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像她娘


本站公告

    姜冰如被吓着啦:“你要干嘛呀,就算他们不相信我,我也不可能跟你走啊。”

    裴方淼站起身来:“行啦,明白你的意思,我也知道该怎么做,我就走了。我是不会告诉他们你是谁,但如果明天韩希宁来了,你想好如何应对?”

    “顺其自然吧,我还能怎么办?”姜冰如心里忐忑着,看着裴方淼走出屋子。

    姜冰如自己心里琢磨,韩希宁如果认出自己来怎么办?是承认吗?还是硬死不承认。

    若承认了能行吗?这肚子再有一两个月就会显怀,如果韩东卓还没有恢复记忆,那自己该何去何从,都不用说这里对于贞节很在意,自己都很在意的好吧。

    如果被别人说自己跟别的男人怎么的啦,姜冰如自己都受不了。

    和韩东卓那次,从心里上讲那可是第一次啊,姜冰如内心欲哭无泪的。

    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告诉她,逃吧,走吧,生完孩子再回来吧,那会儿也许韩东卓就恢复记忆了呢?

    也许是白天太累了,也许是这几天真的没睡足,想着想着,她睡着了。

    早上老太太依旧做了粥,今天早上炒了鸡蛋,姜冰如看着黄灿灿的鸡蛋,眼睛泛光。钱来笑着看她:“姜大夫,你要是想吃以后每天都有。以前我娘也特别爱吃炒鸡蛋,只不过那会儿穷,没钱买。”

    老太太慈祥的看了一眼钱来,说道:“他那手拉车给那个老板送去了,昨天把车的钱拿回来了,二十辆手拉车,总共二十两银子,回来时,这小子就买回来了鸡蛋,说给你补补。”

    姜冰如这才发现,这装鸡蛋的碗就在自己粥的前边,离的很近。而且这量也就两个鸡蛋,自己吃都不知道够不够。

    她鼻子有些酸的看了看钱来:“钱来,你想你娘啦,是不是?”

    钱来眼圈马上红了。

    姜冰如突然有个胆大的想法:“老太太,您介不介意我认钱来当干儿子,我那最小的女儿也就十五岁。如果你不担心我这样的身份会给他带来不好的事情。”

    开始她说的很起劲儿,很兴奋,而说到身份的时候,她的声音逐渐变小,眼睛也有些不敢看老太太。

    这时,肩膀上忽然多了一个压力,她抬头对上老太太的眼睛:“老太太。。。”

    “丫头,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好久。”

    老太太微笑的看着她,钱来的眼神也从伤心变成了开心。

    三个人都笑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从现在开始你叫我干娘,你是我干儿子!”姜冰如开心的看着钱来,这小子真的很实诚很肯干,看着他这些天除了帮姜冰如招呼来看病的人,下午就自己在屋子里研究那雕刻,虽然也不知道研究的怎么样了,姜冰如可没敢去问去看,生怕自己说错一句话会让小伙子失去了信心。

    老太太严肃起来:“哪能这么简单,怎么不得敬个茶啥的?”

    姜冰如惊讶后笑起来:“老太太,你这是让我给干儿子见面礼是不是?”

    老太太坏笑:“我没有哦!不准胡说,我哪里涂你的东西,我就涂你这个人来着。”

    钱来先吃完饭就离开了,桌子都收拾好后,姜冰如吃起山后的野果子,那酸酸的味道,好爽,味道太棒了。

    钱来两只手放在身后,慢吞吞的走进来,姜冰如没明白他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刚想说话,钱来扑通就跪在姜冰如的前面:“干娘,我不要您的任何信物,但干儿子刻出的第一个物件想送给干娘。”

    老太太闻声也走过来:“咦,这看到地位的高低了,第一个物件都不说送奶奶,都送给姜大夫,哦不对,是干娘啊。”

    那假装酸溜溜的味道,搞得姜冰如笑出来声音。

    钱来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姜冰如。

    一个小手帕包着的小东西,打开手帕看到一个一枚绿色的戒指,在戒指中间还有一朵牡丹花,雕刻的很生动,姜冰如将它戴在无名指上,但发现有些松,钱来一惊,做大了?

    姜冰如直接戴到大拇指上,正正好好,将戒指上的牡丹花摆正位置,伸直胳膊,姜冰如使劲认真的观察着,然后不住点头:“钱来,你真的很棒,第一个物件就可以做的这样逼真好看。”

    钱来这一被夸,小脸红了起来,姜冰如这次才发现钱来长的真的挺白的。

    “干娘喜欢就好!”

    “好啦,快起来吧,咱们娘俩不必要这么多礼节。”姜冰如起身将钱来扶了起来。

    老太太在旁边吃起味来:“小来,不给奶奶刻个啥嘛?”

    姜冰如好笑道:“老太太,我们这次买的玉并不是什么极好的玉,等下次去买个好一些的,让钱来给你做个适合您大小的手镯,养玉养人好吧?”

    老太太喜上眉梢:“嗯,行。”

    这天上午人来的都比较晚一些,他们三个人都又聊了一会儿,才开始来人。路续接代一些人后,姜冰如问道:“钱来,今天还有几个人?”

    钱来跑过来说道:“干娘,今天人其实不多,总共就七个,已经来了六个了。”

    听到人数,姜冰如心往上一提,这最后一个就是韩希宁了是不是?

    这时两个女生走了进来,正是韩希宁和竹娘。

    竹娘道:“我们是看病的,不知道哪位是姜大夫?”说着,眼睛看到了戴着帽子的姜冰如,竹娘整个人愣在那里半天没说话,反应过来时,转头看韩希宁,那眼圈分明都红了。

    “娘亲?!”韩希宁试探的小声喊着这两个字,眼泪还含在眼圈。

    竹娘很想喊声公主,但是必竟没有看见真脸,并且身体胖了很多。而姜冰如此时心情很慌张,看着眼前这个小公主,怎么就瘦了这么多呢?她心疼韩希宁,但是自己怀有身孕,韩东卓还失忆,她如何讲明白这些事情。

    钱来这会儿走过来:“哦,是你们啊。”回过头来看向姜冰如:“干娘,昨天这两位来过的。”

    钱来这一句把姜冰如的尴尬给打破了,她说道:“两位,是都看病,还是哪位要看病?”

    韩希宁被这问话直接打醒到现实,竹娘也又晃忽冷静下来,两个人都再次告诉自己姜冰如真的是没了的。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