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新的师父


本站公告

    如果说巴恩回德洛斯之后就一直老老实实训练他的骑士团,起码夜林自己是绝对不信的。



    里昂是野心勃勃不假,但巴恩戴着神秘的黑戒指,又何尝不是怀揣着某种不可告人的企图呢。



    按照原定计划,多尼尔会直接前往西海岸,把敏泰和莉莉放到莎兰的魔法学院,顺道再看看贝亚娜和丸子这俩熊孩子。



    “好无聊啊,好想去赌马啊。”贝亚娜趴在桌子上精神有些恹恹,慢慢转过头,有气无力道:“丸子,我们一起去呗。”



    “不去,我很忙,也没钱。”



    丸子看都没看她一眼,兴致勃勃的在白纸上画着冰霜钻孔车的草图,四个可爱的法米利尔在她抽屉里打瞌睡。



    莎兰亲口允诺她,如果考试能拿到一个比较好的成绩,就给她一个大大的空房间,做她的冰霜钻孔车。



    “唉,我金子般的人生,就要浪费在这枯燥无味的课程上了么。”



    贝亚娜抓过暗影夜猫揉了揉,被咬了一口,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瞄到窗外一个很熟悉又很陌生的身影。



    “咦,看脸的话貌似是莉莉,但这幅好孩子的穿着,不太像啊……”



    自言自语嘀咕一声,贝亚娜突然来了几分精神,试着喊了一声:“莉莉?你不是去雪山了么?”



    莉莉下意识的转头,随后猛然摸向自己的头发,衣服,然后赶紧装作不认识的样子想要溜。



    贝亚娜瞬间捧腹大笑,指着莉莉笑道:“哈哈哈哈,你别跑,你真的是,怎么穿这样,说好的自我潮流与个性呢,变成了乖乖女的打扮。”



    莉莉脚步一顿,紧握小拳不甘示弱反击道:



    “那个赌马爱好者贝亚娜,居然也能乖乖坐在教室学习,我听说你瞎借钱被教训了?”



    往常她和贝亚娜就是学校里的两大搞事头子,不过不仅没有结成战友,反而一直互相膈应。



    贝亚娜笑容一僵,苦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她真不敢再逃课了。



    那个贼拉坏的夜林说了,要是她达不成觉醒者,以后天界乃至魔界,都不会带她去。



    这样一来,还怎么去找比比和派伊玩啊,还有什么脸去见自己大姐头尼巫和凯蒂。



    “来,我一定好好教训你。”



    满心不爽的贝亚娜直接冲出去和莉莉打在了一起,战斗的你来我往,事后一千字检讨书谁也没逃掉……



    另一边,夜林亲自把乖孩子敏泰送到了莎兰的办公室,请她帮帮忙让这个好孩子入学,学习基础的魔法理论知识。



    “小小年纪就是班图族萨满?”



    正在备课的莎兰大为惊讶,眼中泛起了关爱之色,还有一种强烈的欣慰感,终于来了一个好学生乖宝宝!



    她的那些学生就没一个省心的,各种熊各种闹,比如肤色苍白的纳特亚为了变强去了亡者峡谷至今没回来,还有个天天开开心心的无忧女孩贝利,喜欢穿着老鼠装上课。



    就是成绩优异的传统贵族大小姐罗莉安,也有着极度自恋的臭毛病。



    “百分百乖孩子,安排和莉莉住一起吧,两人算是朋友。”



    整个班图族都当做宝贝的敏泰,他自然得给安排妥当了。



    “这倒没问题,就是莉莉那皮孩子……算了,我有别的事跟你说,跟我来。”



    敏泰乖巧的坐在校长室,莎兰则给他一个眼神,示意去走廊说。



    掩上门后,夜林很好奇的盯着莎兰头上这朵美艳的蓝色妖姬,究竟是单纯的装饰品,还是说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奇妙作用。



    “它是魔法制品,能帮我提高精神和专注度。”



    莎兰看到了他的疑惑稍作解释,但并没有把话题放在蓝色妖姬上。



    娇媚的双眸中浮现一抹哀求,两手合十不住摇晃,祈求道:



    “你能不能建议梅娅女王多派几个人来帮我,艾丽丝被你拐走了,我一个人管理学校很累的。”



    莎兰自己真的很心累,她不仅是魔法学校的校长,在贝尔玛尔的魔法协会,她同样担任着会长一职。



    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头上的花都蔫了几分,一点娱乐的空闲都没有。



    再这样下去,西海岸的高岭之花,可能要枯萎凋零了。



    夜林立刻应允答应会向梅娅说明,然后一缕很淡的香气触碰到了他的鼻尖,嗅了嗅鼻子,才发觉是莎兰头上的花朵。



    当即讶然道:“校长,你好香啊!”



    “这个啊,是花香,我培养的特殊品种。”莎兰手指捏下一片花瓣,递在他鼻尖示意他闻闻。



    仔细的嗅了嗅,夜林慢慢摇头,否定道:“不是花朵,你把花摘下来,我再闻闻试试。”



    “你啊。”莎兰指尖点了点他额头,略带一抹嗔怪道:“我这种老人家你都要调戏。”



    “老人家,哪呢?我怎么没看到,小姑娘你看到没?”



    他左看右看似乎是在寻找,被微喜的莎兰在胳膊上拧了一下,然后无奈摆手,叹道:“快点啊,梅娅为凡内斯倾尽了心血,却把我们这些流浪在外的给忘了,唉……”



    ————



    “我们回来了!呃……”



    夜林后半句憋了回去,现在时间不过下午,偌大的庄园内居然空无一人,往常喜欢在草坪上休憩的艾丽丝也不见了人影。



    罗总倒是还在玩球,老皮蜷缩着身子,头埋在翅膀里,趴在狗窝里睡觉,身下铺着一层厚厚的干草。



    “这……都出去玩了嘛?”



    他不解的挠了挠头,同一时间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的情况,还真是非常少见。



    “赫顿玛尔的广场聚集着很多人,好像是有什么活动?”



    希娅特抬了抬下巴,示意赛丽亚她们应该凑热闹去了,不过艾丽丝居然也有兴趣,这就有些罕见了。



    她对广场上的热闹不是太感兴趣,而是拉着梅薇丝去找住处,在梅薇丝说知道风樱的位置后,两人飞快一拍即合决定去风樱那里蹭几顿饭。



    月娜满脸不情愿,衰气满满挥手告别:“我回雷米迪亚了,有空记得来一趟,让化妆狂魔净化你这个没节操的禽兽。”



    她这一回去,欧贝斯肯定不会让她闲着,歌兰蒂斯又是标准的三好学生,这日子难过了啊。



    “老板,我和麦露去广场上看看。”



    热情大方的墨梅,带着同样好奇的麦露,和顺路的月娜一起有说有笑着离开。



    “谷雨……”



    作为身法最敏捷的一位,谷雨刚进赫顿玛尔就溜向了贫民窟,也就是帕丽丝的住处。



    “得,一眨眼我又是孤家寡人了。”



    夜林顿时倍感无语,庄园内冷冷清清,一个人待着也没什么意思,馆长也回了天帷巨兽。



    原地犹豫沉吟了一会,带着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容,准备去凯丽的强化店探一探风声,顺便买支笔。



    刚刚走到一个路口拐角,手臂一紧,他突然被一个坐在地上的光头佬给抓住了,而且是一个浑身酒气的光头佬。



    刚刚只以为是醉鬼没注意,没曾想居然是风振!



    “大师,您这是怎么了?”



    夜林一边搀扶着脚步虚浮的风振一边询问,从风振来的方向来看,应该是索西雅的月光酒馆。



    这就不免让他很好奇,风振虽然不忌酒但每次都只是一杯浅尝辄止,绝对不会有第二杯,是一个很自律有操守的男人。



    他平日里严格律己不容懈怠,是少有的凭借自身修炼而不是念气纹身的气功师,在整个虚祖都享有盛名。



    这样一位导师,今儿个居然半醉了?



    风振摆摆手,神色间满是苦涩,低声道:“送我回去。”



    眼见自己被恰好抓了个巧,虽然有几分无奈之意,但怎么说也教过自己些许格斗技能,算是半个导师。



    送回道场后又给风振端了一杯茶,实际上是世界仪,他可不想照顾一个醉鬼男人。



    被强行醒酒的风振也没惊讶,目光欣慰,道:“你很不错,这一趟回来之后居然成就了剑圣的实力。”



    “都是导师们教导的好。”夜林赶忙谦虚回应。



    “好苗子就是好苗子,导师只是引路人,对了,以后我就不教你格斗技了。”



    风振语出惊人,直接让夜林有点呆住了,怎么回事,我刚扶你回来一转眼就逐出师门了?



    “别惊讶,我是给你换个优秀的师傅,我最近没有什么心情。”



    “什么师傅能有大师您优秀啊,赫顿玛尔的格斗家您排第十,无人敢称前九啊!”



    夜林琢磨不出风振这是闹的哪一出,虽然刚才他话有些许吹捧的味道,但是实际情况也八九不离十,风振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导师。



    难不成是她的妹妹风铃?



    明明风振貌不惊人,却有一个身段有致如花似玉的妹妹,让人一度怀疑当初是不是抱错了。



    如果是风铃,倒是也可以啊。



    “哈哈,这一位的格斗技术,就是我也佩服无比。”



    风振满心回忆,如此好学努力之人,像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啊,当下又欣慰道:“既然如此,我以后还会教导你格斗技,还是按往常的时间来吧,就不麻烦爱莎了吧。”



    “大师,您歇息着吧,我这就去看看我的新师傅!她在哪?”



    夜林目光灼灼,居然是格斗冠军爱莎,臭老头谁稀罕,换导师!



    “嘿,你这家伙……”



    风振暗自鄙视,指向修炼道场的内场,道:“爱莎虽然是美女冠军,但人也是很严厉的。”



    夜林立刻义正言辞道:“什么美女不美女的,我主要是想学习格斗技。”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