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预感


本站公告

    詹儒同詹宁宁二人真不愧是亲兄妹,听了万秋的话,这两人竟不约而同地摇头。

    又同时,像是想到了什么,立马快速点头。

    万秋看着这两人,心道‘两个憨憨!’

    万秋:“那让你哥带我们去吃好吃的吧!”

    詹宁宁听了这话内心旁白:等等,这不是我的台词吗?

    被抢了台词的詹宁宁于沉默中陷入了发呆。

    詹儒见状侧过身来,背对着万秋,拍了拍詹宁宁的肩膀,故意说给万秋听:“落叶吹到你肩膀上了,都不知道,为兄替你弹掉了。”

    实际詹宁宁的肩膀哪里有什么落叶,不过是詹儒看詹宁宁在发呆,趁拍她的时候,皱眉用眼神提醒詹宁宁。

    计划里的台词,既然有人说了,可以让计划顺利拉开,继续走下去就成。

    詹宁宁接收到提醒,隔着衣料摸了摸自己撑到凸出的肚皮,本想说,嗯,是饿了,那哥哥你就快带我们去吃好吃的话是说不出口了。

    虽然差不多的台词从原定自己说,变成了由万秋开口,对于计划中起到的作用是一样的。

    但是,詹宁宁总觉得,有什么变了,哪里变了,她当然知道。

    不过就是,自己预先设定的台词被什么都不知情的万秋凑巧给抢说了。

    但是,并不影响计划后续的进行呀,可詹宁宁总觉得心里直突突,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她看着詹儒按照计划行事的模样,迟疑了片刻。

    最终,还是跟上了步子。

    直到一行人,以及身后的丫鬟跟小厮都来到了留仙楼后。

    虽然,万秋昨天派人跟踪打点后,已经知道这兄妹俩打的究竟是什么鬼主意了。

    但是当真的来到这留仙楼后,万秋心中仍是生出了几分感慨,对这兄妹二人而言,为了达到目的,可是下足了血本。

    这留仙楼乃是京中出了名的酒楼,除了酒菜好、环境好以外,最大的特色,就是贵了。

    也正是因为价格高,东西好,才让留仙楼的东家赚得盆满钵满。

    有人吃饭、喝酒是为了口腹。

    而有得人为的不仅仅是口腹,比如排面。

    也有银子多到花不完的人,吃穿用度都需要贵,不然万贯家财如何花得掉呢,这种人大多数只会把银子用在自己的身上,为国为民慷慨解囊那是不可能的。

    .........

    大部分人人,都喜欢物美价廉。

    但也有那么一小部分的人却喜欢以稀为贵。

    留仙楼除了酒菜好、环境好,东家背后的靠山大,能够吸引达官显贵来的,就是一个贵字了。

    想去留仙楼吃饭倒没有身份的要求,只要有钱,来者皆是贵客。

    一个有钱就能来的地方,倒还达不到真正以稀为贵的程度。

    但在里头,先别说招牌菜了,就是几个最便宜的小菜,一顿下来的花费,在京中稍好的酒楼里吃大鱼大肉,即便是日日来吃,也够吃上一年了。

    所以,这是一道无形的高门槛。

    世俗将人分为三六九等,评判这个等级的竟是权利跟金钱。

    没有钱或者没有足够多钱的人根本不会踏入这留仙楼。

    所以,这留仙楼成了上流人士出去的场所。

    詹儒兄妹跟万秋不同。

    万秋家中富得流油,属于钱多到花不完的那种。

    哪怕泡在留仙楼对万秋而言,也不算什么。

    但对于詹儒跟詹宁宁就不一样了,他们两个手头本就不宽裕,平时他们花在自己身上的钱倒真不多,主要用来攀附人脉,打点关系了。

    大树他们攀不起,淑懿类小枝小叶的,倒也都能笼络。

    能够同傻白甜万秋交好,詹宁宁认为除了自己聪明以外,还不是咬呀靠着金银收买了淑懿的缘故。

    所以,詹儒兄妹二人觉得什么地方都可以省,唯独在打点关系,拓展人脉这点上,不能节约。

    至少,他们攀附上万秋后,詹宁宁从万秋身上得到的东西已经选超于给淑懿的了。

    就在詹儒准备开口,让大家进去的时候,詹宁宁突然一把抓住了詹儒的袖口,也顾不得万秋、翠花俩还在场。

    继续把詹儒拉到一旁,皱着眉头小声说:“哥,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要不,今天这计划先做罢,我们改日择良机再见机行事。”

    “不然,今天我们真的没有成功,可就白花老多银子了,毕竟去留仙楼吃一顿,真的是太贵了,简直就是在烧银票嘛!”

    詹儒见计划进展的很顺利,詹宁宁竟然在这节骨眼上打了退堂鼓。

    看了不近不远处正站着的万秋一眼,迅速收回视线压地声音看着詹宁宁说:“你不会不忍心了吧!”

    詹宁宁:“哥,你说什么呢!”

    “有什么不忍心的,又不是害她性命。”

    “不过就是毁她名声,再说了她身为万守年的女儿,还有什么名声可要,我是让她当我嫂嫂,又不是叫她去死。”

    “我心头有股不祥的预感,怕计划失败,银票就要打水漂了。”

    “所以,我在想,要不今日计划做罢。”

    “由我来随意找个借口,不去留仙楼吃饭,去别的便宜的地儿,或者直接回家...”

    詹儒不耐烦的催促:“你就别多想了,我们快点回去,虽说万秋没看着我们,但是我们这样谈久了,傻子也会起疑心的,何况万秋只是有点儿蠢。”

    “要真让她起疑心了,我怕我们真的会前功尽弃,至前的努力全部付之东流。”

    詹儒说完就要带着詹宁宁回去。

    詹宁宁又拉住了詹儒的袖口,迟疑道:“可是.........”

    詹儒无奈站定,回头看着詹宁宁小声说:“没有什么可是的,哪怕真的失败了,今日的花销你再从她身上赚回来就是了。”

    “再说,今日咱们来这的银票还不是你卖了她送你的上好的白玉簪得来的嘛。”

    “估计吃了这顿,银票还能有剩余。”

    詹宁宁听了,这才释怀:“也对哦,万秋出手大方,送我的可都是好东西,卖了还能换不少的银子。”

    “今日,即使失败,不能让她跟你因此事定亲,别的准备我们也都做好了,最坏的结果就是多花了银子。”

    “只要我跟万秋关系依然交好,万秋还能少了送我的东西嘛!”

    “哥哥,还是你聪明!”

    打定主意后的詹宁宁不再迟疑,她迈向万秋的步伐竟然比詹儒还要快,还说:“哥,你快点,这么慢,秋秋要等着急了......”

    詹儒:“......”

    詹宁宁准备挽着万秋的胳膊。

    万秋躲退开了,并跟詹宁宁保持了一些距离。

    詹宁宁脑海里浮出之前万秋皱眉嫌弃地抽出被自己握住的手,并用丝绸手绢自己擦手被自己握过的地方的画面。

    在看万秋现在,很明显她是不想跟自己有肢体接触。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