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8 标新立异,落尘崛起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落尘将昨夜和楚无痕商议的决议,今日在族群大会之上一一提出,顿时引得各路首领以及众位大臣们的由衷赞叹。

    落尘以大义之理,使得对先族长念念不忘的常渊盛顿时觉得,眼前的族长落尘,必然要成大器,这一番说辞和决议,就是先族长万朝宗,也难以有如此鲜明的主见,和如此的胸襟。

    更有,对此次护卫黑水宫的各路弟子及护卫,有功论赏,则是开天辟地的第一次,直接将国师水玄子往日的一言堂彻底推翻。

    这使得常渊盛的心思,渐渐朝着族长落尘靠拢。

    所以,当落尘提出第二个决议的时候,常渊盛第一个附和,而且,直接逼宫水玄子,让水玄子不答应也得答应。

    水玄子此时心中跟明镜似的。

    落尘和楚无痕两人小动作不断,就是在这族群大会之上,落尘每说一句话,都要瞅着楚无痕,而楚无痕就站在自己身后距离三四个人的地方,楚无痕的挤眉弄眼他早已看的真真切切,也深知以现在落尘的见识和胸怀,根本不会提出这样的决议。

    先是以大义之理,收服常渊盛和众大臣的心意,然后,再以论功行赏之法子,收买其余弟子及护卫,然后将自己捧得高高的,此时,若是不答应,则显得自己格格不入,且胸襟太小,若是答应了,不知道楚无痕和落尘两人,还有什么计谋,让自己钻入圈套之中而不能自拔。

    此时,水玄子扫了一眼志在必得的落尘,和神定气闲的楚无痕,回头瞪了一眼常渊盛,以及众弟子,和护卫。之后,水玄子这才从椅子之上站起身来,先是朝落尘施礼,之后,朝常渊盛回礼,再后,微微转身,朝身后众弟子和护卫们朗声说到:“族长太过自谦,这番决议族长已经与我商议过,我水玄子当然是十分赞同,且已经按照各位的功劳大小,拟定了一份功劳簿,届时,我会转呈常大人阅览,由常大人按照族长之意,对各路弟子和护卫论功行赏。”

    水玄子将皮球又踢给了落尘。

    水玄子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心头里一刹那转动了许多心思,想来想去,自己还是不能贪图这个虚名,不能让楚无痕和落尘的阴谋得逞,楚无痕已经恼恨的对自己说过,无论在智力功力以及权力,他都要超越自己,眼前的这个虚名,不知道是不是楚无痕借此给自己设置的圈套。

    但是,水玄子说完之后,看到楚无痕傲然站立,根本就没有在意自己说什么,而是示意落尘继续主持族群大会的时候,水玄子则又是患得患失:难道,这不是一个圈套?

    水玄子的话说完之后,常渊盛拜谢水玄子之后,领着重臣以及所有弟子护卫们朝族长落尘跪谢。

    族长落尘挥手让大家起来,之后,便朝着愣怔着的水玄子微微一笑。

    这一笑,笑的水玄子心头直发毛:难道自己这一步走错了?看落尘这自信的笑容,似乎她和楚无痕早已猜到了自己要婉拒这个虚名?

    的确,他们两个人已经设想了许多种可能,但是对于水玄子的这个态度,他们两个人是异口同声,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水玄子一定会推掉这个虚名的。

    那么,接下来的决议,就有充足的理由推行下去了。

    落尘对水玄子微微一下之后,便唉叹一声,坐在长椅之中,声音有些凄凉,说到:“今日之黑水族,四面楚歌,强敌环伺,更有内患作乱,纵观这林林总总之忧患,本族长决议,自今日开始,先平内乱,后御强敌,不知各路首领和重臣们可有什么高见?”

    落尘的这一番话,渐渐的说到了今天的正题之上。

    往日的这些决断,都是由国师水玄子一人独断即可,如今,族战落尘却让众人献策,一时之间,黑压压的几百人不由得窃窃私语,大厅之内顿时乱糟糟的一片。

    常渊盛不知道族长落尘又有什么决议要说,既然族长落尘敢这么说,一定有她的注意,便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整个大厅之内的嘈杂之声忽然停顿了下来。

    水玄子此时还在为自己刚才的举动而患得患失,此时听得落尘突然绕过自己,而询问群臣族群大计,不由得心里面一个咯噔,忽然明白,今天的正题将要开始了。

    可是这个正题,和前面的那两个决议没有丝毫关联,落尘和楚无痕为什么要废那么大的力气,铺排那么多的事情呢?

    水玄子蹙眉想了想,最后的想法就是,落尘毕竟年轻,楚无痕更没有磨练,这等大事,他们根本就没有考虑周详,而且,做事完全没有章法,现在落尘提出这个问题,看似是遍问群臣,无非就是想要等自己的答案,若是自己现在站出去,替落尘想出一个注意来,岂不是遂了两人的意了?

    现在楚无痕明摆着就是想要推举落尘,而贬抑自己,既然如此,何不把这个烫手的山芋踢给落尘,看她和楚无痕还怎么演下去?

    水玄子不亏是权利熏心,这是他的强势,也是他最大的弱点。

    楚无痕和落尘已经算中了他的这个弱点,而且,也是他即将走下神坛的最大败笔。

    落尘和楚无痕现在静等的不是群臣们的主意,而是水玄子的再次推脱。

    水玄子还真是站了起来,朝着落尘施礼说到:“既然族长提出这个决议来,看来族长心中已有应对之策,何不说出来,大家一起议一议?”

    “哦,不知国师有何高见?”

    “高见不敢,只是近日事务繁忙,无暇顾及,此时听族长提出,也觉得应该让大家都议一议!”

    “哦,国师近日劳顿,大小事务事无巨细都由国师裁决,国师劳苦功高。那落尘就不妨将自己的见解说一说,众位首领议一议,不知国师感觉妥当不妥当?”

    “不敢非议族长,只要族长认为妥当,老夫自然拥护族长。”水玄子还没有意识到,落尘的一步步诱导,早已为水玄子设置了一个非常大的圈套。

    水玄子还是太过自信,认为眼前的落尘太过稚嫩,就是加上楚无痕,以他们两个人的算计,还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了。

    但是,他只是将楚无痕看做是自己的儿子,以及是自己创造各种机缘,楚无痕才能出人头地,若非自己的设计,楚无痕现在或许还在幻水镇,天天为填饱肚子而没日没夜的挖草药。

    落尘早已心花怒放,一开始的惴惴然早已一扫而空,荡然无存。

    所有的事情都按照昨夜的设想而一步步的朝前顺利推进。

    落尘此时不得不佩服楚无痕,不管是对常渊盛的猜想,还是对水玄子的设计,都这般的天衣无缝,顺水推舟一般。

    这就为接下来的决议扫清了所有的障碍。

    于是,落尘忽而站起身来,朝国师水玄子深深施了一礼,说到:“国师之胸襟,非常人所能比拟。如今,居功厥伟,然仍然谦虚谨言,令落尘深表感动。”

    落尘对水玄子施礼,这是族长对重臣行礼,水玄子深知这是一份大礼,特别是在这族群大会之上,是对自己最大的荣耀,水玄子不知道落尘又要卖弄什么,但是这一份大礼,自己必须诚惶诚恐,必须回礼。

    于是,水玄子连忙起身回礼。

    然则,落尘则是身子一转,话锋一变,对各路首领和重臣说到:“国师已经将族群大计交由各路首领及各位重臣决议,国师一再言明,对各位的决议将鼎力相助,故,各位首领及大臣,都不能辜负国师的煞费苦心,要殚精竭虑,为族群大计献言献策,不遗余力,不藏私心!”

    “下面,本族长就抛砖引玉,将下一步平定叛乱一事,先提出一个决议,以供各路首领参议。本族长提议,各个集镇之主宰,不再由玄冰宫弟子独立掌控,而由玄冰宫选拔弟子,和礼仪大臣推举人选,共同作为封地主宰,战时玄冰宫弟子为尊,礼仪人选为辅,和平之日,则以礼仪人选为尊,玄冰宫弟子为辅。届时,两位主宰佩戴黑水宫专门雕刻的令牌为信物,令牌一黑一白,颜色随时转换,届时由黑水宫发出信号,各位主宰的令牌颜色由黑水宫定夺,炫黑为尊,白净为辅,常大人,不知本族长的这个决议,是否可行?”

    落尘郎朗说到,根本容不得水玄子和常渊盛等人插话,只等将自己所说决议的全部内容说完,这才忽的转身,盯着常渊盛问道。

    常渊盛此时感觉在梦中一般,封地主宰,是他常渊盛想都没敢想过的事情,族群自成立之日起,黑水宫便依托玄冰宫的势力,将整个族群划地分封,各个封地主宰,就完全是玄冰宫弟子忝任,玄冰宫在整个黑水族一手托大,独掌天下,世人皆知黑水族有一个玄冰宫,却不知道还有一个黑水宫。

    如今,族长落尘初登大位,就要将这万年以来的族规打破,而让常渊盛所辖的礼仪臣子担任主宰,这样的实权,和荣耀,是常渊盛想都没敢想的事情。

    常渊盛立刻激动地老泪纵横,手脚发颤!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