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疯老鬼


本站公告

    看着地穴中四通八达的隧道,吕岳一时不知该选哪条。



    这时苏玄姬的狐珠发出了莹莹的光亮,从吕岳的怀中飘飞出来,悬停到吕岳右手边的隧道洞口。



    沃燋石城义庄之中,苏玄姬的灵识图录上,察觉到吕岳右侧那个隧道之中,有一个修为强大的气息。



    于苏玄姬动念,让自己的狐珠给与吕岳提示。



    吕岳收到了讯号,又化作黑影,进入了那个隧道之中。



    这个隧道颇长,洞中黢黑一片,越往里走就越黑暗,一直到伸手不见五指。



    吕岳化身的影子受阻,因为没有光,也就没有影,影遁之术便再难以前行。



    于是吕岳唤出了引渡鬼灯,青焰鬼火成为了洞中唯一的光源。吕岳便得以在这鬼灯照出的影中继续向前进发。



    吕岳的八册保命功法,是当日囚凤儿给的捉鬼商额。



    吕岳猜想,这八册保命功法,包括被司马之江选去的那一册六阶功法六鬼抬棺,都和天师府有关。



    据说六鬼抬棺是五鬼运财的进阶,自己的师尊不二冥君申老专擅锁魂和运财,那么这套功法必是申老所创。



    而吕岳自己现在施展的引渡鬼灯,八成是鬼灯冥君葛老所创。



    这么说来,自己也算是葛老的门下了。



    引渡鬼灯的青焰中,那个透明骷髅仿佛拥有灵识一般,还能和自己交流。



    能创造出具有灵识的功法,葛老对鬼道功法理解之透彻,可见一斑。



    想到和这小老头在人间地界石桥小镇的几日相处,吕岳感觉这葛老真是深藏不露。



    吕岳边想边走,不觉来到一个地洞之前。



    隧道前方还是幽深不见终点,而这个地洞是个旋转向下的石梯。



    吕岳和引渡鬼灯中的骷髅对视一眼,骷髅明白了吕岳的意思,转身进入了地洞之中。



    吕岳跟上前去,转了十圈,奇怪的是,地洞的石壁上挂着许多尸脂烛,比上面亮堂了许多。



    这些尸脂烛全都燃烧着莹绿色的火苗,外烟散发着幽幽的青光。



    整个地洞也比上面大出许多,吕岳跟着骷髅盘旋向下,走了半天,仍然看不到头。



    渐渐的,他们意识到,这是一个地下走廊!



    这个地下走廊像个街道一样,延伸向下,其间还有路口。



    两边的石壁上,不时还会出现一些门洞,但都被石门封的死死的。



    下行半晌,骷髅突然悬停下来,鬼火变成了一只小手,指着石壁上的一个门洞,好像在提醒什么。



    吕岳仔细观瞧,然后大吃一惊,他发现石门上有一个标记,这个标记自己曾在沃燋石城义庄前的铜釜上见到过,那是一个铜制漩纹三尖火。



    这个标记和其余石门上的标记又不相同。



    吕岳开始注意这些标记,有的漩纹火是四尖,有的是五尖,还有的火纹包着一座浮雕的城池。



    不久,吕岳竟然发现了无双城的浮雕。



    “难道进入这扇石门,就可以通向幽冥界各个鬼城的业火堂义庄?”



    吕岳心中暗道。



    又拐了一个弯,引渡鬼灯的骷髅,带着吕岳来到了地洞最深处的地底。



    地底是一间四方形的石厅,四个方向又和吕岳刚下到上层时一样,有四个门洞。



    “骷髅兄,前面没有路了吗?”



    吕岳问。



    骷髅的青焰小手指着对面墙上的石门,又做了一个扶耳的动作。



    吕岳会意,影子贴到了那扇石门之上,透过石门的缝隙,吕岳隐隐听到,石门之后仿佛有一只鬼,正在低声絮语。



    吕岳开始重新审视这个石厅。



    石厅中央有一张方形石桌,敦实的石凳分布在四面。



    石壁上依然像走廊里一样,点着尸脂烛,石桌上方的洞顶,垂下来一个巨大的金制烛托,雕纹繁复且精致。



    在石桌的中央,刻着一个朴拙却不失庄重的火焰浮雕。



    偌大的石厅里,除了藏身影遁之中的吕岳,现在只有引渡鬼灯中的骷髅悬停在石桌之上,显得空旷而冷清。



    这时吕岳黑影趴伏的石门后,响起了脚步声,吕岳和骷髅兄看着石门,皆不知来者何人。



    石门打开,一个轮廓出现在石厅门口,吕岳还没看清他的相貌,却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说:



    “一团小鬼火?”



    “你是怎么飘下来的?”



    引渡鬼灯中的骷髅兄立刻吓得不敢动弹,生生装成了一团幽冥界随处可见的鬼火。



    “董老鬼,你最好正经一点,出大事了!”



    另一个声音传来,口吻虽然严厉,但却像是在和一个老友交谈。



    这时吕岳和骷髅兄已经看清了来者的模样,那是个矮个子的老头子,但身体显然壮实的很。



    他的眼睛瞪的老大,下巴上续着浓密而神气的大胡子。



    此人身着一身处处都是破洞的黑袍,但花纹锦簇的布料,展示着老者可能有过显赫的身份。



    “哦?董老鬼也在这里,听说这次又是你惹出的麻烦呐,哈哈哈哈。”



    老者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还有人记得老夫的姓氏,真是万分荣幸!”



    老者大笑着就坐。



    吕岳这才发现,这个老者从石门出来到现在,一直是自己在和自己对话!



    “都差不多到齐了吧?”



    老者扫了一眼方桌四周,开口发问。



    “除了去和师弟决斗的董老鬼之外,全都来了。”



    老者自问自答。



    “很好。”



    “这么说那只小畜生又是来偷宝贝的?”



    “肯定是这样!”



    “哈哈哈,我的乖乖,我敢打赌,这件事绝对跟那只小畜生有关!”



    听到这里,吕岳越来越搞不清楚状况。



    明明石方桌前只有这矮老头一个人,他却像是在参加一次会议。



    就好像四张石椅子上全部坐满,大家在你一言我一语的发言。



    这时矮老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青铜残器,拿到引渡鬼灯面前,借着青幽的光亮仔细端看,神情如痴如醉。



    青铜残器上的纹样,在冷彻的幽光下,散发出金属的光泽,把老者看呆了。



    “用它,就能创造出吞噬世间一切的火焰!”



    “哈哈哈哈,董老鬼,这东西我也有一块,看这里!”



    老者把青铜残器从左手换到了右手,接着令自己大吃一惊!



    “董老鬼,怎么你也有一块,竟然还和我这块一模一样?”



    青铜残器又从右手传到了左手。



    老者盯着左手中的青铜残器,把每一个纹路都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开口道:



    “还真是一模一样!”



    “不过……”



    老者接着说:



    “我这块比你那块亮!哈哈哈哈……”



    青铜残器再次被传回右手,此时光影产生了变化,青铜残器的金属光泽,确实比在左手之时暗淡了一些。



    老者看了看,皱起了眉头:



    “确实没有你那块亮!”



    沃燋石城义庄中,苏玄姬将灵识图录里传回的这幅诡异的场面,描述给众人。



    众人一头雾水之间,却见葛老听闻之后,便将眼睛睁的很大,像是看到了多么恐怖的景象!



    什么样的景象,能让鬼灯冥君葛存义这个幽冥界资历最老的鬼修之一,如此惊惧?



    正在众人不解之时,葛老开口,喃喃的说出一个名字:



    “泰山王……”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