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二章 深知帝心


本站公告

    杨云心想:“这董奇容是利欲熏心,以至于心智错乱吧?谁给他的勇气,让他觉得自己敬献的仙丹能有功效?后世科学早已证明,任何丹药都不可能做到延年益寿,所谓的仙丹不过是重金属超标的安慰剂罢了,我信你个大头鬼!”

    当然,就此拒绝不妥,毕竟以后还要长久在上林坊居住和做生意,于是委婉地说道:“此等事,我并无决断的资格,要请示过家师才能做决定。”

    “令师?”

    董奇容略显为难。

    武尊真人名义上是杨云的师傅,可在如今的洛阳却属于名不见经传那种人,且武尊真人没有落榻上林坊,他不知该如何请示并获得同意。

    杨云未等董奇容继续出言相逼,再道:“家师在炼丹方面也颇有心得,他炼制的丹药虽不能活死人肉白骨,但强身健体还是能做到的,若贸然以旁人丹药进献,只怕……不甚合适。”

    “啊?”

    董奇容无比震惊地问道,“小天师的师门,居然也精于炼丹之道?”

    杨云点头道:“家师对丹药之道知之甚深,但并未传授于我,所以我在这方面不见长,所以……董坊主怕是要另请他人进献丹药了。”

    杨云的意思是,我师门也研究丹药,你介绍你那亲戚给我,属于戗行,恕难从命。

    董奇容听到这话,脸上全都是为难之色,好不容易找到丹药,以为可以凭此一飞冲天,却没法进献丹药,他实在不甘心。

    “鄙人身微言轻,哪里去找人小天师这样的高人向陛下进献丹药?这一次请务必帮忙,若成功,鄙人定不会亏待小天师。”

    董奇容眼神中满是哀求。

    杨云想了想,像是找到折中之策,但其实不过是敷衍,道:“此番法会,圣上是为见张果张天师而举行,我能否有机会面圣尚是未知数,若有机会的话,或可跟家师商议之后,向张果天师举荐,那样的话或可事半功倍……此事就此定下,不过圣心难测,董坊主还是不要多寄希望于此才好。”

    董奇容感觉杨云又是在推诿,但别无他法,更不可能就此跟杨云撕破脸,毕竟时值道家盛会举行之前,皇帝对道家分外尊重,真要翻脸,也要先看看武尊师徒在这次道家盛会上的表现如何。

    “那就拜托小天师您了。”董奇容非常无奈,百般请托后黯然告辞离开,一看就知道还有下文。

    ……

    ……

    洛阳皇宫,李隆基终于结束闭关,于道家盛会召开前一日出关,他此时面容略显憔悴,以往明亮有神的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雾霾,好像这次闭关消耗了他极大的精元。

    “陛下,张果张天师即将抵达洛阳,所有迎接事项均已完成。”

    李隆基面前,前来奏报事情的黄门侍郎李林甫毕恭毕敬,俯首帖耳。事情本不该李林甫来管,可李林甫了解皇帝的心思,知道能把张果的事处理好,就能在皇帝这里再赢一筹,所以他主动承揽迎接之事。

    高力士站在李隆基身后,闻言笑道:“陛下,对于迎接仙人入京一事,李夕郎出力不小,张果张天师到东都这一路,都是他在打点,让张天师这位享誉上百载的仙人见识到大唐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嗯。”

    李隆基满意地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什么,问道,“寿王呢?之前朕不是让他去处置这些事吗?怎么全是李夕郎在做事?”

    换作别人,李林甫一定在皇帝面前告黑状,把人贬低一番,以体现自己忠君体国。

    可现在对象是李瑁,乃是李林甫在宫里仰仗的武惠妃的儿子,李林甫就改换姿态,笑着恭维道:“寿王殿下做事兢兢业业,从联络工部,再到跟道家各宗门联系,以及布置法会会场等等,事必躬亲,臣不过是辅佐他做了一点力所能及之事,功劳还是寿王殿下的。”

    李隆基稍显惊讶:“十八郎初出茅庐,性子又一向软懦,却有如此本事,把一应事项都打点好了?”

    显然李林甫片面之词,属于孤证不立。

    旁边高力士当然要帮衬一番,说道:“寿王殿下虽然没有多少从政的经验,不过胜在脚踏实地,勤勤恳恳,他怕误了陛下的谕旨,近来基本是衣不解带,用心做事……再者说了,不是还有李夕郎这样的能臣相助吗?”

    会不会做事暂不予以评价,先给定性一个“做事勤恳”的基调,让皇帝知道李瑁没有偷懒,如此就会给皇帝留下个好印象。

    高力士了解李隆基,知道光是夸赞会引起李隆基怀疑,不如先从态度上入手,这符合皇帝的期望值。

    李隆基果然精神一振,笑着说道:“真是难为他了,朕本以为,他不能胜任此职。”

    李林甫体会到其中诀窍,顺着高力士的口风道:“寿王得陛下教导,忠厚宽仁,待人以诚,做事未有丝毫懈怠。”

    “嗯。”

    李隆基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问,“除了张果张天师外,别的道门中人,可有接待好?”

    不等李林甫回答,高力士抢先道:“陛下,这也是寿王殿下负责的事项,组织工作非常出色……各地道长都到了东都,现在城里那叫一个热闹,只不过因为张果张天师突然说有要事不能久留,法会只能提前几日,于明日举行……”

    李隆基伸手打断高力士的话,道:“此事朕已知晓。”

    高力士道:“原先的安排,法会持续一个月,让天下人都感受到陛下对道家的推崇,但因为张天师要着急走,所以……法会期限不能太长,以十天为宜。”

    “十天?”

    李隆基重复一遍,没有表态。

    李林甫抢白:“明日法会开启,仪式定在大空观举行,乃是最热闹的一日,接下来两日,张天师或会出席,而后面几天……则不需朝廷另做安排。”

    以李林甫的意思,法会持续十天,但其实只有前三天是重头戏,后面七天属于道门中人自由活动时间,体现出朝廷与民同乐的姿态,百姓可以参与其中,官府只需派人维持秩序便可。

    “如此甚好。”

    李隆基想了想,满意点头。

    高力士请示:“那陛下,您是否要出席此次法会?你乃九五之尊,去的话只露一下脸就好,您何时与会,那日大空观内外便要加强戒备,那天也将是法会重中之重。”

    “如此的话……朕还没想好,不过去一次也是可以的。”

    李隆基显然没提前想过这问题。

    筹备工作都是下面的人在做,直至现在他才知道法会将持续十天,且只有前三天张果可能会现身,然后就会离开洛阳。

    李隆基是很推崇道教,可也没打算多去几回,就算只是去一次,也只会在那边停留不到一个时辰时间,露个脸表示一下皇帝的态度便可。

    主要还是道门中人自己欢庆的盛会。

    李林甫试探地问道:“不如,陛下就在……明日出席?”

    高力士察言观色,见李隆基未有表示,重新请示:“明日法会才刚开始,必定人员繁杂,不胜其扰。既然陛下决定要出席,定要提前有所准备,第二日最为妥当。”

    李林甫有些不解。

    既然皇帝要出席,定是压轴出场,通常来说,要么是第一天要么是最后一天,怎么还有半道出席的安排?

    可李隆基对高力士的建议却很满意,点头道:“那就定在后天吧,正好这两日朕休整一番,闭关实在太累了。”

    李林甫不敢问李隆基闭关修炼,为什么会如此疲累,高力士肯定知晓内情,但他却不能拿这种问题去烦扰高力士。

    “后天让罗公远陪朕去,朝臣方面,让张卿家伴驾便可,哦对了,李卿家也随朕前往,旁人就不必烦扰了。”

    李隆基顺口把陪同的人圈定下来,突然又问,“之前入宫跟罗公远斗法打成平手那两位……叫什么来着?”

    李林甫望着高力士,显然这件事他全无头绪。

    高力士提醒:“那小道士姓杨,他师傅叫武尊真人……”

    世人都以为武尊师徒入宫一趟,必然是简在帝心,功成名就,但其实在李隆基心目中,这些道士不过是平日生活的点缀,宫里斗法也不过是瞧个热闹,怎会长久挂怀于心?

    “他们师徒现在怎样了?还在东都吗?”李隆基问道。

    这下高力士无从回答,反倒是李林甫好似想到什么,道:“平时寿王殿下跟前,有一位小道长跟进跟出,想来就是那位杨姓道长?”

    “是吗?”

    李隆基望着高力士,想要求证真伪。

    显然皇帝只信任高力士,有什么事都要先问一下他的意见,好像高力士什么都知晓一般。

    高力士笑道:“经李夕郎这一提,老奴倒是想起来了,惠妃娘娘安排这对师徒帮寿王殿下做事,有道家高人在寿王跟前相助,也方便接待四方道友。”

    “原来是惠妃安排的,怪不得……她为十八郎上进,倒是有心了。”李隆基颔首道。

    李林甫问道:“那陛下是否有意将他师徒二人召来,陪陛下一同前去呢?”

    李隆基笑了笑,道:“既是为瑁儿办事,就不必麻烦了,朕现在愈发想见到张果张天师,传闻他能腾云驾雾,若有幸一观……”

    高力士笑道:“也就是这几日的事情,只待张果张天师到洛阳,就让他来面圣。”

    李隆基面露喜色,连连颔首:“如此甚好,朕想对他进行赐封,让他成为天下道士魁首,为世人仰慕,能亲眼见一下这位在世神仙……朕何等有幸?到时候正好问问他修道的法门,说不一定能有所领悟。”

    李林甫恭维道:“陛下有此仙缘,必定能得道成仙,未来成就不亚于张果张天师。”

    “哈哈,甚好甚好。”李隆基对这马屁很满意,看着高力士道,“至于敕封一事,就交给力士你去办吧。”

    “是,陛下。”高力士恭敬应了,随即又想到什么,请示道,“陛下,忠王到了洛阳,求见陛下,不知……”

    忠王就是后来的唐肃宗李亨,不过如今李亨不是太子,在那么多兄弟姐妹中表现并不突出,皇帝这里也不受宠。

    李隆基摆摆手,摇头道:“还是不见了,有事先等见过张果天师后再言。”8)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