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你怎么这么熟练啊!


本站公告

    夜幕悄然降临,武道馆内也点上了灯火。



    风振虽然仍旧没能从贤王逝世的悲伤中走出来,但也能勉强打起精神来,处理武道馆的事宜。



    “师父,要我帮忙么。”夜林吆喝了一声。



    “不用了,武道馆内部的事,给你也不懂,还是我……”



    “嗯,帮我整理一下这些器材,你的魔法用来清洗地板,真方便啊。”



    风振话说到一半突然噎在嗓子眼里,愣愣的看着爱莎很理所当然的把夜林当做徒弟使唤,一阵吹胡子瞪眼又夹杂着几分无奈。



    明明是我先来的,我才是他第一个格斗技师父啊,爱莎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我回去了,师父。”



    “路上小心。”



    夜林在门外喊了一声,爱莎也立刻探出半个身子热情挥手告别,有机会找到升龙武神,她脸上挂满了笑意。



    只有风振又是一阵脸黑。



    他在月光酒馆的时候,可没少和那群酒友吹嘘那个名声震天响的冒险家夜林,在武道馆对他有多么多么恭敬,孝顺。



    现在这仅仅一个下午,徒弟就没了?



    正在做饭的风铃偷着笑,不留情面开始雪上加霜:“臭大叔哪有美女导师有吸引力,尤其你还是个光头。”



    “我这是自己剃的,又不是自然脱落!”



    风振又是一阵恼怒,为了减少个人杂务时间特地剃的光头,平日里可没少被人调侃。



    “要不,我留个寸头试试?”风振开始对自己的头发在意起来。



    “话说风振风铃,那位在绝望塔修炼的风莲,不会是这兄妹俩的老妈吧。”



    夜林自言自语嘀咕着,越想越有可能,然后恰好和回武道馆的墨梅迎面碰了个正着。



    墨梅以前就是住武道馆的,碰到阿斯卡的时候为了照顾这位大公主,才一起住店里,今天貌似要回去住一晚。



    “小脸红扑扑的,掩饰不住的兴奋,有什么喜事啊。”



    他伸手捧住墨梅的双颊,微微用力,红润的小嘴被挤的都嘟了起来。



    “唔,马戏团……我和麦露下午看了马戏团,还碰到了赛丽亚她们。”



    墨梅也没去拿开这双手,只是小脸更红了,隐隐还有些发烫。



    “马戏团?”



    原来下午庄园内空无一人的原因,居然是赫顿玛尔中央广场来了一队很厉害的马戏团,与动物进行非魔法契约的沟通方式,让艾丽丝也有了几分兴趣。



    “嗯,有个叫凌凌的女孩子特别厉害,明明没有魔力,还能沟通老虎狮子甚至猫妖。”



    墨梅顿了顿又有些不服气的添了一句:“而且,我们被邀请在后台参观的时候,她和麦露是一个级别的唉。”



    “哈哈哈哈,那算什么,你这是奇怪的关注点。”



    “但是老板,你不是也听懂了我的意思么?”



    呃……



    夜林尬笑一声又捏了捏她小脸,低声叹了口气,语气有些黯然:“你们虚祖的贤王去世了,继位的是阿斯卡。”



    “唉?”



    墨梅瞬间愣住了,久久都反应不过来,好一会才颤抖着声音,茫然道:“阿斯卡?她成国王了?”



    她虽然不明白贵族和皇室之间的斗争,但经历过梅娅的事情后,再傻的人也明皇帝是真不好做。



    大公主才几岁,比第三皇女伊莎贝拉还要小一些。



    三皇女目前还在赫顿玛尔悠哉的溜达,阿斯卡这就继任国王了?



    墨梅很担忧,面有虑色,虽然和阿斯卡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两人同为百花缭乱,已经有了很深厚的友谊。



    “别担心,阿斯卡得到了你们念气一脉的支持,尤其是那位和G.S.D老爷子一个级别的九龙公开支持,西岚应该也会帮衬,念气又天生克制暗杀,阿斯卡她起码人还是很安全的。”



    小声安慰着,并伸手弄乱了墨梅的刘海碎发,得来一阵白眼娇嗔。



    她的嘴角沾着一粒白芝麻,貌似是吃什么东西留下的,夜林伸手轻轻捏了出来,放在指尖端详。



    墨梅小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耳根子和白皙的脖颈都染上一层诱人的粉色。



    小声说道:“那是烤韭菜上面的,我和麦露买的肉串人家送的,麦露不喜欢我就吃了。”



    说完后,红着脸低着头,墨梅悄悄用眼角余光打量,心跳越来越快,隐隐间似乎还有些小小的期待。



    天色较暗,无人的街角,因为一粒白芝麻,暖色的气氛在缓缓弥散蔓延。



    “你觉得我会在乎一粒芝麻的味道?”夜林似乎是在调侃,一边说一边把芝麻又蹭在了她唇上。



    “啊,那个…不是…”



    墨梅蚊呐一般说不出声来,脑子里轰的一声仿佛有什么炸开了,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隙钻进去了,双颊羞臊的不行,失落,萎靡,霜打的茄子一样要蔫吧了。



    往常热情大方的性格,突然变成了含羞草,近乎于烫手的双颊又一次被捧了起来,墨梅眼睛水汪汪的,视线都有些模糊了。



    “但碰巧,我今天很想尝尝芝麻,咦,你牙缝里有韭菜。”



    墨梅愣了愣,舌尖下意识想要找到位置,随后又猛然回忆起,她吃完后还专门让麦露帮忙看了,没有啊。



    唔……



    眼睛猛然瞪大,心情激动之下,念气花瓣爆发而出!



    嘭!



    夜林猛然退后一步,擦了擦出血的嘴唇,满脸苦笑和尴尬。



    “老板,老板,你没事吧。”



    慌忙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拭,心里是万分后悔,要不是她回收的快,自家老板的一口牙说不定都能被念气花瓣给崩掉了。



    “没事,是我唐突冒犯了,太抱歉了。”



    “没有没有,因为是第一次,我内心太激动了,应激反应。”



    互相道歉的两人同时止住言语和动作,似乎心有灵犀一般,同时觉得一阵好笑但又莫名的很轻松。



    ——————



    晚餐后,所有人都围着客厅里的一个大玻璃罩,内部满满都是雾蒙蒙的气体,玻璃罩表面还划动着些许冰冷的水珠。



    “这里面就是冰龙?怎么跟冰箱似的,要不就丢冰箱里算了。”



    克拉赫嘴上这么说着,但指尖去戳的时候,还是小心翼翼的,一触即离。



    “那可不行。”塔娜在桌子上摆满了无色、蓝色、金色小晶块,含笑道:“斯卡萨独有的实体化魔法,就是我,也有些眼馋呢。”



    “赛丽亚,我们来重铸冰龙的躯体,你们靠后一点。”



    赛丽亚咽掉嘴里的草莓应了一声,开始在桌子上刻画魔法阵,重铸躯体其实就是把足够的能量没入冰龙的灵魂,等待它自己复原就可以了。



    魔法阵完成后,塔娜取出冰龙之魂放置在中央位置,素手一扬,每一个小晶块上都有一根极细的丝线延展伸出,没入斯卡萨的灵魂。



    不一会,原本只有成人拳头大小的灵魂表面,居然凝结了一层冰霜,而且冰霜越来越厚,直至十分钟后变成一个篮球大小的冰疙瘩。



    塔娜手指点了点冰球,看向一旁正在从老皮嘴里扣毒液的夜林,轻笑道:“其实我也不太建议你契约这么多邪恶的家伙,不过雷米迪亚的欧贝斯又能帮你净化副作用,应该没什么问题。”



    捏住老皮脖子倒立,把毒液挤出一大瓶,帕丽丝惦记这玩意好久了,但是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帕丽丝不太好意思跑到庄园要。



    “没问题,月娜也在学净化。”



    说完,又往斯皮兹嘴里塞了一把晶块,噎的老皮直翻白眼,还没等顺过气来就被直接丢到了桌子下面。



    希娅特和梅薇丝去蹭风樱的饭了,估计是抱着把她吃没钱的目的。



    作为一名流浪的侠客,豪妹可能真没有多少存款,被吃穷轻轻松松。



    夜林收起毒液左手放在冰球上面,天之印效果使用。



    一颗颗神秘的符文状契约没入冰球,不过几个呼吸,一只晶莹剔透的冰晶小龙破壳而出。



    斯卡萨也陷入了虚弱状态,站都站不稳,在桌子上打着踉跄。



    它爬过的地方,留下了一道冰的痕迹。



    “有点……好看,萌萌的。”彼诺修给了一句评价。



    “冰龙是巴卡尔的得意之作,算是三只巨龙里最强的一只,只不过轻敌放弃了天空的优势,被夜林给拆了。”



    塔娜嘴角有一抹忍不住的笑意,随后很没形象的拍着桌子哈哈大笑,笑的花枝乱颤。



    所有人看着她都一脸古怪,搞不懂塔娜怎么了,并不觉得好笑啊。



    “是这样的……”



    塔娜戳了戳冰龙,还是忍不住笑意:“三条龙是特制品,没有办法变成人形,这种情况在特洛波特也并不多见。”



    “我在想斯卡萨现在这么漂亮,索菲那丫头的阿斯特拉,会不会对上眼啊,哈哈哈哈。”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