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7 落尘收服重臣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得知娘亲慕容霜身体逐渐康复,楚无痕一是感谢白笙歌对母亲细心照料,再有,这三年之内,上神洛倾颜不能轻易动用神功,对娘亲慕容霜和水玄子的抽筋碎骨的责罚,自然是放松了不少。

    楚无痕略略放心,听着远处族群大会的钟声越来越急促,知道族群大会马上就要开始,而这次族群大会,不单单是因为重塑落尘族长之位,更是对远在鹿台山的沐亦轩,和近在眼前的娘亲慕容霜一个交代,这样的大会,楚无痕必须要准时参加。

    于是,匆匆拜别锁心,抬头看着娘亲慕容霜的茅屋,只能一步一回头,依依不舍的离去。

    走出小径,楚无痕迈开大步,朝着黑水宫议事大厅走去。

    这个大厅,在万人坑牢笼之中,楚无痕曾经见识过一次,宽阔宏伟,九九八十一根黑漆立柱,外加九九八十一间大小殿堂簇拥,上有九九八十一级台阶,周围花草树木,亭台楼阁,鳞次栉比,美轮美奂,端庄肃穆。

    楚无痕从大道之上,一路走来,左右护卫一路盘查,还是落尘细心,早已吩咐下去,楚无痕作为讨贼先锋,自然是通行无阻,一路走来,身旁不乏从黑水族各地赶过来的各路首领,和各位重臣。

    直至大厅之内,黑压压的早已聚集了许多人,足有几百之多,全部肃穆站立,微微垂头,左右分立。

    大厅尽头,是一张宽大铺着红毯的椅子,这个椅子,应该就是族长之位,现在空着,族长落尘还没有莅临。

    在这张椅子两旁,各有两张太师椅,一左一右,分侍两边。水玄子和常渊盛一左一右,威严站立在椅子旁边,还不敢落座。

    大厅之上的各路首领和大臣,文武分离,各自站在常渊盛和水玄子下首。

    楚无痕走进来,众人的目光忽然齐聚在楚无痕身上,众目睽睽之下,楚无痕知道,这是黑水族两股势力在看着自己究竟选择那一边而站立。

    楚无痕连想都没有想,自己身为讨贼先锋,自然是选择站在水玄子下首。

    于是,楚无痕走近水玄子,在水玄子下首找了一个地方,傲然站立,身后的几个人连忙将位置腾出来。

    水玄子见楚无痕走近自己而站,心情略微放松,刚才紧张而稍显患得患失的神色也是为之一振,傲然的斜倪了一眼常渊盛。

    常渊盛以及下首的一众重臣首领,自然是失望至极,对楚无痕选择水玄子而站,觉得是对自己这一派势力的打压,免不了对楚无痕横目冷对。

    但是楚无痕泰然处之。

    只等有侍从高呼族长驾到,从议事大厅屏风之后,落尘身着一袭炫黑长袍,头顶凤冠,脚踩金丝蛮靴,在众护卫的簇拥之下,昂首小步从容而来。

    落尘此时脸上不怒自威,一双杏眼,刚毅之中不乏犀利,平视前方,落落大方。

    走至长椅之前,款款坐下,周围众人,以常渊盛和水玄子为首,向落尘齐齐弯腰施礼,祝贺岁首新春,更是祝贺落尘初登大位。

    大厅之内,大部分首领和大臣,还是第一次齐聚一堂,祝贺落尘登位,众人一时山呼海涌,齐声喊道:“参见族长大人!”

    落尘微微一挥手,众人齐齐站起来,常渊盛和水玄子两人相互施礼之后端坐椅子之中,其余众人微微垂首,默不作声。

    落尘此时开口说道:“黑水族今日岁首,本应举国同欢,然,我族财富之源鹿台山,叛军蜗居,族民遭殃,故,今日之欢庆,待鹿台山一事平定之后,再行欢庆一事,众位首领大臣们,可有异议?”

    常渊盛首先愣了,今日各路首领,和众位大臣齐聚议事大厅,本就是为了岁首一事,而且,新族长初登大位,本就应该举国欢庆,可是现在,族长落尘以鹿台山一事,将欢庆一事延后举行,常渊盛一时之间没有明白过来什么意思,不由得回头蹙眉看了一眼大厅之内的各路首领大臣。

    各路首领大臣惊疑,每逢岁首,就是慕容霜也不敢轻易将这岁首欢庆一事延后,这落尘是不是不懂?

    水玄子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不管外围如何,这礼节不能不懂吧,也不知道楚无痕是如何教唆落尘的,让落尘一上位,就引得众怒。

    楚无痕现在含笑不语。

    落尘顿了顿,又说:“既然大家无异议,本族长此刻宣布,欢庆一事,就此决定。”

    不容置疑,更不容商讨,既然无人敢言,那就快刀斩乱麻,就这么决定了。

    落尘再次说道:“各路首领,以及大臣能够同意本族长之决议,实则是各路首领和大臣为族群所想,为族民所忧,其情可敬,可佩,如今,我黑水族刚刚经历五路奇兵袭扰,族民已经不堪重负,各路重镇受损严重,百废待兴,族民静等食粮,各路首领和大臣竭尽所能,值此岁首,能够减免欢庆,以节余之物力财力接济天下族民,实则是我族民之幸,我族群之福,我落尘心中钦佩,今日,本族长就代天下族民,感谢各位首领和大臣们的这一英明决议!。”

    落尘忽而起身,朝着常渊盛和水玄子,以及议事大厅之内所有的首领和大臣们抱拳致谢。

    这等礼仪,任是常渊盛担任礼仪大臣多少年以来,从未受过的大礼!

    族长大礼,任谁能受过?

    常渊盛不是一个顽固之人,况且,落尘所说,没有一丝一毫的私心,也没有一点一滴的刚愎自用,此时的黑水族的确是外忧内患,急需安定,若是这些首领大臣权贵们还在大张旗鼓的欢庆岁首,黑水族所有族民们岂不寒心?

    落尘族长端的是心怀天下,忧国忧民。

    常渊盛想到这里,立即从椅子之上站起来,朝着落尘就是跪拜在地,大呼道:“族长羞煞在下等人,族长之心胸,是我黑水族之幸,族长之决议,是我黑水宫之福,族长大礼,我等消受不起!”

    说罢,便长跪不起。

    身后呼呼啦啦的一大半首领大臣纷纷俯身下跪,大呼族长英明。

    只看得水玄子目瞪口呆,眼看各路首领大臣都已跪下,自己要再没有一个姿态,也就显得自己格格不入,无奈,水玄子只好屈膝双腿跪下,言不由衷的高呼组长英明。

    水玄子一跪,身后所有首领大臣便全部跪倒在地。

    落尘和楚无痕对视一眼,便会心一笑。

    落尘上前,将常渊盛和水玄子一一扶起,说到;“族群大事,还是需要各位辅佐,我们还是赶快坐下来,议一议鹿台山一事,可好?”

    常渊盛本就是一个礼仪大臣,族长对自己施礼,内心已经是感动不已,而跪拜族长,也是情理之中,此时落尘却能俯身搀扶起来,常渊盛内心激动不已,颤颤巍巍站起来,眼含热泪,对落尘说到:“老臣不敢托大,只要族长吩咐下来的事情,老臣责无旁贷,坚决执行!”

    落尘含笑点头,说到:“不,你这是武断。族长也有决策失误之时,以后只要是本族长决议失误,还希望常大人直言不讳,耳提面命!”

    “多谢族长信任!”

    常渊盛忍不住还要下跪,被落尘连忙搀扶起,常渊盛便只好落座在椅子之中,正襟危坐,静等落尘吩咐。

    水玄子看的都惊呆了,落尘简短几句话,就能将这个倔强而难缠的常渊盛给收买了?

    水玄子纳闷的退后坐在椅子里,回头看见楚无痕朝落尘微微点头,忽然明白了,原来是楚无痕在一直为落尘出招,怪不得落尘今日敢落落大方,信誓旦旦,都是这小子在背后使招。

    就看下一步要如何抉择,水玄子沉默不语,心想要是楚无痕对自己不利,他也不管不顾不问,一定会反击落尘。

    此时,落尘却对水玄子不管不顾不问,回到长椅之前,款款坐下,然后,清晰而高声说道:“如今,新近挫败赤火族火王阴谋,全仗玄冰宫宫主,我族国师水玄子及时赶到万人坑,将赤火族族长火王弑天击退,五路奇兵才得以急速退兵,还我黑水族安宁,本来要加封国师,但是国师向本族长提议,玄冰宫弟子以及众护卫拼死力战至多,功劳应分属众弟子和众护卫,本族长也就勉强答应,故此,特意将此次战役之中,战死之弟子护卫们的家属,全部加封一等,其余有功之弟子护卫,论功行赏,即使无功,但是参战的弟子护卫,其家属即可解除农奴身份,升为普通族民,若原是族民着,可酌情赠予食粮,众位玄冰宫弟子,及各位将领,国师的这个论功行赏之事,可有异议?”

    落尘的余音未落,台阶之下参与的所有弟子和众护卫将领如何不激动,往日之战,只是生死有命,有功也是国师及各级大臣所有,而所有的弟子和众护卫难有这等荣耀,不要说解封农奴身份,加封食粮了,就是提都没曾提到过,如今,新族长登位,国师难道也是性情大变?

    就是常渊盛也是一愣,眼前的这个利欲熏心的老家伙什么时候也这么通情达理,收买人心了?

    常渊盛便立即站起身来,朝族长施礼之后,便立即朝水玄子应声说到:“国师之决议,我常渊盛尤为赞叹!”

    身后所有首领,特别是玄冰宫弟子和护卫将领,早已拜谢族长之后,齐齐又向水玄子拜谢。

    这一幕,只惊得水玄子早已是目瞪口呆,愣是对常渊盛等人的拜谢没有看到!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