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联盟,我来了!【大章,盟主DesWong加更!】


本站公告

    “这……”

    全身一震,吴元等人说不出话来。

    还真是能够飞的飞舟?这么大?只是……    在木舟上,雕刻阵纹,让其悬浮空中,还第一次见,也第一次听说,可……现实就是,成功了!

    “能飞?”袁不易满是不敢相信。

    “当然!”苏隐点头:“不能飞买它做什么。”

    “能飞是能飞,但也有很大缺陷!还称不上真正的飞舟!”一侧的徐冲,摇了摇头。

    众人齐刷刷看来,就连苏隐也略带疑惑,这都飞起来了,怎么不叫飞舟?    “做为联盟炼器堂的人,我曾亲自铸造过飞舟,算是知道一些,也算有些发言权!飞舟,是一种交通工具,在空中飞行,不但比妖兽更加平稳,更重要的是,速度更快,甚至超过御剑飞行的速度。”

    徐冲脸上露出骄傲之sè。

    众人点头。

    御剑,相当于修炼者的步行,速度都没步行快点话,谁还花费大价钱购买、铸造?闲的蛋疼吗?

    “之所以说小师叔买的这个,算不上飞舟,就是基于这个原理!”    “嗯!”众人应了一声,苏隐并不说话,和这位比,他的确没有什么发言权,就是临时学了个阵纹,买了艘大船而已。

    和锻造这么大的一件灵器,还差了一大截。

    见小师叔都没反驳,徐冲指向空中,带着指点江山之意,道,:“虽然我不知小师叔,是如何在木头上雕刻阵纹,并且成功的,但就算有悬浮、疾行阵纹,可以御空飞行,想要让这东西变成真正的飞舟,还是差了很大一截的!”

    “因为,飞行,和悬浮是两回事,在空中加速,是需要面对疾风的!”

    “速度越快,风的阻碍就越大,到达最后,会和真正墙壁一样坚硬。”    “不仅如此,当飞舟的速度,达到声音的速度时,还会产生音障!声音叠加起来,形成的震动,哪怕下品灵器,都坚持不住,当场撕裂……”

    “所以,飞舟,不单纯是能够悬浮起来,能够飞行,还要突破音障,超越御剑的速度!做不到这点,所谓的飞行,又有什么意义?”

    众人点头。

    是啊,不仅能飞,还要速度快,否则,所谓的飞舟又有何意义?

    “小师叔这个船,看起来很大,也能坐很多人,同样可以悬浮空中,可……真要加快速度,就难了!因为,木头的韧性和坚固程度,在那里摆着,一旦加速,必然会当场崩溃,届时,乘坐其中的人,不但没有省劲,反而会被炸裂的船体所伤,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这……”苏隐愣了一下道:“我上面有加固阵纹,应该还算稳固吧……”

    他曾专门雕刻了加固阵纹,之前也试飞过,总不会真和对方说的一样,一飞就崩溃吧。

    “加固阵纹,只是加固,并不是让木头变成了钢铁,变成了灵器!而且,木头上雕刻阵纹,尽管短时间内不会被大道撕裂,一旦木头变形或者膨胀了呢?阵纹会不会随之改变形态?真要如此,别说加快速度了,正常起飞都难吧!”

    徐冲接着道。

    苏隐说不出话来。

    他也是第一次接触,没什么经验,也不知对方说的正确与否。

    “而且……还有一点,那就是飞舟在空中,一旦加速,可能会遇到飞鸟、飞行的妖兽,甚至敌人的攻击,一旦躲避不开撞上去,不够坚固,就会很麻烦……”

    说到这,徐冲手腕再次一抖,已经有些残破的飞舟,再次飞了出来:“以我这个为例,达到了上品灵器级别,虽然此刻出现了多处裂痕,不敢飞行,也绝不是普通木船可以抗衡的!”

    “为了证明这个观点,我用我的飞舟撞一下师叔的船……应该没问题吧!要是连这么残破的船,都撞不过……也就表示,我刚才说的,没有任何问题!”

    “不错!”苏隐点头。

    的确,如果连这么破的船都撞不过,这艘大船,真称不上飞舟,最多是能够悬浮的大船罢了!

    花费这么大功夫,弄了个只能漂浮,不能快速飞行的,真就亏大了!

    “那我开始了……”

    轻轻一笑,徐冲一纵身飞上自己的飞舟,体内真元暴动,表面的阵纹被瞬间激活。

    呜呜!

    飞舟立刻化作一道流光,笔直向苏隐的大船撞了过去,还没来到跟前,空气就被压缩的发出尖锐的爆鸣,如同突破了音障。

    两艘飞舟狠狠撞在一起,众人随即看到空中的大船,“嗡!”的一下,表面突兀多出了一连串特殊的阵纹,面前的空间,似乎有些承受不住。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徐冲一个趔趄冲了出去,紧接着就看到自己的飞舟,玻璃碰到铁块一样的碎成粉末,如果刚刚只是裂痕,还能修复的话,现在彻底变成了碎片,只能重新回炉了。

    瞳孔收缩,急忙看向被碰的木船看去,就见这艘大船,安稳的停在半空之中,一动没动,如同被浪大的礁石,任而轰鸣震天,我自岿然不动!

    “这、这不可能……”

    徐冲彻底傻了。

    他这可是上品灵器飞舟,哪怕已经出现了裂痕,没那么坚固了,下品灵器也是抗衡不住的,可就和这艘木船对撞了一下,当场分崩离析……

    真的假的?

    嗖!

    一咬牙,一柄长剑飞了出来,对着下方的甲板劈了下去。

    当啷!

    阵纹光芒一闪,上品级别的灵器长剑,立刻寸寸断裂。

    “……”

    牙齿打颤,徐冲疯了。

    刚装逼说,这称不上飞舟,只是会飞的木船而已,结果,就被狠狠打脸……要不要这么夸张?

    飞落下来,再次看向眼前的小师叔,满是不信:“这、这真的是木头?”

    之前还担心,一个木船,飞不了多快就散架,怎么都没想到,他上品级别的飞舟,和对方一比,什么都算不上。

    点点头,苏隐手腕一翻,床板飞了出来:“要不,你试试这个!”

    出现在眼前的床板,和大船的材质一样,再次取出一柄长剑,徐冲劈了上去。

    咔嚓!

    和刚才那柄一样,当场碎裂。

    “是阵纹,好像……这木板上隐藏了一道厉害的阵纹……”

    刚才没看清,此时就站在木板跟前,看的清清楚楚,长剑落下的瞬间,床板表面,浮现出一个特殊的图案,就是这个图案,挡住了他的进攻。

    苏隐点头。

    让对方进攻床板,就是证明一下猜测,现在看来,猜测是对的。

    不出意外,正是之前在萧沉那里看到的“加固阵图”,这套纹路的复杂程度,超过了八品的缩小阵图,怕早已达到了九品级别!

    之前觉得鸡肋,现在看来,效果还是很恐怖的。

    “以后看谁不顺眼直接撞过去……”

    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既然这玩意这么坚固,连上品灵器都破坏不了,下次遇到对手,完全可以横冲直撞,根本不用管什么武技、功法,如此巨大的力量碾压下去,就算不死,也要重伤吧!

    飞舟的问题解决,剩下的就是挑选弟子。

    “宗门评定,就是综合实力的评比!宗门的底蕴强,自然就会胜出!”吴元解释。

    “底蕴?”

    “参与评比的宗门,会派出40位弟子,4位长老,以及一位最强者,可以是宗主,也可是长老。分别设成弟子局、长老局、宗主局进行交战,只有获胜两局,才算赢!”

    吴元道:“这种比试,往往会经历好几场,每次都有弟子或者长老受伤,想要稳赢,就需要带更多的人过去,一旦出现问题,也能替补。正常情况,需要提前准备200位弟子,20位长老,以及三位高手……”

    苏隐愣住。

    镇仙宗,弟子是足够的,但长老……只剩下六个,所谓的最强者,也只有他一个……这样算的话,底蕴的确不足。

    “弟子实力,和其他宗门的比如何?”苏隐问道。

    “40位弟子,聚息、铸元、脱尘、化凡每一个境界,各需要十位,相同境界的好找,但都达到对应级别巅峰的,很难凑齐!”吴元苦笑。

    一个宗门,聚息境的最多,上万人都有了,但恰巧在九重巅峰的能有多少?就算这个级别容易找,化凡境的呢?

    镇仙宗这样已经衰败的宗门,总共都没有多少这种修为的弟子,凑十个巅峰……几乎不可能!而做不到,就只能等输。

    “前去参加评比的弟子,我已经选出来了,就是整体实力太弱,能不能劳烦师叔……再给他们讲一节课?”

    脸sè涨红,吴元略显无奈的道。

    “讲课?”

    “上次师叔授课,听课的弟子,都得到了巨大的好处,能再来两次,哪怕只有一次,加上师叔亲自出手,前三,咱们都是有希望的!”吴元忙道。

    “嗯!”

    思索了一下,苏隐点头同意。

    讲课的话,能够赚取师道之气,何乐不为?

    说完,急匆匆走了出去。

    房间安静下来,袁不易和剩下几位长老,疑惑的看向不远处的孙昭,略带疑惑:“小师叔,这位前辈是……”

    徐冲及几位长老,刚才算是介绍,差不多认识了,但这位自从来到就没说话,安静的和背景墙一般,到底是谁?

    “这位是墨渊的师弟,孙昭,传承一重强者,从今日起,加入镇仙宗,成为宗门的一份子!以后就称呼……孙师兄吧!”

    苏隐介绍道。

    “墨老的师弟?”

    “传承境?”

    全都一呆,诸位长老满是震撼。

    青云宗的人都拉过来了?师叔的面子也太大了吧!

    “袁长老,你安排一下他的入门仪式,准备长老服饰、令牌之类,我还有事先出去一趟!”

    懒得理会这些繁文琐节,苏隐摆了摆手,抬脚向外走去。

    半个时辰的时间,足够去禁地一趟了。

    既然要出门,怎么也要和残念们道个别,哪怕不知他们还在不在。

    禁地就在宗门的后面,步行的话,可能要走很久,飞的话,几个呼吸,就看到熟悉的迷雾,出现在眼前。

    停在跟前,从木板上跳了下来,一步步向里走去。

    昨天才来过,没发生任何变化,墓穴依旧残破不堪,看不到以往任何标志。

    来到墓穴跟前,手腕一翻,七枚足球大小的护灵丹安静的悬浮在空中,苏隐眼神复杂的看了过去,道:“我不知道你们还在不在,但我知道,这些护灵丹,对你们肯定有用!”

    寂静如常,没有任何变化。

    “我明天可能会离开镇仙宗,前往联盟的大龙山,以后再想来这里,就没那么容易了。感谢你们花费无数心血,传授我这么多技艺,虽不知为何要故意隐瞒,但肯定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既然如此,我不求你们说出来,只想和你们再见一面,就此作别!”

    说到这,苏隐环顾一周:“难道连这么简单的要求,都不愿意答应吗?”

    依旧没有半点声音,就在他觉得可能又要失望的时候,一个叹息声响了起来。

    “哎!何苦呢?何必呢?”

    呼呼呼!

    伴随声音响起,36道残念,齐刷刷出现在残破的墓碑前,如同一个个鬼火。

    “小苏隐,别怪我们心狠不愿意说,是我们真的不能说……”传授养猪之道的残念,杨玄苦笑道。

    “是啊,这些只能你慢慢领悟,不然,只会害了你!”李时珛道。

    “幸好你很聪明,这么快就领悟了……”又一人道。

    “我明白,没想着你们能说些什么!”

    苏隐轻轻一笑。

    如果这些人可以说,肯定传授的时候,就说了,不至于装神弄鬼,还天天故意打击自己。

    “明白就好……”众残念同时松了口气。

    “感谢诸位恩师!”

    不再多说,苏隐向前一步,神sè凝重,膝盖一软,跪倒在地:“感谢你们的授业之恩,之前我不太懂,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做为穿越众,太想修炼了,以前一直觉得学的东西,全是垃圾,没什么用,因此,对这些残念的态度并不友善。

    现在彻底明白强大之处,那还不明白他们的良苦用心。

    有恩,必报,否则做人,还有什么意义?

    “快起来……”杨玄等人急忙向前,想要将其扶起,却发现,残魂根本没有任何力量。

    一瞬间,三十六人都有些失落。

    十年授业,眼中的那个八岁孩子,终于长大了!

    站起身来,苏隐眼眶微微泛红:“放心吧,我就出去转转,看看外面的世界,可能很快就会回来!”

    36道残魂,相顾无言,过了不知多久,一人道:“小心一些,外面的那些家伙,尔虞我诈,不要轻易展露真心!”

    “放心吧!天天被你们骗,现在能够骗我的人,已经不多了!”苏隐轻轻一笑。

    天天被这群老家伙骗着养猪、种地,早已百毒不侵。

    “诸位老师,再见,下次再来之时,我可能就知道缘由了……希望到时,能得到你们亲口回答!”

    该交代的交代完,也没什么可说的,苏隐知道他们并未魂飞魄散,同样放下心来,转身离开。

    他刚离开禁地,诸多意念,立刻围到悬浮的丹药跟前。

    “这是融合了炼器、炼丹、乐道、农圣四种大道形成的丹药!”

    “所以,对我们四个是滋补,你们其他人就省省吧,不用惦记了!”

    “滚一边去,这是小苏隐孝敬我们的,先留着,谁的残念受不了了,谁先服用……”

    “这样安排没啥问题,我只是有些好奇,魏伯阳,你传授他药性配比的时候,为啥要教他炼制这么大的丹药?难道……也用来喂猪?”

    一阵安静,所有人齐刷刷看向一个残念。

    丹圣,魏伯阳。

    “我……”魏伯阳脸sè一阵红一阵白:“我哪里知道,炼丹都是用丹炉成丹,这二货,居然用了农圣方法培育出来的面粉,团成足球……这特么就是作弊好不好!”

    “我们不告诉他,传授的技能对应哪个职业,是可以避免很大的麻烦,可……我怎么觉得,这个小家伙,向奇怪的方向发展了?他炼制的丹药是这副模样,治病呢?阵纹呢?驯兽呢?难道还能和之前我们学过的一样?”

    “这……就不知道了!”

    “不管了,随他折腾吧,或许……真能给他折腾出一个不一样的东西出来,打破这个被禁锢的世界……”

    “但愿吧……”

    议论声中,诸多残念再次消失不见,七枚丹药,也跟着消失在原地。

    ……

    吴元的速度很快,不足半个时辰,参加宗门评比的弟子就被全部带了过来,柳依依、沈望、陈御、赵若虚、刘昌、周源都在,甚至连白一一,也跟在人群后面,来到了这里。

    小师叔授课,所有弟子已经明白是一次天大的机缘,没人愿意错过。

    不去管他们的激动和兴奋,此时大殿的正中间苏隐,看着房间内密密麻麻的弟子和长老,陷入了沉思。

    上次讲了养猪的方法,这次,该讲什么?

    虽然养猪的方法,除了上次的总纲,还有上千条的细纲,例如:猪毛的护理、猪蹄的养护、猪小腿的单独培养……

    每一条应该都对应一种修炼方式,讲述出来,对修为提升,都有很大的作用和效果,但……脑海还有这么多技艺,完全可以再试试别的,没必要对着一头羊使劲薅。

    琴、棋、书、画、厨艺、兽医、药理、劈柴、考古、打铁、种地、养花、泡茶、喝酒、算数、养猪、看风水、捏泥人……

    还有很多技巧,到现在都没领悟,理解。

    正在思索选哪一样去讲,就见徐冲等人抱拳:“小师叔既然要传授修炼之法,我等做为外人,多有不便,便先行回避了……”

    “嗯!”

    应了一声,苏隐心中一动,看了过来:“徐长老且慢,我刚好有些疑惑想要询问,你们身为联盟中人,知道的消息更多,可知宗门评比,弟子间的比斗,想要获胜,传授什么课程,最为合适?”

    “这……”

    和几位长老对望了一眼,徐冲苦笑一声道:“宗门评比的时间,真若提前,这么短的时间,想要提升修为,肯定不太可能了,我觉得……倒是可以专攻剑术!战斗力强,修为只是其一,剑术、武技之类,同样十分重要,如果能在短时间内,对剑道的理解增加,镇仙三十六式多领悟几招,比试时,必然会出现质的蜕变……”

    “也是!”苏隐恍然,点了点头:“多谢徐长老解惑,吴长老,麻烦带他们去休息!”

    “是!”吴元领命,急匆匆带着几人向外飞去。

    有了决定,苏隐心中一阵轻松,环顾一周,朗朗的声音响了起来:“刚才的对话,你们应该听到了,我现在传授剑术!”

    已经证明过了,剑道就是劈柴,既然如此,将之前学过的内容,讲述出来,问题就不会太大。

    “剑有截、刺、劈、点、撩、崩、扫、斩、挑、绞、提、抹、架十三个基本招数,想要更好的施展,首先要练眼,眼到心到,心到意到,意与气和,气与神和,神与念和,是为三小合,意气相交、神魂相容、人剑合一,此为三大合……”

    伴随苏隐的话语,无数圣元真意,从他身上再次释放出来,蔓延整个房间,雄浑的灵气自天而降,充斥整个房间。

    诸多弟子,之前不理解,对剑道有些迷惑的地方,在圣元真意的催动下,瞬间反应过来,融会贯通。

    “这……”

    一侧的孙昭,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sè。

    他对剑道的理解,就算在青云宗,都算得上靠前,正因如此,才被徐冲赞扬,本以为这次小师叔就算讲述剑道,肯定也十分简单,对他这种级别的修士,帮助不大,做梦都没想到,只听了一会,立刻有了新的感悟。

    心中升出一股明悟,对剑道的理解,立刻提升了一大截。

    如果说之前,单独对抗徐冲,还有些吃力,现在就算依旧打不过,逃走肯定没问题了,甚至都可以让其受伤了。

    而且,这种感悟,还在不断提升,可以预见,这节课上完,无论对剑道的理解,还是修为,都会有值得飞跃和变化。

    他这种强者,都会有这么大的进步,其他人呢?

    忍不住向四周看去,瞳孔不由收缩。

    房间内的诸多弟子,气息和之前已经截然不同,每个人身上,都激荡出凌厉的剑气,短时间内战斗力增加了一倍不止,对剑意的理解,有些人已然入门。

    剑意,是剑道一种高深的境界,只有对剑术了解到一定境界,才能施展出来,将剑招化为意境,对人的精神,进行进攻。

    按照正常道理,一些聚息境、铸元境的弟子,想要领悟,没有十年以上的苦修,不可能做到,可现在,短短一会的功夫,就有不少懂了、悟了!

    轰!轰!轰!

    突破之声,不绝于耳。

    心中一动,看向一处,公主白一一身上似乎多出了七个穴窍,不断吸收着圣元真意,一道道剑气在她周围激荡,像是随时都会划破空间,疾刺而出。

    “七窍玲珑体?”愣了一下,孙昭恍然大悟:“恐怕这次,她才是收益最大的……”

    拥有这种体质,又听到如此高深的剑道讲解,不出意外,这个女孩,必然修为大进,脱胎换骨。

    修炼都是个人苦修,随便听一节课,就能让这么多人进步,换做以前,他打死都不相信,可此刻却亲眼看到了……

    想起什么,一个手镯出现在面前,听了一会,后者同样释放出一道道剑意,好像里面的残念,也有些领悟,变得强大了几分。

    满是激动,孙昭这才明白过来,加入镇仙宗,恐怕是他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决定了!

    ……

    “这就是几位长老的住处……”

    吴元带着徐冲等人来到住的地方,见空中的灵气,快速向议会厅汇聚,知道师叔的授课已经开始,眼中露出着急之sè。

    看出了他的想法,徐冲微微一笑:“小师叔是给普通弟子授课,吴长老身为神宫境强者,去与不去,无关紧要!”

    “长老有所不知,小师叔乃绝代天骄,对剑道的领悟,出神入化,哪怕只是普通课程,也不能耽误,不然,我的实力,肯定要落后了……”

    吴元苦笑。

    “落后?长老多虑了,剑道,讲究的是按部就班,水到渠成,每一个级别的进步,都需要花费无数苦修,才能成功,还从未听过,少听一节课,就会落后的,你想多了……”

    徐冲笑道,话音未落,感到远处的议会厅方向,一道辉煌的剑气,直冲云霄。

    “这是……有人突破?”

    这道剑意看起来强大,却有些杂乱无章,很显然是刚刚领悟,有所突破造成的,待沉淀一段时间,就可以将剑意内敛,再不会如此狂暴了。

    “真有人成功,看来小师叔不仅修为高,授课也是不错……”

    徐冲点了点头:“不过,应该是本就达到巅峰,听到授课后,心有感悟,才成功的,这种人,毕竟只是少数,不可能普及……”

    话音未落,远处再次一震,又一道剑气冲了出来,紧接着,噼啪噼啪的声音,连绵不绝,强大的剑意,刺向空中,和灵气碰撞,彰显出七彩之sè,斑斓绚丽,映照的夜空,宛如白昼。

    噼啪,噼啪,噼里啪啦!

    “这是……领悟剑意,并且突破了?”

    徐冲和几位宗师境长老彻底懵了。

    见过突破,见过领悟剑法、剑意的,可没见过这么疯狂的……这特么不是突破,而是放烟花吧?

    谁家传授剑道,能弄成这副局面的?

    “等等我……”

    按耐不住,吴元长老“嗖!”的冲了出去,才进入“烟花”范围,立刻有剑意冲上云霄,神宫境八重的实力,按耐不住,直接打破桎梏,达到了九重!

    “……”

    面面相觑,徐冲等人彻底疯了!

    才过去几分钟,剑道、修为双双打破桎梏……这真是授课?

    效果这么好的?

    “可惜了……我们要是能听一会,是不是对剑道的理解,也会增加不少?”

    一瞬间,几人突然觉得,错过了一场莫大的机缘,满是后悔。

    ……

    不去管诸多弟子、长老的突破情况,对剑道又领悟了多少,此时的苏隐,带着毛驴、大魔王,已经回到了隐仙居。

    既然要出远门,东西肯定要收拾一下,字画、古琴、对联、锅碗瓢盆、盆景、花朵……

    从禁地带过来的物品,全都收进了储物戒指,不到半个小时,院子里再次恢复了以前的样子,空空如也。

    苏隐这才松了口气,大步向自己房间走去。

    见他消失,毛驴等兽也没注意,极乐大魔王这才一脸兴奋地钻进下水道,将里面的东西一扫而空。

    这些,主人肯定不会要了,但对他来说,同样蕴含着浓郁的圣元真意,对恢复伤势,有着奇效。

    很快收完,大魔王一脸的心满意足。

    有了这些宝贝,恢复实力,指日可待,我大魔王,必然重新登临天下……

    嗯,成为排在第一百六十七名的高手!

    ……

    房间内,苏隐精神集中丹田,一脸欣喜。

    这次授课,使用了养猪的方法,讲解劈柴,果然,不仅得到了一股师道灵气,还获得了一道剑形灵气,应该是剑道灵气,分别进入了各自的区域,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授课结束,剑道灵气和师道灵气,都无法移动,也就不能融合,只能等到下次了……”

    上次师道之气能够动弹,是因为鹦鹉传授柳依依修炼,这次没有,自然无法动弹,所谓的融合,也就只能搁置。

    这样也好。

    就算将其融合在一起,对此刻修为的提升也不会太大,反倒不如留着,应对危机。

    联盟强者无数,宗师九重在大盐城,算的上高手,在那里可能就不算什么了,还是小心一些为好,提前准备两道灵气,一旦遇到危险,想办法调动起来,才能所向睥睨,无所畏惧。

    想通这些,苏隐也不纠结,安静等待日头逐渐东升,这才看向一个方向,嘴角微微扬起。

    “联盟……我来了!”

    (八千多字大章,换地图了,今天就一更。继续求月票!别忘了投哈!)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