快的告诉小姐。

    于是点头上前,“我来吧。”

    黄昏起身让绯春坐下,本想听,觉得不合适,不符合咱们儒家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君子原则嘛,于是顺手牵起徐家四妹的手出了里院。

    徐家四妹懵了。

    什么状况?

    虽然徐家四妹还单纯着,不知道瓜为何物,但她知道君子授受不亲啊,姐夫咱俩虽然是亲戚,可是小姨子和姐夫之间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好吗?

    懵逼着被黄昏牵出里院后,反应过来,跺脚顿足,“姐夫~”

    脸色已如朝霞。

    黄昏也悚然惊觉,尴尬的松开手,支吾着说你别想多了,姐夫是担心出事,所以要随时保护着你,绝对没有其他想法,虽然你是小姨子,但毕竟你还小,姐夫不是那样的人。

    徐家四妹的寒冰脸全是黑线。

    你这解释让人怎么都觉得欲盖弥彰啊。

    我不小就可以了?

    她倒真是误会了。

    黄昏确实没有任何想法,牵手的感觉也就是个小女孩的手,思想很单纯。

    片刻后见绯春喜笑颜开的出来。

    黄昏急忙问道:“怎么着?”

    绯春点头,“她说还在,也不怕宫里来人查,而且她还说,这很侮辱人,就算宫里来人,也宁死不屈,都是她说的啊,我可不敢保证她说的是真话。”

    黄昏长出了口气。

    在这种事上,娑秋娜没有撒谎的必要——黄昏其实有点提防娑秋娜。

    张无忌他娘说的。

    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嗯,锦姐姐除外。

    娑秋娜垂手在小腹前,青春朝气洋溢着出门而来,毕竟是个十八岁的姑娘,比黄昏还小一岁,笑吟吟的,“天气燥热,在井水里冻了瓜,大官人吃点瓜再走?”

    眼神捉狭。

    绯春的脸色一下就黑了。

    不要脸。

    真不要脸。

    明明知道了瓜是什么意思,偏生还问姑爷吃不吃瓜,**裸的色诱。

    黄昏心里也是跳动如擂鼓。

    咳嗽一声,“再确认一下,你确定还在,我记得你也是练过的,会不会在训练过程中,出了什么岔子导致没了?”

    据说,有的女子很浅,骑个自行车爬个树就没了,不知道真假。

    娑秋娜眼睛眨呀眨,“要不要大官亲自检查一下?”

    黄昏一脸尴尬,“不了不了,我相信你。”

    落荒而逃。

    娑秋娜咯咯的笑,对着黄昏挥手,“大官人,有空常来玩啊,我会备好瓜等你来吃哟。”

    还刻意抖了抖胸。

    恰好被出于礼貌扭头过来回应的黄昏看见。

    顿时就说不出话了。

    直到走出院子,黄昏心里还在轻跳,像小鹿乱撞。

    壮观啊。

    以前没发觉,原来是因为她身材高大的缘故,现在才发现,真的很有料。

    好想当个吃瓜群众……

    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