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六章 庄田纳税


本站公告

    看着七倒八歪慢慢醉倒在地的老福王和成国公两人,朱由校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筋骨,转身对陈洪说道:“朕要出恭。”

    “是,皇爷。”陈洪连忙在前面引路。

    虽然朱由校喝的不是酒,而是御膳房精心准备的温凉凉茶,但为了灌倒老福王和成国公仍是喝了一肚子,有些一点尿急。不过还好只喝了十几杯,这两个人的酒量也不怎么样。

    这要是陪他们喝多了,估计得灌大肚子,还要费心弄掉(下午运营小组发生的一个梗,哈哈哈)。

    等到朱由校撒尿回来,朱常洵和成国公两人已经被收拾收拾带走了。

    朱由校看了一眼身侧的陈洪,笑着说道:“行了,你把事情安排好,朕去袁妃那里休息。”

    “是,皇爷。”陈洪连忙答应一声道。

    对于袁妃的那双勾人的大长腿,朱由校把玩之后甚是想念,正好过去多陪陪她,好缓和一下自己和她的关系。

    正所谓来日方长,怎么能一直这样?

    朱由校去了袁妃那里睡觉,这一晚上自然是欢喜爱极,过得非常和谐。

    不过第二天早上,朱由校还是起了一个大早,他有事情要去做。

    “臣妾伺候陛下更衣。”袁妃捂着衾被四下找衣服,却是看见中衣落在床榻不远处的地上。

    伸手按住要起来伺候的袁妃,指尖传来软软绵绵的触感,还略微有些q弹。朱由校喑哑了嗓子说道:“多睡一会儿吧。”

    看着朱由校温柔的眼神、轻柔的笑容和略微色迷的语气,袁妃羞涩地点了点头。

    只不过,

    “朕过两天再来看你。”

    说着,朱由校在袁妃额头上亲了一口,同时伸手摸了摸她柔顺的头发,站起身子穿上衣袍向外面走了出去。

    走出袁妃的寝宫,朱由校看了一眼陈洪,问道:“他们两个醒了吗?”

    “回皇爷,还没醒。”陈洪连忙说道。

    “那就给朕准备早膳,朕一边吃一边等他们。”说完这句话之后,朱由校大步向前走了过去。

    说起来,朱由校还真的饿了。昨天晚上喝了一肚子的热汤,就没吃多少晚饭。接着又在袁妃那里忙活了一夜,虽然午夜之前就睡了过去,可是消耗照样非常大,现在肚子早就饿了。

    朱由校坐在桌子前面,早膳也都摆了上来。

    而在朱由校的隔壁,朱常洵和朱纯臣此时也醒了过来。

    最先醒过来的是朱纯臣,比起朱常洵来说,他终究是要年轻一些。不过宿醉过后,朱纯臣的脑袋还是有一些疼。

    正在他迷迷糊糊晃动脑袋的时候,一个小内侍端着温水走到他的身边,脸上带着笑容的说道:“奴婢恭喜国公爷了。”

    听了这话,朱纯臣就是一愣,有些迟疑的问道:“何喜之有?”

    当然了,他这么问也只是下意识的。此时他的头还很疼,同时也在懊恼昨晚上怎么就喝了那么多酒,而且还睡在了皇宫里面?

    什么时候自制力这么差了?

    “国公爷忘了?陛下昨天晚上封了国公中军都督府左都督。”小内侍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说道:“陛下昨天可是真的高兴,国公爷还得了不少赏赐。这不,陈公公已经在安排人把赏赐给国公爷送到府上去了。”

    听了这话之后,朱纯臣先是一愣,随后脸上就露出了狂喜的神色。

    自己终于得到赏赐了吗?

    自己终于得到陛下的看中了吗?

    自己终于得到陛下的提拔了吗?

    要知道,这些年自己家可是没落的厉害,在京营和军中更是没有什么实权,家里面的那些老人也堕落的差不多了,英国公才是大明朝的军方实权第一人。

    现在自己终于有了翻身的机会,中军都督府左都督,这可不是一般的官位。

    有了这个官职之后,自己的家就复兴有望了。

    在惊喜之后,朱纯臣对小内侍说道:“你快和我说说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

    “看来国公爷您真是忘了。”小内侍脸上带着献媚的笑容,连忙说道:“昨天您和老福王陪着陛下一起喝酒喝得很高兴。后来就谈到了陛下赏给老福王的皇庄。”

    “老福王说那是陛下的皇庄,他不能要,可是陛下却坚持给赏赐。结果老福王就说了,既然陛下非要给,那么就请纳税。”

    “您也知道,咱大明的庄田是不用纳税的。老福王这么说,陛下怎么可能同意呢?”

    “可是老福王跪在地上不起来,一个劲儿的说大明现在困难,陛下连宫殿都修不起,如此还赏赐给他一个皇庄,他这个做臣子的心里过意不去。如果陛下不允许他皇庄纳税,那么他就不要这个皇庄了。”

    “于是陛下没有办法,就准了老福王的请奏。”

    听了小内侍的话,朱纯臣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自己不是干了什么蠢事吧?

    要知道,涉及到庄田和纳税的事情,那可就是要命的事情。

    朱纯臣连忙问道:“这里面有我什么事?”

    “国公爷,您看您怎么就忘了呢?”小内侍笑着说道:“当时老福王和陛下僵持在那里,还是国公爷您劝解的呢。”

    “奴婢记得很清楚,当时国公爷和老福王一起跪在地上。国公爷说老福王爷是皇亲,而且是陛下的皇叔,既然朝廷不宽裕,陛下连宫殿都修不起,那出钱的也应该是咱们这些做臣子的。真的庄田纳税,那也应该从勋贵和勋戚开始。”

    “国公爷也还说了,您愿意做第一人。”小内侍一脸崇拜的看着朱纯臣,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语气之中也全都是佩服。

    小内侍继续说道:“当时陛下不同意。陛下说庄田不纳税,那是太祖皇帝定下的规矩,不能坏了祖宗规矩。”

    “可是当时国公爷您就跪在地上磕头,您是这样说的:勋贵勋戚世受国恩,与国同休。现在朝廷有难,没有什么规矩是不能改的。即便是献上自己的身家性命,毁家纾难,那也是自己应该做的。何况只是庄田纳税而已。”

    “如果陛下不答应,您就一头撞死在大殿上。当时您可激动了,一个劲的磕头撞地。”

    “您看看您的额头,现在还有红点呢。国公爷有没有觉得头晕?要不奴婢去唤御医来吧?”小内侍语气之中带着关切的说道。

    朱纯臣是觉得自己脑瓜子嗡嗡的。

    完了,自己干了什么?

    那都是自己干的事情吗?

    抬头看了一眼小内侍,这个小内侍应该不是说谎的啊。

    何况当时在场的有不少人,陛下也在,自己要是说没这个事,那不就是说出去不算吗?

    这就等于欺君啊!

    何况陛下还给了自己赏赐,还给自己加封的官位,这你推得掉?

    可是想到这件事情掀起来的后续风浪,朱纯臣都恨不得自己喝死过去。

    喝酒误事啊!

    朱纯臣哪有功夫找御医给自己看脑袋,直接拉着小内侍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陛下见您和老福王都坚持,便答应了下来,而且还亲自走下御阶敬了你们酒,夸你们都是国之栋梁,说您是勋贵表率,同时给了赏赐,还加封了官位。”

    “陛下当时就说了,成国公是大明勋贵的表率,是所有勋贵的榜样;还说要传旨朝堂,让所有人都知道!”

    听了这话之后,朱纯臣身子一晃,直接就坐在了床榻上。

    他的脑海里面只有三个字,那就是:

    完蛋了!

    与此同时,隔壁屋子里的朱常洵也是一脸懵逼的坐在床上。

    看着眼前笑容灿烂的小太内侍,老福王恨不得一拳直接打到对方的脸上去。

    淦!

    就知道喝酒没好事,果然出事了!

    上一次喝了一顿酒,搭进去200万两;这一次喝了一顿酒,估计要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即便不把命搭进去,这名声也搭进去了。

    纳税,庄田纳税,这个是要了命的事情啊!

    庄田,那是朝廷赐给属下或亲王的田园,有勋贵庄田和王府庄田两种形式。

    因授爵而拨赐的庄田,称为勋贵庄田。而勋贵是指勋臣(武将功臣)和贵戚(皇亲国戚)。

    勋贵田地经过这么多年的传承和发展,早就不是最初给的那些田地了,除皇帝拨赐外,也有额外奏讨的庄田、占夺的民田、霸佃的官田等。

    其中还牵扯到了隐匿的人口、隐匿起来的土地,这件事情要翻腾起来,那就没有一个小的。

    老福王心中十分懊恼,自己怎么就脑袋一抽说出了这样的话呢?

    事实上,朱常洵怀疑自己根本就没有说过这些话。可是现在的问题是你说没说过还重要吗?你敢出去说,你没有说过吗?

    那就等于你不承认。你就是欺君。这罪名自己可扛不起。

    想到这里,朱常洵也颓丧的坐在了原地。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旁边的小太监倒是没停止,还在继续说事情的经过。

    听到了英国公朱纯臣说的话。朱常洵眼睛一亮。

    猛然站了起来,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看来自己这一次还有救。要命的话并不是自己说的。自己只是说要把皇庄纳税。是朱纯臣把事情闹大的。

    想到这里之后,朱常洵突然有了想法

    这件事情自己要咬死是朱纯臣说的,自己只是说皇庄纳税。可没说庄田纳税,虽然这个区别说有也有说没有也没有,可是自己代表的是皇家。

    得罪了其他藩王不可怕,毕竟他们都在各地。自己还在京城。他们拿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要勋贵和勋戚那边不怪到自己的头上来,那就好办的多了。

    要知道勋贵和亲戚大多都是在京城。这整个京城都是他们的人,自己现在也在京城,搞不好就会被他们陷害。这件事情还是让朱纯臣那个傻子去背锅吧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