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前往战神总府


本站公告

    余纲听到外面的骂声,神态自若的收起了阵法。



    “大师兄,这阵法算是打造成功了吧?”杜文也是兴奋的看着余纲手中的阵盘,至于外面那个倒霉蛋是谁,杜文都懒得去问了。这可是他最大的杀手锏,此次遗迹之行恐怕不会太平。



    余纲点头笑道:“不错,对破空境初期的影响和压制力比预计的要好,至于需要镶嵌的东西你自己动手就好,整个过程你也看了差不多一半,镶嵌起来很简单。”



    说罢,问道:“对了,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吧,你和师傅他们应该明早便会前往战神帝国。”



    说着,余纲将阵递给了杜文,又说道:“之前朱宇帮我查阅了一些资料,他说那地方应该有我想要的‘苍兰草’和‘天一真水’。这两种材料都比较稀有,你看如果能抢到也好,抢不到也不要强求,朱宇虽然是破空境圆满,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人,很难保你,你最好小心一点。”



    “大师兄,你是怎么知道那地方情报的?”杜文有些疑惑,余纲怎么会有那边的情报。



    余纲笑道:“是三妹传回来的,以就是你三师姐,她用隐秘阵法偷偷潜进去调查过,但是因为她修为太高,所以没敢深入。”



    杜文点头,原来如此,看来这个未曾谋面的三师姐果然是个很人了,居然敢潜入进去搜情报。



    又和余纲交流了几句,杜文刚准备走,门外就传来了朱宇的声音,说道:“大师兄,杜文在你这里吗?”



    余纲走出去开门,杜文却是有些疑惑,这时候朱宇跑过来干嘛了?



    很快,朱宇和余纲一同走进来。



    看到杜文,朱宇笑着抛过来一枚储物戒指,说道:“拿着吧,里面是我给你准备的东西,到了遗迹别把命丢了。”



    杜文这下倒是明白了,应该是朱宇准备的一些保命的东西。



    可是朱宇这个坑居然给会他东西,倒是让杜文有些小感动。



    杜文打开储物戒指取出里面的东西看了一下,发现里面都是一卷卷像画卷一样的东西。



    随手取出一卷,杜文打开看了一下,发现居然画的是一只斑纹猛虎。



    猛虎脚踏松岩,做出飞身扑击的动作,凶性显露,威风凛凛,大有森林之王的霸气。



    余纲看到也是微微一惊,转头看向朱宇,说道:“不错啊!倒是有几分神韵了,可是怎么看都只有其形,而无其魂的感觉。什么实力的?”



    朱宇得意的笑道:“这是我得意的一部作品,实力破空境初期,可出画半个时辰。”



    余纲赞叹道:“不错,舍得下血本啊,上次的飞天虎精血至少用了两滴吧。”



    说罢,又问道:“你给杜文准备这些,你自己准备得怎么样了?”



    朱宇这下不得意了,说道:“我还是感觉欠缺一点什么东西,画出来的东西就像你说的,有其形而无其魂,现在想要一笔画出堪比铸星境的墨兽,还是得借助精血才行。”



    余纲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出去最好低调一点,你这打劫简直就是拿着金砖在砸人啊。你想跨入铸星或者更高层次,还是得悟出画道之意才行,哪怕是一点点,提升应该也会很大。”



    说罢,又安慰道:“慢慢来吧,正所谓画虎画皮难画骨,骨便是其意。想当初我卡在破空境多年,却是一直悟不透人心,最后看了老师的推演之镜才突破,你也许也可以试试。”



    朱宇摇了摇头,无奈道:“我看过,但是我的路和你的不一样,所以那东西对我作用不大。”



    一旁杜文手中拿着画卷,茫然的睁着眼睛,看看朱宇,又看看余纲,完全没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而朱宇看到杜文的表情,居然恶趣味的觉得有点好笑。



    于是说道:“你现在还不用管这些,这是路,也可以说成叫做道。你现在才凝丹初期,还没到那地步了,这是元灵境之后才需要考虑的,你现在一个元灵境都没到的渣渣还差的远了。”



    “哦!”



    杜文认认真真的点了点头,说道:“可是这东西怎么用呀,这好像就是一幅画吧?”



    朱宇上前笑道:“是呀!这本来就是我画的一幅画,但是墨兽从画内走出就会变成真的猛虎,当然有存在实现,你只需要往画卷注入元气就可以了。”



    说完,看杜文就准备测试,赶忙阻止道:“现在可不能试,这东西是一次性的,用了就没有了。你放心我不会坑你,给你的四副画有逃跑的,有杀敌的,有束敌的,还有飞行的。都是破空境的实力。”



    杜文一听赶忙拱手道谢:“八师兄真是妙笔生花,画道无敌啊!”



    八师兄这准备的都是逃命用的,看来是真关心自己,杜文又小小的感动了一下。



    朱宇听到杜文的话,摆手笑道:“你就别拍马屁了,我离画道显圣,画万物是万物可还远着了,虽然我的志向便是如此。”



    听到朱宇的话,杜文也是心潮澎湃,对于修为更加的渴望了,那将会是怎样的一个世界了。



    “好了,我先回去了,我来这儿就是为了给你这东西的,大师兄给你造了阵盘,我不能什么都不表示一下的。”说完,朱宇转身就朝外走去。



    而想熊猫一样,有两个大黑眼圈的余纲,也开始撵人了,显然是准备休息了。



    于是杜文也盯着两个大黑眼圈走出余纲的独院,回到了自己的独院内。



    回到独院,杜文躺在床上,想着来到内务学院后的生活,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和以往不同的笑容。虽然来到内务学院就被朱宇和大师兄坑了,然后一直都过得很忙碌,但是他却非常的开心。可能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过上有人关心,有人照顾,惹祸了又让帮自己顶着的日子吧!



    想着想着,杜文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曲卷在床上,然后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个人坚强久了,最怕的便是突然到了的关心和爱。



    这一觉杜文睡得很香,可能是从爷爷离开后,他睡得最香的一次吧,那种放下所有防备,不需要去思考问题的感觉,真的很舒服。



    快乐的时光仿佛总是短暂的,转瞬即逝,就在一睁眼和一闭眼之间。



    阳光洒落大地,照进了杜文的屋子,杜文从床上坐了起来。



    盘膝而坐调整了一下气息,杜文睁开眼睛,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欣喜,因为他感觉到精神力又超强了不少,居然达到了可以笼罩周围方圆50米的程度。



    只是调整了一下,杜文就赶忙下床朝着门口跑去,今天他们就将出发去战神总府,在那里参加名额争夺塞,拿到进入魔域战场遗迹的资格。



    等杜文跑到门口,看到果然朱宇已经到了,但是却没看到余纲,可能是还没睡醒吧。



    彦文玉也没有来,应该还要等一会儿。



    于是杜文屁颠屁颠的跑向了在学院大门口装石狮子的小黑它们。



    杜文走回去,小黑和小灰立刻化成两只小奶狗从石凳上跳了下来,憨态可掬的跑向了杜文。



    杜文将这两只自己来学院第一次被吓得走不动路的小家伙,伸手揉了揉小黑的胖脑袋,说道:“小黑,你和小灰乖乖看门,等我回来给你们带好吃的。”



    小黑一听,使劲的用脑袋蹭杜文的胸口,小灰也跑过来使劲的蹭杜文的裤脚。不知道是因为有好吃的才这么热情,还是本来就这么热情。



    反正这两就小吃货。



    又逗了一会儿小黑它们,彦文玉就从学院内走了出来。



    杜文也将小灰放回了地上,走到了彦文玉跟前。



    而朱宇则是识趣的掏出了一杆翠竹毛笔,在身前大袖一挥,瞬间一架宝车出现在学院大门外。



    宝车大气凛然,雕栏玉砌一般,车前栓着两匹栩栩如生的瑞兽,如麒麟一般。



    杜文看到朱宇的这一手,简直是惊为天人了,像是刚从农村进城的少年,第一次看到洗脚房一样,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而朱宇看到杜文的表情,自然是一脸的得意,仿佛很享受杜文的这种崇拜的目光。



    结果转头就被彦文玉泼了一盆冷水,“得意个啥,就你这破车,还没我走路快,尽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中看不中用。”



    朱宇瑟瑟的摸了摸鼻子,收起了脸上得意的表情。



    这时候彦文玉才踏上了车,坐在松软的锦绣长垫上,居然露出了享受的表情,看得朱宇嘴角直抽搐,而杜文则也是眼中闪过一丝无语。



    他算是发现了,他这一脉现在见到的大师兄和师傅,以及八师兄都有一个毛病,喜欢揭人短,特死喜欢装逼,而且彦文玉骂人还不带脏话的。



    三人都上车后,也不用人驾驶,前面的两头瑞兽自己就拉着宝车划过长空,飞向战神总府的方向。



    而杜文他们刚走,余纲也背负双手从学院大门对面的那栋高楼上落了下来,就是上次他和朱宇偷窥杜文的地方。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