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择虫神变


本站公告

    只见这鲲古长眉徐徐,虽是满头的银须白发,却丝毫都不影响其五官的俊朗,只是此时此刻,那本该和善的五官却显得狰狞凶悍,怒睁的双眼中满是杀气和对这个世界的愤恨,反手一剑,毫不犹豫的朝着空中的鲲鳞斩下。

    风声呼啸,天牙斜挑横档。

    嘣……

    波塞金的枪杆瞬间就生生被砸得弯成了‘U’型,鲲鳞勉强顶住,可当枪杆回弹的瞬间,巨力震来,鲲鳞的虎口瞬间就被崩裂开,天牙几乎脱手,身体则是像一发炮弹般往后飞射了出去。

    “杀!”

    巨型鲲古的眸子中满满的全是赤红的血光,完全看不到任何一丝理性的成分,此时一剑将鲲鳞劈飞后,他大腿微一弯曲,然后朝前冲射而出,越庞大的身躯,动作本应该越缓慢,可鲲古这速度一启动,却是迅若奔雷。

    他手中的骨剑上幽光森寒,对准撞窝在墙上的鲲鳞喉咙,一剑便要封喉!

    刚才那撞击的力量太大了,身后的墙壁又实在太硬,此时的鲲鳞全身剧痛不说,只感觉半个背脊都凹窝在那墙坑里,根本就用不上力、拔不出来。

    骨剑瞬息而至,鲲鳞的眼中生出一阵不甘和惊怒,可还没等他将这将死的情绪彻底释放出来,却见眼前灰色的影子一掠,霎时间,光影迷离,有数十道灰色的身影瞬间在鲲古面前成型。

    是王峰!

    绝死逢生,鲲鳞的精神微微为之一振。

    那是数十个王峰,每一个王峰的手里都握着一柄醒目的虚神兵大剑,而每一个王峰的身姿都各不相同。

    数十柄虚神兵的攻击光芒万丈,能斩破次元的力量让整片空间都微微为之扭曲,这些大剑或是刺向鲲古的肉身、或是刺向它的关节要害,又或是直刺向它的眼睛。

    影舞杀!

    瞬间就是数十道身影的幻化,何止才超出当初只能用出十影舞的叶盾一筹?且每一尊身影带给旁人的气息都是真实无比的,看得鲲鳞眼花缭乱,而那些虚神兵的剑轨则更是每一道都杀伤力十足,仿佛足以将一切拦路者都撕成粉碎!

    可下一秒,巨大的骨剑横空。

    鲲古那早已失去理性的眸子,显然分不清王峰那些影舞杀身影的真假,也懒得去分清了,一力降十会!

    一股完全蛮不讲理的气息从那骨剑上荡开,瞬间扫清一切障碍,仿佛在两人眼前开辟了一条璀璨的星河……

    星落——万古杀!

    宛若星河般的剑芒荡开,老王那些影舞幻影就像是脆弱的气泡一般,触之即碎,漫天的虚神兵剑轨也被那璀璨的星河所‘埋葬’、消失无形。

    强,太强了!

    鲲鳞看得目瞪口呆,都忘了要从被困之处先脱离,只眼见着那星河剑芒朝着自己的位置荡漾过来,要连同他也一起劈碎、埋葬!

    可也就在此时,一只大手抓在了鲲鳞的胳膊上,老王略显有些沙哑的声音吼道:“用力!”

    轰!

    老王的拉拽力,加上鲲鳞自身爆发的力量,两个身影堪堪抢在这片墙壁被那剑光覆盖的瞬间脱离,飘飞到了十数米的空中,只听‘轰隆隆’一阵剧响。

    紧跟着,那道能承受鲲鳞和王峰全力攻击都纹丝不动、仿佛永远都不会垮塌的神殿厚墙,竟在那劈斩星河的一剑勉强被强行轰开了约莫两米宽、七八米长的一道巨大缺口,有恐怖的邪风从那缺口中灌入进来,阴冷得让位于缺口不远处的老王和鲲鳞都感觉心底发凉的程度。

    这、这真的只是鬼巅吗?鬼巅层次的力量,也可以爆发出如此程度的战斗力?!

    鲲鳞只感觉自己的头皮阵阵发麻,手握神枪天牙,其实即便面对真正的鬼巅,他也是有一战之力的,否则当初也不会做出来闯禁地的决定,他是在赌,是在以小博大,但要是连最基本的门坎要求都达不到的话,那纯粹送死的事儿还叫什么赌博?而身旁的王峰别看只是个鬼初,但无论是刚才的之前的天灾火陨威力,还是刚才足足数十道分身、且全部配上了虚神兵的影舞杀,其爆发出来的战力都已经达到鬼巅的标准水平了。

    两人都可以算作是已经入门级的鬼巅,按理说面对鲲冢中的各种关卡都应该可以一敌了,但此时此刻仅只是第一关而已,面对同样只有鬼巅力量的鲲古,无论攻防,却都感觉仿佛生生差了一整个层次。

    哗!

    一击未中,那两道血红色的视线已经猛然调转,扫向空中喘息着的王峰和鲲鳞两人。

    “他防御虽强,但目标太大,可攻击的范围广;他力量虽大,但蓄势缓慢,如果想要放大招,那就很难打得中我们;他直线的移动速度虽快,但毕竟身材巨大,转向不不可能太灵活。”

    老王的战斗经验显然比鲲鳞要丰富太多,此时此刻压根儿就没像鲲鳞那样脑子里去想些乱七八糟的对比,而是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鲲古的身上。

    “大范围杀伤的远程攻击可以省了,破不了他的防御,白白耗费力气而已;不和与他硬碰硬的对抗,不要和他面对面的攻防,和他绕圈子,我左你右,天牙和虚神兵的破防能力惊人,只攻他腋下、腰腹,不要贪功停顿,有伤即可,我们磨死他!”

    老王说得直白,鲲鳞听得也清楚。

    脸上顿时有些羞愧,同样是鬼级,自己还高出王峰半个境界,可和鲲古一轮交锋下来,自己只顾着感叹敌人的强大,可王峰不但在一瞬间看出了鲲古的所有弱点,甚至连作战计划都已经拟定好,这差距……

    他飞快应声道:“好!”

    两人说话间,下方的鲲古已是一剑斩来,没有刚才那开辟星河般的威势,但出手速度却比刚才快了数倍。

    可空中的两人早已准备就绪,此时老王身影一展,层层残影散开,摇摇晃晃、虚虚实实。

    影舞——鬼影迷踪!

    而鲲鳞则是宛若幻化出了层层叠影,就像是画面定格时一帧帧图像的拼凑,那定格的动作看似缓慢,实则无形无象,真身咻呼千里!

    鲲鹏——逍遥游!

    两人的残影本就难辨,此时一左一右的散开绕后,更是瞬间就拉出了鲲古的视线范围,让它脑子一懵,一时间不知是该往左转头还是往右转。

    而下一秒,一阵刺痛已经从它右腋下传来,那是鲲鳞的攻击!

    天牙的威力并没有真正爆发开,那是为了追求极致的速度,只取天牙本身的锋利,尖锐无比的枪头此时轻易刺穿了鲲古的外皮,在他右腋下拉出一条半尺长的伤口,深入那血淋淋的肌理中。

    鲲古暴怒,身体往右急转,手中骨剑倒刺,可此时天牙抽离,鲲鳞绝不贪功,刺中就走,而下一秒,左腰上王峰的攻击已到。

    虚神兵斩尽一切能量次元,鲲古这肉身大部分是同样虚神化的能量所凝聚,正是虚神兵的‘下饭菜’,此时一刀斩入,比之神兵天牙制造的伤口丝毫不差,也是同样的半尺长、半尺深。

    鲲古没抓到鲲鳞,转攻左侧的王峰,可老王也是和鲲鳞一样击中即退,毫不抢功。

    “能成!”鲲鳞眼睛一亮,刚才还觉得鲲古不可一世、无人能敌,让他险些绝望,可没想到只是个简单的拉扯策略,居然就能一举建功。

    两人如此来回数次拉扯,居然配合默契,仿佛找到了某个平衡意义上的视觉盲点,鲲古身上平添数道伤口,却只能勉强看到王峰和鲲鳞的尾影,鲲古一声怒吼,猛然朝空中高高跃起。

    “跟上!”老王和鲲鳞也是同时飞跃起身,仍旧是保持在鲲古无法触及的身后盲点处,可下一秒,鲲古手中的骨剑已然变形,化为一面大鼓,鲲古全身的魂力此时都汇聚于手掌间,往那骨制的鼓面上狠狠一拍。

    “咚咚!”

    一道可怕的音波以鲲古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猛然荡开。

    可怕的震荡力,老王和鲲鳞别说攻势了,连飞行在空中的身影都是猛然一震,被那声浪‘吹’得险些倒栽回去。

    天音三震,震字诀!

    咚咚~~咚咚~~咚咚咚~~

    恐怖的声浪连续而来,层层叠叠、连绵不尽。

    鲲鳞对这音波的抵抗力极差,只堪堪扛上两三波,脑子一晕、眼前一黑,直接就被那声浪宛若过滤一般退着往地上栽下去。

    老王身周则是里三层外三层的魂盾矗立,能量抵抗,显然比鲲鳞直接用肉身硬抗要强硬得多,居然抗住。

    可震字诀,那音浪的震荡给人带去的伤害,是在不断叠加中的。

    此时在那声波的震荡下,蛋型的魂盾开始宛若泡沫般被吹得不停变形、摇摆,最后……

    砰砰砰!

    老王也不过只是比鲲鳞多抗了几波而已,魂盾在不断的扭曲中轰然爆裂,血迹从王峰的耳鼻口中不断的溢出来,若不是天魂珠在不断的强行稳固灵魂,只怕这叠加后骤然加身的破坏,能把老王的五脏六腑都直接给震个粉碎!

    轰!

    老王也被冲飞,宛若一颗射到地上的石子般,狠狠的栽倒在神殿地板上。

    坚硬的地板和他肉身来了次亲密接触,超强的冲击力撞得他感觉全身骨头都快碎完了,甚至连天魂珠与身体灵魂的连接都仿佛出现了那么一瞬间的剥离,让王峰险些直接晕厥过去。

    老王此时的视线已经感觉有点模糊、出现重影,耳朵里也回荡着‘嗡嗡嗡嗡’的剧烈耳鸣声。

    这种生死时刻,岂能有半点分心?他猛烈的甩着头,天魂珠疯狂运转,强行将那‘分裂’的视线重新聚焦。

    只见此时空中的鲲古宛若一具已经陷入疯魔状态的杀人机器,在震飞两人的同时,身影一扭,毫不迟疑的、朝着旁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鲲鳞扑击而下。

    它决定的死亡顺序,谁都别想更改,先杀这蠢货子孙,再折磨死那卑鄙可耻的人类!

    鲲古的瞳孔已经变得彻底猩红,疯狂的杀意滔天蔓延。

    杀杀杀!

    庞大的身躯和漫天的威压,带着一种来自远古血脉的霸道狂野。

    那张冷漠中透着无限杀气的脸,则带着王族的傲慢和疯狂。

    而那在空气的摩擦中已经被烧得泛红的白骨剑尖刺破长空,距离鲲鳞的鼻尖儿已经不足数米之遥。

    这一瞬间不知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心悸?紧张?恐惧?还是回光返照?

    鲲鳞感觉此时整个世界都已经变得慢了下来,他甚至能看到那白骨剑尖刺破空气时,与空气发生的摩擦变化以及每一滴火星溅射的方向。

    他想要求生,想要活,想要躲开,但身体却根本就做不出任何动作,鲲鳞心中很清楚,这一瞬间的意识变化,只不过是因为生死间那种血脉激素的上升,让意识出现了那么一瞬间的幻觉罢了。

    他根本就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去躲避这样的攻击,如果强行去掌控身体,那只能让他从这奇妙的意识中惊醒,然后在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的情况下,就被那白骨剑一剑穿头,何况刚才被音波震伤,事实上此时的鲲鳞压根儿就是想动都动不了!

    所以鲲鳞能做的,只是静静的等待死亡而已。

    他的脑子里此时冒出了无数的画面,原以为在这生命弥留的瞬间,自己会去回忆一下小七、鲸牙长老,甚或是只有一点点模糊印象的父亲,去回忆这些在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可没想到当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闪过时,意识的画面居然停留在了一群他原本并不在意的女孩子身上,那是息心殿服侍他的一群宫女,而领头的,豁然是一个风姿色艳的女鲸人,女官鲸鳐。

    鲲鳞有点懊恼,选择来鲲冢,他并没有后悔,即便是现在死在鲲古大帝的剑下,他也不悔,毕竟他虽然没能拯救鲲族,但却做到了鲲族自古教导子弟的那句话——鲲王镇海门。

    但他最大的失败、也是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给鲲族留下一个种,或许自己之前该迟一天来鲲冢的,还是太年轻了,考虑问题并不周全……嗯?

    鲲鳞的瞳孔微微收了收,一个男人的后脑勺突然映入眼帘,强壮的身体取代了鲲鳐那柔美的身段。

    这是……

    还没等鲲鳞回过神来,眼中突然一片华丽的金光闪耀,一只有力的大手反手扯住了他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扔。

    呼~~

    鲲鳞只感觉身体宛若腾云驾雾般飞起,紧跟着狠狠的撞击在坚硬的神殿墙壁上,疼得他龇牙咧嘴、伤上加伤,但总算是躲过了那要命的一剑,而此时在鲲鳞的正前方……

    嗡~~~

    那是一种宛若光芒绽放的声音,不止是鲲鳞听到了,就算是老王的耳中,也一直在充斥着这仿佛过载一般的嗡鸣声。

    耳朵在嗡鸣、灵魂在颤抖、血液在沸腾、脑子在发烫。

    只要有天魂珠,老王就不会有回不过气的时候,能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鲲鳞,那浑身闪耀的金光就是他鬼初力量提升到极致的体现,但是……

    鲲古一剑刺空,凶狠的眸子已经转而盯上了老王,空洞的眸子、逼人的杀气在瞬间汇聚。

    王峰毫不在乎,他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全身的金芒突然黯淡了下来,甚至闭上了眼睛。

    虫神种最擅长的就是感知,鲲古的实力,鲲鳞或许看不懂,但在老王的眼里却是宛若透明的纸张一样。

    此时鲲古肉身的力量是来自于那些组合他身体的枯骨,绝对是实实在在的鬼巅,而且是十几个鬼巅肉身的集合体。

    虽然不能用简单的‘一加一加一’这样来计算他现在的力量,但此时的鲲古,其魂力深度是远胜于任何正常鬼巅的;再加上鲲古本身已是龙级强者,这股力量他完全可以发挥到极致,战斗经验更是丰富无比,堪称毫无破绽!

    老王是会很多稀奇古怪的招,但这玩意儿一力降十会,二十级的玩家怎么都不可能去挑战一百级的BOSS,招数多有什么用?你打人家打到累死也不破防,可人家放个屁就能全方位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崩飞你。

    来自鲲古的杀气凝聚,让人感觉自身宛若是被猛虎盯上的羔羊,这还真是被逼上绝路了。

    老王并不理会,他的精神在激荡、魂力却是在沉淀。

    生死当头,该作何选择?

    面对危险,理智的人会选择逃避,此时的老王的心里却泛起一种奇妙的感受。

    他本质上是个普通人,这种选择,他曾经做过,那是当初御九天发布后面临各种经济问题的时候,生死关头他选择了逃离,把问题抛给身边的人;而来到九天大陆后,用‘安全第一’当做借口,面对再大的威胁,老王也始终守着一个‘稳’字诀,从不主动亲身涉险,哪怕上次去龙城秘境,其实也是心里有数,那些虎巅不可能真正威胁到他而已。

    稳是一种智慧,这是没错的,但稳也是一种懦弱和胆怯。

    稳可以决定你的下限,但绝不可能达到你的上限;稳可以让你固守江山,但却绝不可能让你弯道超车去打下江山!

    这次跟着鲲鳞进鲲冢,所谓的‘先师一脉’危险不大,其实只是老王自我安慰的话而已,面对几百年来从没有人能闯出去的鲲冢,老王怎可能不知道它的危险?

    可他还是来了,不止是因为鲲族王城被围,而是因为他和鲲鳞一样,也已经到了没有退路的边缘。

    李家的情报网络这几个月可没闲着,圣子罗伊一边让战魔木西、红蜘蛛言若羽,甚至是大张旗鼓召去圣城龙组的那个剑客蓝小飞,让这些人吸引着玫瑰以及公众的视线,让人觉得这些天才就是玫瑰一年后的对手;可私下里,罗伊却已经悄悄去过了冰龙山、去过了焱城……

    如果李家的这些情报没错,那一年后玫瑰面对的或许就不是龙组里那些所谓天才了,而将是这个世界真正最恐怖的一脉传承、最强大的那批年轻人!玫瑰这边,顶多也就只有一个老黑能与之一战而已。

    所以才有了这次暗魔岛之行,所以老王才有了去圣城探底的想法,原本想的是去搞点破坏,拖拖圣子的后腿,可此时此刻……

    在真正的力量面前,一切套路都是鬼扯,要是现在面临生死关头了都还不敢赌不敢拼,那等一年后的圣城之战,一败涂地的就将是他王峰。

    选择安逸、选择退缩、选择曲线救国那是普通人,真正的强者、胜利者,面对困难永远都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迎难而上,绝不投机取巧!

    而且相比起那些面对困难时连选都没得选的人,老王其实已经算很幸运了,因为他至少还有得选!

    纷乱的思绪只在十分之一秒间便已经捋清并复归平静,从踏足进入鲲冢的那一刻起,老王其实就已经做好了现在这个抉择的准备,只是没想到这个抉择来得这么快而已。

    他全身的所有魂力反应在此时完全停息了下来,整个人就像一幅画一样,垂着头悬在空中,仿佛掏空了灵魂、没有了任何生机。

    突然平静下来的王峰倒是让鲲古愣了愣,这只虫子实在是太烦人,鲲古已经有点不想管之前定下的杀人顺序了,可这家伙却突然停止了魂力运转,这是放弃骚扰自己的意思?如果是这样的话……

    就在鲲古一愣神的档口,悬空的王峰,双手缓缓张开,微微低垂的头颅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十字架,一股诡异的氛围在不断的酝酿中,连空气都仿佛突然变得躁动起来。

    他决定冒一次险,失败率足以高达九成的险!

    王峰缓缓抬起头,随即,闭合的双眼猛然一睁。

    “虫神变!”

    老王的虫神种汇聚着虫种的一切特质,叶盾的天蚕是虫种,他有天蚕变,而虫神种却有着最强的虫神变!

    他这个身体并不是虫神体,是不是能承受虫神变带来的负担,理论上是不行,但是他要让这一切变得行!

    源源不断的魂力供给、以及天魂珠替主体自动修复疗伤的能力,足以让那原本十分之一的成功率提高不少,也是老王现在敢选择一搏的底气所在。

    大敌就在眼前,生死只在抉择,不成功便成仁!

    “开!”

    灵魂识海中,三颗天魂珠的力量瞬间就被老王开启到了最大,疯涌的魂力在他意志的操控下,强行灌入他已经饱和的灵魂识海!

    哗~~

    三颗天魂珠同时全力输出!

    相对于鬼初,三颗天魂珠的力量显然是超载级别的,疯涌的魂力只在一瞬间就已经灌满了老王的魂海,让他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仿佛隐透金光,却被身体、被灵魂强行挤压着、浓缩着、堆积着,身体就像是一个已经充满了气的大皮球,可外部却还在源源不断的将气体强行灌入进来。

    身体的肿胀感、皮肤的撕裂感、灵魂的洞穿感……

    就像是每个人的潜意识都会有自我保护的机制一样,他的脑子里此时也有声音正在冲他疯狂的呐喊着。

    停下!再不停下,你会炸裂死掉!疯了,你这个蠢货,你的身体承受不了的、你死定了!

    心悸、恐惧、紧张、担忧、后怕、慌乱……种种负面情绪就像是极其重度的抑郁症患者一样,在折磨着他的思想,试图扭转他的决定,极度的怨愤恐惧几乎要吞噬他整个灵魂。

    可却始终有一个坚定的意志在掌控着老王大脑命令的总开关,任由那疯狂的自我意识怎么呐喊,就是巍然不动、持续不停。

    但真正痛苦的是身体……此时老王全身的肌肉都开始一寸寸的扭曲起来,体内突然倍增的力量,就像要将一只老虎硬塞老鼠洞里,那种可怕挤压胀痛,每一寸皮肤都要裂开的感觉,疼得他全身的肌肉、经络都在不停的痉挛,简直就像是正在被碎尸万段、被千刀万剐。

    他的整张脸都因为痛苦而扭曲在一起了,身上的皮肤更是有不少地方都直接裂开,露出血淋淋的皮肉,就像是一件被肌肉撑破的破衣服……

    他的魂力气息在飞速攀升着,旁边的鲲鳞能清晰的感受到王峰在一瞬间就完成了从鬼初到鬼中的跨越,不管他用的是什么秘法,这样的效果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可是,他的变化竟然还没有停下来!

    坦白说,老王现在的意识清醒无比,在跨越鬼中门坎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天魂珠的‘疲软’,更感受到了来自肉身和灵魂的颤栗。

    虫神变的本质是用外部魂力去强行撑大你的肉身和灵魂这两个容器,同时也通过高度浓缩的原理,让魂力完成质变,要想做到这一点,你的灵魂和肉身得足够‘坚挺’、不被撑破才行。

    灵魂方面,老王没问题,毕竟是在另一个世界达到过巅峰的灵魂,可肉身就真有点绷不住了。

    凭他现在的基础,突破到鬼中已经是件很冒险的事儿,走到这步就已经可以算成功,可是……

    不够、还是不够、远远不够!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