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还能做什么


本站公告

    “你们在做梦!”刘三却说道:“咱们现下不可能回去。”



    “咱们现下不可能回去?为甚?”听到刘三的话,丹夫立刻问道。



    但刘三却只是摇摇头,并未回答。



    ‘若军队已与大食人接触后下雪,张别将自然能将其归为自己的功劳,从而有借口撤退;但现下就连先锋都尚未见到大食人时已经下雪,张别将脸皮再厚也没法子归为自己的功劳。’



    ‘张别将出兵一次,岂会愿意毫无功劳就返回?他必定要与大食人打一仗,哪怕派出几个死士偷袭大食人军营一次,才会带兵返回嗢鹿州。’



    刘三心里想着。但这话若是被不该听的人听去会有大麻烦,身为在军中十几年的老兵不会犯这种错误,只能忍住不说。



    “孟别将军令,将士即可动身启程。”虽然还没到一炷香的时间,但孟飞军也已听身旁老卒说起大风后极有可能下大雪,命护卫传令,要赶在下雪前再走一段路。将士们也纷纷起来继续赶路。



    事实证明,老兵们的预测是正确的。他们又走了不到两个时辰,天上忽然出现白色好似柳絮的东西向地面落下;安西的第一场雪,下了起来。



    见到飘起雪花,将士们就要停下安营扎寨。但孟飞军再次派出护卫传令:“不许停下!继续前行!”他要在雪花铺满地面再不能走动前尽可能前行更多。



    众人当然很不愿意继续前行。雪都下的这样大了,脚下也开始变滑,不留神就可能摔倒,谁还愿意继续走路。不少人鼓噪起来。



    见此情形,孟飞军立刻带领护卫前前后后安抚,又下马步行以示与将士同甘共苦。孟飞军在军中还有些威望,见到他这样做,将士们虽然心中仍有不满,但也重新行走起来。



    他们又走了四五个时辰,孟飞军见太阳快要落下,就要下令全军停下安营扎寨。可就在此时,探马忽然回报:“启禀孟别将,林都尉与魏都尉统领的前锋就在前方六里处安营。”



    “他们就在前方六里外?”孟飞军颇有惊讶:“昨日伴晚还得信使奏报,相距三十里足有一日路程,怎么今日只剩下六里了?”



    “你们告诉士卒,前方六里就是先锋军营,让弟兄们再加把劲,再走六里与先锋军汇合。我先去问问。”孟飞军转身同护卫吩咐一句,骑上马向前赶去。



    “还有六里就能走到先锋军营?他们走的也太慢了吧。”听到护卫的话,丹夫不由得说道。



    “林校尉与魏校尉都是刘都尉的侍卫出身,又在今年八月才领兵,在军中没有多少威望,雪中是没法驱使将士行军的,或许那阵大风一刮他们就停下了。”



    “而咱们又走了好几个时辰的路。这样一加一减,追上不奇怪。”刘三解释几句。



    “那得赶快走!”丹夫笑道:“既然能和先锋军汇合,他们又已经安营,不说他们给咱们让出军营,至少晚饭得给咱们预备好吧。那就可以先停下休息,吃饱了饭再安营扎寨了。”



    “这应当没问题。”刘三道。孟飞军官位比林觉安和魏向煌高,威望更比他们高得多,下达命令二位校尉不敢不听;他又一向体恤士卒,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果然,当他们走到先锋军营时,饭食已经做好,热气飘在空中似乎都驱散了风雪带来的冷气。众人纷纷高兴地排队盛饭,之后靠在营内的栏杆上吃饭。



    “真香!”丹夫吃了一口,不由得赞了一句。



    “哪里是饭香,分明是你饿狠了。”刘三笑道。



    “确实饿狠了。”丹夫也不在意他的取笑,自己笑着回道:“为了赶路这几个时辰中间根本没停下来休息过,我可是累得够呛,能和从新城逃到嗢鹿州这一路相比。累就会饿,我自然就饿狠了。”



    一边说着,他还低头又吃了一大口饭。



    “哈哈!”见他这幅样子,刘三不由得笑出声,但笑了两声就停下,低头吃自己的饭。别说丹夫饿,他也饿,脑袋都觉得不舒服,只是有在大食人战俘营的经历,不至于像丹夫这样狼吞虎咽而已。



    吃了几口饭,饥饿的感觉缓和了些,血液中携带的血糖重新恢复,刘三大脑的低血糖症状得到缓解,也能边吃饭边琢磨事情了。



    ‘张别将是必定不会退兵的,那之后会作甚?’他想着:‘雪下得这样大,登山是不能了,也就没法子居高临下攻击大食人。那,堵路,或派出死士夜袭大食军营?’



    ‘不对,夜袭大食军营也没法子。人在雪地中走得慢,而且雪会反光,不等靠近军营就得被发现。能用的法子只有堵路了。雪天想搬开堵路之物更加困难,效果更好。’



    他正想着,米特端着饭碗坐到他身旁,又扒拉两口饭问道:“刘三叔,你说张别将不会退兵,那之后会作甚?”



    “我想着,只能堵路了。”刘三将自己刚才的想法说出来,最后说道:“其实咱们要堵路也更加麻烦,雪地中搬动石块、木头也不容易。不过总比大食人容易些。”



    “这挺好。”米特笑道。他虽然一时激动投了军,但因与大食人并没有血海深仇,并不想旁人那样急着向大食人报仇雪恨,也不在乎自己的命;他还是很在乎自己的命的,不愿意随意丢在哪里。



    现下既然只能堵路,虽然麻烦但性命总是无忧,他也就高兴于自己不必担心战死。



    “夜袭大食军营也不成么?”这时坐在一旁的雷诺忽然问道。



    “若硬是要派人夜袭,其实也有办法。只是太冒险;派少许人马夜袭也起不到啥用处。应当不会这样做。”刘三想了想,回答道。



    雷诺点点头,没再说话。大家都忙着吃饭,也没有人再出言询问。一时此地只有吞咽饭食之声,再无其他声音。



    过了一会儿,众人吃完饭,在将领的催促下不得不起身,开始安营。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