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求学动机不单纯


本站公告

    另一边,这些钱财的真正主人沈安还在观察着学生们的资质,因为送来的钱实在是太多,各式各样的马车,把沈宅前的街道堵得严严实实的。



    进来的出不去,新来的也挤不进去,门前乱成了一团,门里面也不安宁。



    各色的预备学徒都站在场院里,等着沈安发话,什么时候上课,究竟哪些人可以上课,总要给个说法。



    然而,这个所谓说法,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说出来的。



    场面实在是太过热烈,完全超出了沈安的想象,他真的没想到,张老板能给他拉来这么多的学生。



    实际上,李治已经给他拉了十几个学生,都是国子监里过来的,资质良好,热情也很高。



    之前他和李治说的,并不是假话,他这座小宅院,充其量只能招收三十名左右的学员。



    即便有的人不介意,有没有座位都无所谓,或者说,站着旁听也是可以的。



    他也顶多就能扩充五名学员左右,因为他这里的地方实在有限,而制作炸弹又是一个需要做大规模演示的活动。



    所以,他也只能做到这种地步。实际上,以他爱财如命,多多益善的性格,多招学员,多收钱才是他的追求。



    要不是地方实在有限,条件也没有那么充裕,他真想把来的人都收下。



    而现在,既然不能全收下,就要仔细甄别。



    总不能鱼龙混杂,大门一开,全都让进吧。



    况且,就是他想这样做也没办法,他这宅院地方实在是太小,招收三十个学生已经是勉勉强强。



    若是人再多,非得挤爆了不可。



    再者,现在占据着压倒性地位的学徒,全都是从国子监来的,个个都不是好惹的。



    实话实说,这些人虽然家富于财全都是学徒的好人选,可性情也是一等一的难搞。



    不必他们自己提意见,沈安就可以把他们的心态揣测的清清楚楚。你只需看看张老板带领的人进门的时候,他们的那个眼神,那个表情全知道了。



    如此鄙夷,如此介意,他们是不欢迎这些人的,甚至连和他们同室学习的意愿都没有。



    于是,作为作坊的主导者,沈安必须做一权衡。



    这个难题对于他来说也是始料未及的,为了让作坊顺利运营,他早两三天就已经让阿钱出去联络了。



    他的本意也不是一下子就把学徒都招满,只是想给自己找几个合适的徒弟,一边教学,一边继续拉生意。



    他哪里想得到,李治的手脚竟然这样快,居然只用了半天就给他拉来了十几个学徒。



    还个个都是他最想找的那种学生,他不可能拒绝国子监的学徒,况且,他们的学费都已经交了。



    而张老板带来的这些人,有的交钱可交的很是不痛快。



    要说,这件事或许也不能怨他们。毕竟,国子监来的学生是已经看过炸弹的真实操作过程的。



    当然会对交钱学习充满信心,而张老板介绍来的这些人并没有看过真实的演示,自然不会那么痛快就交钱。



    当然了,这只是沈安善解人意的想法,事实上,很多人没有立刻交钱,真实的原因,其实是他们根本就不宽裕。



    这样的人,一般出现在低级官吏之家的子弟身上。



    这些人有个特点,相对富商巨贾,他们的出身还是不错的,士农工商,他们还算是第一等。



    可是,他们的劣势也是很明显的。那就是他们不够有钱,他们的家境在仕宦家庭之中只算是中等偏下,让他们把成堆的铜钱交到一个身份来历都不明,关键是就连官职都是最末流的人物手里,他们实在是不甘心。



    他们出现在善和坊,其实动机并不单纯。



    别人都是为了来学手艺的,可他们却是来指望着攀关系的。实际上,朝堂之中早有一种声音,晋王李治和善和坊的看井人沈安私交甚密,现在甚至成了过命的朋友。



    沈安要开设炸弹作坊,李治作为陛下最疼爱的皇子,亦出力颇多,可以说是全程跟随。



    出人出钱,都是李治在中间穿针引线。不仅如此,陛下对沈安这个小人物,也是异常的关注,给了他许多支持。



    对于这些中下级官吏家的子弟来说,平常日子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晋王殿下,亦或是更高层次的人。



    沈安声势浩大的开了作坊,别的不说,李治是一定会过来参与的,毕竟这个作坊几乎就是他和沈安两个人的心血。



    他这样忙前忙后的,等到作坊正式开立的时候,一定不会落后。



    对于他们来说,若是能够加入到炸弹作坊里面来,无异于是天赐良机。他们说不定就能和晋王以及其他贵戚攀上关系了。



    这才是他们答应张老板的要求,过来参观的真实用意,也是非常迫切,非常真实的需求。



    要知道,仅仅是学费就要收一贯钱,而且,这还不排除将来还继续有更多的花销。



    坦诚的说,他们可是勒紧了腰带,咬着牙才过来的。



    这些人,钱不多,架子不小。在沈安接触的这些预备役学徒之中,对他最不客气的当属他们。



    只需要几个眼神,沈安就能察觉到他们是看不起自己。



    也对,这些人就是再不济,家里总也有一些四五品的官吏,和他们的父祖辈比起来,他这个九品下的末流小官,确实是太不体面了。



    沈安顺着他们的眼神看了几下,很快就明白了他们来到这里的真实用意。



    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要说这些人也是够短视势利眼的了。他们也不想想,既然晋王殿下能够出现在这里,这就说明,他和沈安关系匪浅。



    都这样铁磁的关系了,他们居然还敢看低他,只能说,这些人啊,真是脑子不灵光。



    这个时候,想讨好李治,当然要更加讨好作坊的师傅,沈安高兴了,他们才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李治,甚至是巴上晋王这颗大树。



    若是他这个老师从中作梗,不给他们创造机会,甚至是给他们搅合,他们如何才能达到目的。



    实际上,他们鄙视沈安,沈安还不待见他们哩。



    开设这个作坊,最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的。可以说是上利唐军,下利他自己。



    这些中下级官吏子弟,沈安很怀疑能从他们的口袋里挖出多少钱财来,够不够塞牙缝的。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