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接人


本站公告

    上了屠夫的双斧,两人急忙自南主峰起飞,赶往北口。

    顾佐看了看脚下的斧头,刚要开口许诺,忽然想起来,自己已经许诺过多次了,至今没有兑现,于是连忙改口:“师兄你去了罗浮郡和黑山郡,怎么就没给自己换一套法器呢?”

    屠夫从储物法器中摸出两柄巴掌大的小斧子:“看。”

    顾佐这才满意了:“买了就好......怎么还是斧子?”

    屠夫道:“以前砍骨头用惯了,换别的不顺手。这对斧子还不错,从通达典当行拍下来的,三百八十贯,准备今晚找时间烙印神识。”

    三百八十贯的东西,换做以前的顾佐,绝对心疼死,但现如今也是年入十好几万的主了,大大方方道了句:“便宜。”

    屠夫点点头:“单斧三百八十贯。”

    顾佐好悬没从斧子上摔下来,好嘛,一对斧子,都快赶上一座护山大阵的价钱了,于是哭丧着脸道:“师兄开心就好。”

    南主峰到北口有三十余里,屠夫有过前车之鉴,不敢往高了飞,贴着下方的树哨向前,不多时,就看见了前方两座大山夹着的北口。沿着北口向南,络绎不绝的人流拥挤在南吴州的南北主官道上。

    “已经进来了!”屠夫喊了一句,驾驭双斧直飞过去,两人踩在斧头上,顾佐向下面人群道:“各位父老乡亲,沿着官道向南不要停,我南吴州欢迎大家前来避难,注意秩序、不要慌乱,南吴城是绝对安全的!”

    一眼看见有两名南武军军士全身甲胄,骑在马上护持引路,于是叮嘱:“若是有人抢劫偷盗,立刻抓起来,若是胆敢拒捕,立刻杀了!”

    这两人是神丹楼弟子,能被选入南武军的,都是炼气后期,维持几百人的流民队伍还是饶有余力的,当即在马上躬身:“得令!”

    顾佐下令的时候,特意放大了声音,也是震慑流民队伍中的宵小之辈,粗粗扫了一眼,他发现其中还混杂着不少炼气士,甚至还有两个筑基,于是抛出一张法符过去,再次道:“咱们南吴军大队就在主峰下接应,若是压制不了,立刻发符求援!”

    符法是一门很复杂的道术,使用起来不难,入了修行的都可以,但想要画符就难了,除了画符难学外,所画之符想要灵验,也需要具备崇玄署授予的资格。目前,整个南吴州只有灵源道长一人能够制符,所以顾佐手上的符也不多,且只有一种,就是灵源道长当日专为搏朝云一笑而自行研制的朝云符,其名来自灵源道长。

    朝云符打出之后,会在三五十丈的空中形成朝霞红云,当日顾佐见了,便央求灵源道长赶工了十张,用以示警。顾佐本想让灵源道长将女郎朝云那栩栩如生的身影去掉——毫无必要且还费钱、费工夫,但灵源道长坚决不同意,为了他的这份坚持,顾佐只能默认了每张二十五贯的成本。

    两名南吴军军士接了符,指挥流民队伍的底气便更壮了。

    成山虎在北口布置了一个伙的南武军,顾佐和屠夫赶到北口时,剩下的八名军士正在整理更多的流民队伍,将他们分成两三百人一队,交由两名军士带往南吴城。

    顾佐在旁看了一会儿,见这队军士行事非常有条理,很是满意。毕竟都是修士出身,无论学识、修养、素质还是能力,都远超普通百姓,让顾佐比较放心。

    给了领头的伙长三张朝云符,让他有了问题就发警示,顾佐又上了屠夫的双斧,冲出北口,在附近搜寻。远了也不敢去,就在二十里内转悠,还真让他们接到了不少陆续往这边赶过来的修士和百姓。

    其间,还出手杀了几只蹿过来的低阶妖兽,救了几十个人。

    搜索到第二天午时,已经见不到人影了,两人这才折返北口,北口处聚集的大量百姓也都向着南吴城疏散了大半。

    于北口处守护了多时,眼见所有百姓都向南疏散已毕,顾佐问那伙长:“大约多少人?”

    “两千三百六十余人。”

    如果说以前一直为人少忧虑,顾佐现在则是为人多而忧心了。加上这两千三百多人,南吴城中的总人口已经突破八千人,可是林林总总相加,仓库里只有四千六百多石粮食,省着吃,也仅够维持大半年。

    只希望这场兽潮能在三个月内过去吧,顾佐暗暗祈求。

    “你们也撤回去吧,这里不在南吴城范围内,还是危险。回去以后告诉灵源道长,做好准备,我再看看还有没有人,若是遇到险情,会发符示警,让灵源道长立刻启动大阵。若是南吴城遇到了妖兽,也请速报我知,我立刻赶回来。”

    那伙长和两名军士立刻上马,向着南吴城方向赶去,顾佐则和屠夫登上旁边的峰顶,向四下张望。

    张望片刻,屠夫劝道:“回去吧?”

    顾佐摇头:“再等等,我们若是不管,这流落在外的人,很有可能就得死。”

    等到傍晚,又找到几批零散的流民,将他们护送进了北口,在救人的时候,仍由屠夫出手,杀了几只妖兽。此时,两人在口外的活动范围被压缩到了三里内。

    回到峰顶遥望良久,眼见再无一人,顾佐和屠夫正要返回南吴城,忽见北边天空中有三道剑光而来,却是三名驾驭法器的金丹!

    这段日子以来,从南疆北撤的冒险客们极多,金丹也不少,就顾佐知道的,总数不下百人,但能留下的很少,绝大多数都走了——他们行动方便,驾驭法器就能飞走,不像筑基以下修士,还要考虑路途遥远的问题。

    因此,至今停留在南吴州的南疆修士里,只有六名金丹,要么是伤势所累,要么是拖带着门人弟子。

    如今一下子来了三名金丹,着实罕见得紧,顾佐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还不赶紧逃走,却非要于此地停留,莫非兽潮已经到了如此规模,连空中的撤退之路也被封住了么?

    犹豫片刻,顾佐和屠夫同时矮下身子,躲在了树下。

    望着空中接近的三道剑光,屠夫悄声问:“你也看见了?这靴子和咱们杀了的三个贼子一样的,河北来的。”

    顾佐的眼力当然没有屠夫那么好,现在离得还远,以他的修为,怎么可能看清楚靴子的款式?

    他的真实想法有点说不出口:南吴州现在有金丹十一人,自己这边有五人,避难的南疆修士则有六人。如果再来三个外人,将来怎么控制南吴州?

    两个人是两个想法,但都做出了同样的选择,藏了起来,打算看看情况再说。

    就在这时,身后南吴城方向再次飞来一道剑光,正是尚执事。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