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小家伙儿还挺有趣的


本站公告

    孟然和古月看过去,是那个送古月相机的前任。孟然看了看古月,古月看着她的背影,心情有些复杂。孟然可不管那些,直接出价三百万。原本镜头给到了古月和他的前任,大家看着大屏幕上同框出现的两个人都有些唏嘘,孟然这个三百万的报价直接把镜头转移到了自己这里。古月的前任回头看了看孟然和古月,笑了一下,不再出价。拍卖师落锤,这部相机以三百万的价格归孟然所有。拍卖师想让孟然聊聊,孟然拒绝了,跟古月说:“相机我是买下来了,回头送给你。至于你和她...你们两个自己聊吧。”古月跟孟然碰了下拳吧,说了声谢谢。



    “这件拍品来自孟然先生。总所周知,孟然先生除了是一个演技堪称完美的演员外,还是一个极具天赋的歌手。这件拍品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拍品,而是一份合约,是孟然先生一首歌版权的转让合约。也就是说,拍下这份合约,将会获得孟然先生的一首新歌。起拍价是一百万,现在可以出价了!”



    这个消息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孟然,谁还看大屏幕啊,全都盯着孟然。几个歌手相继出价,很快价格就来到了三百万。几个歌手都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出价的时候,有两个歌手很精明的合作了,一起出价,大不了最后合唱嘛,孟然的歌还是很火的。正当大家还在纠结出价的时候,孟然拿起麦克风说:“友情提示一下,这首歌是一首极具民族风格的歌,而且只要发出,能达到风靡全国的程度。不仅如此,会让所有中老年人都非常喜爱,而且火遍大街小巷。我说到就能做到!”



    这话一出,歌手们和一些音乐公司都有些在意这首歌的价值。真要是像孟然说的那样,那这首歌的价值不可限量。短暂的商量了一下,价格很快来到了五百七十万,而且还有人不断地出价。最后拍卖师一锤定音,这一首歌拍出了八百七十万,被一个音乐公司买下。



    孟然却有些不太满意,你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拿另外一首歌来代替了,没达到一千万,很不爽啊!



    “好的朋友们,现在来到了最后一件明星拍品。最后一件明星拍品也是来自孟然先生。说实话,我第一次看到这件拍品的时候我是真的没想到孟然先生竟然如此全才。这是孟然先生的一幅书法作品,八个大字写得气势恢宏,虽比不过那些书法大家,但也是能和那些书法大家相媲美了。大家请看...”



    一个女工作人员掀开遮盖住的绒布,装裱好的字出现在大家的眼前。“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八个大字让现场的所有人眼前一亮。不只是字写得好,这八个字也是意义非凡。杜振国在后面看到了这八个字,频频点头。书法是最能表达一个人当时的情绪和内心的,杜振国能看出来当时写着八个字的时候,孟然心里的豪迈和当时的气势。他觉得自己应该正视这个年轻人了。他问身旁的孙女:“亚楠啊,再给爷爷好好讲讲他的事情。”杜亚楠开心的说好,跟爷爷详细的介绍着孟然,甚至把在港区暴动时分身的事情都跟爷爷说了。



    这边开始了出价,因为字写得好,而且寓意也很独特,所以五千元的起拍价很快就过了十万。古月毫不犹豫的举牌喊了二十万!人家孟然投之以桃,他也得报之以李啊。孟然还跟他说呢,你要是喜欢回去写给你就是了,花着钱干嘛。古月出完价,杨曦举牌叫了二十五万。孟然跟古月看向了杨曦,杨曦无所谓的耸耸肩。



    一个企业家叫了三十万。珊儿跟他的父亲商量了一下,举牌叫了三十三万。看着大屏幕上出现的珊儿,孟然和迪木提还有杜亚楠都有些惊喜,这丫头怎么来了!孟然顺着镜头找到了珊儿,冲她挥挥手。珊儿也看到了孟然,也冲他笑着挥了挥手。



    一个珠宝商出了三十五万,一个歌手出了三十八万...



    出价还在继续,这个时候钱不钱的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个名,一个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的好名声。最后虹姐一拍板,直接报价一百万。这下没人跟虹姐叫价了,在场的人,谁都没有虹姐能配得上这个字。孟然起身说:“如果是虹姐的话,这钱我出了,这幅字儿就送给虹姐了!”



    虹姐对着孟然拱拱手,孟然也冲她拱拱手,两个人笑了笑坐了回去。



    明星区的拍卖会就这么结束了,孟然吻了下迪木提,自己走去后台准备去了。这一趴结束就该他上台献唱了。



    到了后台脱掉了西装的外套,解下了领带,顺手解开了衬衫上面的两颗扣子,拿着吉他调了调音试了一下,音色什么的不错。戴上了耳返,吉他也连上了音箱,伴奏的声音调低了一些,在虹姐的介绍下,孟然拿着吉他上了台。作为一个身材极好的人,紧身衬衫将孟然的好身材勾勒的十分完美,别的看不到,但是胸肌鼓鼓还是很明显的。



    孟然上了台,跟虹姐聊了聊天,说了下自己为什么要参与慈善。其实这个不用说大家都知道,从小在福利院长大。二十多年前的福利院可没有现在的福利院这么好,所以他来作慈善,大伙儿也都能理解。聊了一番,虹姐把舞台交给了孟然。



    一个工作人员把麦克风支架架好,麦克风对准了吉他,匆匆下台。伴奏和孟然的吉他声一响起,一听到前奏,所有人瞬间有一种与世无争的感觉。



    “青砖伴瓦漆,白马踏新泥,山花蕉叶暮色丛染红巾...屋檐洒雨滴,炊烟袅袅起,蹉跎辗转宛然的你在哪里...寻寻觅觅,冷冷清清,月落乌啼月牙落孤井...零零碎碎,点点滴滴,梦里有花梦里青草地...”



    所有人的情绪都被带入了这首歌里。他们全都静下心来,脑海中感受着他们自己的宁静。杜振国微微一笑,对孙女说:“亚楠啊,这个小家伙儿还真挺有趣的...”杜亚楠听着这首歌,跟他说:“爷爷,他总能带给别人不一样的惊喜,所以我才那么爱他的。我也相信他能帮我们杜家打开内陆市场的。”杜振国没说话,只是点点头,享受这难得的宁静。



    一曲终了,孟然拿着吉他鞠躬下台。等会场里的人反应过来,孟然已经打好了领带穿上了外套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也不知道谁先鼓的掌,一下惊醒了所有的人,大伙儿纷纷鼓掌,这一首歌能让他们忘记一切的烦恼享受这种安静,这是非常难得的事情。



    孟然和杨曦能感觉到这首歌得火啊!



    直播间的弹幕里再次被刷屏。几个直播平台的人发现只要是孟然出现,弹幕总是被刷屏。倒是不存在恶意刷屏的现象,架不住孟然的粉丝多啊!有几个直播平台想好了,等晚会结束之后,他们要第一时间和孟然联系,让孟然没事儿的时候到他们直播平台开个直播什么的,这要是真的成功了,那对平台来说简直太爽了!



    休息了一会儿,孟然他们去后台交付一下拍卖费用什么的。那首歌没有直接给那个音乐公司的老总,而是等回滨城之后这个老总直接到嘉玉传媒去拿。孟然跟欣雨见了一面,两个人握了下手,留了个联系方式,等欣雨的爱人休假了,他们到时候约着一起吃个饭什么的,孟然还想把战宇介绍过来,都是当兵的出身,也有共同语言好说话。



    古月和前任简单的聊了一下,最后还是他留下了那一部相机。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