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雾灵山,伏凌洞。



    陈季川被弟子张凯旋恭敬请在上座。



    师父到来,张凯旋显然有些惊喜,冲着陈季川行过弟子礼后,才有些兴奋道:“师父过来,弟子该在苍岩山恭迎才是!”



    “自家人没这些客套。”



    陈季川摆摆手,看了眼这个弟子,点头夸赞道:“开窍四重天,这几年修行倒是没懈怠。”



    百年前,白云祖师过世的时候,陈季川座下两个二阶弟子就已经相继晋升三重天。如今又过去百年,张凯旋再进一步,已经是四重天。



    倒是李吉。



    虽然早些成就二阶,但如今却还困在三重天。



    “雾灵山如今怎样?”



    “大致说说。”



    陈季川示意张凯旋坐下,然后出声询问。



    他这些年远在二号地窟,雾灵山这边的基业,都是由李吉、张凯旋主持,对如今的雾灵山了解不多。



    “雾灵山联盟如今共有四十位妖王。”



    “以旋风、水青、伏凌这三位妖王为首。他们畏惧师父,这些年还算老实。至少在雾灵山联盟内部,没有妖王敢胡来。”



    “至于雾灵山联盟之外,弟子实力低微,很难管束。”



    张凯旋跟陈季川介绍着。



    总的来说。



    这二百多年,李吉、张凯旋坐镇雾灵山联盟,守成有余,但在开拓上就力有未逮。



    而雾灵山联盟内的妖王忌惮他们二人背后有陈季川这么个凶人,又有罗普代为关照,倒是没有哪个妖王敢在联盟内弄权作怪,一个个都还算老实。



    张凯旋将雾灵山的情况大致介绍完,问道:“师父回来的消息要通知各路妖王吗?”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



    “正好都见见。”



    陈季川点头。



    七大仙宗要联手开发五六七号这三处地窟,陈季川不久后可能就会再回五号地窟。



    雾灵山联盟四十位妖王,足足四十个二阶战力,不能浪费了。



    于是。



    接下来一个月。



    陈季川见过陆续赶来的二十多个妖王。另有十多个妖王,包括旋风等三位妖王在内,都不在各自山中。



    “罗长老从这些妖王手中收购邪神神躯、神性,因此不少妖王常年在外,四处猎杀邪神,一时间很难通知到。”



    李吉在两日前匆匆赶回,见还有许多妖王没来,跟陈季川解释。



    “看来罗长老将邪神生意做的不小嘛。”



    陈季川听了笑道。



    “确实不小。”



    “不止是我们雾灵山,其他几处前进基地周边的妖王,也大多为罗长老所用。”



    李吉点头道。



    陈季川走后,他跟罗普的联系不少。陈季川在五号地窟中的不少产业,也都是他跟张凯旋代为处理。



    而这些都要跟罗普打交道。



    “难怪。”



    陈季川听着,不由摇头。



    “师父,是不是罗普有什么问题?”张凯旋见陈季川摇头,忍不住问道。



    这一个月来陈季川一直在询问他关于罗普的事情,特别是罗普在五号地窟中的各项产业,询问的尤为清楚。



    张凯旋心里早有疑惑。



    李吉也看向陈季川,有些惶恐。



    他们师兄弟两个代替陈季川跟罗普往来,处理诸多产业。要是罗普在这中间使了什么手段,致使师父受蒙蔽、被欺瞒,他们两个也难辞其咎。



    “不关你们的事。”



    陈季川略微阴着脸,想着罗普的事情。



    他临走时,穆容提醒他,说宗门最近正在调查罗普,让陈季川回到宗门,尽量不要过问此事,免得被卷进去。



    陈季川这才特意转道来潭州。



    现在稍微一询问,就知道罗普在这里经营了好大一番局面。



    区区六重天,坐拥亿万财富,而且还从中窃取宗门的利益,这是取死之道。



    以往宗门顾不上也就罢了。



    但如今七大仙宗重心转移,罗普这里的问题也就暴露在补天宗一众高层中。



    ……



    又过了十多天。



    在外猎杀邪神的罗普终于赶来雾灵山。



    “执法殿要查我?”



    “这——”



    罗普一听到这个消息,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执法殿现任殿主‘章无涯’曾也是五方殿殿主‘沈重’麾下一员干将,听闻跟你关系一向不好。”



    “这次由章无涯主持整顿门中贪污渎职等事宜,你首当其冲,没处躲。”



    陈季川说的是他从穆容处得来的消息。



    执法殿要整肃法纪,暂时只有穆容这样的宗门高层才知道。



    罗普远在五号地窟,远离补天宗权力中心,大祸临头居然还不自知。



    “你太大意了。”



    陈季川叹了口气,看向罗普:“章无涯上任多年,一直没动你,存的什么心思?就是故意放任你,再伺机而动,将你打入尘埃。”



    不得不说。



    这章无涯也是个阴险的。



    早不动晚不动,趁着补天宗高层的目光投聚到五号地窟的时候,再将这件事掀开,给罗普致命一击。



    陈季川在二号地窟的时候,罗普送来的各种资源一年多过一年,陈季川就知道罗普在五号地窟贪了不少。



    但心想着罗普毕竟是六重天真人,宗门不至于拿他怎么样。再加上他自己也的确用得上这些,就来者不拒,全都收下。



    直到这次重返五号地窟,陈季川才知道罗普贪到什么程度。



    好死不死!



    这一任掌管执法殿的,居然还是罗普昔日对头!



    这还能有罗普好果子吃?!



    “不过是一些口角之争,不至于记到现在吧?”



    罗普终于稳不住了。



    章无涯如今是补天宗六大殿主之一,宗门巨头。铆足了劲要办他一个六重天执殿长老,当真是易如反掌。



    “别心存侥幸。”



    “这些年也赚的差不多了,这几天赶紧处理手尾,该断的断,该舍的舍。这样我在门中还能替你周旋一二,至少能抽身出去,也不至于牵连到罗峰、罗华。”



    陈季川可没罗普那么乐观。



    以他跟罗普的关系,章无涯一旦往深了查,他也别想置身事外。还有他的两个弟子,也被卷在这件事里头。



    既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都逃不掉,不如早些参与进来,至少掌握主动。



    “好。”



    “我马上处理!”



    见陈季川说到这个份上,罗普终于打消了心底最后一点侥幸,马上行动起来。



    ……



    一晃又是一个多月。



    陈季川回到五号地窟已经三个月。



    罗普忙的脚不沾地,他倒是清闲。



    有时候独自修炼,有时候指点李吉、张凯旋,又跟陆续赶回来的旋风妖王等老部下闲聊,借机了解五号地窟如今的形势,为不久后跟邪神全面开战做准备。



    这一天。



    陈季川正在修炼,腰间传讯玉佩忽的亮了起来。



    “来的可真快!”



    陈季川站起身来,命张凯旋打开‘二十四桥阵’,脚踏青石桥,直奔大本营。



    ……



    大本营。



    执法殿副殿主‘关超’站在罗普跟前,寒声道:“罗普,你事发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什么事?”



    罗普一脸无辜的看着关超。



    “呵!”



    “抵赖是没用的。”



    “我们执法殿已经调查你很久了,所有罪证都已经掌握。关某劝你还是老老实实跟我们回去,念你过往功绩上,门中兴许还能给你从轻发落。”



    关超冷笑一声,身后数十人顿时散开,将罗普团团围住。



    关超看着罗普,脸上笑意一收,轻喝道:“殿主有令,捉拿罪犯罗普,敢有抵抗,就地格杀。”



    罗普身旁也有几位真人,一听这话,顿时迟疑起来。



    关超带的都是执法殿精锐,为首的几人都是执殿长老,又有足足三十二位护法长老,仅凭他们几人压根不够看。



    “罗普,走吧。”



    关超从袖中取出一条绳索,说话间,冲着罗普抛去。



    “缚龙索!”



    罗普心下冰凉,忍不住抬头看向北面,期待陈季川能来救他。



    兴许是心中祈祷有了成效。



    罗普看过去时,正看到自北面,一架青石桥铺陈过来。



    青石桥上,青衫青年闲庭信步。远远地,就将大袖一挥,那条缠绕过来的‘缚龙索’连挣扎都做不到,就被青年收入袖中。



    “好胆!”



    “竟敢夺我执法殿缚龙索?!”



    ‘缚龙索’被夺,关超勃然大怒,扭头看去,就看到青年人信步走来,脸上神色顿时一滞,气势大弱。



    “戴真人!”



    “见过戴真人!”



    跟随关超而来的四位执殿长老中,有两位最先冲着来人行礼。三十二位护法长老中,同样有十来人神情一震,跟着行礼拜见。



    “张真人。”



    “沈真人。”



    陈季川看到最先出声的两人,也笑着回应。



    这二人都在二号地窟修行过,前一个张俭曾遭人暗算,险些身死,蒙陈季川搭救才得以活命。



    这是救命之恩。



    后一个沈林虽然跟陈季川没什么交集,但在二号地窟修行期间,也多赖陈季川威名,几次抢夺宝物时,分明不如对手,却得以保命。



    沈林知道,六宗真人是忌惮‘玉面真人’的报复,才不敢对他们补天宗的真人下杀手。



    因此包括沈林在内的许多补天宗真人,对陈季川都很恭敬。



    如在场半数护法长老,都曾去二号地窟历练过。



    此时见着,个个恭敬。



    “见过戴真人!”



    有张俭、沈林带头,执法殿其他两位执殿长老以及余下十多个护法长老也都反应过来——



    竟是‘玉面真人’当面。



    一个个连忙拱手躬身。



    又是近二十人一齐行礼,声势着实不小。



    关超僵在当场,有些尴尬。



    他也知道陈季川名号,知道他实力不下七重天,方才一手‘大罗天袖’也让他窥见几分。



    因此脸色放缓,冲陈季川道:“原来是戴真人当面。”



    “关副殿主。”



    陈季川也冲关超点头示意。



    这关超也曾在二号地窟待过,但陈季川刚刚扬名时,此人就已经晋升七重天,出了二号地窟,彼此没什么交集。



    没想到摇身一变,竟成了执法殿副殿主。



    昔日补天宗高手较少。如罗普、章无涯等执殿长老,在五方殿中,竟也能称作‘副殿主’。



    但这只是旁人恭维而已。



    现今的补天宗强者云集。



    执殿长老之上,一殿殿主之下,各殿又设立三到五位副殿主,用以安置这些年新晋晋升的七重天真人。



    关超就是其中之一。



    “罗普罪证确凿,殿主特命关某前来捉拿归案。”



    “还请戴真人行个方便。”



    罗普六重天,陈季川五重天,但关超对待二人的态度截然不同。



    大本营内。



    慕容觉、周阳、彭海三人远远看着一幕,心下咂舌。那关超可是七重天真人,步入二阶后期,实力远不是六重天真人能比。



    这般人物在陈季川面前竟也如此收敛,实在教人瞠目。



    这一边。



    关超心中也是有苦难言。



    跟前这个戴宗战力不凡也就罢了,更重要的是,近百多年来,自戴宗成为七重天之下第一人后,补天宗在二号地窟中的伤亡锐减。



    戴宗亲口宣告:“杀人偿命。”



    哪一宗敢杀补天宗一人,戴宗就反杀一人。几次下来,言出必践,再没人敢对补天宗真人下杀手。



    如沈林,进入二号地窟修炼多年,几次保留性命,就承此情。



    今日见着陈季川,沈林不顾职责也要恭敬行礼。



    二号地窟中进进出出一茬又一茬的补天宗真人。



    有低阶真人晋升中阶的,有中阶真人晋升高阶的,一个个都念着陈季川的人情。



    只看他带来的这三十六人,以张俭、沈林为首,有半数都去过二号地窟,受过陈季川恩惠。



    放眼整个补天宗呢?



    细想想,就知道这是一笔极为恐怖的人脉资源。



    掌握这些人脉的陈季川,关超又怎敢轻易得罪?



    ……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