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赴宴(1)


本站公告

    晚宴的时间很尴尬,刚好卡在面馆晚高峰的时间。

    挣钱的生意和一顿免费的晚餐相比,还是挣钱重要。李颂几乎没有丝毫犹豫选择了留在店里挣钱。再说了晚上还有给老张治病的计划呢,实在没理由去跟一群其实并不熟的亲戚凑热闹。

    “那可是万合酒店啊!你知道在那儿吃一顿饭得多少钱吗?”欧阳羽柔却对老板的经济账提出了质疑。    “不就是一顿饭钱吗?”李颂不解。

    “想要在万合吃好又吃饱一个人起码三千。”欧阳羽柔夸张地伸出三个手指头,为了强调这顿饭的必要性欧阳羽柔还做个了简单的乘法运算:“咱们两个人一起去的话,那可是六千。”接着她又提出了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您这小面馆一个星期能卖六千吗?”

    “额……”

    “所以呀,错过这顿饭,你就等于耽误了一周的生意啊。”欧阳羽柔得出了个对面馆小老板来说十分有分量的结论。

    老板的智商在早上的时候就已经欠费,如今又被态度积极、言语犀利的欧阳羽柔一阵忽悠。结果只能是败下阵来。    “老爸,只有咱俩去的话,你就不觉得少点儿什么吗?”

    还能少什么,欧阳羽柔一顿挤眉弄眼就都明白了。既然是拉下脸皮要去蹭饭的,多带一个就多带一个吧。

    欧阳羽柔虽然跟女人越来越亲了,但李颂看得出,欧阳羽柔对女人的亲近完全就是闺蜜一般的亲近。可羽柔妈妈还是把欧阳羽柔当闺女看待的。于是两人便形成了现在这种有些尴尬的亲近状态。在店里的时候,又因为多了李颂这个更加尴尬的存在,所以女人一天到晚都是小心翼翼的。话不多还总是一副受了气的样子,弄得李颂总感觉自己欠了女人什么似的。

    本来还想着羽柔妈妈会推辞,却没想到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同意了一起去蹭饭。

    小面馆罕见地提前挂起了打烊的牌子。    打了辆出租,三人很快到了万合酒店。等真正面对这座恢弘建筑时,李颂才想起自己的一身衣服实在有些寒酸了。其实这倒也不奇怪,毕竟他之前最熟悉的氏族成员都是卖菜老张,油条老李之流,若说寒酸,他们可比李颂酸了不知几条街。

    看看时间,还有身边两个很有牌面的美女,李颂只能背起双手摆出一副大辈儿模样硬着头皮往里闯了。

    酒店门口立着红底黑字的大牌子:海城李氏,百年大聚。牌子后两排侍从打扮的青年在认真地检查着来人的请帖。

    李颂三人排在队伍里,等待着检查。身边都是西装革履的……各种人。有大喊大叫一身土气的,有唯唯诺诺使劲溜边的,还有披金戴银痞里痞气的,不过形形色色的人却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带伤。身边都是穿着西装打着绷带的,李颂这一身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自带葱花味儿体香简直可以说是鹤立鸡群了。

    “这是哪儿来的厨子?你有资格从正门进吗?”李颂站在队伍里果然是鹤立鸡群的,这么热闹居然都被人点名了。    李颂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留着莫干头的油腻中年人。他的胳膊被一条白色绷带挂在脖子上,却还不忘在那那条胳膊下夹上一个鼓鼓囊囊的皮包。他那并不明显的脖子里除了绷带,还有一条小拇指粗的金链子。大金链子轻飘飘的在绷带上弹来弹去的,似乎是在拼命腔调:这里是脖子!这里是脖子!

    “瞅啥?”油腻中年人看见李颂看他,更是气焰嚣张地撅了撅嘴角的烟。

    李颂已经见识了这个变态的世界的人胡搅蛮缠的本事,于是就想在事态发展到不可控制之前先亮明身份:“我不是厨子,我是……”

    “TMD,老子刚才就看见你是打车来的。不是出自,就是想来我们李家蹭饭的吧?我么李家的饭是那么好蹭的吗?”油腻中年人口中吐沫与烟齐飞,身子显得挺笨,却偏偏长了一张灵活的碎嘴。

    “直接动手吧。”欧阳羽柔又想把对付同学那一套拿来用,却被妈妈轻轻拉了回去。    算来算去,还是失算了。李颂发现自己虽然算准了这次蹭饭之旅的金钱得失,却忘了这次蹭饭会有多少的麻烦。想想几天前去一趟大学都惹了那么大事还带回一个老板娘。眼下动手是不好动手的,毕竟小面馆都关了,这顿饭要是蹭不上可就赔了近万元。一万不多,那是自己挣来的。蹭来的一万,可是承载了其它意义的,不蹭怎么甘心啊。

    只能不理油腻中年人的挑衅,李颂直接往里走。可胖子却依旧不肯放弃,直接横跨一步放任李颂与他擦肩而过,却拦在了欧阳羽柔母女面前:“呦呵,这么标志的一对姐妹怎么也跟着个骗子出来。不如跟着哥哥,保证每天让你们天天吃香喝……啊!”

    那如机枪一般的嘴巴,突然冒出一声惨叫,周围的人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不过看他那别扭的姿势,应该是肋部受了伤。

    李颂偷偷收回自己戳出去的一指禅,放下抱着的肩膀,冷冷一声招呼:“走!”

    欧阳羽柔一个蹦跳直接跟上……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