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探到一座矿


本站公告

    一枝相思煨红豆正文卷第一百五十七章探到一座矿小枝心里盘算着,只要能在屠妖大会之前赶到凌云阁便可,偶尔祭点灵力赶路,定不会耽误大事。



    谁知江莲生这个憨憨,竟然拉着小枝的手,直接一道灵力将他们送到了一座藏在大山中的古城外。



    绿树浓荫中掩藏着点点姹紫嫣红,花木扶疏,春光正好。



    小枝拉住一位路人,问道“大哥,请问此地是……”



    “青岚城啊,你没看到城门上那三个字?”



    小枝抬头便望见了那凿在青石上笔力遒劲的三个大字青岚城!



    这眨眼的功夫,她计划着七八日的路程就没了?



    小枝转身瞪着江莲生,江莲生也瞪着她。



    罢了,谁叫他是个大傻子呢,小枝不跟他一般见识,捏了捏他的胳膊,问道“你可有哪里不舒服?”



    江莲生皱眉,小枝心里一紧,果然,一次消耗这么多灵力,只怕有损心脉。



    只听他道“我很好。”



    “当真?你可知灵力消耗太多,会死的?”



    江莲生点点头,将手伸到小枝面前,道“我真没事,不信你自己探脉。”



    小枝将信将疑地捏起他的手腕,片刻之后,她微微眯着以显高深的眼睛,突然瞪得像个铜铃似的。



    如果说第一次给江莲生探脉时,她什么也没探出来,那么这次,她简直是探到了一座矿啊!



    如此雄浑深厚的灵力,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么年轻的身体里?



    以他这修为,哪怕上天入地四海八荒跑一圈,也顶得住啊!



    可惜灵力的中心,她还是探不到,那里彷佛藏着什么东西,又彷佛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虚空。



    但小枝能感觉到,在他身体里,有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在蠢蠢欲动,亟待爆发。



    我的天哪!这是什么绝世宝藏?不,绝世修为!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小枝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有些抖了。



    江莲生木然地摇摇头,十足的大傻子模样。



    小枝盯了他片刻,突然甩开他的手,觉得自己才是大傻子。



    “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自己从很深的水底醒来,之后被你救起……”



    见小枝似乎生气了,转身往城中走去,江莲生赶紧解释。



    生气?倒也谈不上,尤其是当她想起第一次给江莲生探脉时,他的灵脉确实很混乱,若说忘记了过去,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自己生的哪门子气呢?人家又没骗你。



    小枝又转身走回来,看着江莲生,认真道“你这么厉害,根本不需要我保护,而且这一路上,都是你在保护我。本来还想给你找个合适的落脚处,如今看来也不需要了,我们就在这里别过吧,我还有事要做,不方便带着你。”



    江莲生不说话,直直盯着小枝的眼睛。



    小枝被他盯得心里发虚,总感觉自己是在卸磨杀驴,人家刚刚把你送到青岚城,你就要将他撵走,实在算不得仁义。



    但她也确实不方便带着江莲生去凌云阁,这位仁兄行事太过冲动,若刚才没有给他探过脉,小枝也就傻乎乎地随他去了。可如今发现,这位爷就像一座活火山,指不定哪天就爆了,她不得不慎重考虑啊。



    她要去救白棠的儿子,势必会与凌云阁,甚至更多人间门派起冲突,她只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能和平解决,就绝不要流血,实在要流血,那也得尽量少流血。



    可若是带着江莲生,小枝不敢想象,以他现在的修为,万一哪位不小心触了他的逆鳞,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断手断脚估计都是轻的。



    江莲生依然盯着小枝,彷佛要在她脸上盯出两个洞来,不过他总算开口了,声音委屈得像被人欺负了的小孩,“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小枝抓了抓头发,又抓了抓头发,她该怎么跟他解释?说你太厉害了,最好躲在洞里哪都别去?



    得了吧,那你自己怎么不躲在回龙山,你不正因为觉得自己长本事了,才成天折腾着要下山!



    难不成这本事太大,也是错?



    小枝叹道“哎,你没错,只是我一个姑娘家,实在不方便带着你,这说出去,我以后还怎么嫁人?”



    这个回答你总该满意了吧?小枝自己都快被说服了,虽然她从未想过这个问题,近几年也没这个打算,可眼下,也只能用这个理由来挡一挡了。



    江莲生先是一愣,随即一笑,他长得白净,笑起来格外明媚,不过他难得像这样笑一笑。他平日里总是木木呆呆的,吃得少,话也极少,几乎不跟小枝之外的人说话。每日跟在她身后,像她的影子一般。



    江莲生抬手将小枝凌乱的头发理了理,笑道“这个简单,你嫁给我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一直跟着你,保护你。”



    小枝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急道“这话可不能乱说,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我是说真的,只要你答应,我们现在就可以成亲。”江莲生往前逼近一步。



    小枝又往后退两步,道“嫁娶之事岂是我们俩答应就完事了的。”



    江莲生正欲再说,小枝伸手挡住他往前的意图,打断他,道“你别再说了,我对你并无男女之情,不可能跟你成亲的。”



    江莲生的话卡在喉咙里,吞下去难受,可也吐不出来,小枝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又不是真的大傻子,再说下去岂不是招人嫌。



    眼见江莲生眼里的光彩熄了下去,渐渐收了笑意,小枝虽然觉得自己这样说有些过份,可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总不能一直吊着人家玩,这种事,她做不出来。



    “我这次下山,就是为了来历练一番,若是每次都要你护着,那我岂不是白来一趟人间。”小枝换了种说法。



    “你讨厌我吗?”江莲生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不讨厌你,不然也不会让你跟着我。”



    “可你现在不让我跟了。”



    “呃……这……”刚才不是讨论过这个问题了吗?小枝又开始抓头了。



    “下次遇到危险,换你来保护我,我一根手指头也不动,可以吗?等你遇到喜欢的人,我立马走,绝不再跟着你。”



    你看,就说他不傻吧,瞧这话说的,让小枝如何拒绝?



    小枝叹了口气,无奈道“暂且如此吧,走,我们先进城。”



    江莲生赶紧跟上,他习惯了跟在小枝身后,离开她,他不知要去哪。



    一枝相思煨红豆老幺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