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别躲了


本站公告

    “吼!”

    数千万妖族大军,在这一刻纷纷发出嘶吼声。

    吼声里分明充满了喜悦,兴奋,以及浓浓的杀意。

    那三道中阶战阵化成的三道涟漪,几乎同时贯穿它们的身躯,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与朱雀军相同的伤势恢复,以及灵气恢复,妖族大军都拥有了。

    而最后一道涟漪贯穿后,所有妖兽的脑门上,竟裂开一道缝。

    裂缝微微撑开了一丝,里面竟是一只竖瞳眼。

    “魔门的战阵——天门眼?”

    徐哲瞬间脸色一变。

    对方是疯了么,这种丧心病狂的中阶战阵也敢用出来?

    开启天门眼,那至少得是天仙境才能做到的。

    现在这些妖兽才什么境界?竟然就敢强行开启天门眼。

    虽然也只是开出了一道小缝,可这形同于把这些妖兽的潜力连同当前大半修为,全部搭进去了。

    “轰!”

    这时,那万千妖兽的脑门上,天门眼缝隙里,齐齐爆发出一道刺眼的光束,散发毁天灭地的气息,横扫人群。

    朱雀军无数士兵首当其冲,被光束横扫的一瞬,整幅身躯当场断裂,气绝而亡。

    这不仅是秒杀,完全就是更惨烈的屠杀。

    只是数息,直接倒下了上万人。

    “这是什么妖法?”

    “不好,快撤。”

    “躲开那些光束!”

    “啊……”

    一阵阵惊呼声,惨叫声,在人群中不断回响。

    “妖族那个人是疯了么?”

    徐哲头皮发麻,对方也太不择手段了。

    这看似是在屠杀朱雀军,可大战结束,这支妖族大军基本都得报废。

    这种中阶战阵,摆明了就是想两败俱伤。

    徐哲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一上来就狠到这种程度。

    懊恼之际,徐哲也不敢浪费时间,当即将剩余的两座中阶战阵取出,迅速催动。

    磅礴的灵气再次聚拢,两股无形气浪席卷开来。

    第一道战阵起效,众多朱雀军士兵身上辉芒大作,白银色的亮光,瞬间组建成一副副坚不可摧的白光盔甲,笼罩在每个人的身外。

    千钧一发之际,更多的天门眼光束横扫而来,却尽数被白光盔甲强行阻挡了下来。

    “咔嚓!”

    不过很快,有些士兵的白光盔甲承受两道光束横扫,瞬间发出阵阵脆响,崩开一丝丝裂痕。

    显然这东西扛不住多久。

    但这时候,徐哲的第二道战阵已经紧随其后。

    这一次并未对朱雀军士兵产生作用,而是显化出一道道模糊的身影,直接飘落到众多妖族大军之中。

    妖族大军里不少妖兽瞬间被转移注意力,目光紧随那些模糊身影而去,却眼睁睁看着身影凭空消失了。

    这是一个离间类战阵,也是徐哲上一世的随手之作。

    所有模糊身影冲进妖族大军后,顿时散开进入各个妖兽体内。

    所谓的离间,其实更多的是一种迷幻。

    无论是人或妖,吸收了这种迷幻物,并且在战阵力量的引导下,内心的猜忌多疑,皆会被无限放大,逐渐覆盖理智。

    徐哲自认是个正直正义正经之人,从不屑于下药。

    所以他更愿意称这种战阵为离间战阵。

    只有肤浅的人才会说是下药,正经人都明白这是战阵符文的引导才能产生作用。

    懂的都懂!

    “轰!”

    很快,场上将近五分之一的妖兽中招了。

    准确来说,全体妖兽都中招了。

    但大多数妖兽对同族“内奸”不感兴趣,唯有五分之一很敏感,直接将脑袋上的天门眼对准身边的“内奸”同伴,发出毁天灭地的杀招。

    刹那间,成千上万的妖兽直接倒在光束之下,再强硬的肉身,也挡不住这种杀招,肉身纷纷断裂,连生机也被斩断。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妖族大军引发了不小的骚乱。

    那些不在意族中有内奸的妖兽,立马也警惕了起来,提防起身边的同伴。

    一旦有了怀疑之心,这种猜忌又继续开始放大。

    如同病毒传染,又一批妖兽被占据理智,忍不住朝自己怀疑的目标发起了攻击。

    不过这一回大部分妖兽已经无力催动天门眼,直接以血脉天赋厮杀,肉身硬搏。

    毕竟天门眼乃是天仙境才能开启的一种天赋法,哪怕这还只是开了一点缝,哪怕它们还耗尽了潜力,之后还会废掉大半修为,但此刻能催动的次数也极其有限。

    如此一来,朱雀军这边的压力骤然大减。

    众人拥有了白光盔甲,加上前三个增幅战阵,防御方面加强了很多。

    但妖族大军现在也拥有增幅类战阵,同样能恢复伤势与灵气,哪怕陷入混乱场面,可终究还是比朱雀军多了一个战阵效果。

    一时间,两军又开始陷入了势均力敌的僵持状态。

    不少朱雀军士兵则都暗松了一口气。

    “尼玛,敢情妖族之前两次把我们打那么惨,居然是还保留着实力,没全力以赴呢?”

    “这些手段也太恐怖了。”

    “倘若没有徐天骄,我们会是什么下场?”

    “毫无疑问,全军覆没。”

    众人联想到此,纷纷心有余悸,一阵后怕。

    那全军覆没的场面不敢想象,哪怕是楚武神也无力回天的呀。

    “幸好有徐天骄。”

    “对啊,还是徐天骄厉害,把妖族的东西弄来给我们用了。”

    “哈哈哈,爽死了。”

    “爽就杀多点妖兽,别顾着笑。”

    “我提一杯啊,徐天骄牛逼!”

    “恩,逼逼逼!”

    朱雀军众人谈笑间,斩向妖兽的刀,轰向妖兽的法诀,明显更加狂暴。

    他们不傻,相反还是极其精锐的队伍,自然知道眼下这势均力敌的局势极其难得,不趁机多杀一点的话,鬼知道妖族还有没有更可怕的手段施展出来。

    徐哲这边,也微微松了口气。

    还好只是中阶战阵,否则那波天门眼若是再强大一些,达到高阶战阵的级别,恐怕朱雀军起码要丢一大半。

    这真的太过分了。

    天仙境的手段,居然弄到中阶战阵里,强行开启出来。

    简直岂有此理。

    “真逼急了,我直接把新研发的第六套中阶战阵放出来,坑死你们。”

    徐哲瞪着前方的妖族大军,露出很凶狠的表情。

    奈何颜值太高,气质太出众,内心太纯洁,再凶狠的表情也变得奶凶奶凶的。

    这让周围不少女将士看得心花乱颤。

    再女汉子的女人,内心终究也有一颗少女心。

    看见可爱的猫咪,也会忍不住想撸猫,吸猫。

    此刻也是这般心境。

    要不是大敌当前正在拼杀,她们绝对会冲上来撸徐哲,吸徐哲。

    “徐哲!”

    这时,一道怒喝声陡然传来。

    妖族大军的后方,蓝镇再次出现了。

    他满脸怒意,眼眸几乎要喷火,恶狠狠的盯住了徐哲,恨不得将徐哲撕成碎片。

    原本他已经完成了任务,压根不用再出现,只需等待朱雀军覆灭,而他则直接可以追随那几位大人,继续实施其他大计,继续立下汗马功劳。

    但他临走前,徐哲却放话恶心了他一把。

    原本这也没什么,可接下来徐哲竟然也施展出了中阶战阵,还把战局扭转,让妖族大军吃了几波大亏。

    这完全出乎了蓝镇的意料。

    他立马也明白过来,此前徐哲所谓的反败为胜之法,原来就是这些中阶战阵。

    所以蓝镇第一时间去找一位大人解释,但得到的答复,却是要他继续完成任务,并且首要目标,是活捉徐哲。

    无奈之下,蓝镇只好硬着头皮回来了。

    实际上,他还是有些心虚。

    毕竟他不是一开始就背叛,而是中途被北地洲的人逮到了机会,将他带走,并暗中面见了几位来历非凡的大人。

    权衡利弊之后,蓝镇很理智的选择投靠那一方,并回到朱雀军蛰伏,等待这个机会。

    只是真正背叛的时候,他才发现心好像不够狠,至少没他以为的那么狠。

    毕竟是并肩作战过多年的战友们,昔日里的那些战友情,还有曾经无数将士为了护他,不惜牺牲性命等,各种画面充斥脑海。

    可最后他还是没有停留的跑了,将那大半支对他无比信任的朱雀军留在妖族大军的腹地,任由宰割。

    当时他就咬牙告诉自己,无所谓了,只要朱雀军全灭了,他也无需再面对他们,内心终究是能逃避掉那些该死的愧疚感。

    结果万万没想到,徐哲扭转了一切。

    以至于现在他不得不出来,要再次面对这些他不想面对的“战友”。

    “徐哲,你真的该死。”蓝镇怒喊着,不断从妖族大军中走出来,带着满心的怨恨。

    他恨徐哲多管闲事,恨徐哲直接导致他得再回来一次。

    一切的过错,全在徐哲身上。

    “咳呸~”

    突然,一口浓痰从人群中飙出,直接打在蓝镇面前。

    蓝镇躲过去了,脸色却无比难看。

    因为他看到了至少上万口唾沫浓痰,正随之飞来。

    所有的口水,全都来自朱雀军。

    “狗东西,你还有脸回来?”

    “呵,什么蓝副将,原来是妖族的一条狗。”

    “无耻之徒,连人族都敢背叛,你不配当人。”

    众多朱雀军将士义愤填膺,怒视蓝镇。

    无数的谩骂声,在战场上回响。

    蓝镇满脸铁青,面色阴沉,避开了所有的口水,一言不发,直接杀向徐哲。

    “嘶!”

    徐哲看着蓝镇走过的地方,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第一次见识什么叫“一人一口水就能淹死人”。

    这几万人几万人接连吐口水,而且瞄准的还是同一个目标,虽然目标躲开了,但那些口水汇集到地面,居然形成了一个小水坑你敢信?

    “蓝副将,你何必呢?妖族有什么好的?”

    徐哲有些同情蓝镇,站在原地关心问道。

    他也好奇,虽然觉得蓝镇人品不怎么样,但没理由沦落到背叛人族,跑去投靠妖族吧。

    这到底是取向的扭曲,还是癖好的沦丧?

    “给老子闭嘴。”蓝镇终于忍不住了,厉声咆哮。

    身形一瞬,直接从妖族大军中化成一抹黑影,如若闪电,眨眼穿梭到徐哲面前。

    “徐天骄小心。”

    “蓝狗,给老子滚。”

    “你什么身份,也敢动徐天骄?”

    四周众多朱雀军将士,哪怕境界远低于蓝镇,却毫不犹豫的冲了上来。

    蓝镇看在眼里,愈发恼怒。

    滔天杀意充斥内心,占据了脑海。

    这一切原本是他拥有的,曾经也有无数人愿意为他牺牲,为他丧命。

    但现在,除了咒骂,就剩浓痰。

    “你们全都去死。”他厉声怒吼。

    手中长矛气芒冲天,幻化万千,横扫向前。

    “轰!”

    一柄青铜剑突然显化,迎风而长,近十米之长,两米之宽,豁然横挡而出。

    蓝镇的长矛战法,尽数击落在青铜巨剑上,瞬间破碎。

    徐哲整个人也被震退了几步,横挡在身前的青铜巨剑也微微颤鸣。

    “徐天骄!”

    众人见状,纷纷惊叫出声。

    他们想来替徐哲挡住蓝镇,却没想到反而是徐哲出手,将蓝镇拦下了。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副将级,渡劫初期的存在,堪比妖王啊。

    徐天骄一个元婴期,如何接得住蓝镇的……好吧,这妖孽接住了。

    众人瞪大着双眸。

    随后就看着徐哲面不改色,飞快掏出十几枚金色果实,迅速挤成酱汁,灌入嘴中。

    整个动作极其之快,一气呵成,老练得让人心疼。

    但再看到徐哲突然面色红润,状态比在场任何一个人都要好的时候。

    众人瞬间又傻眼了。

    这特么就没事了?

    一个元婴期强行施展法宝,还硬接渡劫初期的含怒一击,就这么化解了?

    “很正常。”不远处,秦舞蓉一愣之后,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没什么。”

    江雉影与何汉等人,也习以为常的点了点头。

    “怎……怎么可能?”

    与此同时,蓝镇口中喘着粗气,难以置信的盯着徐哲,眼中怒意更甚。

    一个元婴期,居然挡住了他一击,而且丝毫无损。

    众目睽睽下,蓝镇感到万分的羞辱。

    “咳,那个……刘副将,别躲了,刚刚来不及发暗号,但你确实该出手了呀。”

    突然,徐哲看向上空,一脸无奈道。

    ……

    bq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