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比刀(下)


本站公告

    一息百斩的刀法,快到极致。



    老河的眼睛酸涩不已,以他的目力勉强看得出百斩的数量。



    如此精妙绝伦的刀法,只能以惊人二字来形容。



    这与修为无关,完全是对于刀的天赋。



    刀魔的强横就在于此,他能在一个呼吸的时间里斩出百刀,十个呼吸就是一千刀!



    马刀围着火堆走了正好十息,他出了整整一千刀,不止以快刀修出三根炭火形成三足鼎立之态,还将多余的木炭完全斩碎。



    郁婆婆眯缝着老眼,望着篝火道:“除了三足之炭,其余的均被斩成碎屑,刀魔果然是刀魔,这一手精湛的刀法无人能及,怪不得你能杀掉冯元良。”



    若非强横到极致的刀法,又如何做得到斩杀筑基。



    马刀的笑容看不出开心还是阴森,他用手比了比,示意该到云极了。



    “好快的刀。”云极挑起大拇指,道出一句惊人之语:“刀哥天赋异禀,恭喜,你赢了。”



    马刀的笑容再次凝固在脸上,他强忍着出刀的冲动,咬牙道:“还没比呢,云老板就认输,是不是敷衍了一些。”



    “敷衍吗?”云极想了下,挑起两个大拇指,道:“这下不敷衍了吧。”



    周围的佣兵一个个眼皮直跳,有的想笑又不敢,憋得脸红脖子粗。



    是不敷衍了,摆明是糊弄傻子呢。



    马刀先是愣怔了半晌,而后狂笑不止,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听不出是开心还是难过。



    许久,笑声渐小。



    “知道么,其实我没有修炼的天赋,我的经脉天生淤塞不开,我曾四处拜访名师,得来的都是拒绝与冷眼……”



    马刀仰着脸,望着夜空的星辰,唏嘘道:“我记得最后一次拜访的是一位闻名武国的刀客,他的刀很快,可斩飞鸟,我在他家门前跪了三天三夜,换来的是一根骨头,还是狗啃过的。”



    刀魔的回忆很枯燥,连他自己都不愿多想。



    “第四天的时候,那位刀客终于出门,我问他为何不肯教我刀法,知道他说了什么吗?”



    马刀自嘲一笑,继续道:“他让我找个镜子照照自己,像我这么丑的家伙,根本不配用刀。”



    “照过镜子了?”云极很适宜的问道。



    “照过了,确实很丑,于是我做了个鬼脸面甲,看到鬼脸的人都觉得吓人,我觉得这样挺好,没人说我丑了。”马刀很认真的回答,探讨美丑好像并非玩笑。



    “没人愿意教我,我只好自己想办法,渐渐发现经脉是我最大的问题所在,我尝试着用刀切开淤塞的经脉,这样一来就能吸纳一丁点的天地灵气,我琢磨着聚少成多的话,早晚有一天我也能成为练气士。”



    “很疼吧。”云极道。



    “疼啊,但好过狗一样的活着。”马刀咧嘴笑了笑。



    “你真叫马刀?”



    “孤儿一个没名没姓,当过马匪擅使刀,这名字是我自己取的,我觉着比刀魔听着顺耳。”



    “我认为还是刀魔听起来霸气,或者叫魔刀也成。”



    “磨刀?哈哈哈哈!这名号不赖,以后我考虑考虑。”



    云极也笑,两人在篝火旁笑得前仰后合。



    佣兵们却没人笑。



    郁婆婆和老河至始至终在时刻提防着马刀。



    那可是刀魔,没人知道他何时会暴起伤人。



    笑声渐渐消失,篝火旁一时沉默下来。



    “那根狗啃过的骨头,还有肉么。”云极问出一个奇怪的问题。



    马刀有些意外,道:“有,刀客家的狗应该伙食不赖,肉骨头都不啃干净。”



    知道得如此清楚,可见当时饿了三天的马刀,把那根羞辱他的骨头当做了食物。



    “那刀客,想必死得很惨。”云极道。



    “还好,我后来找他比刀的时候,帮他留了一根骨头。”



    马刀说完,两人再次大笑起来,好似多年未见的知己,聊得畅快,说得无忌。



    夜色愈深,皓月当空。



    风渐冷。



    支撑篝火的三根木炭即将到了坍塌之际,火堆眼看要熄灭。



    “知己难寻呐,这么多年,就属和你说话最有趣,既然你不比刀,今天就到此为止了。”



    马刀吸了口气,缓缓呼出,道:“世上没人见过刀魔的脸,我怕他们说我丑,所以看到我脸的人,都死了,你那块灵石帮了我大忙,抵你一条命,至于他们……抱歉。”



    “自卑可不是好习惯,至少我觉得傲骨兄比你还丑,你看人家不是活得好好的,还有美人投怀送抱,虽然那美人有点恶心。”云极开导道。



    “旱魃也算美人?那位兄台的嗜好果然特别。”马刀说着起身,拔出刀,浑身的气息瞬间冷冽。



    郁婆婆和老河等人甚至出现了一种错觉,好像自己的脖子上被人贴上一把刀,冷飕飕,凉丝丝,令人胆战心惊。



    如果刀魔当真出手,在场的几十个佣兵绝对没人能活着。



    “都是苦命人,相煎何太急,给个面子吧刀哥。”云极无奈道。



    “要面子可以,除非你的刀,比我还快。”马刀冷笑道。



    “没得商量?”



    “没得商量。”



    “好吧,比刀是吧。”



    云极在人们惊讶的目光里牵过一头牛来,站定在火堆旁,一点储物袋,一把骨刀落入手中。



    第一次看到云极的刀,马刀的目光瞬间变得锋利起来。



    既然是刀魔,自然认得出天下名刀。



    在马刀眼里,云极手里的刀看似普通寻常,却给人一种锋芒内敛的感觉,一旦盯得久一些,眼里甚至会出现轻微的刺痛。



    莫非,这就是煞气……



    马刀的内心出现波澜,他看不出煞气的强弱,但在云极的刀上感受到一种恐怖气息的存在。



    “牛?东家要干嘛?”一个佣兵实在看不懂云极的用意。



    “拿牛比刀?刀魔一息百斩,斩的可是篝火,难道东家要宰牛?”另一佣兵疑惑道。



    不止其他佣兵,连老河与郁婆婆都看不出云极要做什么。



    “那不是普通的牛。”马刀悚然一惊,从云极的刀上收回目光,看向长毛牛,道:“我记得有一种稀少的妖兽名做焚牛,暴怒之下即可自爆本体,威力骇人。”



    云极拍着牛头道:“这就是焚牛,爆起来很吓人的,能炸出好大一个坑,小心哦,我要宰牛喽。”



    一听要宰焚牛,佣兵们吓得一哆嗦,马刀也诧异不已。



    焚牛若怒,必定自爆,宰这种妖兽根本不可能,一下刀人家能爆得骨头都不剩。



    对焚牛出刀,刀再快都跟自杀一样。



    除非,能快到在焚牛感受到剧痛之前将其宰割完毕。



    不容马刀和佣兵们多想,云极突然动了手,只见他反手提刀,斜刺里朝着牛背划去。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