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请大家去郊游


本站公告

    因为放假期间,收购军训服的动作搞的有点大,所以许逸阳在班里,成了同学们追问的焦点。

    大家都想知道他倒腾军训服到底能不能挣钱,能的话大概能挣多少钱。

    许逸阳知道这种事情瞒得了初一,瞒不了十五,所以倒也没有跟大家太过保密,直说他整个下来的收入在六位数。

    不过他也说明了这些钱并非自己一人所得,而是多个核心成员平均分配。

    大家听到这里一个个都羡慕不已。

    不过大家心里也都清楚,这种做生意的脑子可不是谁都有的。

    顾思佳昨天晚上才从家里回到寝室,所以并没有见到徐洋带人收军训服的情形。

    不过她倒是有所耳闻,只是没想到许逸阳能靠收购军训服,赚到六位数的利润。

    这让她在心中感叹,自己这个班长还真是个无所不能的人。

    班上那个喜欢炫富的宣小龙,语气带着几分挑衅的说:“班长,咱们班好像没有班费了吧,我上次交了2000多块钱班费应该已经花完了吧?既然你这周末赚了不少钱,班费的问题上,你不表示表示吗?”

    许逸阳微微一笑,说:“好啊,表示,那你呢?你是想看我表示,还是想跟我一起表示?”

    宣小龙说:“我已经出过两千二了,该你了。”

    许逸阳笑道:“行,那你等着看我这次花多少,然后你减去两千二,把剩下的补上当接下来的班费就行。”

    说完,也不等他开口,便看了顾思佳一眼,道:“这样吧,等周末有时间,我请大家一起去郊游,大家有没有兴趣?”

    “郊游?去哪郊游?”全班同学都有些惊讶。

    许逸阳此时心里想的,是顾思佳一直很喜欢的崇名岛。

    开学到现在,自己跟她的关系还没有什么明确的进步,虽说升级困难,但也不能放弃攒经验。

    他记得顾思佳很喜欢崇名岛,据她说,一有机会就会求着爸妈带自己过去转一转、玩一玩。

    既然这个宣小龙话赶话说到这儿了,那自己不如请全班同学一起郊游,地点就定在崇名岛,搞不好顾思佳心里还会觉得跟自己特别投机。

    宣小龙不屑的说:“班长,你搞什么啊?你该不会是想周末的时候买点零食,带大家去逛公园吧?”

    许逸阳没理他,笑着说道:“要不我们周末干脆全班一起去崇名岛玩一玩吧,崇名岛据说风景优美,而且还可以乘轮渡,我们可以包个车过去,在那边找一个农家乐,住上一晚再回来。”

    “太棒了!”

    “班长好棒!”

    “班长我爱你!”

    本来班上女孩子就多,所以一开始尖叫起来,她们的声音便足以刺穿耳膜。

    刚开课第一周,班长就要组织周末出游,而且还不用大家出钱,这可真的是绝佳的福利了。

    果然,一听到许逸阳说要去崇名岛,顾思佳这个本地人都兴奋起来,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与殷切期待。

    一想到许逸阳不是本地人,却能够一下说中这个城市中自己最喜欢的地方,她不禁觉得很神奇。

    就在班上的女生都非常兴奋的时候,沈乐乐低声问许逸阳:“你之前不是说军训服要一直干到这周末吗?周末咱们去玩的话,军训服的事还做不了?”

    许逸阳笑道:“不是还有赵鑫他们的吗,他们现在已经业务熟练了。再说,周末也不需要他们亲自去跑,不要紧的。”

    沈乐乐点点头:“那就好。”

    许逸阳这时候走上讲台,对全班同学说:“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我们就暂定星期六的早上出发,星期天回来,如果哪位同学不能去的,请提前告诉我。”

    说完他悄悄看了顾思佳一眼,又嘱咐道:“不过这是咱们班第一次组织集体活动,所以还希望大家尽量不要缺席。”

    他这话就是说顾思佳听的,因为生怕顾思佳周末又回家了。

    不过,眼看顾思佳和其他的女生一起,都表示一定参加,他心里便松了口气。

    30多个人出去郊游花不了多少钱,连吃带住再租车1万块钱就了不起了,但是如果钱花了工夫大了,自己老婆不去了,那估计自己肯定要郁闷坏了。

    ……

    中海外的大学课程很适合许逸阳这种,除了英语,其他什么基本都不会的人。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需要学数学。

    这就直接完美的解决了许逸阳数学狗屁不通的问题。

    一上午的课程上下来,许逸阳觉得老师讲的东西自己都能听明白,这就足够了。

    下课之后他没有跟大家一起回寝室,而是先去了中海御景,把准备好的钱拿了出来。

    然后,又到茶楼去跟大家见面。

    把准备好的启动资金分给了感兴趣的同学之后。

    许逸阳便把开网吧的想法,跟沈乐乐也说了一下。

    沈乐乐对此没有什么意见,反正对她来说,许逸阳怎么说就怎么做。

    此时此刻在大三寝室。

    王一泽和一帮人挤在寝室里,焦虑、不安、质疑、烦躁的心情相互交杂,气氛一时冰冷到了极点。

    每个人都不说话,会抽烟的几个人都在默默地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弄得整个寝室乌烟瘴气,人的心情也就更加烦躁。

    烦躁的关键原因,是因为黄总秘书的电话始终没有人接,而且始终没有回短信。

    原本按照大家心里所想,大家早在早上的时候就已经拿到了10万现金,然后轰轰烈烈的投入到第二波滚雪球中去了。

    没想到的是,眼下,客户竟然放了鸽子。

    王一泽在心里祈祷,千万别出什么意外,自己可是砸了小七万进去,那六万的元旦晚会统筹金,全被自己砸进去了,要是真出啥意外,怎么办?

    就算这2000件军训服,真能把钱卖回来,可是这叫卖的过程也实在是遥遥无期了。

    而且万一许逸阳又跟自己作对怎么办?

    万一他又来打压自己的卖价怎么办?

    许逸阳刚找到工人打扫卫生、刷墙的时候,刘明超给他打来电话。

    他昨晚加班搞代码,一直到快天亮才睡,中午才睡醒。

    结果,一睁眼就发现,那个王一泽给他打了二百多个电话、发了三十多条短信,还有不少其他号码打来的电话,估计是他的朋友。

    他想问问许逸阳,自己应该如何应对,是干脆就不搭理了,还是继续忽悠他们。

    许逸阳想让王一泽手里那两千套军训服,再在他手里捂上一段时间,于是便告诉他:“你给他回信息,就说你一大早就跟黄总一起去外地了,同行的还有集团财务,要到周末才能回来,所以在回来之前没办法去收货,让他等到周末。”

    “好嘞。”刘明超立刻说道:“那我这就回信息。”

    随后,他立刻编写短信,发给了王一泽。

    王一泽都快把头发抓秃了。

    等到下午一点多,急的他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才终于盼来了黄总秘书的短信。

    “卧槽,黄总和他秘书带着财务去外地有紧急业务要处理……”

    王一泽看着手机,恼怒的说:“这家伙也真是,不知道回个电话或者回个短信吗?妈的……”

    秦虎脱口问道:“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王一泽咬牙道:“只能等周末了!”

    陆明极度失望,说:“泽哥,如果等周末的话,我们可以错过了一个礼拜啊!这一个礼拜,我们没钱再收购军训服,岂不是只能干看着许逸阳赚大钱?”

    王一泽气恼的说:“那有什么办法?难道再借钱去收吗?”

    陆明摇摇头,叹气道:“我只是有点不甘心啊,我们之前高价收了那么多,钱都花完了,现在想跟许逸阳争也没那个资格,许逸阳很可能又把价格打到十块开始收了,真不知道他这个礼拜能赚多少钱……”

    “妈的,别跟我提许逸阳!”王一泽咬牙道:“这个王八蛋,等我做完这笔买卖,一定好好陪他玩玩!他要是能在中海外待到毕业,我他妈随他姓!”

    秦虎也唉声叹气的说:“这个黄总真不靠谱,要不是他,我们也不至于这么被动,七万块钱的资金,全套进去了……”

    “是的……”王一泽也很生气,怒道:“他早说周末才能收货,我昨晚肯定不跟许逸阳死磕,最后弄得四十块钱一件收了这么多,妈的,真是亏死了……”

    秦虎说:“搞不好许逸阳现在正到处用十块钱的价位收购呢,妈的……亏大发了……”

    “快别说了,妈的,头疼!”王一泽揉了揉太阳穴,道:“现在没什么好办法,只能等了!”

    陆明忽然想到一个主意,脱口道:“泽哥,我有个想法。”

    “你说。”

    陆明道:“你看,既然黄总那边周末才能收货,那我们不如先把这些军训服拿出去卖掉,先套一笔钱出来,然后再去其他学校低价收购一批,这样也能拉低咱们的总成本啊。”

    王一泽眉头一簇:“详细说说。”

    “你看啊。”陆明解释道:“咱们这两千件,基本算是四十块钱一件拿进来的,成本太高,我们不如先拿出去一批到各大工地门口卖掉。”

    “如果能卖到四十五块,那我们卖一千件,就能回来四万五,然后我们用这四万五去其他学校,按照十元一件的价格,能收回来四千五百件,那样的话,我们七万块钱的成本不变,手里可就不止两千件了,而是五千五百件,我们的平均成本就能降低到十五块钱左右。”

    王一泽眼睛一亮。

    他想明白这个道理,惊喜地说:“行啊陆明,有你的!这都能想出来!”

    陆明挠头一笑,说:“总比就这么被动等着强些。”

    秦虎追问:“对了,如果我们去其他学校收购,许逸阳再找我们麻烦、跟我们对着干怎么办?”

    王一泽说:“我们今天分散着来,十二个人,每人先带一百套找一个工地门口卖,卖完之后直接去离你最近的大学收,我就不信许逸阳能盯得过来!只要有一个人没被他盯住,就能打开一个突破口!”

    “说得对!”秦虎激动的说:“那我们这就出发!”

    王一泽点点头,说:“大家注意一下,到了工地门口,还是按五十的价格出售,如果遇到还价,最低不能低于四十五,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