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新点子


本站公告

    第十二章新点子

    给股份的事张阿姨死活不接受,用她的话来说就是:目前当个店长就足够了,有固定的收入,手底下也有十来号人。早餐店的收入她也能算个大概,两成股份的分红绝对比五千多块要多很多,可她觉得自己的作用还抵不上两成股份。

    对此,邹晟也没有别的办法,总不可能硬塞吧。只能退而求次,许诺张阿姨干满一年给百分之五,十年的话也就是一半股份的时候封顶。

    这个条件张阿姨原本也不肯接受的,但邹晟拿出了自己那份“秘方”,并告诉张阿姨,有了这个秘方,自己肯定不会死守着这个早餐店的。

    “你是说加了这个东西咱们的东西味道才变得这么吸引人?”对于老板的终极秘密,张阿姨显得非常谨慎,一边压低声音一边赶紧把隔间的门关上。店内的客人又多了起来,必须小心隔墙有耳。不过她总感觉手中这个绿色的粉末挺熟悉,不知道在哪见过。闻了一闻,真的挺香的,店里那些早餐确实都带着这种味道,不过气味要淡不少。

    “我爷爷留下来的秘方,全植物研磨,没有任何危险的。以前我爸没给我,这次我妈受伤回去后才给我的。”邹晟撒了个小谎,他总不能告诉张阿姨,这些就是你看不起的那些虫子粪便研磨出来的粉末吧。

    “是不是类似那个什么十三香一样的东西?”张阿姨眼中发亮,脑补了粉末的来历。细想一下,店内的生意确实也是邹晟回家之后才开始好起来的,完全对得上。

    “嗯!”

    “行啊!有了这东西,赚钱真的好简单啊。你看那个什么十三香,都上市了,价值上百亿呢。”至此,张阿姨才相信了邹晟赚钱真的不是问题,早餐店那点收入随便就弄回来了。

    经过这么一番解释,邹晟给出了第一个百分之五的股份,与此同时,他还给了张阿姨大约能放一个月的粉末包。

    分配好这些事情后,邹晟随口又问了一句:“看你女婿混得挺不错啊,大地产公司的经理,每年收入挺多啊,为什么您还要出来找活干呢?”

    “混得好有个屁用,那小子赚点钱都给他爸爸拿去搞研究去了,到如今连个房都没有,还住我那里呢。”说起自己的女婿,张阿姨一肚子的气。

    邹晟听了不禁咂舌,徐乾刚一年少说也有几十万收入吧,儿子都上小学了,竟然连房子都没有,还住在岳母娘家。他不禁好奇的问道:“搞啥研究啊,这么烧钱。”

    “鬼知道!”张阿姨一脸愤然,似乎心里怨气极大。想了想还是说道:“好像是什么助燃剂之类的,和煤炭有关系。”

    “哦!”邹晟默然,算是知道了原因。搞研究发明这种东西就是个无底洞,烧钱烧出来一辈子享福,烧不出来的话那就会穷成狗。

    两人的对话结束了,隔间也是要用来招待客人的,不能长时间占用。

    张阿姨继续开始了她的工作,临近中午,第二波用餐高峰期又要到了。邹晟本来给她规定了十点下班,结果还没开始呢就遇上了卫生监督那个麻烦事,这一耽误下来似乎那个下班条例已经变成了空谈。

    邹晟走出餐馆,看见江雨霏站在门口,于是过去问了一句:“站在这没事干?”

    小姑娘嘟囔了一下嘴,回道:“你一下子招了这么多人干活,我连个站的地方也没有了。”

    “刚你不还笑我嘛!”邹晟回笑道,接着他招了招手:“没事干的话跟我走,去找找别的发财门路。”

    听到这话,无所事事的小姑娘似乎找到了主心骨,蹭的一下就跟了上来:“你又想干嘛了?”

    邹晟简单的说了一下他的想法,刚才徐乾刚走时的提议非常不错,做堂食限制确实颇多,弄个包点店的话会更容易。

    “先去我住的地方,做些包点出来试试味道。”思考过后,邹晟还是决定先自己试试先。

    两个人很快就来到邹晟的住所,当然,豆豆这个跟屁虫也在后面跟着呢,门才刚打开,它蹭地一下就钻到了小金的鱼缸那里,尾巴猛摇。

    “你这好吃鬼!”邹晟笑骂一句,拿了个碗弄了点银杏口味的粉末泡点水放在豆豆面前,顺便也给江雨霏弄了一杯。

    “咦!新口味啊!”江雨霏一尝就知道了。

    “嗯,改了下配方。”邹晟点了点头。银杏叶是有药用价值的,可以治疗冠心病高血脂心绞痛,还对口腔癌有作用。经过小金的“加工”后,也不知道有啥效果。银杏果他不敢用,那东西有微毒,怕出问题。

    “等会给我带点回去!”如今的小姑娘没把自己当外人了,上次八百多克都收了,再拿点也心安理得了。

    “行。”邹晟本想让小姑娘每样都弄一点走,后来想想那些东西自己都还没试过的,小姑娘身体又有病,不能乱搞。可惜他只知道小姑娘的毛病和脑子有关,具体病因还不知道,也不清楚哪种植物可以治疗脑部的问题。

    做面点的材料邹晟这里都有,他的早餐店本来就做饺子,以前所有饺子皮都是他自己做自己包。

    将粉末撒入面粉之中,然后和面、发面、揉面,又跺了一些肉,加上配料,他不单要做馒头卷子,还要试肉包子。

    小姑娘也没闲着,跟着一起学一起做,在边上玩得不亦乐乎。

    做好一些包点后,放入蒸锅,在等待的过程中邹晟给小金又加了一次树叶。

    这下,小姑娘终于看出了一点东西,惊讶的指着小金道:“那些东西,那些东西……都是……”没办法,小金拉出的颗粒物味道太浓郁了,小姑娘又熟悉这种味道,瞄一眼就能猜出个大概出来。

    “嘘!”邹晟也没打算瞒着,低声道:“你是第一个知道的,别说出去,小心我灭口!”

    “恶!我竟然一直在吃虫子的粪便!”江雨霏做出呕吐状,这个事实对于她一个小姑娘来说确实有点难以接受。

    “小金是条神奇的大青虫,它能给我们帮助,这就行了,对吗?”邹晟看着鱼缸里的小金,说出了自己最想说的话。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能恶心的权利。粪便又如何,为了能像正常人那样活着,什么我都敢吃。”5858xs.com