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一枪打死尼堪


本站公告

    “王爷,大军前锋已到渭南,即刻就能进入长安。”



    听到亲兵的通报,尼堪出了一口长气。带着近十万大军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赶到西安,他也是不负所托。



    即将要和巨寇李羊毛交手,尼堪是既紧张又期待。现下朝堂上公认战力最强的贼寇就是羊毛贼,如果这次能够战而胜之,他就会成为新一代满清贵族中的领军人物。



    不过要拔这个头筹,也不容易。去年他与山西的新军交过手,以败退到太原收尾。交手的主将还是李羊毛的学生,这次要对付的可是正经的李羊毛,想来会更加难啃。



    李羊毛真的难以对付?尼堪并不这么认为。前几次八旗兵之所以惨败,主要原因是轻敌。此次一定要慎重对待,可不能犯之前出过的纰漏。



    “给吴三桂传令,让其整顿兵马!迎接我大军进城。”尼堪这次来还有一个任务,收拾吴三桂。以前其拥兵甚众,尾大不掉不好收拾。后来是没有机会,现在有十万兵马做后顿,只要打退了李羊毛的贼兵,关宁军就是捎带手的事情。



    长安城,吴三桂正在密室里和夏国相谈话。



    “大帅,如今形势对我军极为不利,尼堪的大军一两日之内就会进城。到时我们就尴尬了。”



    “不着急,先看李羊毛的动向再说,其到现在还没进入西安府,肯定是有所图。”



    “他们会不会因为援军甚众而退回陕北?那时我军就是砧板上的肉了。”



    “不打一场,李羊毛会退兵?这不是他的性格,此人虽然谨慎,可并不惧战!只要有战机一定不会放过的。”



    “十万八旗兵,非同小可啊!李羊毛能对付吗?”



    “不知道,反正这次两家都不是善茬,我们坐观成败就行。之前的准备先放一放,本帅这回也学个一片石大战时的多尔衮!”



    说到此处,老吴露出了笑容。当年一片石之战的狼狈样,至今历历在目。没想到八旗兵也要经历这一幕。



    十万大军?就能奈何得了,阴险狡诈的李羊毛?有那么简单?



    尼堪在渭南附近,停下了步伐。据探马来报,有一支贼军正向潼关方向快速运动。听到这个消息,他不得不做战术调整。潼关是兵家必争之地,是整个陕西的门户,绝对不容有失。如果被人占了那里,全军就会有葬送在三秦大地的危险。



    “去潼关的贼军有多少人?”



    “是敌军的一个团,有两千人马左右,以步兵为主。”



    “步兵为主?敌军的后队离此部有多远?”



    “七八十里以外才有敌军的后队?”



    “七八十里以外?”



    尼堪陷入的沉思,他貌似发现了一个战机。七八十里,对步兵来说就有一天左右的距离。也就是说贼兵的前锋和后队之间的空挡很大。这个距离,足够骑兵打一场运动歼灭战!



    快速向潼关方向运动的是兴平军505团,他们的任务是要尽快赶到渭南潼关一线。将清军主力拖在那里,好为大军赶过来打会战做好准备。



    本来这活是骑兵干的,可李侯爷看到贺老哥憔悴样的时候,就打消了这个想法。骑兵旅除了一个老团以外,剩下的两个团武器还是马刀哪,这些人估计遇到八旗兵就是送菜。也就是说只有一个团可以用,这个团是唯一的快速机动兵力,可不能随便派上战场。



    车甲旅按道理来说也是机动兵力,结果这只部队在自己的地盘是一条龙,出了地盘似乎不比步兵快多少。糟糕的路况,导致车辆总是出问题。队伍里都有传言说车甲旅是修车队,让他们担当前锋同样不合适。



    综合来看,只能让505团做先锋了。他们装备先进,行动迅速遇到大股敌军也不会吃亏,除了速度慢一点外没有缺点。



    尼堪最终决定抓住这个战机,两千多贼军,想来是能够吃下的。只要打赢了这场首战,以后面对羊毛贼也会有点心理优势。



    集结了两万骑兵,尼堪带着人快速奔向505团。对这场战役,他相当重视。一万人负责打阻击,一万人负责歼灭贼军。五比一的兵力配比,除非敌人是天神下凡!这要是再打不赢,八旗兵就会辽东打鱼去算了。



    大战发起之后,尼堪觉得,八旗兵真的有去打鱼的危险。一万多骑兵,硬是攻不开在野外的两千多步兵的阵行,反倒让人家一步步反杀过来。大家装备的都是火枪,可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王爷,贼军后队的骑兵已与我军交上手,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的主力就赶过来了!要不撤军算了?”



    “撤个屁军,把本王的盔甲拿来!本王今天要带头冲阵!晓令全军,不拿下眼前的贼兵,军法从事!”尼堪被打出了肝火,准备不惜一切代价,歼灭眼前的这股敌人。



    “我说,王雷子,你打枪的时候能不能瞄准一点!这么准的枪,你硬是十几发没打中一个。你不要瞄人了,就瞄马,那个目标大一些。看见了没,那边冲过来的清狗穿的衣服那么艳,很好瞄,等他走近了,你瞄着他的马打。”505团的阵地上一个班长,正在指导手底下枪法最不准的兵怎么打枪。这一仗打的很轻松,士兵们都当成打靶训练了。作为班长,他实在是忍不了手下居然有士兵,到现在还没打中一个敌人。



    砰的一声,战士扣动扳机,打出了子弹。



    “你这么远就扣扳机!还打个毛线。”班长被这个笨兵气的不轻。



    接着他看到马身上的清将,应声扑倒在马上,接着被马带着歪了的身体,横冲过来。



    “王雷子,你这枪打的很准啊!好像干倒了清狗的一个大将。”



    “班长,俺打的是马,结果子弹跑偏了,把人给打中了。”



    命运就是这么神奇,清军的主帅敬谨亲王尼堪,在入陕第一战中阵亡了。而且还是被枪法最不准的士兵给撂翻的。



    战后验伤,子弹正中心脏。估计中枪后,他就立马死了。王大雷因为这一枪,成了全军的英雄。每当别人夸赞他枪法打的准时候,他心里真想说一句:“我瞄的真不是人,而是马!”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