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我真的只是村长正文卷376项目?长城贴砖还是最高峰安电梯“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张建民看着刘春来,冷冷地说道。



    “如果,我说,我不知道这个,你们会信么?”刘春来终究还是没有准备把这钱黑下来。



    难怪当初这两人在打开后备箱后,愣了。



    随后把后备箱门关上,把装着钱的蛇皮袋丢进了车厢后座。冯松涛上另外一辆车的时候,连后备箱都没有打开。



    也难怪他们把车给弄走后,谭林峰跟他的手下瞬间变得情绪激动,即使被枪口指着,都要往上冲。



    还是刘照前对着地面开了枪,才压制住他们。



    如果当时这些人全部冲上去,刘春来都不知道会死多少人,最后如何收场。



    “你自己信么?”张建民冷笑着问刘春来。



    刘春来想了想,各种巧合,好想真的都证明他一开始都知道这笔钱在车子后备箱里。



    “刘队长,把其他人当成傻子,认为只有自己是聪明人,这是很多人的毛病。曾经,我也是,所以这次我们栽了……”冯松涛看着刘春来,对他很失望。



    跟着这样的人,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啥好事。



    以后不管发展到啥程度,可跟他们没关系。



    因为对方很难相信他们。



    几百万试探了还不够,还装。



    “我不是这意思。这笔钱,有你们一份。如果你们真要走,可以先把钱分了……”刘春来叹了口气。



    已经被误会了,送上门的钱,不要么?



    不要白不要。



    这笔钱应该是谭林峰他们那天晚上准备交易的钱。



    涉及到这么大的金额,如果交代了出来,别说在公安那边活不下去,估计出卖了另外一边,也活不下去。



    张建民跟冯松涛都愣了。



    刘春来要分钱给他们?



    同样也想着不要白不要,停了下来。



    刘春来赶紧把后备箱门关上,甚至锁了起来。



    这里没法住了!



    “你们难道准备当众分钱?”



    黄金发走了过来,正要拍刘春来的肩膀,却被背对着他的刘九娃一把捏住了他的手。



    “疼,疼……九哥,是我,黄金发……”



    他急忙解释。



    刘九娃根本就没理会他,看着刘春来。



    “你干什么?”刘春来盯着黄金发,眉头拧了起来。



    上次对这家伙就没好感。



    倒腾电风扇,却还在这里。



    “春来兄弟,我是看你这么多钱,我手头有个项目,自己资金又不够……”



    黄金发也知道跟刘春来不熟悉。



    “给长城贴瓷砖还是给珠穆朗玛峰修电梯?或则是给苏联卫星抛光?”刘春来没好气地问着。



    黄金发顿时懵了。



    给长城贴瓷砖!



    给珠穆朗玛峰装电梯!



    给苏联卫星抛光!



    这都是牛逼格拉斯的大生意啊。



    难怪人家随时放几百万在车子后备箱里面。



    自己这点钱,也不知道能不能进去参一股。



    “这下完球了,别想睡觉了……”刘志军很回过神来,看着周围看着后备箱里面的钱指指点点的众人,心中暗暗叫苦。



    老祖宗告诫了无数次,财不露白。



    几百万啊!



    原本没人知道,也就没人想要动手了。



    让刘照前在这里看着,转而跑进招待所,找丁亚军跟段鹏两人。



    “啥子?两车钱?哪里来的?”丁亚军被弄糊涂了,“一百万不都是在房间里?”



    “我也不知道,不过,得你们去找人帮忙,要不然,估计等着咱们还没走,就会出事儿。”刘志军就是把麻烦丢给丁亚军他们的。



    钱是刘春来挣来的。



    但是怎么保护着刘春来他们带回蓬县,那就是他们两人的问题了。



    当然,这种地方,他们肯定是不能扛着步枪出去。



    要不然就麻烦了。



    “现在你们满意了?”刘春来看着几人,“这里面,有你们的钱。具体数额多少,我也不知道。分你们四分之一吧!”



    本来就是不义之财。



    见者有份。



    几百万对于这个年代虽然多,可对刘春来来说,真的也没有多少用处。



    产业才是关键。



    几人回来,也都不吭声。



    “只能今天晚上连夜走。沿着318国道回去……”刘春来看着周围的人,顿时叹了口气。



    路上虽然危险,几个人三支短枪三支长枪,倒也不怕。



    至少,今天晚上不能再留在这边的招待所了。



    “你真打算分?”冯松涛问刘春来,“我们不要钱。”



    “那你们要什么?”刘春来无语。



    对方之前闹腾,不就是为了这笔钱么?



    “跟着你干。如果真的要给我们,就如同之前说的,我们就以这笔钱入股你的收录机厂……”张建民说道。



    这是刘春来没想到的。



    “同志,你好,我是江陵招商局的伍志豪,我们那边对到来投资的商人有着非常多的优惠政策……”



    中年干部也听到了刘春来说啥长城贴瓷砖,一听果然觉得这是大老板。



    搞这样大工程的。



    虽然没有看到报道,估计是立项还没通过……



    尤其是生意都做到苏联去了,更得拉回去。



    随便投资点啥,他们这一年的任务就完成了不是?



    刘春来看着这位干部,顿时哭笑不得。



    “我们可以提供五年免税,十年半税,各种基础配套设施优先保障……”伍志豪继续说道。



    恰好,这会儿丁亚军跟段鹏两人也出来了。



    丁亚军直接挡在了他们前面,黑着脸看着伍志豪。



    “你这同志,怎么能这样,我这正在跟这位老板谈话呢!”



    伍志豪说不下去了,看着黑着脸的丁亚军很是火大。



    丁亚军直接掏出了自己的工作证,“看清楚,我是蓬县公安局的人。这位先生是到我县投资的商人,我们此次的任务就是保证他跟他的投资顺利到达……”



    伍志豪一听,顿时失落起来。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有钱的主儿,结果却是别县的投资商。



    就这样算了?



    伍志豪有些不甘心。



    “蓬县在哪里?可有我江陵条件便利?政策支持力度大?可有我江陵人文历史丰富?”



    “在哪里你管不着。如果政策支持力度不大,条件不便利,老板会选择我们那里?”丁亚军压抑着怒火。



    伍志豪看着刘春来丝毫没有跟自己交流的意思,只能悻悻地转身。



    他觉得,应该找个机会跟这位年轻的老板好好谈谈。



    而周围的人顿时也明了,原来是外地的投资商,难怪人家带着这么多的现金呢。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