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少年将返乡


本站公告

    (点击月票收藏走一波咯,兄弟们)



    青桐乡白云堂外,两个精悍的飞云卫佩刀站立着,已经站了快一个上午,他们有些放松了,没有刚开始那么的笔挺。



    基本上被分配到分帮的飞云卫,大多数是飞云堂预备役,少数则属于四大战队,往往有两种原因,一种是没什么靠山,想要晋升那就必须去博,比如执行一些任务,像是到分帮效力一段时间,往往以年为单位,一边赚取帮贡一般努力修炼,只要修炼到外段大成,就有资格从预备役进入四大战队。



    还有一种纯粹就是为了有一条稳定的获得帮贡的渠道。



    前方出现一群人,看起来是一群走卒贩夫打扮的人,足足有几十个之多,挑着担子朝着这边快步走来,眼看就逼近白云堂。



    “站住!”两个飞云卫立刻挺直身躯目露精芒沉声暴喝:“你们是谁?来白云堂做什么?”



    “我们是给五里街商户拉货的人,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王帮主。”走在最前方的一个黑脸汉子迅速说道,脸色看起来有些着急的样子,好像真的有什么要紧事。



    “你们先等着。”其中一个飞云卫仔细看了对方几眼后落下一句,迅速入门,看样子是要找王天华去。



    “这事情十分重要,王帮主有没有在啊?”黑脸汉子追问道,好像真的是有什么十分重要又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事情一样。



    另外一个飞云卫却是不想理会,神色冷厉。



    没多久,进去的飞云卫再次走出来,冷厉的目光一扫而过落在那黑脸汉子脸上:“你一个人进去,其他人退后百米等着。”



    “看样子,王帮主是有在了。”黑脸汉子忽然露出一抹笑意,笑得有些瘆人,让那两个飞云卫面色不自觉一变,有一种不怎么好的感觉,还来不及仔细琢磨那是什么感觉时,只见黑脸汉子抓住自己身上那粗布衣,嗤啦一声,粗布衣直接撕裂,露出里面的一身劲装。



    嗤啦嗤啦……



    一道道声音响起,几十号人身上的粗布衣好似纸张一般脆弱纷纷被撕裂,露出底下的一身身劲装,又直接掀开担子,取出刀枪剑棍等武器。



    “黑土帮!”两个飞云卫面色剧变,立刻大喊:“黑土帮来袭……黑土帮来袭……”



    两个飞云卫一边大吼一边朝白云堂内仓惶跑入。



    “兄弟们,随我杀,一个不留。”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提起儿臂粗的云纹熟铜棍一步跨出,迅速冲入白云堂内。



    “杀!”



    “今儿个杀光白云狗。”



    “他奶奶的,青桐乡就该是我们黑土帮的,卢季同那个废物。”



    一道道骂骂咧咧声中,黑土帮几十号人目露凶光杀机昂然,纷纷随着那黑脸汉子冲入白云堂内。



    与此同时,王天华提着剑和王然以及飞云卫们纷纷冲出来,一眼便看到几十号身穿劲装有着黑土帮标志。



    “白云狗,你大爷来了。”提着云纹熟铜棍的黑脸汉子大笑不已,目光迅速横扫而过,锁定王天华:“王天华王帮主,过来受死。”



    “黑面人王冲。”王然凝视着那黑脸汉子,心头微微一沉,继而目光扫过时,眼瞳骤然收缩如针:“横山刀蔡明城。”



    “竟然认得王某,你是哪一个?”王冲目光扫向王然诧异问道。



    “王家王然。”王然立刻回应:“你们要青桐乡,没问题,我们现在就离开。”



    这个时候,王然心头沉落谷底。



    黑面人王冲、横山刀蔡明城,这两人都是黑土帮的护法,一个是武道内练圆满,一个是武道内练大成,单单指是一个黑面人王冲,他王然还可以一战,毕竟都是武道内练圆满,但多一个横山刀蔡明城,情况就不一样了。



    整个白云帮分帮内只有两个武道内练,另外一个是王天华,内练入门而已。



    至于王然为何一眼就认出对方的身份,那是因为他身为王家家臣,王家家主王兴阳乃是白云帮长老之一,黑土帮身为敌对帮派,其中的重要人物,自然需要去了解,反过来,王冲等人却不认得王然,因为王然严格意义上不属于白云帮的人。



    当然,他们也不是一家人,只是同姓而已,基本上临安县内,周、王、蔡等姓氏比较普遍,还有李、马、卢等较少的姓氏。



    “离开啊,可以啊。”王冲黝黑的面孔却泛起一抹讥笑:“只不过能离开的是你们的尸体。”



    “然伯,和他们废什么话,杀光他们。”王天华最近意气风发,还没有彻底意识到事情不对,反而嚷嚷道,提着剑就要杀出,却被王然一把拉住。



    “少爷,你快赶回总帮上报此事,我来拖住他们。”王然迅速说道,一步跨出身形如风,衣袍骤然咧咧作响仿若劲风呼啸,手指骤然点向黑面人王冲,雄浑指劲击碎长空,发出一阵惊人的轰鸣声势,高亢尖锐。



    黑面人王冲哈哈一笑,云纹熟铜棍猛然砸出。



    横山刀蔡明城冷冷一笑,巴掌宽米许长的雪亮直刀横起,便有一股磐石不动的气势浑然凝聚,内劲汹涌,刀光爆闪,骤然一刀斩向王天华。



    王天华不过只是内练入门而已,如何能抵御,面色骤然大变,浑身不自觉发颤,握着剑的手似乎都僵化了,难以做出应对。



    说到底,王天华到现在也没有经历过多少次真正的战斗,只因为他有一个身为长老的爹,除了上一次面对林霄时,还未曾经历过真正的生死。



    关键时刻,王然猛然横移身躯,避开王冲一棍的同时,指劲横空点向蔡明城。



    “少爷,快回去求援。”王然再次大吼,面对一个武道内练大成和一个武道内练圆满,他能拖延住片刻就算很不错了。



    “然伯,你要撑住啊。”王天华蓦然惊醒,面色苍白流了一身冷汗,一边喊着一边仓惶往旁边逃窜而去。



    飞云卫们纷纷出手,与几十号黑土帮的人激战起来,而其他的大头目等帮众,此时此刻并未在白云堂内,不论是高手还是人数,白云帮这一方完全都处于下风。



    逃!



    王天华飞速逃走,什么也顾不上,脑海当着只有一个念头,逃回去,尽快逃回去。



    自己是回去求援的,没错,是回去求援的。



    “天华哥,等等我啊。”李晓茹花容失色连忙追赶,一边追赶一边喊叫。



    “王帮主,就这么逃走,可是将你爹王兴阳的脸面都丢给丢尽了啊。”沉闷粗犷的声音响起,一道矮壮的身躯立刻飞奔脱离人群,朝着王天华迅速追去,正是黑土帮帮主李飞沉麾下黑山组的武道内练小成高手。



    王天华听到了,但没有理会,只想着立刻逃回去,逃离这里返回总帮,只有返回总帮他就安全了。



    这一次,黑土帮的人竟然偷偷潜入青桐乡内,没有被白云帮的人发现,还出现在白云堂当中,简直不可思议,好像白云帮的人都眼瞎了一样,而且几十号人当中,竟然还有三个武道内练的高手。



    生死危机下,王天华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速度狂奔,身影虽然仓惶,速度却丝毫不慢,身后追击的矮壮汉子虽然修为胜过王天华一个层次,但明显不擅长奔袭,一时间竟然难以追上潜力爆发的王天华。



    矮壮汉子忽然看向哭喊着追赶王天华的少女李晓茹,粗犷丑陋的脸上顿时泛起一抹狞意,立刻奔袭过去,直接抓住李晓茹,扣住她的那纤细白皙的脖颈厉声暴喝:“王帮主,再不停下来,这小美人就死定了。”



    李晓茹面色发青,死命挣扎,但她不过才外锻修为。



    王天华回头看了过来,看到李晓茹发青的脸和伸向自己似乎在求援的手,苍白的面色大变,一瞬间速度骤减,却又咬咬牙扭过头去,发足狂奔,速度再次提升起来。



    “等我……等着我……我是回去求援的……晓茹……你要相信我……”一边狂奔,王天华一边默念。



    “看样子,你的相好只顾着自己逃命啊。”矮壮汉子在李晓茹耳边狞笑着说道,又伸手抓住李晓茹胸肌用力揉捏着:“可惜了,要是换一个地方,我就要好好的和你这小美人玩上几天几夜。”



    说着,矮壮汉子扣住李晓茹的手掌骤然发力一扭,清脆的咔嚓声响起,李晓茹憋得铁青的脸上布满痛苦的挣扎和无尽的失望。



    狂奔离去的王天华也似乎听到那一声咔嚓,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李晓茹仿佛被抽调脊骨软软滑倒的身躯还有那一双充满痛苦和绝望的眼眸,眼泪不自觉流淌而出,但他的脚步却没有半分停顿,似乎又更快了几分。



    越过李晓茹倒下的身躯,矮壮汉子带着满脸的狞意,继续追击王天华,他就不信,凭着自己内练小成的修为,会追不上一个内练入门的王天华。



    ……



    临安县东区与青桐乡之间的石拱桥上,一匹骏马驮着意气风发腰挎长剑的白衫少年疾行如风,马蹄声如鼓点急骤,震得整座石桥连连颤动。



    这一刻,林霄出城欲返乡。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