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真相大白


本站公告

    真心缘何妆假面正文卷第118章真相大白振中传媒的大罢工在利益面前很快就静了下去,望宁项目终于顺利通过验收大功告成,岑博凝也休养了一段时间可以出院了,可谓双喜临门。



    为此,司立恒特意亲自到高宁一趟,请卓嘉莉和岑博凝两位大功臣吃饭,当作小型的庆功宴。



    吃饭地点定在振中大厦附近一处商厦的露台餐厅,岑博凝对这家餐厅非常熟悉,卓嘉莉反倒是第一次来。



    两位打扮精致优雅的美女双双款款步入餐厅,服务员直接将她们带到露台边景色最好的一张餐桌。



    这样的时刻,餐厅里居然只有他们一桌客人,显然司立恒竟包了整个场子,并已经在位置上等着她们。



    “司总,没想到你居然花这么大手笔,我们真是受宠若惊啊!”



    岑博凝病容全无,脸色红润,俏皮地调侃起司立恒。



    “为了邀请两位重要的女士,特别是你,这些算不了什么。”



    司立恒眼神凝重地看着岑博凝,反倒卓嘉莉倒像个多余的人。



    司立恒这样不同往常的言行举止,让卓嘉莉暗暗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平凡之夜。



    “博凝,这家店你还记得吗?”



    司立恒竟直呼岑博凝的名字,还突然问了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卓嘉莉虽不是被问及的主角,但脸上也是跟着浮上疑惑之色。



    岑博凝倒是脸色一变,这家店她确实熟悉得很,自小堂哥岑博文就经常带她来吃,因为她最喜欢这里的梳乎厘。



    可是,这个没见过几次面还生活在邻市的男人,又怎么会问起她这么奇怪的问题?



    还有,这声称谓,实在不符合他们之间的身份和关系。



    “司总,请恕我愚笨,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岑博凝除了回避这个问题,也确实不知道该回应些什么。



    司立恒却是穷追不舍,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这里只有我们三个,没有其他外人,我希望有些话你能坦白告诉我们。”



    司立恒执着的眼神,像极了卓嘉莉心底那个男人,她紧张地听着两人的对话,耳朵竭力捕捉着司立恒的一字一句,连标点符号都不放过。



    “司总,如果今晚你是真心诚意请我和卓总吃饭,我非常感激。但是如果你是要故意找茬,那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了。”



    岑博凝内心的不安,化作身体的行动,她拿起包包,站起就要离场。



    司立恒倒气定神闲地翘起二郎腿,拿起桌上的红酒,也不问岑博凝意思就碰了一下她面前的酒杯,然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既然岑总时间宝贵,那我就开门见山。”



    卓嘉莉为缓和现场气氛,轻轻拉了拉岑博凝的手臂并点了点头,示意她坐下。



    岑博凝皱了皱眉头,还是听话地重新坐了下来。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和三姑姑,让齐弈在三姑父以及我的车上做手脚?”



    卓嘉莉顿感天旋地转,眼睛直盯着司立恒的脸,仿佛要用眼神将他看穿,嘴唇不自觉地颤抖着,千言万语汹涌着找不到出口。



    他真的是岑博文?!



    岑博凝心中激荡,手一松,包包直接掉到地上,发出沉闷的“啪”声。



    面前这个男人竟然是“死去多时”的哥哥?!



    凭他三言两语,在这个男人身份还不明晰的时候,岑博凝面对他“无稽”的指控,努力镇定心神。



    “司总,你刚才的说法会让我误会你竟是我哥哥,可是我哥哥已经过世很久了。另外你刚才问我的问题也相当莫名其妙,先不论你到底是谁、有何居心,我又怎么会做出你所说的那些骇人听闻的事情?”



    岑博凝说完,第一时间看向旁边的嫂子卓嘉莉。司立恒怎么说不要紧,要紧的是卓嘉莉信不信。



    卓嘉莉却是死死地盯着司立恒,完全沉浸在只有他的世界里。



    岑博凝的否认早在意料当中,司立恒拿出一沓资料甩在岑博凝面前,卓嘉莉却抢先一步拿起资料——这些是岑博凝和齐弈见面并给他钱的监控照片。



    岑博凝也不客气,一把从卓嘉莉手中夺过照片细细查看,照片中清晰照出她的样子,这个见面是无法脱开关系了。



    “司总,这些也只能说明我和齐弈见过面。他是个勤工俭学的好学生,我可怜他家境不好,资助他读书又有什么问题?”



    对“齐弈”这个名字,卓嘉莉竟觉得有点熟悉,不过这个时候她也没心思理会这些旁枝末节的事情。



    司立恒的身份、他所指证岑博凝的事情,才是她最想了解的真相。



    岑博凝如果那么容易被唬倒,她也不会藏得那么深、那么久。对此,经过长期细致调查的司立恒早有准备,像变魔术一般再拿出诸多证据。



    例如在背后设立高明科技,唆使当年追求者之一师哥甄敬尧色诱郁眉,了解智道情报抢智道客户。



    也例如将容茜茜推下楼,再嫁祸给卓嘉莉,意图让她身败名裂锒铛入狱。



    又例如买通王总在卓嘉莉的酒中下药,诬陷她和尚清源有染。



    还例如给袁婧传去关于袁秋霞身份以及盛天钦钟情卓嘉莉的消息,刺激她误会盛天钦和卓嘉莉有不伦之情而当众闹事。



    更劲爆的是教唆岑绍宜雇人在岑博文的车轮上做手脚,另以保管卓嘉莉法人章的财务之便私开账户,并转移项目公款到卓嘉莉的银行卡,诬蔑她挪用公款。



    其他在振中集团表面给卓嘉莉进言、背后兴风作浪的手段就不一一赘述了。



    原来岑绍宜虽恨卓嘉莉,但这么做后果严重她也知晓,就留了点保护自己的证据。



    最后她自知斗不过卓嘉莉,就想留着岑博凝让她继续对付卓嘉莉,没想到这点证据却还是被司立恒找到。



    在都够写成一部的诸多铁证面前,不用再伪装的岑博凝竟愈发泰然处之。



    “哈哈,公司人事权力斗争自古有之,我作为岑家的后代,不想让振中落入他姓,争取家族的应有权益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况且,就算我和三姑姑提了小小的建议,但真正去做的还是她,而不是我!我何罪之有?!”



    卓嘉莉的心一阵疼痛,像看个陌生人一样看着避重就轻毫无悔意的岑博凝。



    自己如此信任的“亲人”,其实是潜伏在自己身边多时的“敌人”!



    人生如戏,这剧情的翻转实在让人感到震撼。



    司立恒则失望地摇摇头,事到如今,岑博凝仍不知悔改,砌词狡辩,坚信自己有理。



    司立恒攥紧手中最后一份资料,一份医院的报告——岑博凝的人工流产报告。



    “我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对三姑父,你有了他的孩子,对不对?”



    如果说前面种种对岑博凝来说都还是小菜一碟,无关痛痒,但此刻她却犹如五雷轰顶,自己心里潜藏最深最痛的秘密竟然都被司立恒找了出来!



    卓嘉莉这边如狂风暴雨鸣雷闪电,夏霄霄、郁眉和尚清源那边却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刚才,夏霄霄他们三个也正在楼下的餐厅吃饭。



    白天卓嘉莉和夏霄霄说过晚上和司立恒约了在楼上庆祝,夏霄霄正好约了郁眉在楼下边吃边聊新耀珠宝和红牌网红经纪下一阶段的合作,尚清源死皮赖脸的跟了过来,三个人也就将就着凑在一块吃个便饭。



    他们也吃得差不多了,夏霄霄就想打电话问问卓嘉莉是否有空过去一起聊聊。



    卓嘉莉这边剧情跌宕起伏,自是没空接电话,她快速地按了手机的结束通话键,谁知一时没留意竟接通了电话,于是夏霄霄他们几个也听到了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



    岑博文的回归,岑博凝的黑化。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