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尿都成冰了


本站公告

    洛阳城下。

    一行样貌奇特的队伍在这里停了下来。

    高头大马,穿着皮囊编造的衣服,头上还带着不知道什么毛编造的帽子。

    每一个看起来都那么结实。

    这一队明显不是诸夏面孔和打扮的人,还是引起了进出城百姓的围观。

    “汉使,这便是洛阳了吗?”看着高大的城墙,几乎一眼望不到头的洛阳城墙,巴雅尔脸上止不住震惊的看着陆贾。

    这一路上他见到了太多太多的城池,有大的,有小的。

    也震惊过无数次。

    但是当站在洛阳城下的时候,依旧不能控制自己内心深处的惊讶。

    建造这么大一座城池,又该耗费多少人力财力呢?

    那些普通的城池就足以让他们头疼的了,若是来进攻洛阳呢?

    巴雅尔想了一万种方法,最终也还是没能想出如何才能攻下这座庞大的城池。

    “王子,这便是洛阳,其实洛阳并非汉国最好的城池,但王上却常言道,天下未定,何以享受乎?所以便选了洛阳为都。”陆贾笑眯眯的解释着,最喜欢看的就是他们吃惊的样子。

    “不愧是汉王啊……”巴雅尔不禁大为叹惊。

    草原上的男人,哪能有这份心计啊?

    大多数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没粮抢他娘。

    通过战争杀戮获得的战利品,就应该好好的享受,去体现出自己与众不同的身份地位。

    什么天下未定,何以享受乎?

    这若是放在草原上,你的手下都能反了你。

    辛辛苦苦拼死拼活的,连享受都不让享受了,那还打个屁啊?

    礼部官员早已在城门处等候,一番隆重的礼仪过后,陆贾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接下来由礼部官员带着巴雅尔一行前往特意为其准备的院子。

    而陆贾则没能得到宝贵的休息时间便被直接拉进了王宫。

    进入小院子之后,巴雅尔等人除了兴奋之外,心中还有一些浓浓的忧虑。

    “想不到这洛阳城中竟然有如此多的精兵!”巴雅尔满脸忧愁的感叹道。

    “是啊,他们看起来要比秦庭的军队更加强大!”巴图脸上没什么兴奋之意的回应着。

    巴雅尔是月氏王的儿子,巴图则是阿古达木的儿子,而且,这两个人,还都是月氏王和阿古达木比较看中的儿子。

    如果不出意外,将来这俩人接班的可能性比较大。

    进入洛阳,他们看到的是热闹的街道,几乎每个接口,都有一队汉军士兵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

    偶尔的还能见到一队队步伐整齐,手持兵器的士兵在巡逻。

    看一支军队是否强大,气势是很重要的一个考量方面。

    显然,洛阳城中的禁军,是巴雅尔和巴图两人见到过最强悍的军队了。

    事实证明他们看到的并没有错。

    禁军就是从数十万军队中优中选优挑选出来的,加上张不衣孜孜不倦的调教,禁军的战斗力,即便是以步战去对抗骑兵,也不会吃太大亏的。

    至于另一个,街上到处都是汉军。

    那个纯属三天后就是登基大典,在这个时间点上,禁军难道还不该动起来吗?

    “但是我们这一路过来,很少有见到真正的汉军精锐,所见到的,更多的只是一些守城的普通兵士。”巴雅尔皱着眉头说道。

    这一点让他很头疼,汉军精锐基本上不会用来守城。

    真正的精锐都在营中待命,遇到战事的时候就出来正面硬刚。

    但一座城两座城,一连几十座城都没能见到汉军精锐,这怎能不奇怪?

    “汉军难道把精锐藏起来了?”巴图疑惑道。

    “应该不会的,那么多人,又能藏到哪去?也没有必要藏起来。”巴雅尔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你看洛阳这些精兵的装备,兵器大多数都是铁的,身上的铠甲也有铁保护着关键部位,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防护力,都不是我们能比的。”

    “再强也不过是步兵罢了,就算我们给了他们战马,又怎么可能会在短时间内训练成骑兵呢?若是不能熟练,骑上了战马反倒不如步战呢。”巴图也摇头说道。

    草原上的男女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这种天然的优势。

    就跟让草原人下马跟汉军打步战一样那么大,怎么可能会玩的过?

    而且骑马作战,要远比步战难的多。

    “再看吧,不要忘了我们的目的……”巴雅尔百思不得其姐的提醒着。

    ……

    另一边,陆贾火急火燎的被带入了王宫,然后又被带进了议事殿。

    刚一进去,便发现议事殿内的人似乎有点多。

    抬头一看。

    中书令张良,尚书令陈平,侍中萧何。

    户部尚书张苍,工部尚书陈集,兵部尚书灌婴。

    以及一个陆贾也不知道是谁,很是陌生的彭越。

    剩下的两人自然就是汉王王不饿,以及禁军将军张不衣。

    议事殿本来就不算大,现在站着这么多人,竟让人有种黑压压一片的感觉。

    好歹也是见多识广的老将了,陆贾并没有愣神太久。

    稍稍打量了一下殿内的情况,便连忙施礼道:“臣不辱君命,顺利出使月氏,与月氏王达成战马供送约定,月氏王派王子巴雅尔等人前来商议具体的事宜……”

    陆贾简单的介绍着情况,然后双手平放,手中举着旌节。

    回到了都城,旌节自然是要上交的,这可不存在什么任务完成留着做个纪念啥的。

    张不衣熟练的上前接过旌节,然后挂在一旁的架子上。

    “说说你与月氏王达成了什么约定?”王不饿没有嘘寒问暖,直接开口问道。

    “月氏会在一年内交予汉国战马三十万匹,汉国则需要给月氏盐一万石,粮食一百万石,以及允许月氏南下,若匈奴南下,汉国当出兵与其一同作战。”陆贾说道。

    王不饿猛然皱着眉头。

    陆贾果然是狮子大开口了,三十万匹战马。

    若是得到了这批战马,汉国就可以在一年内组建出一支十万人规模的骑兵部队。

    而且还是能远征的那种,往后组建骑兵的速度会越来越快。

    虽然狮子大开口了,但问题是汉国并非空手套白狼。

    一万石盐,一百万石粮食,还为月氏提供南下的生存空间,并且帮助他们抵御匈奴的进攻。

    按理说,这应该是一个对等的交换条件才对。

    战马只是在汉国贵重,在草原上虽然也很贵重,但也不是不能用来交换的。

    盐这东西不仅在汉国贵重,在草原也同样更加贵重。

    难道说,先前推测的月氏人自导自演的猜测是不正确的?

    “你在月氏时可曾听闻匈奴南下的消息?”王不饿继续问道。

    看着王不饿皱眉的表情,陆贾心里面瞬间打起了鼓。

    觉得王不饿或许是认为他答应给月氏人的东西太多了。

    但是不这样的话,他根本没办法从月氏拿到这么多的战马。

    几千几万匹对于汉国来说又不解渴。

    心中还在想着应该如何辩解这件事情的陆贾,突然听到了王不饿的另一个问题,似乎,没有责备自己的意思?

    “王上,匈奴人的确有南下的迹象,臣还在月氏的时候,就遇见了匈奴斥候与月氏斥候交战的情况,而当时推测匈奴人会在来年开春对月氏发动攻势,以此来催促月氏王能快些做下决定,以免夜长梦多!”陆贾连忙说道。

    听到陆贾这么说,不少人心中也都有些恍悟了。

    张良轻轻的摇头站了出来说道:“王上,现在看来,这夜是真的长了,梦恐怕也多了不少!”

    “???”陆贾一脸懵逼的看着张良,不解道:“中书令此话何意?”

    “三天前,我们接到了边关急报,时间应该是在你们离开月氏以后不久,月氏人便前往边关求援,说匈奴人突然南下,袭击了月氏人的一个大部落,月氏人损失了不少,其中有五万匹战马是本答应给我们的,另外其他地方的斥候也发现了匈奴斥候的影子。”张良笑着解释道。

    陆贾心中震惊不已,又后怕不已。

    按照张良这么说的,也就是说,自己先前跟月氏王谈好的事情,他们可能又变卦了?

    我特么前脚跟王上说了三十万匹,转眼你就给我整没了五万匹?

    好你个不要脸的月氏王,亏本使还打算替你说些好话呢,你倒是好,直接就要把本使往火坑里面推啊。

    “王上,不排除匈奴人南下的事实,但臣觉得可能性不大,臣离开的时候,草原上已经变天了,臣特意问了向导,说往年若是如此,十日内必定降雪,而一旦降了雪,草原上就很少会在发动战争了,牧民也会开始集中在一起度过冬天,况且,在那种天气状况下,是根本不可能出来作战的……”陆贾火红着脸说道。

    “怎么不可能?”萧何突然问道。

    陆贾看了眼萧何,怎么不可能?

    这自己该怎么解释呢?

    就说太冷?

    好像诸夏的冬天也挺冷的,关键是只说一个冷,大家似乎没有什么概念啊。

    陆贾搅动脑汁,努力的思考着,突然想起了向导阿查尔曾经跟自己说过的一件事情。

    “这草原上的冬天,最冷的时候就是站着撒一泡尿,尿都还没到地上呢就能结成冰……”8)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